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58 Views

本來湯問還想慢慢對付這兩個老妖婆,可就在一瞬間,他察覺到了東西兩方各有一股強絕無敵的恐怖氣息正在迅速趕過來,已經不能再浪費一絲一毫的時間了,必須立刻將兩人斬殺,遠遁百萬里!

Written by
banner

「嘿嘿,愚蠢的小雜種,你以為我們跟你說這麼多話,真是在垂死掙扎,做那無用之功嗎?其實,我們兩人早就暗中溝通了聖母大人,讓她老人家親自出手,而且紫陽門的紫陽老祖想必也正在趕來的路上,一位半步道神的隕落絕不可能逃過他的眼睛,你就給我們乖乖等死吧!」梅老嫗臉色猙獰,得意的狂笑起來。

「壽元獻祭,光陰如逝!六道輪迴劍,給本宗斬!」

湯問當然察覺到了兩大巨擘的氣息,不敢再有半點遲疑,更懶得和兩個老妖婆多說什麼,直接燃燒整整五百年的壽元,同時點燃一枚珍貴無比,連他自己都捨不得動用的九重元嬰,將六道輪迴劍的威能提升到了極致。

一劍斬出,貫通天地!

梅老嫗和竹老嫗的瘋狂笑容,頓時就徹底凝固住了,如同時間暫停一般,所有的一切都安靜了下來。

兩位元嬰期九重的巔峰大能,被湯問一劍攔腰斬斷,切口出漆黑如墨,絲絲縷縷的黑氣不斷滲透進去,抹殺了她們的全部生機,就連本命元嬰都一片死寂,無法動彈。<

。 他的心,一下子就到了嗓子眼兒。

這邊的侍衛一個激靈本能的停下了攻擊,君北冥得以自由,立馬奔到七七跟前,一劍挑開了繩子。

「七七。」

一個滾燙的身子落入懷抱中,君北冥眉頭一皺,摸上七七的額頭,頓時臉色一片黑暗。

君北夜也奔了過來,看著君北冥懷裡的雲七七,也是一個緊張。

「太醫,快傳太醫!」

這變化實在是太大,眾人一下子懵了,就連底下打鬥的人也瞬間變的一片沉靜。

這。。。。是怎麼回事?

剛剛還打的激烈,怎麼突然不打了?


還有這個皇帝更是搞笑啊,為毛突然之間好像在關心七七的安危?

君墨沉更是搞不清狀況,他剛衝過來,準備親自來解決君北冥,怎麼突然之間父皇卻不讓打了。

「老九,朕認輸,你說的條件,只要不是說讓皇位讓給你,所有的朕都答應。」

君北夜更是被鬼神附體了一般,說出了這樣一番話,君墨沉直接氣的臉都綠了!

「父皇。。。。。」

父皇這是怎麼了?突然之間變了一個人?

什麼條件都答應,若是九皇叔想讓誰做皇帝他都答應嗎?

真是瘋了。

君北冥也是抬眸,有些不可思議。

他還沒有提任何條件,君北夜就完全答應?

這態度轉變如水流急轉直下,還真是讓他不適應。


不過他也沒閑心情管這些,他只想趕緊救治雲七七。

「太醫呢?」

雲七七此刻已經燒迷糊了,強撐著的意念讓她等到了九叔叔,這一到九叔叔懷裡,直接沉睡了過去。

君北夜也是一陣著急,轉身對著手下吼道:「太醫呢!」

有侍衛戰戰兢兢的回答:

「太醫。。。。都跑了。。。」

這兵荒馬亂的,甭說太醫了,就是宮裡的娘娘們也都跑了個沒影兒,大街上的大夫估計也都沒了。

君北冥眉頭一挑,七七這病可耽誤不得。

「讓安小蠻來。」

他聽七七說過,安小蠻的醫術不錯,連孫先生都誇讚,在書院也是很有名氣的。

安小蠻在宮牆下離得遠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此刻宮門竟是突然打開了。

就這麼毫無徵兆的打開。

幾萬兵士不明所以,面面相覷。

說好的踏平皇宮呢?

這是迎著他們入宮的節奏?

君北夜算是投降了嗎?

那麼,他們這是勝利了還是勝利了?

「宣安小蠻!」

一太監扯著嗓子喊了一聲,到處尋找安小蠻的影子。

「小蠻,七七怕是病了。」

趙明軒卻是看了一下宮牆之上,君北冥抱著雲七七的那場景,立馬猜出了什麼。

能讓君北冥那麼緊張的,肯定是七七出了問題。

雖然現在搞不清楚為什麼突然會變成這樣的形勢,不過能夠不打仗還是最好的。

他是知道的,只要君北夜不對付雲七七,君北冥是不稀罕奪取皇位的。

安小蠻一聽,也是渾身一個緊張,立馬就往宮門口跑去。

其他的她不關心,她只知道七七現在需要她,她一定要治好七七。

眾目睽睽之下,安小蠻終於踏上了宮牆。 在梅老嫗和竹老嫗以為百花聖母即將到來,勝券在握、得意洋洋的時候,湯問不惜代價,一口氣直接燃燒整整五百年的壽元和一枚九重元嬰,將六道輪迴劍的威力提升到一個極限,一劍瞬殺,她們兩人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甚至還沒感覺到半點痛苦就身死而道消,直接隕落。

這一劍驚世駭俗,鬼神莫測,瞬殺兩位巔峰大能,傳言出去,絕對能讓整個北域劇烈震蕩,無數人聞之而心驚膽寒!

「走!」

湯問不敢遲疑,立刻收取梅老嫗和竹老嫗的屍首,催動太宇之塔,開闢平行空間,如彗星貫日般一閃即逝,全力隱藏自身的氣息,朝道域的方向迅速遁走。

轟隆!

一聲狂暴巨響,宛如天怒驚雷,層層厚雲中間破開一個圓形空洞,迅速擴張,頓時就將所有雲層盡數轟散,晴空萬里。

天地之間,一尊紫袍道人負手而立,散發出恐怖驚人的威壓,方圓萬里,無論是人魔妖獸,所有一切的生靈都匍匐在地上,瑟瑟發抖,不敢言語,更加不敢動彈,好似有一口利刃架在他們的脖子上,任何的動作都可能引來殺身之禍。

紫陽老祖臉色非常之難看,他在察覺到風老隕落的一瞬間就立刻趕來,沒想到還是晚了一步。不過,他仍舊不甘心,存里一絲的僥倖,,風老身為風雲而老之一,乃是半步道神的偽巨擘,在沒有道神期出手的情況下,幾乎不可能被人斬殺。在整個紫陽門中,除了他以外,就是風老和雲老兩位偽巨擘戰力無雙了,如今其中一位隕落,那是對紫陽門來說是難以承受的巨大損失,甚至不亞於整座寶庫被盜。

「天地無極,萬里搜魂!」

紫陽老祖張口噴吐出一大團紫氣,如部雲施雨般散布開來,瞬息之間就將方圓七八萬里的一切統統覆蓋籠罩,在這一塊區域之內,每一個人、每一棵樹、每一根草甚至每一片葉子、每一塊石頭都逃不出他的眼睛,萬物萬象歷歷在目。

他還在心存僥倖,希望能找到風老的本命元嬰,哪怕是殘缺的元嬰也行。就算能找到些許的靈魂碎片,紫陽老祖都可以借屍還魂,重新喚醒風老的意志,從他口中問出事情的來龍去脈,所有細節。

嘩啦!嘩啦!嘩啦!

無數花瓣從天空飄落下來,五顏六色,繽紛絢爛,如同大雪紛飛一般鋪天蓋地,磅礴而來,不過比雪花更為絢麗、更為多彩,立刻就會讓人聯想到四個字「天花亂墜」。

天花亂墜之中,一座蓮台破空出現,盤坐著一尊女菩薩般的華貴婦人,迸發出萬丈光華,如皓月當空,普照大地。

「百花聖母,你是來看本座笑話的嗎?」紫陽老祖臉色不善,手下最得力的一員幹將就在這麼莫名其妙的被人斬殺,已經將他最狂暴的怒火都激發出來了,哪怕在面對境界高出他兩重的百花聖母,也沒有什麼好臉色。

百花聖母冷哼了一聲,冷冷笑道:「笑話?我還以為你是來看我百花宮的笑話。」

聽到這話,紫陽老祖猛然一抬頭,心中的疑惑多出了一種強烈的恐懼感,震驚的問道:「莫非你派出的兩個手下也隕落了?」

「你這意思是紫陽門風雲二老當中的風老已經隕落?」百花聖母也是大吃一驚,臉上難掩震驚之色,哪怕這話從紫陽老祖的口中親口說出來,她還是不敢相信堂堂風老、一位半步道神的偽巨擘會如此輕易隕落。

「不僅是隕落,而且是徹底的身死道消,甚至連本座破空而行都沒能趕上。方才,本座已經施展了天地無極,萬里搜魂的**,沒能找到風老的半點氣息。當然,也沒有你們百花宮的梅老嫗和竹老嫗兩位巔峰大能,他們三人就好像一下子就從世間蒸發了,沒有留下一丁點的蛛絲馬跡。」紫陽老祖臉色難看,隱隱帶著些許的擔憂與恐懼,他似乎已經聯想到了某一種可怕的原因。

聞言,百花聖母臉色大變,臉頰上的肌肉都抽搐了起來,完全沒有半點道神期巨擘的威嚴,語氣沉重的說道:「你們紫陽門的風老乃是半步道神的偽巨擘,更執掌著一件上品道器烈陽九殺輪,而我百花宮的梅老嫗和竹老嫗也差不到哪裡去,兩人都是元嬰期九重的巔峰大能,人手一件中品道器,身上也還有另外一件下品道器。這三人無論是在境界修為上,還是法寶秘術上,都是整個北域大地有數的高手,就算遭遇到真正的道神期巨擘,也能有一戰之力,而現在居然會三個人在同一天差不多同時盡數隕落,而且連本命元嬰都無法逃脫出來。這種事情實在是太過離奇了,除非是像我這等三重之上的巨擘親自出手,但有誰敢同時對紫陽門和百花宮的人痛下殺手呢?」

「他們三人都是你我派出去劫殺青雲宗宗主湯問的,但以湯問那個小畜牲的實力,絕對不可能做到連斬三人,他連其中一人都對付不了。看來,是我們低估湯問了,不是低估他的實力,而是低估了他的背景,他的靠山。本座早就應該想到了,湯問這種小畜牲何德何能,怎麼會突然就如一顆新星般冉冉升起是,甚至能夠斬殺刺道盟的暗殺之王天暴星。哼,看來在湯問小畜牲的背後,肯定站著一尊神秘莫測的大人物,而且那位大人物的修為恐怕在本座之上,甚至有可能與聖母你差不多。」

紫陽老祖心機深刻,城府算計如大海深淵,一下子就想到了最有可能的結果,那就是湯問背後的神秘人物出手,瞬間解決了風老和梅老嫗竹老嫗三人。只可惜紫陽老祖並不知道,他的猜測一開始就出錯了,直接就先派出了湯問的可能性,讓猜測的結果錯了十萬八千里。

百花聖母略一沉思,也是點點頭說道:「不錯,你所言甚是。區區湯問確實不可能斬殺他們三人,也不可能成功盜取百花宮和紫陽門的寶庫,別說實力了,他連這麼去想的膽子都不可能產生。但是,如同在他的身後站著一尊道神期的巨擘,那這一切都說得通了。到底是誰,如此的膽大妄為,是想在北域大地攪動出一片腥風血雨嗎?」

「不管湯問小畜牲身後站著的是誰,這一次的道盟大會,我們必須嚴加懲戒,一舉弄垮青雲宗。找不到下棋人,就先捏爆他的所有棋子!」紫陽老祖惡狠狠的說道。


百花聖母也是眼露殺光,點頭道:「好,百花宮就與你紫陽門聯手一次,必須將那人逼迫出來,讓他付出最慘重的代價!」<

。 直接飛撲了過去,安小蠻看七七一臉通紅,猛一下摸了她的額頭,也是嚇得臉色一片慘白。

「這樣子有幾天了?」

安小蠻問道。

一旁的侍衛看著皇帝吃人的目光,不知道為什麼陛下會突然對雲七七這麼關心,這是在警告他們老實回答啊。

「三。。。三天。。。」

三天!

安小蠻一驚,立馬伸出手去,捏捏七七的手臂,她幾乎能感覺到七七的手臂都僵硬了。

再看看七七肩膀上的傷口,這明顯是傷口感染引起的。

「七七的病情耽誤不得,我需要一間乾淨的屋子,還有浴桶,藥材,必須要快。」

君北冥還沒有開口,這邊君北夜卻是突然說道:「宮裡有,既然耽誤不得,就在宮裡治療吧。」

說完,還怕君北冥不同意似的,一臉保證道:「老九放心,朕絕對不會再傷害她,你可以跟來,一切都是為了他。」

君墨沉卻是眼珠子骨碌一轉:難不成父皇是裝的?故意引九皇叔去皇宮?

想到這個可能,他也突然不吭聲了。


他從來不覺的自己的父皇是個有情的人,這樣做一定是有目的的。

可是,到後來,他才知道,他真是大錯特錯,父皇也是有情的,只不過他的情意全都給了一個女人。

「北冥,你不能相信他啊,他說不定是故意裝的!」

容宸這邊似乎也想到了這個可能,可是再看看雲七七那樣子,卻也沒繼續說下去。

他知道北冥一定會答應的,為了七七,他什麼都可以做。

更甭說只是入宮了。

「七七開始抽搐了!等不及了!」

安小蠻更是著急,沒人比她更了解七七的病情,再拖下去,七七怕是會燒懷腦袋啊。

「鍾翠宮離這裡最近,你們,快去準備!」

君北夜也是神情一個緊張,不等君北冥答應,立馬吩咐人去準備。

「把司葯宮的藥材都給朕搬到鍾翠宮去!」

又是一個補充,這君北夜考慮的還算周全。

看他那一臉緊張的模樣,君北冥卻也猛然起了身。

「謝謝你,老九,還能信任朕。」

君北夜一聲感嘆,立馬就要追過去。

卻是突然回頭:「打開宮門!即刻起,停戰!七七的朋友都可以進宮探望。」

前面走著的君北冥身影一頓,「撤軍!」

容宸一驚,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這是君北冥下的命令。

守衛宮牆的眾將士也沒明白過來陛下的命令。

這是休戰了嗎?

那麼,結局到底是什麼。

說好的宮門生死之戰就這麼結束了?

好似都是以為那個雲七七?

戰亂起是因為她,戰亂平息也是因為她?

「北冥,我會帶人守在皇城中,只要有任何異動,我們捲土重來啊。」

容宸吆喝一聲。

撤軍,只是說撤出宮門口而已,又沒說撤出皇城,他才不會傻到直接讓他們撤回老巢去。

這件事一定還沒完。

君北冥已經走遠,現在他也無心管這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