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0, 2021
79 Views

「小裂!」葉澤濤幾步衝到了小裂身前,那小傢伙卻還在吃著丹藥,沒有理會葉澤濤。

Written by
banner

楊冉哈哈大笑道:「現在木已成舟了,你說什麼都沒用了,現在,這個小傢伙就是屬於我的了!小裂,這個名字不錯,去,把這個傢伙給我收拾了!」

可誰知道,小裂吞吃完了丹藥以後,馬上搖著尾巴到了葉澤濤面前,眨著大眼睛看著葉澤濤,拿腦袋去摩擦葉澤濤的腿,討好葉澤濤。

「這,這……這怎麼可能?」楊冉頓時傻眼了,明明契約光環已經閃現了,而且把控制的咒語全部念完了,小裂按照道理說應該是已經跟自己建立起契約的關係了,怎麼會不聽自己的指揮呢?

小裂笑道:「哥,那個傻掰還以為能夠控制我呢,他哪裡知道我的皮肉是根本不受那種光環的滲透的?吃了他幾粒丹藥,還以為就能控制我了,你說他傻不傻啊?」

啪!

葉澤濤狠狠一巴掌甩在了小裂的屁股上:「你個小兔崽子,你知道剛才我有多擔心么?嚇得我差點心都跳出來了!」

啪!又是一巴掌甩到小裂的屁股上,葉澤濤凶神惡煞一般說道:「你還敢不敢吃別人的東西了?說!還敢不敢了?」

「哇——」小裂連挨了兩下,倒在地上就開始打滾哭:「哇,哥,你還真捨得打我啊!我不活了,你打死我吧!」

「還敢嘴硬!」葉澤濤看準了對著小裂又是一巴掌:「你以為今天你躲得過去,明天還會有這麼好的運氣么?這是因為對方實力不行才會這樣的。要是碰上了有超強實力的,你一輩子都得給人當奴隸。說!還敢不敢吃別人的東西了!」

葉澤濤越說越氣,手上也毫不留情,啪啪啪就是一頓猛揍!這可不是葉澤濤心狠,而是實實在在的經驗之談。

越是高級的馴獸師,表現就越會低調,因為馴獸師知道,妖獸對於危險的感知比人類不知道強多少倍。尤其是異常兇猛的妖獸,對於危險的預判就更是強烈。

楊冉很顯然水平不是超高的,要是超高的馴獸師,會把自己的實力隱藏到最低,讓超凶的妖獸放鬆警惕,然後再馴服妖獸。(未完待續~^~) 小裂固然是超猛無比,但在險惡的人心面前,再強的實力也要被算計到。今天的毆打,就是讓小裂記住,烈酒最香,毒花最美,往往在甜蜜的誘餌之下,就是萬劫不復的陷阱。

能僥倖憑仗身體躲過一回,但第二回面對同樣的事情,就不會再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嗷嗷嗷……

小裂想要通過自己的哀嚎來換取葉澤濤的停手,可葉澤濤根本不為所動,就是不停手,語氣越來越嚴厲,手上的力道也越來越大。

大哥不是那麼好當的,哪怕是小裂由此記恨自己,也要讓小裂記住這個教訓,有時候,東西是不能隨便亂吃的!

終於,小裂妥協了:「哥,我錯了……嗚嗚……我再也不敢了……嗚嗚……我再也不隨便吃別人東西了。哥,嗚嗚,你別打了,嗚嗚……」

葉澤濤其實比小裂還要難受,打在小裂的身上,卻是疼在他的心裡,就差那麼一點,葉澤濤幾乎要停下手來,面對這樣的萌娃,葉澤濤真的捨不得打。

聽小裂認錯了,葉澤濤趕緊停下手來,有心要把小裂抱起來,但還不得不狠心說道:「小裂,如果知道疼的話,下回給我記住了,不能隨便吃人家給的東西,尤其是面對面的敵人!別哭了!難道就疼成那樣了么?」

小裂把小屁股往葉澤濤眼前一撅道:「哥,你看看,屁屁都腫了,能不疼么?」

這句話一出。差點把葉澤濤都給逗樂了,但絕不能在小裂面前表現出來,葉澤濤趕緊把臉一轉說道;「知道疼就好!這就是教訓!如果下回還敢犯這樣的錯誤,我就把你的嘴縫起來。讓你什麼都吃不了,知道么?」

小裂委屈點點頭,小聲說道:「知道了。」

這一番表現,讓楊冉徹底驚呆了。那個小裂自己無法控制,就說明是超巨類的凶獸,可是這個小傢伙居然被葉澤濤給揍得滿地打滾,如此說來,葉澤濤該是多麼恐怖對存在啊!

想到這裡,楊冉汗如雨下,看著葉澤濤,眼神里充滿了恐懼的神情。

小裂一抬眼。掃到了楊冉,頓時這氣就不打一處來,跑到了楊冉的面前,大聲喝道:「都是因為你!要不是你,我能挨打么?你說,這筆賬該怎麼算?」

形勢立轉!

剛才楊冉還覺得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轉眼間就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小裂。咱不是沒有造成什麼傷害么?你看看這事鬧的,你也吃了我不少丹藥,咱們就算……」楊冉知道,跟這樣的超級凶獸打交道,最好是態度極其端正,不然,沒你好果子吃。楊冉是夠語氣好的了,可小裂一嗓子打斷了楊冉。

「沒造成什麼傷害?」小裂把屁股一撅說道:「你看看,這都腫了,還不是嚴重的傷害么?就沖著我的屁股。把你吃掉也不解恨!」

這句話把楊冉嚇得差點跌坐到地上:「小。小……小神獸,我的肉不好吃啊,而且,吃我也沒用呀。您看看。留我一條性命,我還興許能為您做點事情呢。」

小裂狡黠轉著眼睛。忽然嘿嘿笑道:「這可是你說的啊,你不是想為我做點事情么?那就是說,你認我做老大了?」

楊冉陡然間覺得,要是答應了小裂,恐怕自己會陷入到一個身不由己的境地中。可是,在這樣的局面下,又能有什麼選擇呢?

「既然你不說話,那就是默認了!好,以後我就是你的老大了,以後誰欺負你,就報哥的字型大小,我罩著你!不過,老大這麼罩著你,你是不是該交點保護費啊?」

楊冉聽得眼珠子差點掉下來,小裂的模樣太好笑了,眼睛邊上還有淚花沒幹,就這樣耀武揚威當老大,怎麼看怎麼好笑。

可楊冉卻是半點也不敢把這股笑意表現出來,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小裂的本事,那可是分分鐘乾死你,那是會出人命的啊。

「交,交,交!跟了老大交保護費是天經地義的,老大,不知道您想要什麼,我怕我不明白您的心思,怠慢了你啊。」楊冉知道,在小裂的面前,沒有自己討價還價的餘地,還是老實一點比較好。

「嗯,剛才給我吃的那東西就不錯,再給我弄個一千粒兩千粒嘗嘗,就算是你的保護費了。」小裂歪著腦袋笑道。

「什麼?一千粒兩千粒!老大,那東西可不是大白菜啊,我費心了心血,十幾年才攢了不到十幾粒,全讓您吃了,一千粒兩千粒,打死我也弄不出來啊。」楊冉差點就哭出來了,本以為小裂饒了一命還高興呢,這下可好,比要命還狠啊。

「什麼?這點事情都做不好,是不是對老大強烈不滿啊?好哇,還沒怎麼樣,就想著對老大交代的事情推三阻四,你這是欺師滅祖啊!」小裂瞪圓了眼睛,圓彪彪盯著楊冉,小舌頭令人不安開始舔嘴唇了。

「老大老大老大,沒沒沒,我絕對沒有對老大不滿,更不會強烈不滿,老大,關鍵是您不知道煉製丹藥有多困難,那麼多的丹藥,我實在是煉製不出來啊。」

看著小裂不相信的神色,楊冉賭咒發誓,自己一定會盡自己的最大努力滿足老大的要求,至於數量么,請求寬限一些。

「嘿嘿嘿,剛才讓我哥揍了一頓,總得長點心眼啊,數量可以商量,但你要是在丹藥中給我下點別的葯,那我豈不是自討苦吃么?」說著,小裂意味深長看了楊冉一眼。

「老大,您就別開玩笑了,借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那樣做啊。老大,求您了,別再嚇唬我了好么?我可是受不了啊。」楊冉腿一軟,竟然跪倒在地,要知道,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什麼尊嚴什麼顏面全都是浮雲。

「嘿嘿,我倒是有個好辦法,不知道你接不接受?」小裂眼中透露出了一股狡猾的笑意。


楊冉的心頓時從懸到嗓子眼上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他知道,小裂的好辦法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可到了這個時候,楊冉是絕對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看到楊冉無奈點頭,小裂笑道:「很好,你能接受就證明從心底了認可了我這個老大。我是這樣想的,我給你找幾個監工,省得你算計我。這些妖獸都是你利用契約控制的吧?好,你把契約改一下,服從他們的命令,這樣我就能夠監督你了。」

這話讓楊冉頓時癱軟在地,鬧了半天,這個小傢伙居然打的是這個主意!從前控制那些妖獸的時候,自己可沒少虐待它們,這要是按照小裂的要求做了,自己可就是生不如死了。

葉澤濤看著這一切,感覺又好氣又好笑,不過,在最後的處理上,葉澤濤還是傾向於小裂的做法的。

既然控制了妖獸為非作歹,就要有被反攻倒算的覺悟。有時候看天道報應,真是毫釐不爽啊。

葉澤濤知道,一味強壓楊冉,未必就能夠讓他這樣去做,在這一方面,小裂還是有點嫩。

想到這裡,葉澤濤上前笑道:「楊冉,你最好還是按照小裂的話去做吧。我雖然不懂馴獸,但我知道,你們之間是建立起精神聯繫的。你知道索塔吧?他現在已經是我的人了,你是想按照小裂的話去做呢?還是要我把你送到索塔哪裡呢?」

「我做,我做!」楊冉頓時崩潰了,葉澤濤的方法可是最毒辣的,索塔是什麼人楊冉是知道的,到時候通過血祭台變成了血魂,一樣要聽索塔的擺布,到那時候再把契約改了,妖獸一樣會找他報復,只要索塔不管,那自己一樣要受永無止境的折磨。

與其那樣,還不如自己保留人身自在呢。


在小裂的監督下,楊冉跟所有帶來的妖獸意義重新訂立了契約,只不過雙方的關係由主僕變成了仆主關係。

小裂雄赳赳在妖獸面前一轉,大模廝樣說道;「從此以後,你們就可以欺負這個欺負過你們的傢伙了。不過,他也是我的小弟,千萬可別給弄死了,還有一樣,得給我保護好他,不然,我的丹藥就沒有著落了,我可是會找你們算賬的喲。」

所有的妖獸全部戰戰慄栗聽著小裂訓話,開玩笑,乾靈裂天獸,上古的超凶!哪個妖獸敢不聽話?

葉澤濤對於這個特喜歡黑社會背景的小傢伙又愛又氣,不過,這小傢伙可是根據自己的記憶而衍生出它的思想的。葉澤濤腦海里是建立帝國的偉業思想,可到了小裂那裡,經過它的吸收加工,就成了黑社會這一套了。

對於楊冉,到今天這一步也是他咎由自取,可葉澤濤還有事情要做,少不得要向楊冉打探些情況。

「楊冉,你也別太灰心了。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能協助我完成,那我就讓小裂再把你和妖獸之間的契約給改成平等關係,你看怎麼樣?」

聽了葉澤濤這話,楊冉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一個稻草一般:「大人,只要您能夠做到說的那樣,您讓我幹什麼我都干!」(未完待續~^~) 葉澤濤頗有意味問道:「怎麼,什麼都能幹么?」

楊冉稍稍呆了一下,咬牙道:「你是不是想對付紅月那個老妖婆?我幹了!這老妖婆把我們弄得這麼慘,誰的心裡不是滿肚子仇恨?大人,我願意跟您一起對付那個老妖婆!」

葉澤濤拍拍楊冉的肩膀說道:「你所說的老妖婆,勢力非常之大,我們憑什麼跟她斗?難道就憑著索塔還有你,加上你的手下能夠幾百人再加上藍星族幾千人就能幹掉紅月么?」

這句話頓時讓楊冉為之語塞,他是知道紅月的厲害的,那可是天界大能級別的人物,就沖著把米爾曼星球變成一個天界中危險人物的流放場,就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

楊冉也知道,紅月沒有出手把自己滅了,不是沒有那個能力,而是因為楊冉自己手底下有妖獸幫助偵查,能夠率先得到消息逃跑。紅月要真的不顧一切,哪怕是破壞掉米爾曼星,絕對是能夠滅得了自己的。

「大人,老妖婆說您要去半龍水妖那裡,莫非您想拉著我一起干?沒問題,我絕對能夠幫上您的忙的。」楊冉腦子夠快,馬上想到了葉澤濤可能會去的地方。

誰知道,葉澤濤竟然笑著搖搖頭:「紅月知道我去半龍水妖那裡破壞乾宇三靈陣的基點,自然會在途中重重設伏,你不就是其中之一么?所以,與其我們讓老妖婆算計著走,不如咱們主動跟另外的人手聯合,只有大家聯合起來。對付老妖婆才能夠有足夠的把握。」

楊冉驚訝道:「大人高明!老妖婆絕對不會想到我們會突然轉向,調到別的方向上去。對,咱們就應該聯合人手,共同對付老妖婆。不過。大人,米爾曼星的各方勢力,可都是窮凶極惡,異常狡猾之輩。想要聯合,恐怕,恐怕……」

「恐怕什麼?」小裂在一旁可就不願意了,大聲呵斥道:「這可是我哥,只要我哥出馬,有哥我在,就沒有什麼事情是擺不平的!」

對於葉澤濤,楊冉還敢說話。對於小裂,楊冉連口大氣都不敢喘。

「別胡鬧,小裂,去找那幫妖獸玩去,他們可都是你的小弟,你當大哥的,還不得給它們講講規矩?」葉澤濤對於小裂。盡量是能哄就哄,這個建議,可是讓小裂好個高興,馬上就去給小弟們訓話了。

把小裂哄走,葉澤濤對楊冉說道:「這個世界上,別管多麼兇惡的人,只要是有共同的利益,就有合作的可能。大家現在都困在米爾曼星球上,難道大家就想著這樣一輩子呆下去么?我想,只要承諾大家對付老妖婆一起衝出米爾曼星。大家還是有合作基礎的。」

楊冉想了一下說道:「那好吧。大人,我帶您去見離我最近的一個傢伙。這個傢伙可是個奇人,善於布置幻象,本身速度奇快。他叫阮雄,號稱是風之子。也就是他能夠不靠能量有這本事,才會沒有被老妖婆收編的。」

葉澤濤笑道:「也是,沒有點本事,怎麼能夠逃脫老妖婆的手眼呢?好,你就帶我去找這個傢伙。」

楊冉有些為難道:「大人,這個阮雄可是行蹤非常詭秘的,如果沒有妖獸,我是無法找到它的蹤跡的。」

葉澤濤明白,這是楊冉想要使用妖獸了,為了表示誠意,葉澤濤找小裂商量,現在大家同舟共濟,就讓楊冉和妖獸之間的契約平等,至於約定的東西,楊冉答應幫忙煉製就是了。

在葉澤濤的調和下,小裂再次敲詐了楊冉,要楊冉務必給自己煉製一千五百顆丹藥才能夠恢復自由之身,而且,以後對妖獸再也不能使用主僕契約,否則,還是要把楊冉送到血祭台,煉製成血魂再說。

在小裂的主持下,楊冉又跟妖獸建立了平等的契約。這一次,雙方可是對等的關係了,楊冉想要用妖獸,就必須要付出相應的代價,而不像從前那樣能夠不顧對方性命隨便使用了。

楊冉叫來一個聽覺十分靈敏的妖獸,讓它出去探查阮雄的下落,沿途做上標記,只要發現阮雄,就發出聯絡的信號。

葉澤濤對於楊冉的這個做法很滿意,如果像楊冉所說,阮雄是非常精通速度和布置幻象的,那就非常那接近。而有了靠聽覺定位的妖獸幫助,你跑到哪裡都會被發現,這可真是能讓對方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楊冉查看了一下那個妖獸留下的標記,帶著葉澤濤恆岳和小裂就上路了。在路上,楊冉給葉澤濤介紹了阮雄的實力和他手下的情況。

阮雄據說是天界中一個流浪的大騙子,因為某次坑了一個天界大族,被四處追殺,這小子不小心被捉住了,就被流放到了這裡。

到了米爾曼星球,阮雄依然不改坑蒙拐騙的本色,在狠人林立的米爾曼星球還是詐騙。被幾個狠人追殺了以後,這才收斂起來,仰仗著自己的絕學在米爾曼星球收了一些小弟,成立了一方勢力。

不過,阮雄的硬實力還是稍微差點,所以他的勢力並不是很大,手下也就百十號人。但這個勢力也不是好惹的,因為阮雄特殊的手段,打完就跑,誰惹了他他就會陰魂不散糾纏對頭,在米爾曼星球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

葉澤濤對這個阮雄產生了濃厚的興趣,這樣的人物,正是在這種特殊環境下不可或缺的人才啊。

正想著,忽然,在遠處傳來了一陣妖獸的吼叫聲。

楊冉凝重道:「大人,發現了阮雄的蹤跡了。不過聽聲音,那個妖獸有些吃虧了,您看咱們……」

說著,楊冉向葉澤濤投去了詢問的目光。

葉澤濤微微笑道:「不管是人還是妖獸,只要是給咱們辦事的,就絕對不能看著受欺負!」說著,葉澤濤帶著楊冉幾個飛一般趕往妖獸吼叫的地方。

到了地方,葉澤濤發現那個妖獸的背上受了傷,正在那裡渾身顫抖著嗚嗚亂叫。楊冉趕緊從儲物戒指里掏出傷葯給它敷上,止住了血,楊冉跟妖獸進行交流。

過了一會兒,楊冉對葉澤濤說道:「大人,他發現了阮雄的蹤跡,在靠近的時候被發現了,結果阮雄的速度太快,它就被擊傷了。」

葉澤濤聽了,不由得皺起了眉頭,要是這裡沒有實力壓制,自己大可以飛到半空,從空中俯瞰地面,阮雄再往那兒躲都沒有用,可現在不能離開地面,受周圍林木的影響,在山林裡面兜圈子,對方的騰挪空間太大,很難抓得到啊。

誰知道,小裂在旁邊眨眨眼睛說道:「哥,我有辦法,你想不想聽聽?」


葉澤濤先是眼睛一亮,但馬上又黯淡下去了,小裂可愛不假,但在葉澤濤的心目中,還是那種可愛的熊孩子一樣,屬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存在,它能有什麼好辦法?論起吃來興許排第一,像這種買賣,小裂干不來的。

小裂看出了葉澤濤的意思,鼓著嘴說道:「哥,你還別看不起人,咱可是有兄弟的人,只要把兄弟們拉出來,那個什麼阮雄的,他就算是長了八對翅膀他也飛不了。」

說著,小裂扯著小嗓子嗷嗚叫了一聲。這聲音還很稚嫩,但是,隱隱的王者之氣已經充斥其間,人誰也不敢小瞧了這個小不點。

沒過多長時間,就聽見周圍窸窸窣窣聲音不斷,而且遠處還傳來隆隆的腳步聲。楊冉的臉都綠了,對著葉澤濤說道:「大人,這怎麼有點像妖獸群驚了一樣,要真是這樣的話,咱們可得躲躲啊。」

說話間,從四面八方,無數的妖獸團團向葉澤濤幾人靠攏過來,天上飛的,地下爬的,草棵里蹦的,那種場面,就像是米爾曼星球所有的妖獸都聚齊在這裡一樣。

葉澤濤也是有點肝顫,小聲問道:「小裂,這是怎麼回事?」

小裂洋洋得意說道:「哥,咱這老大可不是白當的。剛才我跟我那些新小弟都說好了,為了不讓人欺負,就得大家同心協力,一叫一大幫,誰特么的敢對付咱們兄弟,咱就滅他全家!這不,我一發信號全來了,我有難兄弟幫,兄弟有難我來幫嘛。」

卧槽!

葉澤濤在心裡爆了一句粗口,不過,小裂這小不點還真能整,一下子叫來了這麼多的兄弟,阮雄就算是光速,你也得落腳吧?只要落腳,就會被如此龐大數量的妖獸群發現,只要在米爾曼星球,你就跑不了!

葉澤濤擺擺手,已經這樣了,就讓小裂去折騰吧。

小裂清清嗓子,對趕來的妖獸說道:「各位鄉親父老,各位老少爺們,我們找一個叫做阮雄的傢伙辦事,沒想到他不識好歹,還把咱們的兄弟打傷了!是可忍孰不可忍?各位各位,今天如果我們看著這個兄弟被打傷而無動於衷,那麼明天你被別人打傷也會被熟視無睹的。」

葉澤濤對小裂簡直刮目相看了,總以為就是個胡鬧的熊孩子,現在看來,那是絕對有當神棍的潛質啊。(未完待續~^~) 小裂還真沒注意到葉澤濤對它側目,它的表演已經到了忘我投入的地步了。一時間,被傷到的那個妖獸就好像是是它的至親骨肉一樣,唾沫星子亂飛,小爪子混亂揮舞,慷慨陳詞,就好像阮雄跟它有滅族之恨一樣。

所有的妖獸哪裡有小裂這樣的腦筋?早就被小裂極具煽動性的話語給撩撥的怒火萬丈了,紛紛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吼叫聲,表示一定要報仇雪恨。

楊冉看得脖子一縮,趕緊躲到了葉澤濤的後面,顫聲說道:「大人,您可要罩著我啊,照小裂這樣的說法,阮雄僅僅擊傷一個妖獸就這樣大的罪過,我曾經馴服過妖獸,那還不得把我轟成渣啊。」

葉澤濤安慰道:「別怕別怕,小裂也就是挑起大家的同仇敵愾找到阮雄,應該沒有那麼嚴重的。」


正說著,就聽小裂指揮道:「天上飛的兄弟,給我帶著幾個人,大家一起上天上去,看準了那個壞蛋就盯緊了跟著,聽說這小子叫什麼風之子,啊呸!他就算是光之子咱們也要把它給揪出來!地面上的兄弟,看著天上的兄弟始終保持在左右兩翼,只要發現目標,天上的兄弟給我往下沖,地面的兄弟兩翼包抄,我就不信了,還抓不到阮雄?」

這一番安排,讓葉澤濤目瞪口呆!這是典型的利用團隊的優勢把個體的騰挪空間壓縮到最低,進而一舉擒獲的方法,這小東西還真的成精了?

仔細一想,葉澤濤釋然。小裂的思維,是根據自己的思維養成的,自己的思維已經在小裂的思想里紮根了,興許隨著小裂的成長。自己的思維越來越能夠影響到小裂的行為了。

正想著,小裂對葉澤濤叫道:「哥,快過來啊,咱們騎上黑羽墨梟。去追那個阮雄兔崽子,敢不給我哥面子,就是不給哥面子,不教訓教訓他,還真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葉澤濤一陣陣無語,只得走過去翻身上了黑羽墨梟的背上,恆岳也跟著上去,就是楊冉。過去看見妖獸都是眼珠子放光,那是財富啊。現在可好,看見妖獸就有點腿顫。

在葉澤濤的一再要求下,楊冉才戰戰兢兢上了黑羽墨梟的背上,頓時,空中有無數的飛翔妖獸,地面上有無數的行走妖獸。在偌大的山林間開始尋找阮雄了。

那個受傷的妖獸給妖獸們提供了阮雄的具體氣味還有活動的聲音的資料,阮雄再牛,也是沒法擺脫這些東西的,很快,按照氣味和聲音,眾多的地面妖獸開始沿著留有這些線索的途徑開始追蹤。


天空上的妖獸按照地面上的妖獸的行動鎖定了周圍方圓十幾里的範圍,阮雄再怎麼善於隱藏,因為無法隱藏自己的氣味和動靜,就只能在妖獸到來之前換藏身的地點。

可他這麼一換地點,因為移動而導致周圍的林木有了細微的抖動。這一切都被天上飛行的妖獸看見。這些妖獸齊齊吼叫,一個俯衝,奔著林木晃動的地方就過去了。

地面上的妖獸一看天空中的兄弟撲下去了,知道空中已經鎖定的目標。就按照小裂的計劃,馬上一左一右。沿著空中妖獸撲下的方向包抄了過去。

「尼瑪的楊冉,老子跟你有什麼深仇大恨,你竟然弄出這麼多的妖獸來追老子?」地面上,一個尖細的聲音響了起來,可以聽得出,這個傢伙確實是氣急敗壞了。

楊冉對葉澤濤說道:「大人,沒錯,肯定就是阮雄,咱們鎖定的目標沒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