banner
1 月 11, 2021
85 Views

他平靜道。

Written by
banner

青衫男子冷然一笑,不過下一刻他就怔住了。

姜小凡雙手結印,六片迷濛的大世界浮現,第一時間散發出一股撼天動地的恐怖威勢,那等波動,絕不比他射出的箭矢差,甚至更強。

「你……」

青衫男子當即露出不可置信之色,滿臉驚顫。

「六道輪迴。」

四個大字響徹十方,六片迷濛的大世界旋轉,被姜小凡推了出去,瞬間將青衫男子籠罩在了其中。

「啊!」

青衫男子慘叫,半邊天軀直接被磨滅了。

「住手!快停下!」

他大喊道。

這一刻,他感覺到了真實的恐懼,六道輪迴大神通將之覆蓋在其中,死亡就凝聚在他體外,這比讓他面對那六支箭矢還要難以承受。

他感覺到了死亡在逼近。

「現在,你沒有遺憾了?」

姜小凡淡淡道。

他意念一動,六片迷濛的大世界輕震,威勢變得更加強大。

「轟!」

驚人的波動擴散,六種不一樣的滅世法則在涌動,一遍遍碾壓過青衫男子。


如今,姜小凡是以天道巔峰級的修為在施展六道輪迴,而且,這是他第二次達到天道巔峰,戰力比曾經的巔峰狀態還要強大不少,他在這等狀態下施展六道輪迴聖術,青衫男子縱然也是天道巔峰強者,但是卻依舊抵擋不了。

「啊!」

青衫男子慘叫,瘋狂掙扎。

然而,他的掙扎並沒有什麼用。

身處六道輪迴之中,他如何能夠逃的出來?

「差不多該結束了。」

姜小凡淡淡道。

六支神箭震顫,爆發出了更加可怕的殺意,化作六道怒龍,嗖嗖嗖的沖入了六道輪迴之中,全部貫穿進了青衫男子的體內。

「啊!螻蟻!土著!你們要付出代價!」

青衫男子怒吼。

這一刻,他知道自己活不了了,絕對會死。

「我們等著。」

姜小凡淡淡道。

六支神箭震動,六道輪迴碾壓而過,當場磨滅了青衫男子的肉身,崩碎了對方的神魂。

一天道巔峰,形神俱滅。

姜小凡一揮手,六支神箭飛回,被他抓到手中,收入體內。

「嘖嘖,這神弓神箭,太強了。」

韋羧道。

姜小凡笑道:「還行。」

「嘚瑟。」韋羧無語,想了想,道:「對了,你這神弓還沒有名字,是不是要取一個名字?」

姜小凡想了想,道:「就叫萬殤。」

殤,滅之意。

萬殤弓,屠戮萬千敵。

韋羧眼前一亮:「好名字!」

……


未知的世界的一方閣樓中,閣樓內總共有十塊魂碑,每一塊魂碑都對應著一個天道巔峰強者的魂能,只有天道巔峰強者有資格能在這裡立下魂碑,而只要那個天道巔峰強者死亡,對應的石碑就會粉碎。

這一刻,十塊魂碑中,有一塊喀的碎掉了,在它碎掉的一剎那,一副畫面閃爍而過,畫面很短暫,只是隱射出了兩個男子的身影,一個軀體修長,一個顯得稍胖,正是姜小凡和韋羧。

毫無疑問,破碎掉的石碑,其對應的主人自然就是那青衫男子。

一座金碧輝煌的殿宇內,中央是一奢華的軟卧,其上躺著一個紫衫男子,男子很是俊美,他臉上雖然始終帶著笑意,但是卻給人一種非常陰柔的感覺。在這男子身邊有不少女子,嫵媚妖嬈,身著薄紗,很是魅惑。

男子微微眯著眼睛,不過下一刻,他突然站了起來。

「下位天的人竟敢殺本王的奴僕,有意思,看來,要提前去那片天地里轉一轉了。」

男子淡笑道,只是眸光卻顯得有些陰森,有一股寒氣散發開來,剎那間冰封了四周的所有女子,令她們全部粉碎成了渣子,死的不能再死。

……

姜小凡和韋羧走入了又一顆星辰內,斬殺了青衫男子后,姜小凡覺得應該尋一個隱秘之地,多準備一些手段。因為他從胖子那裡知道,他們要對付的上位天的那個人很強大,比胖子還要強不少,所以自然不想大意。


「多弄一些殺陣,累都能累死他。」

姜小凡道。

他取出不少聖靈石交到胖子手中,聖靈石其實承受不了道境級別的神力,但是只要多刻印一些神紋作為支撐,勉強還是可以保持一段時間。

對此,韋羧當即眼前一亮:「好主意!」

接下來的一天時間裡,兩人就在這顆星辰內刻印殺陣,當然了,只是胖子在刻印而已,因為姜小凡畢竟只是天道級別,他刻印的殺陣,對道境強者不會有太多的作用,於是也懶得去耗費精力。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轉眼間,半個月過去,這半個月的時間裡,在真天的宇宙中,姜小凡默默的修行,而韋羧則是可勁的刻印著殺陣,半個月的時間裡,他足足刻印下了十六座道境殺陣,都是很可怕的那種。

「完工!」

這一天,韋羧站了起來。

十六座殺陣,不可謂不豪華。

姜小凡就在不遠處,聽到韋羧的聲音后,也醒轉了過來,眼中兩道精芒一閃而逝。半個月的閉關修行, 廢后無寵:邪皇輕點愛

「應該可以維持一刻鐘的道境修為。」

他低聲自語。

「小子,嘀咕什麼呢?」

韋羧望了過來。

姜小凡搖頭:「沒什麼。」

實際上,到了這個時候,兩人都已經知道那個上位天的道境強者很快就會到來,所以也不再做什麼了,而是在這段時間裡穩固自己的精氣神,讓己身的精氣飽滿,以待迎接接下來的一場惡戰。

因為,他們都知道要對付的人很不簡單。

「說起來,你小子殺上位天的人,簡直是眼皮都不帶眨一下的,胖子我還真是挺佩服的。」

韋羧嘿笑道。

他準備來這裡狙殺那個上位天的小王子,但是說實話,他心中其實還是有些忌憚的,畢竟神道盟這個龐然大物實在如同是一座大山壓在三千大世界之上。然而,之前姜小凡射殺五個上位天修士時,他發現姜小凡自始至終都很平靜,沒有生出一點的情緒波動,彷彿殺的修士只是簡單的敵人。

姜小凡望著韋羧,道:「天地間,億萬生靈或許有強弱之分,但是卻不應該有高低貴賤之分,生命都是一樣的。」

聞言,韋羧認真點頭:「我師傅也這麼說。」

對於韋羧的師傅,姜小凡倒是來了興趣,道:「能教出你這樣一個道境胖子,你師傅想必不簡單吧? 無敵獵豔 ……」


他隱約間想到了一個可能。

「你猜的不錯,那老頭是我們那片天地的護道人之一。」


韋羧道。

「果然。」

姜小凡笑道。

兩人就端坐在這顆星辰內,沒有去其它地方,這期間,他們也探索了一些其它的事,例如在與上位天下來的那個所謂小王子戰鬥的時候,如果那神秘道境強者出現,那也會是一個極大的麻煩,不得不防。

「這倒確實是個大問題。」

姜小凡沉吟。

他們兩人中,只有胖子處在道境層次,而那個將從上位天下來的小王子卻比胖子還要強大,那神秘的道境強者也比胖子強大,若是那神秘道境強者和自上位天而來的小王子聯合在一起,那他們就真的危險了。

「欺天說過,那道境強者在閉死關,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出來。」

姜小凡沉吟。

韋羧眼前一亮,確實,他聽到過。

「不過,還是得有所防範。」

韋羧道。

姜小凡點頭:「這個自然。」

在這顆古星中,姜小凡和韋羧兩人認真探討如何接下來的戰鬥的事,很快,又是五天過去。這一天,韋羧突然站了起來,眼中閃過一抹湛湛神光。

「來了!」

他沉聲道。

姜小凡站了起來:「什麼地方。」

韋羧眼中光華一閃,道:「東方天域,正好在那片遺迹內。」

「殺過去。」

姜小凡沉聲道。

兩人對視一眼,各自點頭。

……

東方天域,一個紫衫男子從一方世界門戶中跨出,在他身後還跟著另外五個人,都是天道巔峰級別,各自垂首站在一邊。

「這片低等天地竟然葬送了本王六個部下,有意思。」

紫衫男子輕笑。

只是,他雖然在笑,卻給人一種很冰冷的感覺。

男子攤開手,一團光浮現,其上映射出兩道身影。

「將他們找出來。」

男子淡淡道。

「是!」

身後五人齊齊點頭。

五人沒有猶豫,臉上也沒有什麼情緒波動,剎那間沖向遠方。

「不用費力,我們來了。」

遠處,姜小凡和韋羧從時空門戶中走出,一步數萬丈,剎那間就出現在了這方遺迹之中。見兩人出現,衝出去的五個上位天強者全部停了下來。

紫衫男子望向兩人,眼睛有些狹長,手中摺扇輕輕晃動,淡笑道:「你們是來認罪的嗎?那麼,決定好怎麼死了嗎。」

男子一副談笑風生的樣子,顯得很隨意。

他站在那裡,彷彿自己就是帝皇,可主宰一切。

「滾蛋,你個狗東西,胖爺是來宰你的。」

韋羧罵道。

這話一出,遠處的五個天道巔峰強者皆是臉色一變。他們可是很清楚紫衫男子是何等身份,不僅是道境強者,更是神道盟一個老怪物的直系後裔,身份無比的尊崇,可是如今,一個下位天的修士竟然這般辱罵於紫衫男子。

「放肆!」

「找死!」

有人怒喝道。

他們原本想動手,只是,自己等人的少主人在前,他們不敢隨意妄動。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