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0, 2021
113 Views

「還是兩名!」

Written by
banner

…………

聽到這裡,士兵群中,剛剛開始蔓延的懼意,總算是穩定了下來,不少人眼中更是露出了必勝與希望的目光。畢竟武王級的強者,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處於想象的邊緣了。

而兩名武王級強者的出馬,必定能夠將這些妖獸擊敗,他們對此毫不懷疑。

看到士兵們的情緒穩定了下來,那衛兵繼續大喊道:「而且,六皇子殿下還承諾了。此次擊退妖獸之後,在場所有的士兵官升一級,俸祿翻倍。」

「喔,太好了!」

瞬間,原本氣勢低落的城牆上,瞬間變成一片歡騰的海洋。

「都集中點注意力,守城要緊。」衛兵笑著吼了一聲,然後便下去了。

而此刻的前廳議事大廳之中,氣氛卻有些異常,六皇子姬滄皺著眉頭,坐在首座之上,一臉焦急之色。

林主事和幾位將軍分別坐在下側左右,也一個個的低頭不語。似乎遇到了什麼大麻煩。

片刻之後,當壓抑的氣氛幾乎要到一個爆點的時候,林主事終於開口了,他起身看了看周圍的將軍,最後將目光投到了上面的姬滄身上,道:「殿下,那兩位武王高手,還是沒有消息嗎?」

姬滄搖了搖頭,不耐煩的拍了拍扶手,道:「沒有消息!不知道怎麼搞的。」

姬滄旁邊,一名衛兵趕忙恭敬上前一步,快速說道:「報告林主事和各位將軍,殿下已經派人聯繫過了,但通訊的符篆完全失效,沒有回應。派出的第一批探查兵,現在還沒有回來。」

聞言,下面不禁又是一陣愁眉苦臉,若是沒有那兩位武王強者的相助,他們實在難以想象這次的戰鬥如何才有取勝的可能。

看著下面一陣哀嘆的模樣,姬滄心中,剛剛被林主事激起的熱火,此刻又快速的被死亡的恐懼壓了下來,臉上的神情越來越難看了。

最後,他猛然一拍扶手,道:「既然祁易和風殘不在了,那我絕對不能繼續留下去了,我要離開。」

「殿下!」

頓時,眾多將軍齊齊起身,有的怒目而視,有的面色低沉,有的則是一副討好的模樣,似乎想要讓姬滄帶著他離開。

眼看形勢再一次惡化,林主事輕輕咳嗽了一聲,站了起來,道:「殿下,各位,稍安勿躁,事情還沒有到那一步。」

「老林,祁易和風殘沒有回來。現在這種情況了,你還有什麼辦法嗎?」姬滄坐了下來,語氣算是緩和了一些,但臉上的恐懼和焦急卻是越來越顯了。

這位林主事也算是朝中大臣,在三十年前,也曾經是跟著當今明武大帝南征北伐的大將,只是後來年事已高之後,便退隱了下來,來到了漠城這處小地方,協助鎮守邊境。

老林雖然年紀大了,但一身的修為卻讓人不敢小覷,當年的他,可是中等武王級的強者。就算現在實力有所降低,但也絕對是此刻漠城內最值得信任的人了。

看著眾人期待的眼神,老林緩緩開口道:「請殿下不要著急,事情還沒有到最後的絕境。如果事情真的到了最後一步,到時候,我老林就算是豁出這條命,也絕對不會讓殿下你受到一點傷害的。」


有了老林的保證,姬滄也總算是稍微穩定了下來,略微沉吟之後,便向老林問道:「林老,那現在我們該如何是好。祁易和風殘他們聯繫不上,而且我們守衛的士兵也不算多,妖獸們可是快要攻過來了。」

老林略微沉吟,然後快速說道:「殿下,現在妖獸還未靠近。我們首先要做的便是組織防衛力量,同時要注意安撫民心。越是這種關鍵時刻,越是要讓民眾們安穩起來。否則的話,他們一亂,不用妖獸攻城,我們自己就完了。」

「好,好,那各位將軍就按照林老說的去辦吧。」姬滄趕忙說道。

老林朝各位使了個顏色,然後讓他們各自退了下去。

片刻之後,整個前廳議事大廳之內,便只剩下姬滄一人了。雖然剛才已經做出了決斷,但聽著遠方不斷傳來的獸吼,姬滄還是感到心底一陣陣的發寒。

思索了片刻,他突然站了起來,低聲自語道:「不行,不能全靠老林他們。要是他們失敗的話,我豈不也要喪生此地,那絕對不行。我也要先做些準備。」

說完之後,姬滄拍了拍手,然後召進了一名身材矮小的黑衣男子。低聲囑咐了些什麼,然後黑衣人便飛快的退了出去。

此刻的漠城之中,也飛快的忙碌了起來。士兵們紛紛按照要求,在各種奔走加強守衛。民眾們則是不斷的被聚集到一起,躲到了安全的地方。

隨著天色的逐漸發白,外面的森林之中,也是越發的熱鬧了起來。一波波的妖獸,不斷的奔襲狂走。紫焰狂獅原本的作戰計劃,卻也因為斑斕白虎的死亡,而受到了不少的影響。

因此,它不得不稍稍停止了攻勢,將疾風妖狼和閃電豹召了回來,重新商議妖兵們的分配和攻擊。

如此行動,倒是為漠城的守軍們爭取到了一些時間,也算是許辰無意間為漠城做出的貢獻吧。

卻說許辰和小鳳,當時被紫焰狂獅的紫焰灼燒的瞬間,就服用了化虛水,鑽入土地之中。二人動作不慢,但畢竟不是在水環境之中,他們滲透行進的速度還是受到了影響。

再加上紫焰狂獅那灼烈的紫焰,更是恐怖無比,隔著數十米的厚厚土層,竟然還是讓許辰和小鳳感到了一股股灼意。

不過好在許辰及時的為自己拍上了十多張寒冰符,利用寒冰之氣,總算是抵抗住了那股灼熱的氣息,讓自己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至於小鳳,她本是玄火之體,鳳凰血脈,面對隔了幾十米的灼熱氣息,還是能抵抗得了的。


二人潛入土地之後,也沒有浪費時間,然後一路從地底朝漠城處潛了過去。他要將妖獸們的情況趕緊告訴漠城的守軍,讓他們提前做好準備。

在土地之中潛行的速度畢竟不快,化虛水的功效很快就過去了。但許辰和小鳳鑽出地面的時候,二人距離漠城城牆還有數里的距離。而此刻,在林中最前線,已經有人類的士兵和妖獸們打了起來。

許辰略微觀察了一下,很快就發現,這些最前線的妖獸。竟然不是之前紫焰狂獅計劃中的閃電豹的隊伍,而是原本由斑斕白虎帶領的妖獸。

「怎麼回事?難道紫焰狂獅臨時改變了主意。」許辰心中疑惑,但現在卻不是考慮這些問題的時候,他趕忙隱藏身形,和小鳳一起繞過此處戰場,迅速朝漠城處狂奔而去。

一路之上,雖然各處不斷發生的戰鬥有許多,但總體而言,妖獸和人類還沒有正式開始大規模的戰鬥。

終於,許辰和小鳳趕到了漠城城牆下面,許辰還沒有靠近,城牆上面遠遠的便傳來了喊話聲:「前方何人,趕緊止步。否則的話,格殺勿論。」

許辰聞言,連忙大聲喊道:「我是人類,我有重要的情報要報告給你們城主,還請趕緊前往通報。」

城牆上的士兵略微猶豫之後,隨後便飛快的下去報告情況了。

大約數分鐘之後,一名身穿盔甲的被士兵們成為黃將軍的男子出現了,他居高臨下,警惕的看著許辰,大聲喝道:「你是什麼人,有什麼情報要報告!」

許辰連忙大喊道:「我原本是在林中探險的冒險者,無意間碰到妖獸們聚集。 快穿失敗以後 ,協助城主大人守城。」

「你是冒險者?」這位黃將軍顯然還是有些懷疑,「你到底有什麼情報,現在直接說出來。」

雖然進去和對方詳談商討一番,無疑是更好的選擇。但現在的他,卻沒有這樣的機會了。但有關情報,卻也不能隨意的便這樣說出來。

畢竟許辰不能保證,城內沒有妖獸們的叛徒。就算沒有,直接在眾人面前,將妖獸大軍的情況說出來,無疑對士氣也是一個巨大的影響。

考慮到這點,許辰腦海中神魂一動,快速拿出一張小小的符紙,然後用神魂將自己得知的情報全都留在了上面,然後朝那名黃將軍道:「將軍,這裡是我的情報。將軍只需找人用神魂讀取便可。」 隨後,許辰手臂輕輕一揚,便將手中那抹小小的符紙激射而出,直接飛到了城牆上方。

這一手是利用符師繪符的手法,將信息快速匯入符紙之中。由於根本不用其他的藥材和材料,控制起來倒是頗為方便,也成了不少符師們傳遞信息的通用方法。

黃將軍接過那枚小小的符紙,略微打量了一番,很快就認出這小東西竟然是一枚符紙。頓時心中一驚,卻沒想到下面這個年輕的冒險者竟然是一名符師。

雖然心中還是半信半疑,但黃將軍沒有過多的猶豫,拿著那枚小小的符紙,飛快的便沖了下去。

而此刻,在下面的許辰也沒有閑著。雖然漠城城衛隊已經提前做了些準備,但是一些在城外居住的遊民和獵人,還是有足足數十人沒有及時趕在城門開啟前進入,現在正聚集在城牆外,奮力的抵抗著周圍零星的妖獸,不斷的朝城牆上呼喊,想要入城。

但是如此情況下,城門不可能為他們打開。眾多遊民和獵人,也只能在不斷的哀求聲中,被零星的妖獸撕碎。

總裁的7日戀人 ,許辰見狀,自然是不會坐視不管。他喊了一聲小鳳,然後身形便化作一道殘影,飛快的衝進了距離城牆不遠處的那一片片遊民聚集的位置,手中的唐刀翻飛,映射出無數的刀光劍影。

刀光泛著清冷的白光,在黎明剛剛升起的朝陽的照射之下,化作死神奪命的鐮刀,不斷的收割著那些零星妖獸的性命。

這些在獵人面前強大無比的一階妖兵、二階妖師,到了許辰手中,簡直是一刀一個,毫無抵抗之力。更為恐怖的是,許辰不僅刀光凌厲,在身體周圍,那一個個神出鬼沒的十字鏢,也是十分駭然,不斷地在樹叢中鑽來鑽去,準確的集中妖獸的眼睛、耳朵、後腦等薄弱的要害位置。

至於小鳳,更是恐怖。面對這些游兵散將的弱小妖獸,她根本沒有放在眼中,翅膀輕輕一扇,將它們聚集在一起,然後口中玄火噴涌,頓時將這些妖獸直接焚燒成一堆堆的灰燼,殺妖獸的效率,比許辰還要厲害。

而此刻,城牆之上,看著下面肆意殺戮的人影,簡直要看呆了。它們眼中恐怖無比的妖獸,在下面兩道身影的手中,簡直就像玩具一般,讓人肆意蹂躪。

這不過短短數分鐘功夫,那兩道殘影殺死的妖獸就足足有三四十隻了。

因此,但那位黃將軍面色匆匆的再次趕到城牆上方的時候,他看到的是下面一趟趟的妖獸鮮血和灰燼,以及城牆上面,幾乎看呆了的士兵們。

「都打起精神來。」黃將軍吼了一嗓子,然後朝許辰喊道,「這位小兄弟,我們大人想請您進來一談。」

許辰點了點頭,然後似乎想到了什麼,指了指下面那些獵戶和遊民,喊道:「黃將軍,我進去談可以。但我希望能讓他們也一起進去。」

這麼一說,黃將軍卻是有些為難了。他原本的意思是利用吊籃將許辰單獨一人弄進來。但是現在多了這麼多遊民和獵戶,事情就變得有些複雜了。他看著下面的許辰,道:「這些小兄弟,這件事恐怕有些困難。現在這種情況下,城門不能輕易打開,要是被妖獸伏擊的話,我們就沒有任何的機會了。」

此話一出,下面的遊民和獵戶頓時嚷了起來,哭泣的、大罵的、哀求的,哭喊聲連成了一片。看得城牆上面的不少士兵也是面色嚴肅,眼帘微垂。

但是他們也沒有辦法,不是他們不想救這些民眾。而是這種戰爭情況下,必須顧全大局,不能為了這幾十條的人命,而拿漠城數十萬百姓的性命來冒險。

許辰很快便想到了黃將軍他們的難處,沉吟片刻之後,快速道:「黃將軍請放心,我在最後守著,絕對不會讓妖獸的偷襲成功的。否則的話,要丟下這些民眾,我獨自一人進去,我實在做不到。」

總裁霸寵嬌妻 ,黃將軍猶豫了一下,然後果斷的做出了決定,飛快的點了點頭,吼道:「守軍注意,開城門。」

轟隆隆的聲響頓時響起,寬厚的城門緩緩打開,城牆上下,氣氛也一點一滴的緊張起來。許辰提著唐刀,神魂凝聚,目光死死的盯著周圍的草叢和密林,預防著其中的偷襲。

城牆打開一條縫,並逐漸越來越大,但縫隙逐漸能夠容納一人進入的時候,遊民和獵戶們頓時一擁而上,紛紛朝城牆裡面涌了過去。

而就在此刻,城牆周圍數百米處的草叢之中,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響突然響起。

「呼呼呼!」

「轟轟轟!」

數百隻妖獸,瞬間瘋狂的涌了出來,而且幾乎全都是細眼野貓、暗風狼等這些敏捷形的妖獸。

「這些是,閃電豹的手下。」許辰心中一驚,此刻算是明白了。為何剛才看到戰鬥的是斑斕白虎的妖兵。

看來是由於黎明前突襲計劃的失敗,再加上斑斕白虎的死亡,讓紫焰狂獅將計劃改變,讓斑斕白虎的妖兵進行正面對抗。而然閃電豹的妖兵隱藏起來,準備偷襲。

不過,現在卻不是思考這些的事情。看著蜂擁而至的妖兵,許辰心中猛然一驚,城牆上的人也是瞬間緊張起來,黃將軍趕忙喊道:「關城門。」

「不要關,我不會讓這些妖獸攻進去的。」許辰大喝一聲,讓遊民和獵戶們加快速度。

然後厲喝一聲,手中唐刀在身邊劃出一道白光,飛快的朝妖獸們沖了過去。

這些妖獸們雖然速度都頗為不俗,但在許辰這種奇葩的中等武師面前,卻還是根本不夠看。

只見眨眼之間,許辰手中的唐刀,便迎面帶走了兩隻妖獸的頭顱。同時,他身邊的十字鏢再次狂舞起來,這次的速度較之剛才,更為恐怖。

十字鏢在空中快速舞動,交織成一張黑色的大網,凡是被這大網碰到的妖獸,瞬間就被十字鏢劃開,變成一具血淋淋的屍體。

許辰速度奇快,轉眼之間,就已經斬殺了一二十隻妖獸。但足足上百隻的妖獸同時攻擊,光靠許辰一人,卻還是抵擋不過來。

眼看不少妖獸越過了許辰,朝城門處沖了過去。城牆上面的黃將軍,心臟幾乎都要從嗓子眼中跳出來了。

而就在此時,空中傳來一陣清吟,小鳳俯衝了下來,雙翅扇動,頓時捲起一陣狂風。然後雙翅舞動,一股股氣息從她身上升騰而起,在空中化為一隻巨大的火焰巨鳥。

火鳳翔天。


「轟!」

巨大的火鳳帶著恐怖的熱量,瞬間就席捲了剛剛衝過來的妖獸。這可是讓祁易和風殘兩名武王級強者都感到有些恐怖的火焰。對於這些一二階的妖獸而言,簡直算是死亡的代名詞,只要是稍稍碰到,就會化為一片灰燼。

短短數十秒鐘內,小鳳這一下,就消滅了不下三十隻妖獸,效率實在是太過恐怖,看得城牆上的黃將軍也是瞠目結舌。

「吼!」

但就在此時,草叢之中,猛然傳來一聲巨吼。許辰只感到眼前閃過一道黑影,緊接著便看到一隻高達十多米的巨猿出現在自己面前,巨猿全身毛髮漆黑,雙臂頎長,但一對碩大的眼睛之中,卻含著一層紫色的光芒,看起來令人心寒不已。

「三階妖將,紫睛長臂猿!」

城牆上,包括黃將軍在內的眾多士兵齊齊呼了出來,眼中露出驚駭之色。黃將軍也先是一愣,隨即大喊道:「關城門,快關城門。」

紫睛長臂猿,這種妖獸,就算是他黃將軍,也自感不敵。若是被它闖入城中,那後果絕對是難以想象的。

而此刻,許辰聽到這聲音,扭頭一看,卻發現還有十幾名遊民和獵戶沒有來得及進去。而此刻,城門卻是一點一滴的開始關了起來。

許辰頓時心中一急,大喝道:「人還沒有進去,不要關城門。」

黃將軍此時哪裡顧得了那麼多,大喊道:「小兄弟,你快逃。紫睛長臂猿,不是你能對付得了的。」

許辰此刻沒有時間解釋,反手將手中的唐刀一丟,頓時劃出一道寒光,插入厚厚的城牆之中,將緩緩關閉的城門卡了起來。

城門關閉的力量雖然巨大,但這唐刀卻是從聖皇武府九曲山道上得來的,品質自然不俗,一時間,竟然硬生生的將城門卡主了,給眾多遊民及獵戶爭取了時間。

「小兄弟,你——」城牆上,看到這一幕的黃將軍,不禁又氣又急,喊了出來。

而此刻,對面的紫睛長臂猿已經呼嘯著朝許辰撲了過來。

許辰卻是不躲,看著這眼前的巨獸,露出一抹笑意,嘴唇微動,低聲自語道:「沒想到又碰到你這妖獸,不過這次,我可要讓你知道我的厲害。」

當時許辰還在烈風城的時候,妖獸襲城。一頭受傷的紫睛長臂猿,就差點讓整個烈風城的高手全軍覆滅。

但是現在,面對這個完好的紫睛長臂猿,許辰卻是毫無懼意。他用神魂和小鳳交流了一下,讓小鳳將其他妖獸守住。而他則是筆直衝向了眼前這個巨大的妖獸。

紫睛長臂猿看到眼前這個小小的人類竟然不避不讓,徑直朝自己衝來。頓時大怒,眼中的紫色光芒為之一閃,雙臂捶地,怒吼一聲,然後「轟隆隆」的踏著步子就對著許辰迎了上去。 「嗷嗚!」

震天徹底的嘶吼聲伴隨著轟隆隆的腳步聲,幾乎讓整個漠城都為之顫抖起來。城牆上,一些年輕的士兵,此刻已經被這種景象震撼得雙腿癱軟,無力的跌坐在地上,兵器掉落在城牆上,叮咚作響。

而此刻,在紫睛長臂猿前,小小的許辰,速度卻是越來越快,整個人化作一道殘影,飛快的朝紫睛長臂猿沖了過去。

而隨著許辰的動作,城牆上的人們能夠發現,那道小小的黑影頂端,一抹淡淡的紅色開始顯現。

隨著許辰的越來越近,頂端的紅色也越來越亮。最後時刻,黃將軍他們驚訝的發現,許辰身前的紅點,竟然是一朵小小的火焰。

此刻,紫睛長臂猿也嘶吼著到了許辰面前,巨大的手掌宛若巨石一般落下來,濃烈的壓迫氣息,幾乎要將許辰籠罩進去。

一些膽小的士兵,此刻已經是捂住眼睛,根本不敢看了。

但此時,下面的許辰卻是一臉鎮定,淡淡的看著紫睛長臂猿,輕輕將指尖那一朵火焰彈了出去。

小小的火焰,快速飄蕩到了紫睛長臂猿身前。長臂猿似乎也隱隱察覺到這火焰的不同尋常,在拍向許辰的同時,激發一層厚厚的元氣,防護在了身前。

但讓它,也讓城牆上的眾人沒有想到的是。那朵小小的火焰,在觸碰到元氣的瞬間,就將其穿透而過,根本沒有任何的阻隔。

隨後,花朵沾染到紫睛長臂猿厚厚的毛髮之上。但很快,它的身體便被那小小的火焰腐蝕,一個細小但卻顯眼的紅色洞穴,開始在紫睛長臂猿碩大的身軀飛快的深入起來。

紫睛長臂猿頓時發出一聲聲凄慘的痛呼,瘋狂的扭動著身軀,用手指摳著那處細小的空洞。

但卻沒有任何的效果,反而是手指觸碰到那火紅的邊緣,將手指也灼燒了起來。

「嗷嗷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