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2851 Views

「諸位道友,此次論道尚未結束,不如隨我前來歸元大殿中,一起觀戰如何?」

Written by
banner

灰衣老者含笑出聲。


總裁老公,請寵我! 也好。」

「正有此意。」

其他四位道主境大人物皆都頷首,隨著那灰衣老者一起,踏步虛空,倏然已進入那歸元大殿中,消失不見。

轟!

當他們一行人的身影剛消失,場中頓時像炸開鍋,徹底沸騰了,滔天的嘩然聲傳遍天地。

「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老天,這等傳說中的大人物居然在今日現身了!」

「還有太上教聖祭祀虛陀,神院天教諭宣冥,女媧宮光明宮宮主雪翎,以及道院傳道長老采崖!」

「帝域五極竟分別派出一位道主境大人物前來,這可太罕見了,難道有什麼大事要發生嗎?」

「別忘了,此次論道大比的目的,乃是選拔出三十位弟子進入混亂遺地,尋覓機緣。這五位道主一起現身,只怕就和此有關!」

「此次能夠得見道主真容,已不虛此行!」

「剛才太上教聖祭祀虛陀說的話你們可聽到?他竟說大先生巫雪禪著急趕來送死,當時嚇得我還以為要爆發一場道主境之間的對決。」

「呵呵,肯定不會如此,這一切大概都是因為大先生巫雪禪在前些年殺了太上教聖祭祀摩臨,而那位摩臨道主可是虛陀道主的師弟。」

「原來如此。」

各種議論聲響徹,一切話題都集中在了巫雪禪、虛陀、宣冥、雪翎、采崖等五位來自帝域五極中的道主大人物身上。

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驚嘆、敬畏、崇慕……讓得場面也是沸騰熱鬧到了極致。

畢竟,能夠在一天之內,一下子看到五位傳聞中的通天大人物,這等機會可是太罕見了,萬千年裡只怕也難遇到一次。

「大師兄也來了。」

陳汐卻是皺了皺眉,他很清楚,當初巫雪禪鎮殺摩臨道主之後,曾遭受過太上教主伏擊,若非二師叔帝舜救助,甚至可以遭劫。

如今,巫雪禪卻獨自離開神衍山,在這等情況下,若萬一再被太上教算計一場,那後果可著實難料。

不過很快,陳汐就搖了搖頭,不再多想。大師兄他既然敢孤身前來,必然早已考慮到這方面。

……

歸元大殿中。

氣氛已變得和之前不同,無論是聞葶、虞貞,還是淮空子、勒夫、赤松子,當看見五位道主齊齊駕臨時,頓時都起身相迎,不敢有任何造次。

「師侄,你繼續去主持此次論道大比,大殿中其他事宜,便交給我了。」

灰衣老者采崖吩咐了一聲,就請巫雪禪、虛陀、宣冥、雪翎四人一一落座。

淮空子領命而去。

剩下的聞葶、虞貞、勒夫、赤松子四人,則各自立在了自己門中長輩後方。

「諸位道友來的倒是巧了,距離此次論道大比結束,尚有兩輪對決,四強名單也早已公布,分別是冷星魂、東皇胤軒、孔悠然和陳汐這四個小傢伙。」

落座之後,采崖道主含笑出聲,「只是可惜,我道院傳人卻是沒有一人躋身前四強中。」

聲音中,帶著一抹自嘲。

正如采崖道主所言,這四強名單中,恰好是太上教、神院、女媧宮、神衍山各自佔據一席,唯獨沒有道院傳人,顯得很微妙。

「在我看來,這個結果只怕正合你們道院心思。」

神色古板威嚴的宣冥道主淡漠開口。

采崖道主微微一笑,也不辯解,旋即,他忽然道:「不知諸位道友認為,在這四個小傢伙中,究竟誰能獲得此次論道大比的第一名?」

此話顯得有些多餘,在座的巫雪禪、虛陀、宣冥、雪翎四位道主大人物,肯定會認為各自門下的傳人可以取勝。

采崖道主顯然不是愚笨之人,但卻在此刻說出這樣一番話,可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巫雪禪笑了笑,並未直面回答,而是拿出一個通體瀰漫混沌氣的玉盒,擱在身前案牘上。

然後,他這才說道:「無論是誰能獲得第一名,這便是我神衍山所給予的獎勵。」

采崖道主饒有興趣道:「玉盒中可是一件先天靈寶?」

巫雪禪點頭道:「不錯,其中寶物名為『無極破天梭』,采崖道友以為此物作為獎勵如何?」

無極破天梭!

大殿其他大人物皆都眯了眯眼睛,似早已聽聞過此寶來歷。

采崖道主撫掌驚嘆道:「好寶貝!傳聞這可是伏羲前輩所傳下的重寶,非尋常可比,作為此次論道大比第一名的獎勵,已是綽綽有餘。」

說著,他目光一掃其他道主,忽然笑道:「大先生,你就不擔心此寶被其他道友門下的傳人給得去?」

巫雪禪洒然一笑,道:「有能耐的話,儘管拿去。」

采崖道主笑道:「看來,大先生對自己那位小師弟可是信心十足啊。」

說著,他袖袍一翻,也拿出一個玉盒,擱在案牘上,道:「身為此次論道大比的東道主,若不拿出獎勵來,可就有些說不過去,依照我道院院長的囑咐,無論是誰獲得第一名,這玉盒中的『靈虛寶衣』便歸誰所有。」

靈虛寶衣!

聞言,許多人心中又是狠狠一震,這同樣是一件至寶,神妙莫測,防禦無雙!

很快,許多目光都落在了太上教虛陀道主、神院宣冥道主、女媧宮雪翎道主身上。

「既然諸位有如此雅興,那我太上教也拿出一物,以此來充當此次論道大比第一名的獎勵吧。」

太上教虛陀道主沙啞開口,說話時,將一塊黑色玉盒拿出,丟在了案牘上,「這其中乃是我太上教主當年在三界中所覓得的一件古寶,名『乾坤兩儀旗』,諸位想必早有耳聞,老夫便不再多解釋了。」

乾坤兩儀旗!

不止是一件古寶,更是一件威名赫赫的先天靈寶!

眼見巫雪禪、采崖、虛陀三位皆都拿出一件寶物當做獎勵,那神院宣冥道主和女媧宮雪翎道主也沒有遲疑,相繼拿出一件神寶來。

一桿傳承自神院的「渾天戰戟」。

一顆傳承自女媧宮的「萬象道珠」。

這兩件神寶,同樣皆都是先天靈寶中的珍品,神威非凡。

見此,采崖不禁感慨:「這一下,連我都有些眼紅了,也不知最終究竟哪個小傢伙有機會獲得這般豐厚獎勵了。」

何止是采崖道主,當看到這一幕時,立在一側的聞葶、虞貞、勒夫、赤松子等一眾帝君境大人物也禁不住心中震怒,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深深的艷羨。

這可是五件先天靈寶!


且無一不是珍品,如今卻一起成為了一種獎勵,讓得他們這些帝君境大人物哪可能不動心羨慕?

要知道,像他們這等帝君境存在,身上所攜帶的先天靈寶也絕對超不過五件了!

不過他們都很清楚,他們帝域五極各自拿出一件神寶當做獎勵,意義可不同尋常,明顯像是在進行一場對賭。

賭的,就是最終究竟哪一方勢力的傳人,能過獲得此次論道大比的第一名!

鐺~~~

就在此時,一道渾厚的鐘聲在大殿外悠悠響徹,傳遍天地。

一下子,大殿中的目光齊齊望向了外邊。

因為第四重關的四強對決,就將在此刻拉開帷幕了!

……

鐘聲悠揚, 霸總的病弱白月光[穿書] ,消失不見。

氣氛也是隨之變得庄肅安靜下來,所有的目光,都齊齊看向了立在歸元大殿前的淮空子身上。

「第四重關對決,現在開始!」

淮空子神色威嚴,沉聲開口,「此次對決共分兩場,第一場將由太上教冷星魂,對陣女媧宮孔悠然。」

「第二場將由神院東皇胤軒,對陣神衍山陳汐。」

「此次對陣名單是由我道院院長親自確定,若有異議,爾等四人不妨說出來。」

說著,淮空子目光落在了早已立在爭鳴道場中的陳汐、冷星魂、東皇胤軒和孔悠然身上。

這次對決雖然沒有採取抽籤的形式,可安排的卻很微妙,也很合情理,畢竟眾所周知,神衍山和女媧宮關係不錯,太上教和神院同樣也是一個鼻孔出氣的。

若是讓冷星魂和東皇胤軒對決,讓陳汐和孔悠然對決,那就少了太多的樂趣和看點。

同樣,這個安排一出,也必然不會引起陳汐他們的反感了。甚至可以說,這個安排完全符合在場所有人的心意和預期,完全都挑不出任何讓人質疑的地方。

當然,也可以讓冷星魂和陳汐對決,讓東皇胤軒和孔悠然對決,不過這其中的區別並不大,誰也不會在意了。


原來你從未愛過我 既然沒有異議,現在便開始這一輪論道吧!」

見陳汐他們五人反對,淮空子沒有遲疑,當即宣布這地四重關論道開始。 整個商隊,雖然都是騎馬,可運送貨物的馬車比較慢,所以整個商隊的速度也比較慢。原本百里距離,以羅羽的趕路速度,完全可以在天黑之前趕到。可如今,只怕只有第二天上午才能夠抵達黃岩郡了。

羅羽此刻和那大鬍子一道,走在了商隊的最前方,小不點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將所有的烤肉吞入了他的小肚子,此刻愜意的在羅羽的肩膀上睡着覺。

“前輩,你真是年輕有爲,我看你今年應該還不足二十歲吧!沒想到,都已經可以收服妖獸了!”那大鬍子和羅羽並肩而走着,和羅羽也逐漸的熟絡了起來。

僱傭兵,都是在刀口舔血的武者,這樣的生活,也讓他們的性格變得豪放。這種性格的人,也是羅羽比較喜歡的,這不,羅羽也沒有什麼強者的架子,很快就和這些人熟絡了。

“大鬍子,你也不要叫我什麼前輩了,你都說我不到二十歲,被你們一口一口前輩的喊着,都把我喊老了。你們就叫我的名字飛羽吧!”羅羽並沒有用自己的真名,而是用自己在昊天學院的名字。

羅羽如今出了後天組基地,他雖然不懼怕雲天宗,可卻還沒有實力光明正大的面對天蝕宮。所以,羅羽的真名,他不會輕易的朝外透露,畢竟,天蝕宮的耳目衆多,很容易發現他的行蹤。

三十位傭兵,見到羅羽如此強大的高手,居然如此平易近人,一點架子也沒有,一個個也發自心底的敬佩羅羽。

大鬍子隊長當即笑道:“好,那我大鬍子也就不客氣了。”

“飛羽,你看到前面的那個山谷了嗎?”大鬍子指着前方大約兩裏露出的山谷說道:“那就是黃岩郡最具惡名,強盜橫行的黑風谷。裏面最強大的強盜隊伍,就叫做長矛幫,是我大鬍子的老對手了!”

羅羽聽出了大鬍子的意思,笑道:“大鬍子,就是因爲那長矛幫,你們纔會請我幫忙的吧!”

大鬍子笑道:“飛羽你果然慧眼如炬,本來我們也不怕那長矛幫,可是這路上,我們的弟兄已經損失了過半,這纔會忌憚他們。”

一旁扛着大旗的小馬也插話道:“飛羽大哥,你可不知道,那長矛幫心狠手辣。我們和他們更是死對頭,如果他們見到我們只有這麼點人,他們肯定會落井下石的。”

一羣人如此說着,很快就進入了黑風谷的範圍。還別說,這黑風谷,之所以會成爲強盜們的賊窩,不是沒有道理的。因爲這黑風谷,四面環山,官道就在兩邊高山之中,正是利用設伏的地方。雖然在官道兩側都設有緩衝網,防止沙石進入官道,可一旦強盜用弓箭拋射,下方的人,那是連躲閃的地方都沒有。

“飛羽大哥,已經進入黑風谷了,您還是去保護翠夢姑娘吧!一旦強盜在山上射箭,翠夢姑娘一個女孩家會很危險的。”這個時候,大鬍子對着身旁的羅羽說着。大鬍子心中只能夠期盼,長矛幫的人沒有在這裏盯梢。可這種機率很小,畢竟,人強盜靠的就是這個吃飯的,怎麼可能不派人盯梢?

羅羽這回到沒說什麼,大鬍子實力雖然弱,可畢竟是在僱傭兵這行摸爬打滾了很多年,在這方面還是很有經驗的。

很快,羅羽就來到了翠夢的馬車中,而其他的武者也進入到了田老闆的馬車之中,十七輛馬車也都有一位武者看護。只有大鬍子和扛旗的小馬走在了最前面。

翠夢看到羅羽過來,眼神裏閃過一絲興奮,小心臟不由的開始急速的跳動了起來。小臉蛋也浮上了一抹紅暈,嘴裏柔聲道:“前輩,你怎麼來了?”

羅羽笑道:“已經進入黑風谷了,我過來是爲了確保你的安全。對了,翠夢姑娘,你比我還長個一兩歲,就不要一口一口前輩的喊,聽着怪彆扭的。你就叫我飛羽吧!”

“飛羽,原來他叫飛羽…”翠夢心中一喜,總算是知道了羅羽的名字。點點頭道:“是,飛羽大哥!翠夢要麻煩你了!”

“不麻煩,畢竟我收了你的錢,就該保護好你的安全!”羅羽隨口說着,坐在了翠夢的另外一端。

這整個馬車之中,就只有翠夢一個人,馬車裏面還有着一個小箱子,顯然是翠夢的行李。唯一讓羅羽奇怪的是,翠夢手裏還僅僅的抱着一個小包袱,一刻都沒曾離開過。因爲,之前翠夢找羅羽的時候,翠夢手裏就有這個小包袱,給羅羽的酬勞,也是從這小包袱裏面拿出來的。

一時間馬車裏面陷入了安靜,翠夢低着頭,偶爾會偷看幾眼羅羽。而羅羽安靜的坐在對面,看似是在閉目養神,其實羅羽是在聽着四周的動靜,一旦有危險,羅羽會第一時間發現,並且保護翠夢。

“要是飛羽大哥願意幫我,我肯定可以安然無恙的回到家族!”翠夢偷偷的看着羅羽,心中如此暗想着。可很快,翠夢就摒棄了這個念頭,暗道:“飛羽大哥這麼厲害的強者,怎麼會爲了我,而特意陪我去赤黃行省呢?我真是白日做夢…”

就在翠夢腦海想着這些個少女情懷的時候,突然翠夢只感覺自己被一隻強勁有力的手臂抱了起來,整個身體快速的一轉身,自己已經緊緊的貼在了羅羽的身體上。面對突然而來的變化,翠夢剛要大喊,便聽到“嗖!”的一聲,一隻鐵箭穿過了馬車,射在了剛剛翠夢坐着的地方。

幾乎同時,翠夢聽到了嘈雜的聲音道:“ 有強盜,注意警備,警備!”

羅羽身體散發出來金色的玄氣,頓時充斥在整個馬車之中,那些急速射來的箭頭,被金色的玄氣輕易的擋住,紛紛落地。

“翠夢,你沒事吧!”這個時候,羅羽的聲音才響起。

翠夢一副驚魂未定的看着一臉鎮定的羅羽,臉色都變得蒼白了,剛剛,就在剛剛,她差點就被鐵箭射中。

“飛羽大哥,謝謝你,我…我沒事了!”翠夢儘量讓自己鎮定,讓自己看起來像個沒事的人。

“嗯,一會你就呆在這裏不要出來,我出去解決那些強盜!”羅羽對着翠夢說着,同時傳音,讓小不點在這裏保護翠夢。

很快,第一輪的鐵箭攻擊結束了,外面亂哄哄的聲音響起,大量的強盜叫喊着,朝着商隊衝了過來。

羅羽這個時候,纔出了馬車,四下看去,只見大量手持長矛的強盜,將整個商隊團團的包圍了起來。

“劉二瞎子,沒想到真的是你的長矛幫!”這個時候,大鬍子那洪亮的聲音已經響起。

對面一個手持長矛的黑衣人,瞎了一隻眼睛,此刻站在官道中間,一臉得意的看着大鬍子。笑道:“哈哈…大鬍子,真沒有想到,你只有這麼點人,居然還敢在我的地盤過。是你長本事了,還是覺得做人沒意思了?”

這劉二瞎子,正是大鬍子嘴裏的長矛幫的頭目。和大鬍子是死敵,此刻見到大鬍子只有幾十個中階武者,自然是興奮的很,誓要拔除大鬍子這個眼中釘肉中刺。


倒也是,這劉二瞎子的實力和大鬍子差不多,可他重在人多,這周圍身穿黑衣的強盜,足足有上百人之多。在實力上,劉二瞎子明顯要遠遠的超過大鬍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