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8, 2020
94 Views

“哼,你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覺得我會上你的當嗎?”藍海辰冷聲回答說。 男性警察聽後眉頭一皺,心想這幫殺手果真不好騙,這種時候都這麼謹慎。

Written by
banner

“馬上就到3點了,我們要是現在不走,到時候你就能夠驗出我們的身份。

你覺得我會因爲追殺你而忘了這件事?”藍海辰冷笑一聲,裝作十分氣憤的說。

“別跟他廢話了,這裏的路這麼長,時間一到咱們就不好走了。”名偵探開口催促說。

“好,那咱們走!”藍海辰最後看了一眼車廂,與名偵探對視一眼快步離開了這裏。

男性警察見兩人已經離開,緊張的情緒終於放鬆下來。剛纔就差那麼一點點,他就會被這兩個殺手抓到!

“真是太大意了,沒想到他們居然可以看透我的計劃,還將計就計反將一軍。仔細想想那個林婉寧也是厲害,居然可以與他們周旋那麼長時間。”男性警察自言自語說。

就在這時男性警察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是女性警察的電話。

“喂,怎麼了?”男性警察接起電話問。

“你沒事吧,沒有被他們抓到吧?”女性警察問。

“方向沒有,我還沒這麼倒黴。”男性警察回答說。

“那就好,那就好。”女性警察鬆了口氣,又突然換了個語氣,“我告訴你啊,我發現了一件事,說不定能讓我們找出那些殺手的身份!”

“哦,什麼事?”男性警察忙問。

“就在剛纔,厲鬼出來的時候,所有人不都是往周圍跑嗎?但是我發現了一個傢伙,卻偏偏往集合地點那裏去了!”女性警察小心的說。

“是誰?”男性警察聽後問。這件事確實很蹊蹺,集合地點周圍全是那種大房間,兩個方向都有厲鬼。

這一點只要有些腦子的人都能意識到,所以輕易不會往那個方向跑。所以男性警察覺得,這個舉動確實很有問題。

“是姚東林,那個愛好有些不一樣的男的。”女性警察回答說。

是名偵探,名偵探居然被女性警察暗中盯上了!

“姚東林?”男性警察重複道。他想起了追殺自己的其中一個殺手,那傢伙過來的路線很有問題。

“仔細想想的話,如果經過集合地點,他確實就能快速到我那裏。”男性警察在心中回想了一下地圖,低聲開口說。

“那姚東林是不是就是殺手?”女性警察聽後忙問。

“有這個可能,我們可以試他一試。”男性警察回答說。

“你是說……驗人?”女性警察猜測。

“是的,正好姚東林也是嫌疑人之一,今晚可以驗一驗。”男性警察點頭說,然後又皺起眉頭,“不過嘛……”

“不過?”女性警察不解。

“不過這件事到底有沒有這麼簡單,還要再仔細想一想。”男性警察開口說,腦中產生了一個推測。

……………………

與此同時,藍海辰和名偵探走在陰暗的隧道里。

“你過來的時候,有沒有被別人看到?”藍海辰一邊走一邊開口問。

“我已經儘量讓別人注意我了,爲此嗓子都快喊啞了。”名偵探揉了揉嗓子回答。

“這麼說,你往集合地點去的事,很可能已經被那些警察知道了。”藍海辰點點頭,嘴角不由得露出一絲笑意。

“應該是的,這個計劃雖然有些危險,但一但成功,我們就能獲得難以想象的優勢。”名偵探也笑了笑。

“放心,就算你暴露了,我也有辦法保住你。只要計劃成功,我們就能在短時間內取得勝利,結束這一輪遊戲!”藍海辰拍了拍名偵探說。

“我對你放心,咱們一定會取勝的!”名偵探點頭說。

於是不一會兒,藍海辰這邊的四個人聚集到了一起。

“再過一會兒,警察就可以使用探查能力了。”藍海辰對周圍的江雨煙三人說,“如果一切順利的話,他們應該會來驗東林!”

“咱們故意讓東林露出破綻,就是爲了引那些警察過來。到時候咱們只要躲在旁邊看着,就能知道他們是怎麼驗人的。”江雨煙說。

“而且還可以順勢將他們抓住,看看他們到底是誰。”墨雅也說。

“不過問題是,咱們怎麼知道警察出現在哪裏?畢竟他們驗人一定會很隱祕。”名偵探問到。

“哈,這個其實不難。”藍海辰聽後笑道,“警察的傳送能力有一個特點,那就是會避開周圍的人,讓警察隱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這個特點在空間巨大的時候是一個優勢,因爲很難判斷警察會被傳送到哪裏。

但在地下區域這種小空間裏,這個特點卻反而成爲了劣勢!”

“怎麼說?”墨雅問。

“我們讓東林躲在一個周圍通道少一些的地方,咱們則分散在四周的空間裏。這樣傳送能力爲了避開咱們,能選擇的地方就很小了。”藍海辰解釋說。

“也就是說,咱們所有人配合起來,一定程度上就能決定他們傳送的位置!”江雨煙說。

“是的,在這種情況下,傳送能力反而會害了他們!”藍海辰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絲狡黠。

於是接下來,藍海辰將自己的計劃全盤說出,衆人將自己的任務記下,便分散開進行準備。

終於,時間到了凌晨3點,警察們的驗人能力解鎖了!

警察們聚在一起對視一眼,蘇傾寒從所有人的名牌中選出了名偵探的!

“記住我說的,這其中必定有鬼。所以一切小心,不能掉以輕心!”男性警察囑咐道。

“放心,我會小心的。”蘇傾寒點頭說。

於是蘇傾寒點開名偵探的名牌,下一秒,他出現在一間小房間裏。

蘇傾寒小心的探查周圍每一扇門,終於發現了名偵探。只見名偵探正藏在一間小房間裏,背對着蘇傾寒彎腰盯着牆上,似乎在看地圖。

蘇傾寒沒有急着動手,而是同樣看了看地圖。上面標記着這個房間所處的位置。

蘇傾寒微微一笑,將這個位置發給男性警察他們,然後又來到房門前,小心翼翼的看向名偵探。

“驗人開始!”蘇傾寒說罷站直了身子,也不見他掏出什麼東西,而是打開了房門,向名偵探走了過去! 房間裏的名偵探要已經注意到了蘇傾寒的存在,但他還是假裝不知道,一臉認真的看着眼前的地圖。

蘇傾寒微微一笑,慢慢走過去,輕輕拍了一下名偵探的肩膀。

“喂,幹嘛呢。”

“啊,你嚇死我了!”名偵探連忙回頭,一副被嚇到的樣子。但他心裏卻在思考,思考蘇傾寒爲什麼過來。

“很奇怪啊,他這樣還怎麼驗我?”名偵探心想,蘇傾寒的行爲不符合警察驗人的思路。

“說不定他們驗人的方式會比較奇怪,難怪這次法官要將這一點保密。”

“是你看的太認真了,都沒有注意到我進來。”這時蘇傾寒哈哈大笑,站到名偵探旁邊說。

“你走路一點聲音都沒有,我怎麼可能發現。”名偵探瞥了蘇傾寒一眼說,“你不是警察嘛,不是應該去跟殺手懟嗎?”

“我?都知道我是警察了,殺手怎麼可能會不注意,恐怕我一接近他們就會警惕起來的。”蘇傾寒搖搖頭,苦笑着靠着牆說。

“那你就在這瞎逛?”名偵探又問,小心注意着蘇傾寒的一舉一動。同時他打開手機裝作看時間,又不經意的按下發送鍵,將事先編輯好的信息發了出去。

“OK,通知完畢!”

“那我能幹什麼,我這樣子能力物品又不可能在我身上。”蘇傾寒聳聳肩說,然後突然看向名偵探的眼睛,“而且我剛纔說了,我一接近殺手就會警惕,眼睛就會不自覺的注意我的動作!”

“哦?”名偵探心中一凜,這話裏還有話呀。

“你現在警惕嗎?”蘇傾寒微微一笑,看着名偵探問道。

“哈,我警惕?”名偵探最一撇說。

“這個傢伙,怎麼還不驗人,就在這跟我說這些有的沒得的……”名偵探心中的疑惑更重了,這不符合常理。

“哈,我開玩笑的,看你緊張的!”蘇傾寒又哈哈大笑,使勁拍着名偵探的肩膀。

而後他又突然停下,壓低聲音看着名偵探說:

“話說,你不是殺手吧?”

“啊?怎麼可能,當然不是。”名偵探笑了一聲,有些尷尬的說,這蘇傾寒完全就是一副詢問的語氣啊。

“不是就好,不是就好。”蘇傾寒微微一笑,看了名偵探腳下一眼說,似乎注意到了什麼。

……………………

不久之前,藍海辰二人穿着黑袍悄悄進入一間房間,看向對面的鐵門。

那裏就是名偵探所在的地方,按照名偵探發來的消息,蘇傾寒現在已經過去了。

“走,咱們過去看看!”藍海辰率先走到鐵門前,悄悄將門打開看向裏面。

蘇傾寒正跟名偵探站在一起,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

藍海辰心中也很奇怪,蘇傾寒居然直接跟名偵探接觸了。不過沒有關係,藍海辰躲在暗處,仔細觀察一下就能知道蘇傾寒的驗人方式。

起碼藍海辰一開始是這麼認爲的。

但看到最後,就連藍海辰也不得不承認,他沒有發現蘇傾寒在驗人。

“好奇怪,這個傢伙怎麼會這樣?”藍海辰心下驚異,難道蘇傾寒這麼有把握,想逼問出名偵探的身份?

藍海辰正在思索,突然聽到背後一陣響動。他猛的轉過身去,發現左右兩個方向的門裏同時走出一個身披灰袍的人!

是警察!

這間房間本來就只有三扇門,此時兩扇已經被警察堵住,而最後一扇,正是通往名偵探那個房間。

但裏面還有蘇傾寒在!

同時這周圍的距離都不超過50米,藍海辰的厲鬼根本進不來。也就是說,他們被警察包圍了!

“沒想到吧,我們會在這裏。”男性警察看到藍海辰二人,冷笑着開口說,“你們以爲自己在這裏偷看沒有人發現,卻不知道這正中了我的計劃!”

藍海辰二人站起身來與男性警察他們對峙着,眉頭緊緊鎖着。

“怎麼,還沒有想明白?”男性警察見藍海辰不說話,又冷笑着開口,“你自以爲聰明的讓我們看到姚東林進入集合地點,爲的不就是讓我們去驗他的身份嗎?

然後你就可以趁機觀察,得知我們驗人的方法,真是打得好算盤。

可惜你低估了我們,而姚東林做的也不夠完美,這一切引起了我的懷疑。

從得知這個消息的那一刻起,我就在思索,這裏面到底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最後終於被我看破一切!”

“姚東林,這跟他有什麼關係?”藍海辰不承認名偵探是殺手,依舊不肯鬆口。

“哼,還在胡說八道! 旋風百草卷一:光之初(旋風少女)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都被我抓住了還死不承認!”男性警察不屑的說。

“我來這裏觀察蘇傾寒我承認,我中計讓你躲在我們後面偷襲,將我們逼入絕境我也承認!

但你居然覺得是我在操縱姚東林?看來你是瞎蒙這逮到我的,真是倒黴!”藍海辰看着男性警察說。

“少狡辯!你們實在是太自大了,居然選了這麼一個無法使用厲鬼的地方。這就註定了你們會失敗!”男性警察點頭說。

這時藍海辰他們的說話聲已經傳入蘇傾寒和名偵探耳中,蘇傾寒哈哈一笑,走到房門前又回頭看了名偵探一眼。

“好可惜啊,你們的計劃已經泡湯了,我們早已經看破了一切。想你們跟林婉寧鬥了這麼久,最後居然栽在這裏。”蘇傾寒笑着對名偵探說。

“哦,對了,我已經驗過你了,你是殺手,不要在裝了!”蘇傾寒又說,然後打開鐵門,進入了藍海辰他們所在的房間,並將門鎖上。

蘇傾寒一進入房間,情況瞬間變得更加糟糕。這樣藍海辰他們所有的路都被封死,而且人數上也不佔優勢。

“你去對付那個女的,我們倆先把那個傢伙幹掉!”男性警察對女性警察說,又看向藍海辰。

蘇傾寒身爲警察,身手本身就很強,再加上一個男性警察,即使是藍海辰壓力也很大。

而且女性警察的身手也不弱,江雨煙恐怕一時半會無法結束戰鬥。

情況空前不利,藍海辰他們似乎已經沒有翻盤的可能。

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藍海辰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當然不是! 藍海辰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這立刻就被男性警察捕捉到。

男性警察心中奇怪,難道這個殺手還有什麼後手不成?

“不可能,他們在現在這種情況下,已經不可能再有翻盤的可能。他這一定是在迷惑我,好讓我露出破綻!”男性警察心想。

“呀,你這是什麼表情,是在怕我有什麼後手嗎?”藍海辰突然笑起來,“你對自己的計劃這麼自信,難道還會擔心?在你的計劃裏,我應該已經沒有退路了纔是。”

藍海辰說一句,男性警察的臉色就難看一分。這個藍海辰表現的實在太反常,讓人不能不多想。

“不要讓他再說了,咱們一起上,看看他到底是誰!”女性警察突然指着藍海辰開口,她心中也十分不安。

“一起上?恐怕你們沒有這個機會了!”藍海辰說着對身邊的同伴打了一個手勢,對方立刻轉身,不知從哪裏突然掏出一把修長的狙擊槍,對準了蘇傾寒!

蘇傾寒等人都是一愣,還沒有從震驚中反應過來就聽得“碰”地一聲槍響。一發子彈直接穿透蘇傾寒的胸膛,在他身上打出一個血洞!

“啊!這是!”蘇傾寒後退數步靠在牆上,低頭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身上的傷口,“這……爲什麼……這不是……”

“啊,沒錯,這是狙擊手的能力,你被狙擊手殺死了!”藍海辰冷笑一聲,看着蘇傾寒說道。

“不、不可能!”蘇傾寒不相信這一切,但事實已經擺在眼前。

只聽得一聲撕心裂肺的叫聲從蘇傾寒嘴裏發出,下一秒,他的眼睛突然變得很奇怪,就像是被蒙上一層霜一樣。

“啊!鬼!厲鬼!到處都是!!!”蘇傾寒開始在房間裏不斷翻滾,同時恐懼的看着四周,似乎隨時會被厲鬼撕碎一般。

之後一團鬼火般的青色火焰突然從蘇傾寒體內生出,火焰很快蔓延到蘇傾寒全身,將他包裹住不住灼燒。

蘇傾寒的叫聲越來越淒厲,到最後已經不像是人類能夠發出的。

最後他終於停止了叫喊,躺在地上面朝上當場死亡。他的臉朝向男性警察,兩個早已沒有眼珠的眼眶死死盯着對方,似乎在訴說着自己的不甘。

“這是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男性警察不敢置信的看着蘇傾寒的屍體,身體不住顫抖着。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爲什麼會發生這種意外。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女性警察也全身發抖,恐懼的看着蘇傾寒的屍體。

蘇傾寒一死情況立刻發生了逆轉,原本警察的人數優勢已經蕩然無存。藍海辰的戰鬥力警察們都很清楚,原本蘇傾寒戰力不俗,加上男性警察還能跟藍海辰一戰。

但現在最強的戰力已經沒有,就憑他們二人恐怕加起來都不夠藍海辰打。

“很吃驚?覺得十分不可思議?要我說,自大的是你們纔對!”藍海辰冷笑着看着警察們說。

“你們覺得自己已經看破了我的計劃,卻不知從頭到尾都是我在算計你們!

姚東林進入集合地點根本就是個意外,可笑你們居然還以爲這是我故意設計的!”

藍海辰直到現在還在騙那些警察,但此時男性警察二人都處在極度震驚的狀態,對藍海辰的話深信不疑。

藍海辰說着一揮手,兩個身穿黑袍的人突然打開兩邊的門,出現在警察面前。

“你們看到了姚東林,我自然也看到了,所以我猜到你們一定會來驗他。但你們不會這麼輕易相信自己看到的,所以一定會埋伏在周圍,等着我們出現,好將我們一網打盡!”藍海辰冷冷的說。

他說的大都是實話,只是不承認名偵探的身份而已。

“可惜有一點你們從頭到尾都不清楚,那就是狙擊手已經站到我們這邊!你們以爲在進入地下區域之前,我爲什麼不殺人?你們以爲當時我是殺啥你們?

我的真正目的是聯繫狙擊手!這樣我就可以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刻給你們突然一擊,就像現在!”藍海辰說。

原來方纔一直在藍海辰身邊的根本不是江雨煙,而是墨雅。墨雅穿上黑袍子扮做殺手,警察們根本不會有任何懷疑。之後就非常簡單,只要在蘇傾寒進來後開槍殺人就行!

而江雨煙則一直在周圍警戒,等時候一到再進入房間,堵住警察們的去路。

至於最後一個黑袍人,其實是厲鬼。

“你們……居然聯合了狙擊手,一起來算計我們!”男性警察顫抖的看向墨雅,“爲什麼,爲什麼我們明明還沒敗,你卻要站到他們那邊!”

男性警察不理解,在他看來,狙擊手目前是不可能選邊站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