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1, 2021
48 Views

當他回憶出老者的身份時,笑著說:「你不是幾月前喜得木靈根孫子的李老爺嗎?」

Written by
banner

老者呵呵笑了起來,說道:「小哥的記性真好,正是老夫。」

「這……」韓冰指著冰刃,說道:「在下不記得跟李老爺有任何交情,當時還白吃了一頓。呵呵,韓冰怎能平白無故受你恩惠?」

「小哥,要不是你當日在場,我那孫子也不可能被內定為靈草園弟子。更何況你現在可是靈草園的紅人,以後,還需要你照拂的地方很多,就請收下老朽的這份心意!」李老闆眼中真誠,生怕韓冰看不上眼。

他方才也在心中再三思量過,就算沒有當日的巧合,只憑如今韓冰的身份,也值得巴結。雖然他還沒有正式成為司馬皇族之人,但是按照他目前的地位,成為皇族之人,也是遲早的事。

而這只是區區一把紫階武器,若能憑此博得這個少年的好感,也是萬分值得。

韓冰心中思量:這匕首跟自己挺有緣,比自己原本的那匕首好了數倍。有了它,同殉栗鯊拚鬥的話,勝算又多了一分。可是現在自己身無分文,要不收下此物,當欠李老爺一個人情?

想到此,他接過匕首,說道:「李老爺,韓冰定不會忘了今日之恩。」

李老闆一聽,喜上眉梢,雙手一禮:「小哥不必介懷,老夫在此預祝小哥更上一層樓!」

「哦,對了,老夫還可幫小哥直接附魂!」


韓冰臉上詫異,問道:「紫階靈寶,也可附魂?」

「是呀。一旦附魂,這寶貝對於旁人來講,就只是廢銅爛鐵。對於主人來講,就可以減少被偷搶的幾率。就算在戰鬥中破損,也可直接找武器師修復,節約時間和金錢。」


「李老闆是鑒定師?」韓冰忙問道。

「嗯,老朽不才,只是紫階鑒定師。不過對於紫階靈寶的附魂,老朽可是成功率百分之百哦!」李老闆臉上自信滿滿。

當下,韓冰立刻同意。

只見老者讓韓冰將自己的鮮血滴到冰刃上,然後閉著眸子,泛著紫色靈光的手距離冰刃一寸左右,口中念念有詞。

不一會兒,那鮮血就被冰刃完全吸收。

頓時,刀柄上出現了一個深深的烙印。

老者睜開眼,說道:「好了!」

韓冰望著刀柄上突然生出的變化,嘆道:「水靈根修士,真的強大!」

老者笑道:「小哥說笑了。 重生之金牌貴妻 ,木靈根才是最好的。而我們這些水靈根修士,卻只能做點小買賣,養家糊口!」

「李老爺你太謙虛了,光你這附魂術,就讓多少人艷羨不已!」

「對了,小哥,如果你為了試煉才出來採買的話,可以去南街的服裝店看看!」

韓冰一聽,搖了搖頭,說道:「不了,今日天色不早,還是先回靈草園。待以後有需要再去吧!」

走出武器店后,韓冰心中鬱悶萬分。

一個修士需要的開銷真不是小數目。光買了一點紫階救命的丹藥,就花了十萬金。

那些武器,防具,陣法,都近乎天文數字,沒有家族支持,光憑自己,還真的應付不過來。

看來,得想辦法找一條生財之道。

……

妖修,顧名思義就是擁有靈根,且機緣巧合,進入修妖界的妖獸。

在夢璃大陸上,有這樣的說法:一頭悟性很高的妖獸,經過四百年的靈氣蘊染,便可修鍊成玄妖;如果再有所奇遇,潛心修鍊四百年,便可突破到幻妖。

在夢璃大陸已知的妖獸中,記錄在案的是修鍊了一千六百年的靈妖。

玄妖的攻擊能力與靈童境修士相仿,但是它的防禦能力卻遠遠高於修靈之士。

如果只是一般的凡人遇之,必死無疑。就算是修靈之士,也害怕遇到成群結隊的妖修。

殉栗鯊,玄妖後期境界,以吃紫階靈草為生。

它為何偏偏喜歡蠶食紫階靈草?

據高人推測,想必這妖修同修靈之士一樣,都需要積累充足的靈氣,方可等待機遇突破。

雖說在此大陸,玄妖境的妖修種類繁多,但是,殉栗鯊卻是其中最獨特的一類。

此畜生攻擊兇猛,防禦能力強,就算是靈童境中期修士的全力一擊,也只能傷其表面。就算是靈士境修士,也不可能輕鬆滅殺此妖。

更重要的一點是,一百頭殉栗鯊中,居然就會有一頭能夠修鍊出幻妖才擁有的妖丹。 在夢璃大陸上,有一個神秘的組織:殺妖聯盟。

顧名思義,就是以獵殺妖獸為目的,而組建的聯盟組織。

此聯盟甚是隱秘, 情牽贖罪愛人 。光是它的分舵,就遍布了整個夢璃大陸的各個角落。

韓冰聽著身旁幾人的話語,大致對這個殺妖聯盟,有了些許了解。

殺妖聯盟里的人員,來自整個大陸各個不同的地方。而他們大多,互不相識。

進入聯盟之後,就可以接受不同的殺妖任務,獲得妖丹,換取報酬。

因每個修士都按照自己的修為境界或者戰鬥實力來接取任務,於是,聯盟會按照任務難度,靈活安排人員完成。

就像此次殉栗鯊妖丹任務,互不相識的七個年輕人,便按照聯盟指示,在雲草村集合,同行完成。

一直沉默的韓冰,突然問道:「這些妖丹,可不可以自己出售?」

帶頭的魁梧男子笑著說:「賣給誰?難道賣給藥店老闆?他也無法脫手呀。」

少女一聽,淡淡的說:「像我們這樣的初階修士,哪裡認識溫蘊大師。再說了,那些溫蘊大師每次購買妖丹,也是大批量採購。區區數十顆,那也是入不了眼。」

另一男子突然嘆了口氣。

「哎……溫蘊大師跟聯盟採購,一顆殉栗鯊的妖丹出價二十萬金。而我們從聯盟得到的報酬,只有十萬金。」

韓冰一聽,心中頓時生出大膽的想法:只要自己有人脈,就可組建一個相仿的組織,從中獲利?或者……可以倒賣靈草?

……

「哦,對了,還不知道友哪裡人士?」少女臉色緋紅,低著頭輕聲問道。

韓冰回過神,望著少女:「在下韓冰,傾城人!」

少女心中呢喃:哦,原來他叫韓冰。

只見她雙手一禮,羞澀的說:「在下文君,紫荊國人!」

帶頭男子抱了抱拳,:「在下劉回鍋,曼羅國人士!」

方才說話的男子,也接著說道:「在下流凌國楊慶!」

……

其餘幾人,紛紛自報家門。

楊慶饒有深意的瞄了一眼韓冰,然後自顧自話:「其實能夠進入殺妖聯盟,就相當於多了一條生財之道。」

眾人紛紛附和,點點頭。

「根據不同的任務,不僅可以獲得巨額的報酬。而且聯盟會根據不同的任務,發放靈寶陣法。對於我們這些普通修士,那可是天大的誘惑!」

「是呀!就拿這殉栗鯊妖丹任務來講,一顆殉栗鯊妖丹就可換得十萬金。但是如果幸運的話,能夠湊齊五十顆殉栗鯊妖丹,就可換得一顆清心丹。」

韓冰一聽,頓時吃驚:「清心丹?」

「嗯,能夠提升肉身品階的藍階丹藥!有了這丹藥,就可以節約很多時間,不用修鍊煉體術。」

「對於我們即將進入靈士境的修士來說,那可至關重要。」

劉回鍋聽著幾人的談話,也忍不住說了句:「節約下來的時間,就可以接更多的藍階任務,賺更多的錢。而且藍階妖丹的獲取,比這殉栗鯊妖丹容易很多!」

韓冰心中明白:幻妖都有妖丹,而這殉栗鯊妖丹的獲取,卻要靠運氣。也許,獵殺數百頭,也不可能碰到修為達到巔峰的殉栗鯊。

他覺得這些人走南闖北,正好可以多問問關於修靈界的事情,於是問道:「如此說來,你們除了修鍊境界和武技,就都在殺妖聯盟接任務?」

幾人點點頭。

「沒考慮過修鍊適合自己靈根的秘術?」

楊慶一聽,笑道:「你說的,是像你們修鍊的培養術一樣的秘術嗎?」

詛咒之龍

楊慶搖搖頭,無奈回道:「我們這些普通修士,根本就不可能修鍊這樣的秘術。」

劉回鍋眼中有著一絲遺憾,接著說:「不說能不能得到一本秘術,就算有,那也需要大量的金錢來支撐。聽說一個溫蘊師,想要跨過紫階進入藍階,就需要煉製數百顆乳靈丸,方能進階。光想想那數百顆的殉栗鯊妖丹,就不是一般人家能買得起的。」

「劉兄說的沒錯,我楊慶曾聽說,紫荊國修鍊此秘術的也不過數人而已。而他們身後,有整個紫荊國的扶持!」

韓冰一聽,背皮發麻:原來溫蘊師,竟然如此的少。難怪當日司馬文靜那丫頭,說乳靈丸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劉回鍋像想起了什麼,看向韓冰,好奇的問道:「聽說溫蘊師不用修鍊魂力和肉身,全部靠服用丹藥來提升。那你們靈草園的弟子,是否也如此?」

文君一聽,腦海浮現出那晚的情形,心中想到:他肯定也是丹藥流,不然怎麼能如此大批量的服用續靈丹,甚至比自己見過的溫蘊師都還可怕。

韓冰心中思量:如果真有提升靈根品階的丹藥,那麼魂體靈都可以靠服用丹藥來提升品階,節約很多的修鍊時間。

但是,魂力藥丸只是衝破桎梏,並不可代替心法。

這傳言,不實呀!

既然能靠服用丹藥,節約修鍊時間,那麼日後定當要結識高階煉丹師和溫蘊師才行……

劉回鍋望著茫然的韓冰,疑惑的問:「韓兄,難道不是?」

韓冰嘿嘿一笑。「這……我就不清楚了。」

劉回鍋撓了撓頭,笑著說:「我以為你們這樣的培養大師,只專研秘術,不用修鍊其他功法。」

少女一聽,眼中閃過一絲暗淡,「哪能如此簡單?各種秘術,對魂體靈都有嚴苛的條件,並不是想學就能學。就算是丹藥流,也沒有提升靈根品階的葯呀!」

眾人不解,紛紛停住腳步,望向少女。

她長嘆一口氣,說道:「哎……反正修鍊秘術,比修鍊武技功法更加嚴苛!」

說完,她滿眼惆悵,徑直而走。

韓冰望著她落寞的神情,暗暗猜測:難道,她的靈根品階太差,而沒有資格修鍊秘術?

其餘幾人並沒有看出少女失落的神情,一邊跟了上去,一邊繼續方才的話題。

楊慶問道:「韓兄,你提升肉身品階,是靠丹藥還是修鍊煉體術?」

韓冰嘿嘿一笑,回道:「哪來的錢,買那些昂貴的丹藥?」

「原來靈草園的弟子,並不都是有錢人家的子嗣!」楊慶眼中閃過一絲精光,「那韓兄可以進入我們殺妖聯盟,獲得各種珍稀丹藥!」

…… 突然,他們身旁的靈草,有被啃噬的現象。

劉回鍋立刻小聲說道:「注意點,殉栗鯊獸群應該就在附近!」

所有人立刻警惕的跟在了劉回鍋的身後,不再言語。

越往前走,靈草被糟蹋的情況越嚴重。


半個時辰之後,幾人頓覺眼前開闊:數里之地的靈草,被啃噬得精光。而在遠處,原本應該出現的靈草海洋,卻被黑壓壓的獸群所替代……

藍色的蒼穹,籠罩著整個大地。妖獸嘶吼,響徹天際。

充滿死亡氣息的靈草基地上,數百妖獸,圍著一個閃著青光的籠子,露出了它們猙獰的面孔。

韓冰數人,望著遠處黑壓壓的獸群,並沒有膽怯之意。反而,眼露精光,彷彿看到了數顆閃著溫潤白光的妖丹,垂涎欲滴。

劉回鍋思慮片刻,壓低嗓門,小聲說道:「我們得想辦法把妖獸引開,不然,只是送死!」

文君面露難色,輕聲回道:「今日去採買,整個雲草村都沒有續靈丹。」

「楊兄,你們呢?」劉回鍋立刻緊張的望著殺妖聯盟的幾人。

「我這裡也只有最後幾顆!」

「我身上只有兩顆了」

「我也只有三顆!」

……

「離這最近的隱風鎮,好像都沒有了續靈丹出售,真是個怪事。」小莫答道。

韓冰聽小莫之言,立刻推斷:靈草園弟子採買,差不多就把續靈丹搜刮一空。看來,他們比我們還要後來此地。

「這些畜生,對續靈丹最是敏感,沒有此丹,還不好引開他們!」劉回鍋面色凝重,皺著眉頭,望著那充滿著血腥味的妖獸群。

良久,他淡淡的說:「最少,也得每人有十來顆,才能搞定這些畜生。沒有此丹,我們很難將他們分開。」

韓冰一聽,微微一笑,說道:「出發之際,靈草園給我們每人發了五十顆!」

說完,他從納環中拿出四十二顆金色丹藥,分給了大家。

頓時,幾人看他的神情,有了一些改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