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74 Views

可是,這昊奇卻說,除了洛飛之外,竟然還有人是玄宗境強者!

Written by
banner

不少武者眼中都有著疑惑之色。

「昊奇兄,你倒是說說,還有誰是玄宗境強者?」一個大宗門的長老,嘴角帶著一抹笑意,郎聲說道。

「對,昊奇兄,你倒是說說啊?讓我們大家見識見識,除了萬流宗這位新任不久的洛飛太上長老之外,咱們七國聯盟中,還有誰是玄宗境強者?」又有一個全身黑衫的中年武者開口說道。

「你倒是快說啊,你。」

「對,你說出來聽聽。」

「諸位是不是不相信?」彷彿早就知道大家會是這麼一副模樣,昊奇並沒有覺得奇怪,嘴角帶著一抹笑意,「大家若是不相信的話,那我昊奇今天就來仔細地給大家介紹介紹。」

所有武者都沒有發出聲音,全都靜靜地聽著。


「這排在第一位的,當屬九相門設立在我七國聯盟分舵中的掌舵之人。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名,但是,知道的人,都稱呼他老人家為棋老前輩。」昊奇一臉自信之色地朗聲說道。

「不錯,有關棋老前輩之事,我也有所耳聞,只惜,並未有幸拜見。」一個大宗門的長老開口說道。

眾多武者無不是默默地點著頭。

九相門太過神秘,甚至不少武者在猜測,九相門是七品宗門,還是八品宗門,甚至是九品宗門?以九相門的神秘和強大,其中真有玄宗境強者,倒也不是不可能。

不,應該說,九相門中若是沒有玄宗境強者,那就太怪異了。

「而這第二位……」

聲音一頓,昊奇目光環環而掃,彷彿是想要將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到他的身上去。 昊奇並不著急,目光掃視了一圈,這才緩緩接著說道:「這第二位……並非洛飛,而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輩,正是蒼野國華岳宗的大太上長老,孤天涯,孤老前輩。」

聞言,所有人皆是低聲議論起來。

華岳宗,是蒼野國中實力極為強大的三品宗門之一,但並沒有人聽說過,華岳宗還有一位名叫孤天涯的大太上長老啊?

眾人只知道,華岳宗有兩位太上長老,但都是玄印境九重巔峰的武道境界,而且也都不姓孤。

這一下,怎麼突然冒出一個孤天涯出來?而且還是什麼大太上長老。

「你們注意到沒有,華岳宗的人,今天好像一個也沒有來啊。」

「是啊,還好像還真沒有人來。」

「這麼說,昊奇所言有八成的可能是真的?」

「依我看,極有可能是華岳宗為了隱藏實力,所以才沒有公布孤天涯老前輩的消息。」

「照你這麼一說,還真有可能。」

「……」

不少武者都發現了這一點,華岳宗並沒有人到場,而這一點,似乎成為了佐證昊奇之言的有力證據。

「諸位。」昊奇再次拉開了嗓子,將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諸位,我昊奇有幸,不僅拜見過孤天涯孤老前輩,同時還拜見過棋老前輩。 女總裁的近身兵王 ,都是德高望重之人,武道境界深厚無比。孤老前輩曾對我說起過,他也希望能指點一些後輩,以便讓有心追求武道之路的人,能少走些彎路。」

說到這裡,昊奇似乎又故意停頓下來。


「不錯,若是孤老前輩真肯指點我們,那可是我們大家的福氣啊。」

「是啊。畢竟,華岳宗有著千年的傳承歷史,而孤天涯前輩做為華岳宗的大太上長老,經歷過的修鍊與實戰,必定是十分豐富。他老人家若是肯屈尊降貴,指點於我們,那就太好了。」

「嗯,說得有道理。」

不少武者皆是點頭贊同起來。

昊奇見收到了效果,嘴角噙著一抹笑意,提高聲音道:「可是……」

頓時,所有人都不說話了,全都望著昊奇。

「可是,孤老前輩曾言,他怕自己的修鍊之道與大家不合,若是貿然傳授修鍊經驗,只會誤人誤己。所以,孤老前輩才不得不將公開傳授修鍊經驗的打算壓了下來。而這一壓,便是十年時間。」

「什麼?照你這麼說,孤天涯前輩豈不是十年之前就已經成為玄宗境強者了?」

「是啊,若是如此的話,這位孤天涯前輩的武道境界,如今豈不是更高了?」

「沒錯,十一年之前,孤老前輩便已經是玄宗境強者。」昊奇接著說道:「自從萌生了要將自己的修鍊經驗傳授於眾的想法之後,孤老前輩愈發覺得,讓眾人共同受益,這是他責無旁貸的義務。為了此事,他老人家煞費苦心,多番思索,甚至數次向棋老前輩求教。終於,在近日有所收穫,準備公開傳授修鍊經驗,讓大家共同受益。」

話鋒一轉,昊奇的聲音中帶上了一抹濃濃的義憤填膺,伸手怒指洛飛。

「然而,這洛飛剛剛突破到玄宗境,便草率從事,公然傳授修鍊經驗。如此魯莽的行為,孤老前輩嗤之以鼻。孤老前輩說,他今日便會降臨萬流宗,定要當面斥責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然後擇日於華岳宗公開傳授修鍊經驗,讓大家不至於誤入歧途。」

萬流宗眾人的臉色,早都已經變得鐵青,一個個望向昊奇的目光,帶著怒意。

這個混蛋,分明就是來拆場子的。

而且,他還說什麼誤入歧途,這豈不是說,聽了洛飛太上長老的講課,就會走火入魔?

簡直太混蛋了!

然而,昊奇的話確實起了極大的作用,那些武者聞言,一個個皆是不住地點著頭,覺得甚是有理。

隨後,一個個望向洛飛的目光,雖然帶著畏懼,但卻缺少了那分尊敬。

是啊!孤天涯前輩為了傳授一次修鍊經驗,苦心思索了十年時間,這才敢公開傳授。而這洛飛倒好,剛突破到玄宗境,便覺得自己有多了不起,傲氣得都快飛上天了,還讓眾人在這裡苦等了大半天時間,然後才姍姍來遲。

架子如此之大,真是不知所謂。

一部分人的心中,甚至出現了鄙夷之意,只是畏於洛飛的強大,不敢直接說出來而已。

「這人在這裡胡說八道些什麼?來人啊,將他趕出去。」一個萬流宗的內門長才實在忍不住了,怒視著昊奇。

「哈哈……」昊奇仰頭一笑,「你們都看到了吧?萬流宗就是這樣對待一個敢說真話之人的。這樣的地方,真以為有什麼了不起嗎?我昊某人雖然不才,也自認不是整個萬流宗的對手,但是,卻依舊想站在這裡,等到孤老前輩到來,然後看看你們萬流宗的人,還有什麼話可說?哼!」

「好了,讓他待在那裡吧。」這時,洛飛終於開了口。

而隨著洛飛開口,原本準備衝上去的幾個萬流宗長老,全都停下了腳步。

昊奇嘴角微翹,一副得意之色。

他早就已經料定,在眾目睽睽之下,洛飛不敢把他怎麼樣。

至於以後,有了身後那一位的保護,他根本不懼。

就在這時,虛空中隨之傳出陣陣奇異的波動。

「華岳宗孤天涯到訪,希望能與萬流宗洛飛小友互為印證。」


滾滾聲浪,由遠及近,氣勢恢弘,如雷在耳。

頓時,那些武者一個個都是佩服萬分的樣子。

「快看,在那邊。」

一個眼尖的武者指著東邊天際,眾人轉頭望去,只見那裡有著幾個黑點,正朝著萬流宗方向飛速而來。

不過片刻時間,三頭巨大的飛行兇獸來到了萬流宗上空。

十幾道身影從凶獸背上飛下,正是華岳宗之人。

其中一人儒雅瀟洒,風流倜儻,堪稱絕世美男子,豁然正是華岳宗宗主,華凌天。而在華凌天身後,跟著的都是華岳宗的高手,一個個武道境界都是玄印境五重以上。

曾與洛飛有個數面之緣的左皓含,也在其中。

不過,最顯眼的,還要屬站在華凌天前面的一個青年人。 那人一身白色長袍,腰間系著一條九股蛟龍帶,腳上穿著一雙騰龍飛鳳鞋,相貌年輕,風度翩翩,但鬢角卻有幾縷花白。

其身上的氣息微微波動,深如幽潭,十分渾厚。

感受著從此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廣場中的眾武者全都駭然不已,他們發現,此人站在他們面前,就像是一座高山擋在面前一般,巍峨磅礴,不可撼動。

「見過孤老前輩。」昊奇走上前去,一臉恭敬模樣地躬身行禮道。

「不必多禮。」孤天涯點了點頭。

「他就是孤天涯前輩?果然,好渾厚的氣勢。」

「是啊,我也感覺到了。在他老人家的面前,我們這點實力,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

「孤老前輩,果然強大!」

眾武者無不是低聲議論著,而孤天涯向著眾人友好地點了點頭,隨後才望向洛飛,沉聲質言道:「你就是洛飛?」

「不錯,我就是洛飛。」洛飛點了點頭。

「聽聞你突破到了玄宗境,這本是一件可喜可賀之事,老夫也曾想派遣門下弟子來給你道賀,可是,老夫又聞,你要在今日公開傳授修鍊經驗。你可知道,你這麼魯莽行事,會誤導大家,害人害己?」目光微微一沉,孤天涯聲色俱厲地接著說道:「像你這般狂妄的小輩,老夫真是羞於與你為伍。」

言罷,孤天涯一拂長袖,將頭轉了開去。

彷彿多看洛飛一眼,都是對他自己的一種貶低,索性,懶得去看。

洛飛淺淺一笑,對方的意圖已經明顯了。

現在的萬流宗如日中天,光芒完全掩蓋了七國聯盟各大宗門,而且也讓得更多的武者加入萬流宗,這讓華岳宗坐不住了。而這孤天涯,分明剛突破到玄宗境不久,身上的氣勢雖然恢弘強盛,但卻隱隱有著一絲不穩定,根本不是什麼十年前就已經突破的。

不過,其身上應該是有某種寶物,遮掩住了那絲不穩定。

但可惜,根本逃不過洛飛的察覺。

而華岳宗的人今日前來,顯然是想將那些武者拉向華岳宗。

畢竟,多一個實力強大的武者,對於一個宗門的未來和發展,絕對是有著極大的好處。

更何況,還要面對北棺之亂?

強者越多,宗門在北棺之亂中傳承下去的機會就越大。

「不知要怎樣,孤老前輩才會不覺得,羞於與我為伍呢?」洛飛也不揭穿對方,只是平靜地問道。

孤天涯完全無視了洛飛的話,反而望向廣場中的眾武者,「老夫耗費苦心十載,近日終有所得,於是決定,半月之後,於本宗公開傳授修鍊經驗。這些經驗,是老夫多年來潛心研究,感悟所得。而且,為了讓大家各自所得皆為有益,老夫更是制定了不同的傳授方案,局時,都會一一講解給大家,相信定能讓大家滿意而歸。」

「孤老前輩大善之舉,我等一定前往。」

「對,能得到孤老前輩的傳授,我等三生有幸。」

「我也去。」

「還有我。」

「我,我也去……」

一時間,不少武者紛紛響應。

孤天涯微笑著點了點頭,十分滿意的樣子。

而萬流宗眾人,則是氣得面色鐵青。

不過,連洛飛都沒有發話,他們也不敢多言,只是,心頭那口氣卻是憋得慌。

「原來如此。」洛飛微微一笑,「孤老前輩願意傳授大家修鍊經驗,這對大家確實是一件好事。這樣吧,大家今日先在這裡聽我傳授,半個月之後再前往華岳宗,聽候孤老前輩教誨,如此,也許能獲得更大的好處。」

「洛飛太上長老所言甚是有理啊。」

「不錯,兩邊聆聽教誨,總有一邊是適合我們的。」

「對,這可是一個好辦法啊。」

「……」

下方的那些武者,又有不少人開始議論起來。

「諸位,貪多嚼不爛,這可是武道上的大忌。」孤天涯將目光轉向洛飛,一副質問的模樣,「洛飛,這麼簡單的道理,難道你不懂嗎?若是你不知,證明你悟道尚淺,沒有資格傳授什麼修鍊經驗;若是你知道,卻又故意提出剛才的辦法,簡直是居心叵測,害人害己。難道,這便是你萬流宗想看到的結果嗎?」

洛飛不禁淡然一笑,這孤天涯,未免太過咄咄逼人了吧?

難道就為了一己私利,非得打自己的臉不可?

「若是孤老前輩覺得我此舉不妥,那我今日便退下去,將此地留給孤老前輩,由前輩你來講課,如何?」洛飛微微側了側身,讓出最中間的位置。

「不必了,老夫傳授修鍊經驗之事,自有安排。」孤天涯卻是根本不領情,「另外,老夫不日將前往九相門,懇請棋老前輩前往我華岳宗。若是相請成功,局時,相信以棋老前輩的實力,定然會為大家帶去更多的好處。」

「什麼?棋老前輩也要去華岳宗?」

「天吶,我還以為那昊奇之前所說是假的,沒想到,還真有一位棋老前輩?」

「若是九相門的棋老前輩也去了華岳宗,那可是天大的機遇啊。」

「既然如此,那我到時候一定得去。」

「嗯,我也去。至於萬流宗這裡,我想,我們還是離開吧。不然,真如孤老前輩所言,貪多嚼不爛,反而誤了半月之後的機遇,那可就損失巨大了。」

「對,我也準備離去。」

洛飛暗自搖了搖頭,果然,這些武者之中,心志不堅者,太多了。

這些不斷開口議論的人,都是一些牆頭草,兩邊倒之輩。

孤天涯目光環環一掃,豪邁地道:「諸位放心,你們回去之後,趁著這半月時間,好好靜心調息,將狀態調整到最佳,到時,才能獲得更好的效果。好了,老夫要說的話,就說到這裡了,至於那些客套虛言,不說也罷。」

隨後,孤天涯轉頭瞥了洛飛一眼,「洛飛,老夫奉勸你一句,做人要厚道,莫要害人害己。」

洛飛沒有說話,但心裡卻是已經升起了一抹微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