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0, 2021
48 Views

溫暖笑著調侃傅遠東,「你不亂吃飛醋就是大大的幫我了。」

Written by
banner

傅遠東:「暖暖,傅氏集團在昆城有幾家分公司,要不,我安排你到其中一家分公司去上班,怎麼樣?」

溫暖:「不用了,我自有打算,需要你幫助的時候,我自會找你,你只要記住,我心中愛的人是你,我永遠不會背叛你,當然,除非是你不要我了。」

「傻瓜,你的命就是我的命,我倆註定這輩子是綁在一起的,誰也離不開誰,放心吧,以後我對你百分之一萬的信任。」

「真的?」

溫暖挑眉問道。

「當然是真的。」

傅遠東語氣鄭重。

溫暖好像是卸下了一份重擔似的,靠在傅遠東的懷裡,看著漫天的星斗,喃喃說了句:「東哥,有你在,真好。」

兩人保持著這個姿勢在車裡坐了好久,溫暖才坐直身子,打開車門,下了車。

溫暖向前走了幾步,然後轉身對傅遠東道:「東哥,明天晚上陪我去看一下裴老爺子吧,我想親自和他告個別。」

溫暖說完這句話后,又緊著補了一句話:「這老頭挺可憐的,以後,我不在的時候,你抽空去看看他。」

傅遠東:「好的。」

得到了傅遠東肯定的答覆后,溫暖笑著轉身,向著租住的閣樓走去。

傅遠東看著溫暖的背影,深邃的眼眸中滿是憐惜。

無論是裴依雲,還是溫暖,都註定了她要走的是一條坎坷路。

溫暖回到閣樓的時候,齊燕還沒有睡著。

聽到溫暖開門進了房間,齊燕關心的道:「暖暖,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晚?一個女孩子家,以後早點下班回家,別叫媽媽擔心。」

溫暖聞言,將包放在桌上,笑著道:「媽,你別擔心,東哥送我回來的。」

齊燕嘆了口氣。

就是因為和傅遠東在一起,她才更不放心。

傅家,江城豪門世家,她的暖暖就算是嫁過去,就一定能幸福嗎?

溫暖洗了澡,換上一身卡通睡衣,穿著拖鞋走到了齊燕的房間。

「媽,今晚,我想和你一起睡。」

齊燕寵溺的看著溫暖笑道:「這孩子,都多大了,還要和媽媽一起睡。」

不過,說歸說,齊燕還是向外挪挪身子,留出床裡面的一片空地方。

片刻后,溫暖和齊燕頭靠頭的睡在了一張床上。

齊燕好久沒有和溫暖睡一張床了,她抬手關上床頭燈,然後給溫暖蓋了蓋薄被子。

「媽,赫連璟明天回昆城。」

「明天一早,我買點東西作為回禮,你叫他帶回去。」

齊燕收了赫連璟帶來的禮物,總覺得像是欠了赫連家什麼似的。

溫暖淡淡笑了一笑:「媽,不用了吧。」

「那怎麼行,來往來往,不能只有來沒有往,媽媽以前怎麼告訴你的。」

齊燕抬手點了一下溫暖的腦門,輕聲斥道。

「媽,赫連夫人要是收我做乾女兒,你會不會不高興?」

「赫連璟告訴你的,什麼時候?」

齊燕也說不出現在是什麼心情。

雲蝶收溫暖做乾女兒,是看得起溫暖。

可是,她還是感覺到有那麼一點點失落。

畢竟是自己一手帶大的女兒,要叫別人乾媽。

乾媽不是媽,可畢竟帶了一個「媽」字。

「媽,要不,明天我就給赫連璟打電話,就說,我有一個媽就夠了,不想再認一個乾媽了。」

溫暖說著話,像小時候似的,將腿放在齊燕的身上,側過身子,一隻手枕在腦後,另一隻手拽著齊燕的睡衣。

齊燕沉吟著沒有說話。

片刻后,她抬手撫了撫溫暖的頭髮道:「你真的不願意嫁給赫連璟?」


溫暖點點頭。

齊燕接著道:「既然你和赫連璟成不了夫妻,那就索性遂了雲蝶的願,認他做乾媽,你和赫連璟以後就是異姓兄妹了,想必,這樣的話,赫連老婦人心裡還能好受些。」

「媽,我和赫連璟成了異姓兄妹就註定成不了夫妻了嗎?」

要是這樣的話,溫暖是一百個同意。

可齊燕還是潑了溫暖一頭冷水。

「那可不一定,興許是雲蝶見你遲遲不願意和赫連璟訂婚,想著認你做乾女兒之後,你和赫連璟接觸時間長了,有可能就同意這門婚事了呢。也沒有法律規定,異姓兄妹不能做夫妻的,自古以來,這樣親上加親的例子可是不少。」

這個主意是赫連璟提出的,也許,赫連璟就是存了這樣的心思呢。

可是,溫暖認了雲蝶做乾媽,在昆城行事更加方便,這也是毋庸置疑的。

「那,我還是拒絕了算了。」

溫暖乾脆說道。

「可是,暖暖,這樣做會不會顯得有些不近人情,我看那赫連家的人是真心喜歡你的。」

溫暖沉默著沒有說話。

齊燕靜靜的看著溫暖,不久后,她嘆了一口氣,道:「暖暖,你不願意嫁給赫連璟,就認了雲蝶做乾媽吧,畢竟還有那塊玉牌的淵源在。」 母女二人又說了一會兒話,溫暖最後攬著齊燕的脖頸道:「媽,我過幾天可能去昆城,你在家要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千萬不能一忙起來就忘了吃飯,或者是隨便糊弄著吃點就完事,那樣的話,我會擔心的睡不著覺的。」

「這丫頭,你照顧好自己就可以了,不用擔心媽媽。」

齊燕捨不得溫暖離開江城,可是,女兒長大了,有自己的路要走,她總不能去拖她後退。、

溫暖心中酸楚,她這一去不知要多長時間才回來,她又何嘗捨得離開齊燕。

兩人很晚才睡著。

第二天一大早,齊燕還是早早地起床去了超市。

溫暖八點鐘到了物美聯華超市,將能交接的工作盡數交接。

除了董事長董良峰之外,僅有幾個超市的高層領導知道溫暖已經打了辭職報告。

下午七點多鐘,傅遠東來超市接了溫暖,開車去買了些糕點,然後直接去了市一院。

市一院ICU病房裡,裴重山的病情略見好轉,可是依舊是說話說不清楚,偏癱的癥狀好了一些,可依舊是不能下床走路。

溫暖和傅遠東進去的時候,裴重山剛剛用完晚飯,正躺在床上發獃。

「裴爺爺,我和東哥來看您了。」

溫暖微微笑著,走到病床前,看著裴重山這個樣子,她鼻子有些發酸,差一點就哭了出來。

裴重山聽到溫暖的話,轉眸看了看溫暖,隨後,又看了看傅遠東。

他作勢要起床的樣子,溫暖扶著裴重山靠在了床頭,遂又將枕頭放在裴重山的背後,讓他靠起來更舒服些。

「裴爺爺,我可能要很長一段時間不能來看您了,您一定要好好聽醫生的話,爭取早日恢復健康。」

溫暖坐在床沿上,說這話的時候,眼眶微微發紅。

裴重山囁嚅著嘴唇,想問溫暖,你要到哪去?

可他卻連一個字都說不清楚,索性就放棄了。

傅遠東在旁邊插話道:「裴老爺子是想問溫暖去哪兒吧?」

裴重山點了點頭。


溫暖笑道:「裴爺爺,我要去昆城,昆城四季如春,風景美麗,裴爺爺若是出院了,不妨到昆城來住一段日子,到時候,我帶您四處去看看。」

裴重山聽了溫暖的話,神情一滯,轉瞬間神色黯淡了下來。

他好似在回憶著什麼,臉上現出一副悲戚的神態。

溫暖詫異道:「爺爺,你怎麼了?」

裴重山看起來好像是非常傷心的樣子,聽到溫暖的話后,好似機械般的搖了搖頭。

「裴爺爺,您要好好吃飯,等到我從昆城回來的時候,我希望您的身體能徹底好起來。還有,裴爺爺,我帶了您最喜歡吃的糕點,放在了桌上,您可別忘了叫裴依藍拿給您吃。」

溫暖一句句的交待著,生怕遺漏了什麼。

裴重山看到溫暖就想到了早已經入土為安的裴依雲。

裴依雲只要是出遠門,走之前必定會給他買一大包的糕點,可是,如今他的雲兒不在了。

「雲兒。」

裴重山不自覺的說了這兩個字。

傅遠東沒有聽清楚,可溫暖再明白不過。

她微微濕了眼眶,看著裴重山道:「裴爺爺,你放心,我以後會像以裴大小姐那般孝敬您,等您病好了,我帶您遊山玩水,您喜歡吃什麼好吃的,咱就吃什麼,您好好養病,我爭取早日回來。」

裴重山的滿是皺紋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苦笑,他的眼眶裡好像含著淚水,只不過溫暖看得出來,裴重山這是強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

不久后,溫暖站起身,去護士辦公室叮囑了幾句,和傅遠東一起向裴老爺子告辭。

溫暖和傅遠東前腳出了ICU病房,後腳裴重山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這個溫暖實在是太像他的孫女裴依雲了。

長得像,說話的語氣像,就連他最喜歡吃的幾種糕點都和裴依雲往常給他買的一模一樣。

他想弄清楚一些事情,可是前提是他的身體必須恢復一些,最起碼能正常說話,能走路。

三天後,溫暖拉著一個大大的行李箱,背著一個挎包坐上了飛往昆城的飛機。

兩天前,赫連璟就給她打了電話,說是雲蝶很喜歡溫暖,非常高興收溫暖做她的乾女兒。

溫暖心中非常感謝雲蝶。

昆城機場,溫暖下飛機后,坐上了赫連璟的黑色邁巴赫齊柏林轎車。

赫連璟對於溫暖的到來異常高興,他一邊開車,一邊看著副駕駛座位上的溫暖道:「暖暖,歡迎再次來到昆城。」

溫暖理了理幾縷凌亂的髮絲,笑著對赫連璟道:「赫連公子,你這樣說,搞得好像你是昆城這座城市的代言人似的。」

「代言人,我可不稀罕,對了,暖暖,你可不能再稱呼我赫連公子了,以後,要叫哥哥,乾哥哥,情哥哥都行。」

赫連璟說話的時候,美艷的狐狸眼裡都是滿滿的笑意。

溫暖輕斥道:「赫連公子,你夠了啊,什麼情哥哥,我可是有男朋友的人,這些話,可不能亂說。」

赫連璟:「怎麼,那個傅遠東放心你一個人來昆城,他沒跟著過來?」

溫暖:「這有什麼不放心的,再說了,他也不是那種小肚雞腸,愛吃飛醋的人。」

赫連璟調侃了一句:「是,他最大度了,那天在僑城賓館,我訂的房間里,他看我的眼神恨不得能吃了我,我還想著好好和他打一架,分出個勝負呢,誰知你一來,他就偃旗息鼓了。」

溫暖微微笑了笑,沒有再接話。

她轉眸看著車窗外,乾淨整潔的街道,隨處可見的綠化帶里各種顏色的鮮花競相綻放。

車子很快駛進了赫連家別墅。

溫暖還沒下車,就看到了赫連老夫人和雲蝶迎了上來。

她急忙下了車,沖著赫連老夫人和雲蝶禮貌的打招呼。

「奶奶好,伯母好。」


「好好好。」

赫連老夫人一臉笑容,上前拉著溫暖的手走向客廳。

「溫暖啊,坐飛機累了吧,快進去歇著。」

溫暖轉眸看著赫連老夫人甜甜的笑道:「奶奶,不累。」


不久后,赫連老夫人,雲蝶和赫連璟坐在了沙發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