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0, 2021
39 Views

「你有什麼事?」托德臉上的表情很奇怪,既有點如釋重負的輕鬆,也有些不舍。

Written by
banner

「我做什麼你還是不知道的好。」阿萊格里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

托德也醒悟過來。點點頭表示認同,這個獵殺名單排名第二十八位的傢伙,肯定不會去做些什麼維護世界和平的事。

「對了,賽麗爾呢?」托德忽然問道。

「傭兵團有個任務,她出任務去了,」阿萊格里解釋了一句,停頓了一會,攤手道,「那我就走了。」

「那……好吧,保重,以後常聯繫。」托德有些悵然。

阿萊格里點點頭,牽著阿芙拉,揮揮手,大步離開了庫圖城大教堂。

******

六月二十二日,諾曼城。

這樣戰爭膠著的時刻,一般都是流言滿天飛的時候。特別是近幾天,約納斯的軍隊忽然開始就地反擊,漫長的戰線上,雙方的軍隊陷入了膠著的局勢中。

但是納奇尼卻非常納悶,約納斯徒然擁有持久戰的優勢,卻命令軍隊離開要塞堡壘向己方發起反擊,只能徒勞地消耗兵力,卻起不到其他任何的作用。

當然,他並不知道,他們唯一的作用就是講納奇尼的主力糾纏在戰場之中,為七月中旬的「普照之光」攻勢拉扯空間和兵力。

又完成了一個三星級任務的伊爾洛,已經成功晉陞為高階傭兵了。像往常一樣,他先在辦事窗口看了一遍傭兵團的具體信息,想要獲取阿萊格里的消息,卻沒發現有什麼不同。

他聳聳肩,很懷疑這傢伙身在溫柔鄉中樂不思蜀,就哼著小曲往回走去。

不知道為什麼,從走出傭兵團開始他就感覺頭頂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自己,但是在「靈敏觸覺」的探測範圍之內,卻找不到任何異樣的痕迹。

等到他走進艾西婭的房間,那種感覺才消失不見,可是「靈敏觸覺」的感應中,一隻烏鴉降落到了房前的一棵大樹上。

他搖搖頭,感慨長期高難度的任務都讓自己有些神經過敏了。

「伊爾洛,有什麼消息嗎?」艾西婭走了過來。

「沒,」伊爾洛知道她所謂的消息指的是什麼,搖頭間卻「咦」了一聲。


一隻烏鴉停在樹上還沒什麼,但是往房間里飛卻顯得不同尋常了。

只是一瞬之間,他背上的長弓已然出現在了手中,烏鴉還沒來得及有什麼異動,「錚」然聲響中,三支長箭幾乎同時飛出,封鎖了烏鴉身周的所有位置。

「我是阿萊格里的魔寵!」燦爛的火光中,烈焰護盾蓬然張開,卻在三支長箭的射擊下顫抖著崩潰成一片煙霧。

也幸好伊爾洛耳聰目明,巨響聲中還聽清了阿摩西奇的大叫,急忙住手,才避免了同室cāo戈的悲劇發生。

阿摩西奇則不可置信地感受著自己能輕鬆抵擋上位職業者的護盾在一瞬間消散,看向伊爾洛的目光滿是驚訝。

這是「巨龍追獵者」的獨特氣勁,雙頭魔龍也無法豁免。

(第一更) 六月二十三日上午,如往常一般,主教托德閣下還在甜夢中酣睡,嘴角哈喇子橫流,顯然所夢非俗。

使他猛然驚醒地是一聲巨響,好象是誰一腳把他的卧室門踹開了一般,他甚至能聽到那扇上好的黃梨木門發出了痛苦的呻吟。

「哪個王八羔——」作為庫圖城的主教,還沒有任何存在敢於如此這般對待托德,他還沒睜開眼就破口大罵,但是在看清來者的那一剎那,卻立即就啞了下去。

「父,父……親大人,」托德穿著絲綢睡衣就蹦下床來,赤著腳向對面的黑袍男子施禮,陪著笑道,「您來這裡怎麼也不通知我一下。」

「你們都出去。」副審判長席爾勒是一名五十餘歲的高瘦男子,面目中可以看出與托德的相似之處,但是輪廓卻更加鮮明,整個人顯得像一把黑色的利劍。他揮揮手,示意自己帶來的部下先離開這裡,自己一屁股坐在了旁邊裝飾華麗的鑲金木椅上。

「父親,」托德匆忙套上主教長袍,老實地站在對面,疑惑道,「這種形勢下你怎麼能夠離開『聖城蘭肯』?」

「不僅是我,另外兩個傢伙也帶領部下傾巢而出,全力搜捕聖塞特斯蒂安與死靈荒野之間的區域。」席爾勒沉聲道。

「發生什麼了?」托德眼中滿是驚詫,宗教審判所在一個區域投入所有力量,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布亞達帝國的『鬱金香』公爵,也就是教會援軍的總統領之一,在接受一條最高機密的軍令時,被人竊聽了,」席爾勒低聲道,「他追殺了一天之後,卻被對方逃脫了。兩人交戰的區域,主要在死靈荒野,但是公爵確認那個生物正式往聖塞特斯蒂安帝國的方向逃走。」

不知道為什麼,托德忽然想起昨天,阿萊格里神秘地問他知道不知道教會的最新軍事計劃,兩者之間會有什麼關聯嗎?

「公爵說那是生物?」托德思考片刻,問出了另外一個問題。

「你現在的觀察越來越敏銳了,」席爾勒讚許地點點頭,臉色卻依舊yin沉,「如果所料不差,那個生物應該來自煉獄。」

「煉獄生物,難道是惡魔?」托德悚然。

「沒錯,」席爾勒神色嚴肅地點點頭,「『鬱金香公爵』是擁有劍聖傳承的傳奇職業者,能再他手下支撐一天並且逃掉的,絕對是高階惡魔。這才是我們暫時放下爭鬥的原因,惡魔決不允許任何姑息!」

「審判所擔心,會有新的惡魔軍團入侵?」托德自己都不太相信這個猜測。

但是席爾勒卻嘆了口氣,「這個可能性非常大,」他補充了一句,「可能你不知道,一千年前那次惡魔軍團入侵的『叩門人』,正是瀆神者赫爾修斯。而現在,赫爾修斯的傳人和高階惡魔同時出現在這片區域,不得不讓人心生疑惑。」

席爾勒冰冷的目光掃過托德,讓他渾身都顫抖了一下。

「全力配合我的行動,」席爾勒站起身,向門口走去,手扶上門把手的同時忽然扭頭冷聲道,「以格瑞高利的實力,是不可能和一個高階的治安官同歸於盡的,而且有報告稱,格瑞高利死時,庫圖城有劇烈的爆炸和火光,疑為火焰法術的原因。——這份報告我已經壓下來了。」

他拉開了門,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

諾曼城。

大廳里,留守後方的庫德蘭老將軍皺著眉頭,不斷踱步。從內心深處,他其實並不太相信新的走廊能被開闢出來,畢竟數千年的時間裡,雙方都毫無所得。

但是,這種事情一旦發生,卻足夠成為扭轉戰局的重要砝碼。


信息已經送交了前線的納奇尼,可是,作為「聖血河戰區」的統領,深諳兵法的老將軍自然知道,納奇尼無法抽出太多的兵力回援自己。

而聖血河戰區現在,僅僅剩下了少量的駐軍和治安部隊,幾乎所有的精銳和主力軍隊,都被他交給了納奇尼王子,作為北伐軍的主體部分存在。

這種做法本來是正確而且毫無爭議的,聖血河戰區的南部橫亘著迷霧沼澤和鑄鐵山脈,消除了神聖同盟襲擊的任何可能性,在他東側則是卡特羅曼的鐵壁關戰區,往西是已經廢棄的精靈故土和無盡海洋,北方更是雙方作戰的前線所在,自然不會有任何的危險需要他留下軍隊防護。

可是,現在……


「阿萊格里先生有什麼對策嗎?」最後,庫德蘭還是詢問了一下啄食著小堅果的烏鴉。

「他說他會儘力牽制教會的。」烏鴉側了側頭,又把注意力放在堅果上,可是堅果並沒有剝去外殼,讓他毫無辦法。

「儘力?」庫德蘭搖搖頭嘆了口氣,「阿萊格里先生能力卓著,可是這次實在有些棘手。」

「對了,你們的陣營中好像有兩個大魔法師?」烏鴉忽然開口。

「是的,比拉諾奧大師剛發回魔法信息,年前就能回來,」艾西婭沉聲道,「哈吉大師正在前線,率領魔法師部隊對抗教會的神術部隊。」

「如果你們能提供一些稀有的魔法材料,那阿萊格里的牽制就會更加成功。」火眼烏鴉報出了幾個材料名稱,開始連嘴加爪一起對付那枚頑固的堅果。

「好,我立即派人去哈吉大師那裡,他留下了幾個學生在諾曼城,你請稍等。」庫德蘭快步走了出去。

「你能給阿萊格里捎句話嗎?」看著庫德蘭走了出去,艾西婭忽然低聲道,「讓他不要再使用那種燃燒生命的方法了。」

「你就是艾西婭吧?」烏鴉火紅色的眼睛盯著她,詭異地笑道,「你可要想清楚,如果阿萊格里不能牽制教會的兵力,這千里沃野就將被盡數毀滅,那個納奇尼王的一切夢想和努力都將付諸流水。」

艾西婭沉默起來。

龍騰江山 ,神情肅然,「請問,閣下您是魔鬼,還是煉獄惡魔?」

「哦?」阿摩西奇忽然笑了起來,他噴出一口細細的火焰,瞬息間將那枚堅果的外殼燒成灰,「我來自煉獄,聰明的小精靈。」

伊爾洛沒有驚訝,只是皺著眉頭低聲詢問,「惡魔大人,難道新的入侵將要開始了嗎?」

阿摩西奇拍打了一下雙翼,沒有回答,啄起那枚堅果,神情認真地品味著。

英俊的半精靈遊俠嘆了口氣,頹然坐倒。

(雙更,九點多才回來,終於寫完可以開飯了)

; 沒有月亮的夜晚,所見之處一片漆黑,yin沉的氣氛籠罩著整個庫圖城。

阿萊格里深一腳淺一腳地跟在布魯克身後,不知道拐了幾次彎,甚至還經過了一段地道,終於抵達了一個廢棄的古堡。

一隻雙眸發出綠色磷光的貓頭鷹,站在城堡破爛的門楣上,盯視著他們,直到布魯克作出一個古怪的手勢,才點點頭,閉上了眼睛。

「這是另一位中階法師『入殮師』的魔寵,」兩個人都佩戴著繪畫著一團火焰的面具,傳出來的聲音顯得非常沉悶,他將阿萊格里拉到一邊,低聲解釋道,「我們圈子裡有很多法師都是教會的敵人,因此只能在這種情況下聚會交流。」

阿萊格里點點頭,低聲道,「進去吧,布魯克。」

「我在這裡的化名是『大火球』,老師。」布魯克無奈地解釋。


「你和球還就較上勁了,我的學生。」阿萊格里聳聳肩,跟著他走了進去。

聚會的地點是在廢棄的城堡地窖內,一眼看去大概有十幾個人,這也已經佔據了庫圖城所有魔法師數量的多數了。

他們都穿著寬大的長袍,或用兜帽,或用古怪的面具遮擋住了自己的面容,正低聲地交流著什麼。

「火球,你來了?」一個戴著純黑色面具的法師招呼了一聲,地窖內逐漸變得安靜,數十道目光凝聚了過來,他指了指布魯克身後的阿萊格里,「這就是你所說的新成員?」

「新成員是要長期加入嗎?那可要經過我們的詳細考察。」另一個配戴著白色花束面具的法師冷聲道,從身形看起來顯然是一位女法師。

「我來此只是為了購買一些材料,」阿萊格里淡淡道,「不會長期加入。」

「火球,如此的話你將他帶到這裡來就有些魯莽了,」女法師冷哼,「誰知道他不是獵殺者假扮來的,這種事情會導致我們整個庫圖城法師圈的覆滅。」

地窖內氣氛肅然,法師們都戒備起來,純黑面具的法師也點點頭,「因為辨認不出獵殺者而被剿滅的法師圈子,可是數不勝數。即使他不是,被獵殺者躡上了,也很容易暴露我們。」

「我可以擔保,他絕無問題。」布魯克有些緊張地看了老師一眼,急忙出聲道,他是庫圖城僅有的幾位中階法師,威望頗重,因此地窖內一時之間也不再有人說話,但是他們目光中的戒備卻怎麼也無法消散。

******

阿萊格里搖搖頭,上千年裡東躲xizàng的生活已經將這些法師變成了神經敏感的鼴鼠,這要是讓赫爾修斯看到還不得氣死。

「你們不用擔心,」阿萊格里低聲道,布魯克顯然還是以前的思考方式,但他卻完全不同,「我只會參加這一次,而且不會在庫圖城停留太久……」他將幾份材料的名單報出來,輕笑道,「相信布魯克已經告訴了你們我需要的材料,如果有的話,我交易完后立即離開。」

「你打算用什麼來交換?」角落裡一個法師突兀地問道,他顯然年齡並不大,平時也並不常在人前說話,顯得有些緊張。

「你有什麼?」阿萊格里站在地窖口,也不坐下,隨口問道。

那個法師有些戒備地看了一眼四周的法師,顯然不想露財,而且法師圈中也並不是完全信任的關係。

但是不由自主地,他卻做出了一個完全改變他命運的決定,他有些顫抖地開口,「三棵……三棵月見草。」

周圍的法師有些驚訝地看著這個新晉陞的初階法師,身上居然有這麼稀少的珍貴材料。

神秘總裁,太危險 ,阿萊格里點點頭,「三棵月見草,很好,你可以選擇金錢,魔法物品,或者法術模型作為交換。」

法術模型?法師們sāo動起來,這才是他們最稀缺的東西。布魯克花費大量金幣拍下那本古代魔法書籍,不就是為了其中可能存在的一兩個法術模型么?大陸魔法師中的大多數人,都是在偶然的情況中,踏上了魔法的道路。沒有系統的訓練和科學的指導,只能學習到自己能找到的低階法術,甚至因為找不到更高一階的法術模型而停滯不前,無法晉陞下一等級。

就拿布魯克來說,在他認識阿萊格里之前,能夠學習到的初階法術只有五六個,但是中階法術就少到可憐,甚至沒法完全補足固化的三個中階法術,更別提高階法術了。

因此他的魔力儲備雖然已經勉強抵達中階的巔峰,卻永遠沒法奢望晉級高階。

在場的法師們,大致也是如此,也無怪乎聽到「法術模型」如此激動。

「先生,能不能交換一份冥想的方法,只要能到中階的就可以。」那個小法師試探道。

「沒問題,」示意布魯克拿過紙筆,阿萊格里隨便找了個桌子刷刷刷地寫了起來,隨口笑道,「你是初階吧?難道已經有中階的法術模型了?」

「還沒有,但是沒有冥想方法,我怕連中階都抵達不了。」年輕法師不好意思地笑笑,其他法師都在一片詭異的安靜中看著他,讓他更加緊張了。

「難得你這麼明智,作為你第一個和我交易的補償,就附送給你一個中階法術模型吧,」錄完冥想方法,阿萊格里笑笑,拿出第二張白紙,「你是什麼系,想要什麼法術?」

「謝謝,謝謝您,先生,」年輕法師激動地連連感謝,有些結巴起來,「我修鍊……的是……風系法術,我想要一份『風之束縛』的法術模型,可以嗎?」

「『風之束縛』?」阿萊格里思索了一下,點點頭,「沒問題,看樣你已經固化了初階的『法術護盾』,才不需要中階的『風之障壁』了?」

「大師,你說的沒錯。」不僅升級了稱呼,年輕法師的目光中更滿是崇敬。

「火球,這位大人的階級是?」布魯克身邊純黑色面具的法師低聲問道。

「這位……先生,是一個高階火法。」布魯克徵詢地看了一眼阿萊格里,才自豪道。

「非常抱歉,大師,」在震驚中眾人中,純黑色面具第一個反應過來,他起身施禮,「像你這樣的高階法師,一個人就可以消滅我們全部,我們根本就不該懷疑你是獵殺者。」

「沒關係,」阿萊格里搖搖頭,「你們誰還有材料。」

「我有一份熔岩之心,」白色花束面具的女法師恭敬地回答,「我想要一個高階法術的模型,可以嗎?」

「可以。」阿萊格里點點頭,寫下了最後一筆。

眾人更加恭敬,純黑面具試探道,「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大師?」

「我是『火球』的老師,」阿萊格里指了一下布魯克,思索道,「你們就叫我……『溜溜球』吧。」


「是,溜溜球大師。」眾法師一起躬身應道。

(第一更)

; 「沒想到千年以後,光榮而驕傲的魔法師已經變成了地下的鼴鼠,我記得你那時候倒頗為光彩。」回到自己的實驗室,阿萊格里感慨道。

這次交換非常成功,他又收集到了三份缺少的材料,雖然還不是非常齊全,但已經能勉強召喚「鐵鑄之門」。

「可能是我的生活誤導了老師,」布魯克應聲道,「因為我的貴族身份,而且我製造的魔法物品很受貴族和商人們的喜愛,所以才沒有受到教會的迫害。 金鑽豪門:至尊帝少的盛寵 ,在大陸上少之又少。」

「還有呢?」阿萊格里看了一眼yu言又止的布魯克,催促道。

「這個……我戰鬥能力低下,而且又老脾氣又差,這也可能是教會懶得理我的關鍵。」布魯克撓撓頭,不好意思地笑道。

「哈哈,要是我多教你幾天,他們就會見識到你的戰鬥能力的,」阿萊格里笑道,「把材料處理一下,我可能很快就要離開庫圖城了。」

「老師的魔法實驗,要到其他地方做嗎?」布魯克納悶道。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