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55 Views

「金龍果三號即將成熟,請做好採摘準備。」

Written by
banner

「心魚花三號即將成熟,請做好採摘準備。」

「白王金果三號即將成熟,請做好採摘準備。」


。。。。。。

一個個的臉上總算是出現了緊張的表情,每個人的手都緊緊的握在了一起。心裡都在默默的念著「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

「成了。」布魯克激動的跳了起來。就連草碧也是禁不住的一躍。而整個自然系的門徒們全部放下了自己手上的活,真心鼓掌。

「所有自然系的弟子將獲得五顆上七品的元丹和氣丹的獎勵,另外你們的統領和副統領將獲得十萬金幣的特殊獎勵,聖三品金丹兩顆。還有去召集所有的門徒,今晚開派對慶祝。」七師傅大聲的喊道。

「宗主萬歲,聖院萬歲。」所有人都高呼萬歲,這註定是聖院的一個里程碑,也是風之谷的里程碑,哪怕是盤古大帝多年後回到了風之谷,看到風之谷欣欣向榮,而且所有人都將境界提到了一個難以置信的高度的時候,他都在後悔是不是當初放陳超他們進來。

晚上的聖院到處都是篝火,所有人都載歌載舞,當第二天雷納他們趕回聖院的時候,發現除了幾個巡邏的外,其他都還在睡夢中呢。

「緊急集合。」雷納和他的劍聖團齊聲喊道。所有人都是一骨碌的爬了起來。然後所有人在自己的隊長的帶領下,拿起武器就往外面跑。結果當所有人來到城牆的時候,只看到一群笑的在地上打滾的傢伙。

「什麼情況。」七師傅問巡邏的門徒,當真相大白的時候,整個劍聖團所在的位置被各種初級魔法的攻擊。

「哎呦,怎麼有這樣對付功臣的。沒有天理啊。」雷納一副冤屈的模樣,跪地長嘯。

「老爺我還要打你呢。」七師傅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一個燒火棍,光速般的追著雷納的屁股後面打。

「哎呦哎呦,沒天理啊,哎呦哎呦,老爺子殺人了,哎呦哎呦,老爺子饒了我吧,我知錯了還不行。」城牆上所有人都笑成了一團。就連劍聖團的即使剛開始還有點發矇,最後大家才發現是在玩呢,也被自己老大的搞笑功力再次在地上翻來覆去的。

「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孺子可教也。弟子們都散了吧,該幹嘛幹嘛去,別被我抓住偷懶的。沒得說,直接逐出宗門。對,直接逐出宗門。」七師傅搖頭晃腦的說道。所有人包括昨晚慶功大會的主角自然系的三十個門徒立刻四散而去。

「從今日開始,水系門徒回歸自己本部。專心經營本部的靈藥園,收集寶葯,專心修鍊,建功立業,有沒有問題。」克魯伊夫在城牆上命令到。作為兼職的護法,掌管刑罰和獎賞的克魯伊夫自然知道什麼時候提升士氣。

「謹遵護法令。」從賽尼婭在內的所有水系門徒無不是高興的很。眼看著自己的夥伴們都有了功勞了,尤其是昨晚自然系的兄弟姊妹們還全部獲得了至少是白銀弟子的資格,少數幾個有特別貢獻的已經都是副統領待遇了。自己肯定是眼紅,何況眼前的福利,高品階的丹藥的誘惑已經容不得他們不羨慕了。

「自今日起。劍聖團負責聖院內外的安全事宜,當然也包括本部的靈藥園的管理事宜,不得有誤,鑒於你們一大清早就擾人清夢,每個人先去土系領取半天的任務,不得有誤。」剛剛還在地上笑的死去活來的劍聖門徒,這次徹底鬱悶了,本來出色的完成了任務應該會有次記功的表現,現在倒好,獎勵泡湯了,現在還要去受罰。

「本座獎罰分明,你們這次如果是出色的完成了任務,保證不會少你們一分獎勵的,先去幹活吧。」本來還垂頭喪氣的門徒們一聽到克魯伊夫後面的話,立馬就跳了起來。

「護法萬歲,聖院萬歲。」由衷的高興。

議政廳,一群同學看著雷納從他的空間戒指里拿出來的大包小包,全部是長大了嘴巴,而旁邊神使還在邊上吹噓著他的戰績。而他此刻可是已經知道了小七師傅的厲害,屁股上到現在還是火辣辣的呢。

「對了,這裡還有你們需要的種子。我收集了混斗之地所有幫派的天材地寶的種子,每個都是一大包呢,東區的那群傢伙這次也是出奇的老實。」雷納笑著說道。

「你小子還真是大力出奇迹啊。看在神使大人這麼幫你的份上,就饒了你這次,現在都是一個大統領了,什麼事都不能由著性子來,這可是六十人的集體榮辱。屁股痛不痛。」七師傅問道。

「七師傅教訓的是,小子知錯了,以後做事一定三思而後行。是這句話吧,超哥。」雷納笑著說道。

「不錯,學的挺快的,種子布魯克先拿去,神使大人你看我們需要商量點事,你要不先去休息,這些天辛苦你了,等下七師傅會去問候一下你的。」陳超好言的問道。

「那我先下去了。雷納統領,記得我跟你說的事。」出奇的配合。神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修鍊,上九品的丹藥暫時還不需要煉化,但是三品丹藥今天肯定要煉化,沒有超強的實力完全在地獄宮廷站不住腳,何況這個看上去深不可測的聖院。

「這次功勞不錯,你們報上來的優異弟子也是需要你們重點培養的,這是十顆金丹,你們送給你們各門派的所有有希望的門徒,我們需要他們儘快成長。雜交天材地寶已經成功了,但是產量還需要改進,你們現在只是減少了一半的生產周期,遠遠不夠,還有所有的種子立馬開始推廣種植,這個克魯伊夫同學親自督導,你們土系的建築任務應該快完成了吧。」陳超問道。

「明天就可以全部完成。」克魯伊夫笑著說道。

「看來大家都是蠻拼的嗎,我還以為就我一個人呢。」雷納低著頭說道。

「你以為呢,超哥為了聖院的未來,現在是每天都在煉製丹藥,你沒看他,小小年紀,已經有點糟老頭的問道了嗎。」伊露說道。

「那個臭小子你該休息的時候還是要休息。千萬別累垮了,我這個糟老頭還要跟你混呢。」七師傅這才發現陳超已經有了幾根白髮了。(未完待續。。) 正如美麗的聖女同志說的那樣,其實每個人都蠻拼的,這句話引來了一陣沉默,大家都在想著什麼,想抓又好像沒抓到。《.

「對了,那個神使要加入我們聖院,剛剛離開的時候還在對我使眼色呢。大家怎麼看。」雷納打破了沉默。

「我覺得可以,多一個人多一點實力,況且是地獄宮廷的人,對於後面我們離開后,整個聖院都是很有幫助的。」艾薇爾老師說道。

「我贊成,但是只能秘密加入,他還是神使,但是他是我們聖院的人。」陳超陰笑的說道。

「諜中諜。高啊。」草藍作為新世紀的小魔女,一下子就領悟到了陳超的意思,草碧都是偷著笑。

「看你們三個笑的這麼陰險,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事,我說人家心底還是挺善良的,這次我能這麼順利的拿下西區,他可是幫了大忙。」雷納心裡一陣惡寒,立刻補充的說道。

「放心,只是讓他發揮最大的作用而已。你等下跟七師傅告訴他,我們聖院任命他為情報局的副統領,歸聖院直接領導,他的主要作用就是幫我們探聽地獄宮廷的一切消息,多多益善。待遇就是副統領的待遇,每月十顆七品元丹和氣丹。記住,加入聖院,就要守我們聖院的規矩,否則,殺無赦。」陳超笑著說道,但是沒有一個人會陪著他笑,這娘的簡直就是笑面虎,動不動就殺啊殺的。


「我在想,是不是我們都太緊張了。導致到現在每天都像個陀螺一樣的轉啊轉的。停不下來,又不敢歇,生怕一停下,就再也轉不起來了。我們的方向是不是有問題。」克魯伊夫說道。

「我舉雙手贊成老克的說法。娘的,我們這麼緊張幹嘛,那群傢伙該幹嘛幹嘛去。我們只要專心修鍊,把自己的修為提升個一星半點就行了。有酒喝,有肉吃,一起哈皮。要打架我們現在也不怕誰啊,是不是。」胖子鮑比立刻拍手贊成。

「別以為老師不知道你們這些傢伙的心思,都想偷懶是不是,以為自己到了神階,這個年紀,以後出去了就可以呼風喚雨是不是。陳若仙小姐,你們東方是不是有句話叫做少時不努力,老大徒傷悲。」艾薇爾直接叉起腰就開始指著胖子的鼻子開罵。

「是有這麼句話,意思就是年輕的時候不努力修鍊。等到大了就只能唉聲嘆氣,自怨自艾了。」草碧微笑的解釋。

「你們現在也是課程的一部分。帶兵打仗,帶兵屯墾,當一個初級軍官,準備訓練課程,參加研究,這些都是你們出去帝國學院后必須經歷的,這種機緣的好地方。不是你們這輩子天天都能遇到的。能遇到自然要好好珍惜。修鍊不是打坐吃丹藥打怪物,生死決鬥就是修鍊。前面的這些都是修鍊,你們到底懂不懂?」最後一句話幾乎是吼著出來的。胖子鮑比和克魯伊夫立刻乖乖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噤若寒蟬。

「看來老師威勢不減當年嗎。呵呵,我知道你們心裡有想法,但是有個事情我必須跟你們先說一下。九個月錢,我和草藍。以及我母親到了亡靈沼澤,在那裡我們得到了天大的機緣,修鍊的速度幾乎趕上了光速,短短三個月我就突破了六品羅漢,進入了次神的領域。但是等我們走出那個領域,我們又回到了起點,等我們來到了風之谷,我們的領域再次恢復到了原來的水平,所以我得出了一個接任,我們兩次進入了是同一位上仙的領域,在這個領域修鍊的等級再高,出去以後估計肯定會被封印,沒有機緣巧合,估計這輩子都是處於封印狀態,除非重新回到這位上仙的領域。」陳超說完就看著每個人臉上都是陰晴不定。

「這個,如果你的這個假設是真的,那我們是不是還是以前的品階。那不是虧大了。」雷納鬱悶的說道。

「嘿嘿,搞了半天,你們跟我是一個品階的,哈哈,看你們以後還敢摸著我的腦袋像個長輩一樣的教訓我。」菲利普斯幸災樂禍的拍手道。立刻就招到几絲若有若無的魔法攻擊。

「哎呦我的屁股。」所有人都哈哈大笑。

「對於你們的修為來說,這絕對不是毫無意思,我敢保證,你們現在的進階,會為你們以後在修神大陸的進階打下堅實的基礎,更何況靈氣這麼充裕的風之谷會對你們的身體改造成最佳狀態有最大的效果。」七師傅說道。所有人都默默的點了點頭,就這樣,大家還是原來的狀態,幾乎每天都在忙碌中渡過,只是陳超再也沒有天天呆在自己的工作室了。而是和陳燁帶著暗系的門徒們天天在聖院的地盤轉,但是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忙些什麼。

十日期限到了后,兩位神使帶著聖院的月俸回到了地獄宮廷,在拉斯神使的唆使下,密斯神使也加入了聖院,成為聖院情報局的第二位副統領。兩個人這十天可以說是活的不知道多舒坦,天天只要修鍊就行了,這種勤奮的修鍊,不但感動了聖院的所有人,更加感動了上天。兩位神使成功的進階成神。自此,心中更加堅定了聖院就是娘,因為有奶。

成功的完成了任務,地獄宮廷也只是象徵性的拿出了點天材地寶給他們。而聖廷那邊的兩位神使因為沒有完成指標,被發配到了狄索斯的勞工團。拉斯和密斯自此開展了特工生涯,第一副地圖傳到聖院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是興奮異常,大家再也不是睜眼瞎了。地獄宮廷的標準地圖被陳超他們反覆研究了一個多月,結果收到了兩個神使的最後的靈魂傳信,整個聖院的高層都是震驚異常。

「聖院的兄弟姐妹們,雖然我和拉斯只跟你們相處不到半個月,但是我已經深深的愛上了你們這個團隊,愛你們團隊的每一個人。當你們看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們已經壯烈犧牲了,拉斯那個混蛋竟然在地獄宮廷煉化丹藥修鍊,導致我們兩個全部暴露。我恨這個傻子,但是這個傻子至死都沒有說出來丹藥的來歷,更沒有透入出我們的每一個人,但是奈米西斯女神肯定會發現我的,所以我設置了這個靈魂傳信。如果我犧牲了,你們就看到了,你們也可以早做準備。永別了,諸位兄弟姐妹。聖院萬歲,聖院萬歲,聖院萬歲,啊。。。。。。」影像掐滅。

「聽這個聲音,這傢伙最後死的時候好像被強姦了一樣。」雷納笑著說道。


「你個壞蛋,現在可不是講笑話的時候,告訴所有兄弟,集合吧。」陳超說道。(未完待續。。) 津山港口,一個看上去有些消瘦的美女正在一棵高樹下看著一艘艘駛進港灣的船舶。從船上走下的每個行人都逃不過她的法眼,她美麗的眼神更多的是一種焦急。

「斯法德英,你還沒死心啊。你那個優秀的克朗斯二少爺已經死了,不要再等了,聽聞我們大商國的王子郎戰天要娶你,也不知道你這輩子走了什麼好運。再見了。下次就不需要站在這裡等了。」一個從羅達回來的紈絝少爺譏笑道。

只見天空突然閃現了几絲很細小的雷電,但是很顯然這位少爺早就有所準備。他不是五大家族的人,他是王族的,自然有嘲笑的資本,就算是斯法德英有氣,但是也只能這種小偷襲,還不敢光明正大的教訓他。

「小姐別生氣,這種人不得當。」貼身丫鬟立刻安撫斯法德英。

「小魚,你說他會不會真的死了,要不然怎麼三年都毫無消息呢。前面還能聽說他打了大勝仗,突然間就一家子全部消失了。就連克朗斯家族也在慢慢的遷移,五大家族都在慢慢的轉移資產,要是沒什麼消息,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她肯定不傻,作為斯法家族最有才能的少年才女,從小就委以重任,畢業后更是直接管轄著整個斯法家族的對外商務。但是從今年開春開始,現在的她已經沒有任何實權了。完全淪為一個閑人。

「聽小五子說,好像五個家主又跟那個國王吵了一架,回來后就開始轉移了。現在整個商國就姑爺的雲山島是安全的,一般人都不敢惹。要是姑爺在,這些個牛鬼蛇神全部通通的都要閉嘴。」小魚叉著腰說道。

「好啦,說這些幹嘛。這個傢伙也真是不讓人省心,現在都還沒回來,真不知道那個狗屁鬼地方有多邪門。自從那年開啟后就再也也沒有顯現過,現在整個鳳山草原估計到處都是刺探情報的人吧。」斯法德英說道。

突然。從一艘西大陸來的客輪上衝下了幾批人,每批人都急匆匆的跑著回自己的家族。

「是斯法宇少爺他們,不對,你看那一艘客輪,五大家族的大少爺們全部下來了。不會是被驅逐了吧,還是秘密潛逃。」小魚驚訝的看著克朗斯.布朗,斯法昆,穆南。拉雲,席金,五個侍奉皇帝的小將軍全部回到了他們的出生地,看來真的有大事了。

「趕緊回家。」斯法德英也意識到不對勁了,自己的弟弟回來了,肯定是陳超他們的事情有結果了,而五大少全部回老家,這說明羅達出事了,還是針對五大家族的大事。很快,整個津山島的街道上到處都是巡邏的警察和士兵。斯法德英的馬車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斯法家族。此時的家裡已經熱鬧異常。

「四弟。怎麼樣了,是不是有陳超小子的消息了。」斯法德英一把抓住了斯法宇。一群族老們頓時都有點臉色難看了,所有人都轉向了族長斯法義。

「小英。你先坐下,是不是剛從港口回來,看到了一些東西吧。」斯法義開口。斯法德英即使再急,也只能老老實實的坐到了一個空位上。斯法宇也才剛到家,還沒來得及開口呢,就被斯法德英抓了個正著。

「孩子,說說你的發現吧。」斯法義問道。

「族長,各位族老,我就開門見山了。英子姐姐你也要做好思想準備,畢竟我帶來的消息是比較震撼的。根據族長的吩咐。我負責去西大陸搜集一切關於超哥的消息。但是三年來,沒有任何消息。就算是光明教廷和帝國學院,都沒有任何關於這個小組歷練的任何情報,當時我們分析肯定是歷練的時候出現了什麼問題,但是絕對沒有出現什麼人命,要不然,按照學校的傳統肯定會打公告的。閑暇之餘,我就去了超哥的葡京封地,在那裡一邊修鍊,一邊等待超哥的消息。就在上個月,我們在葡京的津山島的兄弟姐妹們幾乎在同一時間招到了不明武裝的暗殺。要不是勒夫這個小子的暗衛兵團的保護,估計我們損失慘重,我們抓到了兩個活口。但是沒有拷問出任何情報,他們就自殺了。」斯法宇喝了口茶。

「你是說有組織針對我們五大家族的人。」

「半個月我們總共遭遇了這伙組織的五次暗殺行動,幾個小弟弟都受傷了,最後還是光明教會的高手介入,才掌握了這群人的行蹤,在葡京新軍的雷霆行動中,一舉殲滅,沒有留下一個活口。」

「教廷都驚動了,看來你們遇到了高手了。」一個族老有些心驚。

「教廷有沒有告訴你們是誰派的殺手。」斯法義問道。

「沒有,教皇除了叫我回家告訴你們這個消息外,其他的人都被黑行者給保護起來了,應該是沒有事的。教皇說你們會知道是誰的,還有他說五大家族的後輩既然在超哥的封地上做官,他們光明教會自然會保他們平安的,你們只要專心對付敵人就行。」斯法宇說完后就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他自然知道這個時候可不是干擾他們判斷的時候。

「昆子,說說你們五個怎麼都回來了,不是要你們在羅達好好的呆著嗎?」斯法義沒有直接下結論,他必須等聽完所有的情報后,才敢下這個結論,因為這個結論太驚人了。

「父親,這個王都不是人呆的地方,自從你們上個月為了妹妹的婚事跟王上吵了一架后,我們津山的人都被排擠了,好多侍衛都被莫名的欺負,你們不是叫我們夾著尾巴做人嗎,我們只能忍耐,十天前,那個郎戰天帶著一群王族親衛直接把我們五個人抓了起來,理由嗎,很簡單,間諜罪。要不是我們五個從小就呆在一起做些惡作劇,根本就逃不出來。反正你叫我去,我也不會去了。還有別想妹妹嫁給她,陳超小子還沒死呢,這群傢伙就開始試探了。我們五個商量好了,明天就一起去雲山島,現在整個商國估計就那裡最安全。」斯法昆說完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他還在生悶氣了,要不是自己的父親叫他夾著尾巴做人,那個郎戰天早就被他們五個狂揍了,那個囂張的氣焰,他現在想著就噁心。

「去就去吧,帶上所有的年青人,是不是克朗斯家已經準備好戰艦了。」斯法義問道。斯法昆點了點頭。他知道什麼也瞞不過他們的眼睛。

「陳超還沒死啊,這傢伙還真是命大。」斯法德英立刻笑著說道。

「他們的靈魂契約還在呢,放心吧,真死了,估計現在最不安全的就是雲山島呢,你哥哥還會自己跑過去送死嗎。」斯法昆冷冷的說道。

「你們三個說說你們的判斷先。」斯法義本來想叫他們三個先下去休息的,突然發現現在這個家還真是這群孩子擔著呢,所以現在開始刻意的栽培了。這場變故,還不知道會出現什麼意外呢。

「這商國要亂了,父親,你們做了五年的準備,難道還沒有轉移完嗎,這麼忌憚他們幹嘛,五大家族加上陳超的雲山軍,我就不相信那個人有這個膽量敢挑戰我們。」斯法昆還真沒半點客氣的意思。直奔主題。

「我的意思是暫時不需要做什麼,我們以不變應萬變,因為準備好的是我們,他們肯定沒想到我們一直都在準備,而他們現在會這樣暗地的做些事情,肯定是忌憚我們這一點,但是他們還是做了,那就是他們也有所依仗,畢竟雲山島這個香餑餑誘惑太大了,誰也不敢保證他們會聯合起來。我們的超哥在西大陸打的這幾仗,在雲山島打的這一仗,得罪的敵人也不在少數。」斯法宇也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大哥和四弟都已經說的很明顯了,我的意思就是五大家族立刻聯合,一家有難,四家支援。我現在擔心克朗斯家族,畢竟家裡的三個最強的人還沒回來,再說了克朗斯家族的烙印也深深的刻在了雲山島的身上。殺雞儆猴不是王族最喜歡做的事嗎?」斯法德英說的。(未完待續) 第二天,克朗斯家族的新式戰艦直接是加速趕往雲山島,這裡面載著都是五大家族年輕一輩,五個家族加起來總共有五百個少年,大家坐在船艙里都是默默的不做聲,臉色都是非常的不安。

「不知道家裡會不會有事,你們來的時候有沒有看到,警察跟軍隊都開始分成兩派了,都準備對峙了。」一個穆考家族的青年實在是緊張的不行了,開口說道。

「怕什麼,我們哪個家族不是早就做好準備了,那個國王心裡這麼狹隘,好像除了他們王族,其他家族都欠他的一樣。」拉科家族的一個青年也符合道。

「拉雲學長,我聽昆哥說你們耍了些手段才逃了出來是不是這回事。」拉科的這位青年問道。

「嘿嘿,秘密,秘密。」拉雲現在所有的思緒都已經飛到了那個神秘的雲山島。他已經成年,已經沒有心思跟這些小弟弟小妹妹們傳授經驗了。

「他不說,我說。相傳,當日我們五個大少被王族那群賊人給扣押,直接關進了羅達監獄。裡面啊,慘不忍睹,臭氣衝天。現在想起來都有點反胃。」所有人都盯著這位臨時搶過話茬的席金大少爺。

「後來呢。」看到他又在裝神秘,一個女娃問道。

「當時,我們就想,完了,這次被抓,不死也要脫層皮了。因為那個郎戰天抓我們的時候太張狂了。揚言要滅掉我們津山五大家族的每一個青年才俊。當時啊嚇得穆南都差點尿褲子。」席金大笑道。

「你妹的,說就說,把我扯進去幹嘛?要尿褲子的也是你啊,你的修為可是我們五兄弟里最低的,」穆南坐著反擊。其他四個都在偷笑。

「那是,論實力我是比不上你們四個大哥。但是論聰明才智你們四個加起來就比我高那麼一點點。這個你們不得不承認吧。」席金這句話一說,其他人都不做聲了。而這些小弟弟小妹妹們看他的眼神也慢慢的變回了正常。

「監獄長是個滿臉胡茬的傢伙,但是我們進去后卻沒有把我們跟重刑犯放在一起。相反還給了我一個單間。這簡直是峰迴路轉大,我當時就覺得事情有轉機。後面就算了。什麼滿清十大酷刑我們五個人都嘗了個遍,那肯定是假的。」

「切」一群人立刻鄙視道,五百人集體鄙視的噓聲還真有點讓席金受寵若驚。

「謝謝各位的讚賞,咱們繼續。雖然監獄長看上去貌似很仁慈,但是什麼東西都是靠一霎那的頓悟的,這點就是我比你們這些人高明的原因,我當時就在監獄長來的時候,故意丟了一個錢袋子在監獄的路上。你們猜怎麼著,這傢伙竟然看都不看就走了。」

「原來那個監獄長不貪錢,那就有點難辦了,後面怎麼樣了。席金哥哥。」一個長相妖孽的斯法家族的小妹妹問道。

「看著你美麗的臉龐,我突然就來了靈感,於是第二天丟了一張普通的魔晶卡,沒想到這廝也只是踢了一腳,再次大搖大擺而去。」

「你就別花言巧語了,英子姐姐跟我說過,你可是五大少裡面最花的那個。」那個妖孽的妹子故意露胸前的半邊白肉。一群男的,尤其是自制力比較差的,差點就噴出了鼻血。

「你英子姐姐找了個我最崇拜的陳超。我可惹不起,但是妹妹你也發育的太好了,你們斯法家難道天天問你們吃魔獸奶奶嗎?」剛剛還在花枝招展想豐滿小妹,此刻一陣臉紅,而其他的熱血青年們眼睛更直了。

「第三天,我們五個商量了一下,直接在監獄長的過道上放了一張紫金卡。這下這傢伙眼睛都直了。但是也只是默默的撿了起來,然後我們就加餐了,菜裡面不但有有油水。而且還有隻整雞。這堅持是太意外了,不出意外的是。總算這傢伙開口提條件了。畢竟一開口就是十萬金幣,還只是幫我們聯絡家人。當他第四天到來的時候。我們什麼也沒有在地上放,直到第五天他自己受不了了。竟然質問我們是不是不想出去。我們就說不想出去。他當時就差點氣的鬍子倒立了。第六天,他自己開出了條件,出去五個人一百萬金幣。直接把我們送到去津山島的油輪。當時這四個傢伙差點就禁不住誘惑了,最後還是在我的精明下,四個人都站在了後面,我就是不答應我們要出去,結果這廝自己開始降價,到了八十五萬的時候他再也不肯讓步了,於是我們順理成章的答應了,別以為我們這麼容易就出來了。看你們的表情,以為世界就這麼簡單嗎。接下來才是故事真正的開始。」席金突然嚴肅了起來。

「不會是被爆了菊花吧,我聽我們族裡的那些大哥哥說,監獄裡面的人都好這一口。」穆考家的一個小妹妹說道,這句話一出來,整個輪船頓時一陣惡寒,所有人都無語的看著這個奇葩妹子。

「是哪個哥哥告訴你的。」穆南直接吼道。

「穆南哥哥怎麼生氣了,爆菊花是什麼,為什麼你們一個個都不說話,是不是很好玩。我家裡的菊花就被我爆過,但是我的魔法一碰到就碎了一地。這是菊花殘,滿地傷。一點都不好玩,是不是監獄的菊花不一樣。你們倒是說話啊。」這個妹妹簡直就是一張白紙,幾乎所有人的頭上都是一臉黑線。

「你們幾個傢伙,在外面禍害就算了,還敢在家裡帶壞自己的兄弟姐妹,等下了船,自己去穆津那裡領取懲罰。」穆南雖然生氣,但是還是不至於在船上就開始教訓這群兄弟姐妹。

「好啦,大家繼續,剛剛我們完成了交易,郎戰天這群得瑟的傢伙就過來了,我當時就命令所有人在地上裝死。自己還不惜犧牲了尊嚴去求這群傢伙賞口飯吃,結果沒想到這群傢伙還大笑的把監獄長給訓斥了一番,說要給我們好吃的,還說要給我們安排住什麼雅間,當時我們就明白了,這群傢伙是巴不得我們受罪,但是我還是跪著一個勁的感謝,你們說你們金哥犧牲的大不大。果不其然,第二天我們不但遭遇了史上最難吃的飯菜外,還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人被關了進來。結果五個人竟然過了五天只休息一個小時,幾乎分分鐘都在戰鬥,直到第十天晚上我們才逃了出來。」席金閉著眼睛說道。

「那個監獄長既然沒有反悔,真是奇迹。你們也是運氣好。」一個青年說道。

「商國人之所以能夠在全大陸穩坐商界第一把交椅,就是明碼標價,童叟無欺,誠信交易。這個在我們的每個人的心裡都非常清楚,你們覺得那個監獄長有這個膽嗎?」一直沒說話的拉雲說道。(未完待續) 當克朗斯家族的戰列艦進入了西大洋的時候,大家已經徹底放鬆了。這艘戰列艦被克朗斯家族標誌為希望號。毫無疑問,裡面除了已經在雲山島和葡京省,以及其他各地歷練的五大家族的才俊外,至少未來,未來的未來,還有現在,已經一小段的過去,這艘戰艦承載了太多了。外面已經偽裝成了一艘普通的大貨輪,所有的攻擊火炮已經躲進了偽裝,即使是大半夜的秘密上船,即使是津山島連續一周宵禁后才行動,還是在艦隊出去后,就有消息通知到了每個地方。雲山島,羅達。甚至海族,魔族。

誰也沒想到這艘偽裝成貨船的希望號在進入大海后,就徹底露出了牙齒。五大家族的親衛營加起來足以趕上兩千人,這兩千人是從差不多十萬的親衛隊中挑選出來的,已經秘密訓練了五年,沒有人見過他們,包括還在下面貨艙里的五大家族的孩子們。這是真正的團體,因為他們站在一起就已經有一種必殺的氣勢,這是很多部隊很難實現的。而且每個人至少是黃金戰士的實力,五大家族看來是不惜血本了。殺劫從駛出了津山灣就已經開始了,也許更早,如果席金他們能夠在逃出羅達的時候回頭仔細的看一下岸邊的行人,他肯定能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郎戰天,他打扮成了一個闊少爺,摟著兩個美女,看著他們賊笑。其實王族的戰略是比較簡單的,這可能跟他們新請的一個軍師有著密切的關係。因為他是屬於東大陸道宗的,看上去絕對的世外高人。只是心中有些憤懣,因為在道宗,這種智慧型的人才太多太多,而他最多也只是優秀中的一個。即使修為很高,但是道家的與世無爭,無為而治。讓很多人根本就已經沒有涉世歷險的心思。更多的寧願終日修鍊,一味求道。


「威脅王室。必殺,只是時候未到,需先積攢力量,暗中不死局。」這是軍師的第一條建議。在陳超該畢業回雲山島的時候卻沒有回來的時候。國王郎金金問他,他現的第一計。

於是就有了國王的積極布局,這一布局就花了兩年時間,而只是他沒有想到五大家族此刻已經布局了四年,而且一家之力和五家之力的力量之差。但是王族號令四方還是有莫大的好處。至少許多物資和人能夠在第一時間得到滿足,而五大家族只能拼一下家族的底蘊。

「顯化矛盾,激發矛盾,小部分絞殺,立王威。」都兩年的布局結束后,郎金金問策,軍師給的第二計。於是,先是郎金金挑戰五大家族的內部矛盾,逼婚斯法家族,逼斯法德英和王子郎金金結婚。沒想到的是五大家族此刻簡直就是穿一條褲子。這條無果,國王立刻拘謹五大少爺,這些可都是未來的家族領導人。本來按照老規矩,這些人成為國王的近臣,以後更利於統治,但是既然已經打算放手一搏了,就再也不需要這些所謂的近臣了,短短的三年,卻想籠絡一個家族傳承幾百年的未來家族族長,除非有過人的人格魅力。否則就是痴心妄想。現在國王郎金金此刻就坐在他的龍椅上,此刻他在等消息。商國的大海才是他的地盤。至於那些島嶼,他可以封給每個家族。只要他們按時繳納賦稅就行,只是沒想到。竟然前面出現了一個津山島,現在又出了雲山島,他們已經不再是普通的島嶼,他們的地位已經超過了商國真正的王島雙星島。他們的都城現在已經成為了商國真正的中心,或者說是世界的中心而不為過,這已經超出了他統治的範疇,甚至說已經威脅到他的地位。在外國,別人可以不知道羅達是什麼地方,也可以不知道郎金金是誰,但是即使是小孩子都知道雲山島,都知道克朗斯.陳超。這太恐怖了。恐怖的讓一個真正的王窒息,他必須拔掉這個刺,在陳超失蹤的時候,這種可能成為了現實,他本來想招安,直接去雲山島宣布王威,但是他的使者就像是一個尊貴的客人一樣,被招待的客客氣氣,結果只是一場空,他本來想利用官位來籠絡他手下的那些文臣武將,甚至是一些優秀的士兵,但是出乎意外的是,剛一開始還有些效果,但是最後全部都變得隱晦,最後在回到了雲山島后就直接斷了聯繫,這種失控讓他絕望,看上去,在他的統治下蒸蒸日上,達到了全興,收服了所有失落的島嶼,整個賦稅,以及百姓的生活都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但是這個不是在他們王島,而是在津山島,雲山島,以及後來五大家族收復的島嶼,曾經的一些忠誠的地方大員,例如花家已經完全不在乎自己這個王上的御旨,卻非常在乎雲山島一個韓信家臣的一封書信。從今天晚上開始,他要真正的改變,他必須感謝陳超,至少他的帶兵的才能,訓練士兵的方法,以及那個雲山島帶來的巨額賦稅,讓他在兩年內建立了一支戰鬥力驚人的新軍,無敵艦隊二隊,無敵陸軍二軍,無敵飛行大隊二隊。今晚也是檢驗他們戰力的時候,滅掉五大家族的希望。

「拉響警報。解除偽裝,準備戰鬥。」船長指揮室,以前山嵐號的羅江發出了指揮命令。接著就是一群警報。徹底的在戰列艦上響起。

貨艙里,本來已經快要進入夢想的五百個青年們此刻都站了起來,幾個高級魔導士已經把神識放到了戰列艦的外面,但是好像被什麼禁制給禁錮了,神識根本就出不去。

「各位少爺小姐們,我是希望號的船長羅江少將,現在我們遇到了些小麻煩,所以可能等下會聽到一些響聲或者船體會出現一些顛簸,先跟大家說一下,蝦兵蟹將而已,我會儘快的解決掉的,希望大家有個美麗的睡眠。」

「少將先生,請問我們可以看看你們的戰鬥嗎。」克朗斯.布朗對著上面喊道。

上面沉思了一會。

「可以,既然大公子都說了,你們都可以到第二層,我還需要一些炮手,知道你們津山的少爺小姐們從小就是最好的水手,不用太浪費了,這麼大的一個戰列艦我們的兵力是比較有限,但是你們只能在第二層哦,」羅江說完整個貨艙開始了移動,直到到了第二層才停了下來,大家走出貨艙,就看到了各種火炮,魔法陣。

「媽的,你們克朗斯家族是準備了一件大殺器啊,這些巨炮足可以摧毀一個小島了,我看可以跟我們家族的聖器相比了。」席金睜大眼睛說道。

「各位少爺小姐們,大家晚上好,歡迎來到我們希望號的戰鬥組,我是希望號的戰鬥組統領,按照船長的吩咐,請你們立刻分成兩組,炮手組和魔法組。魔法組負責維持這些魔法法陣,炮手組負責這五百門神武巨炮。大家可有意見。」統領問道。

「大家立刻按照以前家族的訓練分組。」現在新五少沒到齊,五大少先掌握了臨時指揮權。津山島的少爺公子們可是從小就會在海上歷練,自然,這水手,炮手,魔法陣的操控三項是早就有訓練,津山島的水手天下聞名,正是因為這個傳統,很快,所有人都分成了兩組,然後按照各自的最強者的安排進入了戰鬥位置。第二層有一個巨大的水晶球,水晶球的定位儀很清晰的展示了四周的海域情況。當然炮手是有專門的瞭望鏡,就連七歲的孩子都被安排到了邊上準備裝填丹藥,而五大少則各自分工,每個人指揮東西南北中各一面。中面是魔法陣區域。

「看這個陣勢,這是無敵艦隊二隊吧。以前在羅達的秘密軍事基地看到過。」看著浩浩湯湯的一排戰艦橫在希望號前進的方向。斯法康驚訝的說道。

「他們還真看得起我們。」席金笑著說道。

「他們是想一戰滅掉五大家族的未來。」穆南森森的說道。

「那就看他們有沒有這個牙口了,忘了告訴你們,我們這艘新式戰艦可是按照我弟弟那個鬼才設計的圖紙製造的,有驚喜哦。」布朗大笑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