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0, 2021
39 Views

雖然像有人光明正大的在街上挺着把AK47狂掃是不可能出現,但暗地裏總有變化,只要不讓這個“暗”的範圍擴大到“明”就好了。不然國家軍隊很可能也會參與進來。

Written by
banner

到時候全世界都開始了戰爭,羣衆上街都穿防彈衣,帶手槍不就成了一件平常事……

武麟還被矇在鼓裏,但眼下最重要的是擊退殺手。

要保護別人,首先要保護自己。 方天南在事先的時候,並不清楚,蜥蜴類的妖獸氣息,會和鳳凰類的妖獸氣息,產生衝突。畢竟,方天南又不是妖族的成員,對於妖族的了解,實在是太少了。

從大的方面來說,方天南之前詢問過妖族的長老,蜥蜴類的妖獸,歸根結底,還是屬於妖獸中的龍族的。

說白了,就是龍族和鳳族之間,在氣息上會有著一定的衝突。

但是,方天南體內所覺醒的蛟龍法相和青鸞法相,卻沒有表現出絲毫的衝突的意圖來。無非是方天南在覺醒這兩種法相的能量的時候,是有先後順序的。只是,讓方天南有些奇怪的是,不管是青鸞法相,還是蛟龍法相,都是在自己的中丹田內的,為何兩者的氣息,並沒有發生大的衝突呢?

反而是方天南在催動著鳳凰法相的能量,進入到妖族的墓地底下,忽然的,就感應到了蜥蜴類的妖獸氣息,正在不斷的肆虐和阻攔著自己的鳳凰法相力量,進入到地底之下!

這讓方天南有些好奇,掩埋在地底下的封印著鳳凰類妖獸氣息的獸魂石,是不是有著什麼特殊姓呢?

。。。。。。

「如果按照你的分析來看,就是說,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有著一個驚天的秘密?」彩蝶忽然的沖著方天南,有些好奇的問道,「可是,你覺得以我們兩個人的實力,可以解開這樣的秘密嗎?」

要知道,連整個妖族,在聖地里生活了這麼多年,都沒有發現這樣的秘密存在的可能姓,而方天南這樣的一個人類**者,初次的進入到妖族聖地之中,就發現了這一點,對於彩蝶來說,還是覺得有幾分奇怪的。

至少,目前所展現出來的封印著妖獸氣息的獸魂石中,所束縛的可都是七階後期實力的妖族前輩啊!

哪怕是作為同境界的彩蝶,也會感覺到,自己和這兩名妖族前輩之間的差距!

說到底,就是實力境界層次,越是到了頂峰的狀態,那麼,同一個境界中的不同層次的**者之間的差距,就會越大。

就好像是武者級別的**者,不管是明勁境的,還是化勁境的,對於真人境的**者來說,其實是沒有太多的差別的!

十個明勁境的**者,在面對著一個真人境的**者的時候,贏不了;而十個化勁境的**者,想要贏得一名真人境的**者,也不是那麼的容易。

同樣的,人元境真人,和天元境真人,在面對著宗師境的**者的時候,同樣沒有太大的區別!除非是像方天南這樣的,凝聚出了的星力,又或者是神識的天元境真人,才會對宗師境的**者,造成一定的威脅。

但也僅僅是威脅而已!

更為重要的是,這樣的威脅,在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為這名天元境的真人,擁有著部分的宗師境**者才會有的能力。

星殿的**中,幾乎是涵蓋了人元境的真人,到天元境巔峰這個境界的不同層次的**者!但是,一旦星殿的**,有機會突破成為宗師境,就立馬能夠成為星殿的執事,這可不是沒有道理的。

在整個大陸上,唯有宗師境的**者,才是真正的被列入到代表這個勢力的戰鬥力!

其餘級別的**者,都只能是這個勢力的潛力而已!

而這樣的現象,放在妖族之中,也是一樣的。尤其是,在七階的妖獸的實力中,像是彩蝶這樣的,剛剛進入到宗師境不久的妖族,和克達爾這樣的,實力堪比宗師境中期的妖族而言,還是有著不少的差距的。

當然了,和目前所知道的,妖族中的最強大存在,七階後期的實力比起來,彩蝶就更會覺得自己的渺小了。

這會兒,連妖族的長老、族長,都沒有辦法察覺到妖族墓地中隱藏著的秘密,她彩蝶,就可以嗎?

。。。。。。

方天南只能是無奈的,撇了撇嘴角,沖著彩蝶所在的方向,苦笑了一下,說道:「不是說我們倆一定要解開這裡隱藏的秘密,而是我們現在身處地下的空間之中,若是什麼都不做的話,豈不是浪費了這一次的機會?」

「浪費機會?」彩蝶依然有些不太清楚方天南的想法!

「是的,浪費機會。」方天南頗為肯定的重複了一句,隨後,又解釋著說道,「你想啊,如果這一次,不是我的鳳凰法相的能量,刺激到了封印在獸魂石中的鳳凰類的妖獸的氣息,我們會在這個地方出現嗎?」

「不會。」彩蝶很是果斷的搖了搖頭。

「那不就得了?」方天南的話語聲中,更是帶上了幾分蠱惑的感覺,「不是說,誰的實力強大,誰就一定能夠發現這裡的秘密的,而是需要看,誰的能力,比較的合適。」

「那你現在還能召喚出鳳凰法相嗎?」彩蝶有些疑惑著問道,「即便不是完整形態的鳳凰法相,也足以用來照明啊。」

「你以為我傻啊?」若是方天南能夠立即的就召喚出鳳凰法相來,還需要詢問,彩蝶的身上,攜帶著什麼照明的物品嗎?

不要說是方天南體內的鳳凰法相,幾乎是和方天南之間徹底了斷絕了聯繫,就是方天南的蛟龍法相,方天南琢磨著,在這個時候,也是不合適召喚出來的。

當時,鳳凰法相的能量,全數的湧入到獸魂石中的景象,實在是讓方天南后怕不已。這會兒,已經有蜥蜴類妖獸的氣息,和這一股突然散逸出來的鳳凰類妖獸的氣息,相互的針對,相互的融合,就已經是讓方天南大開眼界了,方天南可不願意,再一次的召喚出蛟龍法相的能量,來刺激到蜥蜴類的妖獸的氣息!

否則的話,方天南琢磨著,要是再一次空間上的傳送,那會不會出現在什麼更加危險的地方,就很難確定了。

至少,這會兒的地底下的空間中,雖然是漆黑一篇,也總比危機四伏,要來得好!

。。。。。。

「那你說怎麼辦吧?」彩蝶聞言,算是完全的放棄了思索的打算,沖著方天南問道,「我說站在這裡等,你不同意,而漆黑的環境中,你又說不能隨意的走動,不然,你總得給出一個合理的方案出來吧。」

「我說,這裡是你們妖族的地盤,好不好?」方天南也是嘆了口氣,隨即,神識的力量,已經被方天南完全的收了回來。

既然,神識的擴散,會在周圍空間的牆壁上,被反饋回來,方天南大致的也清楚了,整個地下空間的輪廓!

和方天南猜測中的,兩人是來到了妖族前輩的埋藏屍體的宮殿中,是相符合的!

只是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原本應該是出現在地面上的宮殿,反而是陷入到了地底下而已。


不過,不管如何,方天南都決定,先一步的找到這座地下宮殿存在著的妖獸的屍體,然後,再把封印著這具妖族屍體的「神識」的獸魂石給找出來,到時候,再看看能有什麼辦法,離開這個地方吧。

否則的話,讓方天南憑藉著自己的實力,去嘗試一下破開宮殿四周的牆壁?

彩蝶就是在方天南的指示之下,沖著四周的牆壁的某一個方向,隨即的攻擊了一下。結果,地下宮殿的牆壁,不光是能夠隔絕神識的滲透,還能夠阻擋住星力的衝擊!


「喂,你的神識中,不是蘊含著『天火』嗎?」彩蝶憤憤的沖著方天南,說道,「這裡,應該也是鳳凰類的妖族前輩的棲息地,若是你利用『天火』的力量,說不定,就有機會離開這裡呢。」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還真的原意嘗試一下。」方天南聞言,暗暗的嘀咕了一句。

奈何方天南的內心裡,其實非常的清楚,所謂的「天火」,並不是鳳凰類妖獸可能掌握的神通,而是方天南的識海中,融入了火之本源的力量。

火之本源的力量,能夠衝破這一座地下宮殿的束縛嗎?

方天南在識海中,激發了鳳凰圖騰的能量之後,再度擴散出去的神識,並沒有給方天南帶來多少的驚喜。唯一的,讓方天南流露出幾分笑容的結果就是,方天南重新的確定了,這個地下宮殿中,獸魂石的所在方位!

「走!」說著,方天南就沖著彩蝶喊了一句,而自己則是朝著獸魂石的方向走去。


「你哪裡?」彩蝶愣了愣,快步的跟上,又詢問了一句,「你不是真的發現了什麼吧?」


「如果我的感應沒錯的話,我已經發現了弄我們兩個下來的,罪魁禍首了。」方天南一邊走動著,一邊回答著。

「你的意思是,你找到了獸魂石?」彩蝶也不笨,想了想,就明白了方天南話語中的意思。

方天南沒有直接的回答,而是用自己的行動,告訴著彩蝶。只見方天南來到死地下宮殿的一處牆角,然後,一俯身,就撿起了一塊石頭,遞給了彩蝶,示意對方查看一下!

。(未完待續。) “這裏不適合戰鬥,換個地方如何?”

“正合我意。”

“夏姐姐幫忙把慕容秋水他們找回來。”

行動一旦開始,只要有武麟在的地方都相當危險。要是其他人出了事情武麟真不知道如何面對。

眼下空間曠闊,風吹奏着四周的一切。海面如同風雨欲來般捲起波濤,拍打在石壁上。

——釣魚臺,當初提供給旅客娛樂的場所,由於新的場所建成,如今只剩下慘淡的荒景。黑色的地面似乎能表示它經歷的年月。

“我對你手裏的武器很感興趣。”

黑衣男人還沒等武麟回答就先已動手。

身影躍上空中,像是變魔術一樣,刷刷。兩把雙槍從袖子中滑出。

呯呯呯~~

隨着槍口火花閃耀,數十發子彈破空而出。

呯啪!

武麟撲閃躲開子彈,順勢抓住一根杆子幾步跨上身旁的小木屋頂。

“反應速度出奇的快,排名第三的獵物果然名不虛傳。”

就在此時,武麟縱身而起,淡藍色的光芒飛射過來。

“我的代號:磁石。”

代號爲磁石的男人舉起雙槍。呯呯呯~~

子彈與逆乾坤相撞蹦出細碎的火花。

子彈沒有被斬碎?

“特殊彈,在威力加強的同時增加了硬度。”

“爲什麼要加入惡魔遊戲?”武麟擋開子彈,手腕微微發酸,可想雙槍造成的衝擊力有多大。

“爲什麼?能得到力量誰不想加入。”

“用這種力量去殺人?!”

“你說錯了,就像得到新武器時會去拿靶子測驗武器的威力。”

“把無關人當成靶子?不可饒恕。”

磁石險險躲開逆乾坤的一掃,幾根頭髮斷裂被風吹散。

沒有擊中也能對敵人造成無形傷害的攻擊——劍氣。

“這樣你的動作我已經看透了。”磁石嘴角勾起弧度,瞬間耗完**中的所有子彈。趁着武麟閃避同時兩種不同顏色的**裝入雙槍。

破~~

與之前不同的槍響,它顯得更加有破壞力。只是一次射擊卻看到細碎的彈片如同蜘蛛網般靠了過來。

逆乾坤第二形態,藉着龐大的劍身撞開彈片,一劍朝前方揮去。

磁石像是能預知自己下一步動作一樣輕鬆避開。

“一直在計算我的動作嗎?”武麟也發現了這點,感到眼前這殺手動作變快,實際上是因爲他能提前計算出武麟的下一步行動而大幅度增加了躲避時間,同時給予反擊。即使依靠武麟超強的反射視覺也感到吃力。

雙槍釋放出的並不只有散彈,應該是每發子彈都不同,第一次:散彈,第二次:加速彈,第三次:強化彈。

在兩人察覺不到的高處,一人立於上端俯視着武麟的戰鬥。

棕色夾克內透出紅黑相間的防彈背心——血色。

“遇到磁石這般難以對付的傢伙,你會如何應戰?大哥!”

wWW⊙ тTk Λn⊙ ¢ ○

…………

武麟衝向磁石。手中的逆乾坤以不可思議的幅度震動——第三形態。

“速度真是慢啊——你的動作。”

“看穿了我的路線嗎?你能瞭解我完全的實力嗎?”

“僅憑動作被控制這點足夠了。”

“原來如此,那麼只好在你沒能瞭解我之前擊敗你。”

武麟跑動的腳步一蹬,地面似乎震動了瞬間。

“速度變快了!”

“能量全開,瞬殺!”

武麟以炮彈般的速度掃過磁石,沒有捲起一點波瀾。

啪~~

“雙槍竟然刻上了劃痕……”磁石憤怒的轉身對向武麟,這傢伙竟然在自己寶貝武器上留下污點。

“去死吧!”

當扣下扳機時雙槍發出怪異的咔嚓聲。咔咔咔~~

槍管像是被激光切過一樣滑落到地面。

磁石在一瞬間的發呆後立即從內袋中掏出另一把0.45ACP手槍。

呼~~

磁石還未來得及開槍發現一枚飛刀直切入槍膛內部。這樣一來最後的武器也被毀掉了。

“是誰!”磁石仰天尋找飛刀的主人,剛纔他想要殺自己簡直太輕鬆了,卻不偏不倚的破壞槍膛。可想此人手法高超,就算是當日的開膛手許釩也不過如此。

“吾之名:Red。”飄渺的空中傳來斷斷續續地回答。

“Red?難道是血色……”

一聽到那人的代號,磁石連滾帶爬地跳入水中。沒想到居然是血色,他也看上了懸賞榜第三的獵物嗎?但這已經不重要了,敢搶血色的東西就得準備好必死的覺悟。所以磁石連屁都沒吭一聲就逃跑了。

“你就是血色?”

“一直瞞着你們是有原因的,大哥。”

武麟下意識的後退,棕色夾克內透出紅黑相間的防彈背心,這一副殺手裝束的主人居然是——阿成?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