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0, 2021
102 Views

他是在不明白.雙手操著魔影刀.橫空斬出一刀.

Written by
banner

鐺.

金鐵之聲震耳欲聾.竟不料閻良手中一把看似很普通的大刀.輕而易舉地就擋住了魔影刀的一斬.

嗤嗤……

突然之間.在那把普通的大刀之上.白色刺眼的雷霆瞬間爆發.雷霆集中起來.威力似乎還要超過之前.

雷光一閃而過.瞬間爬滿了巨大的魔影刀.對著天玄衝擊來.

「啊……」

雷光刺在他的身體之上.不同之前.彷彿就像被無數的針扎在身體上一樣.即便他的肉身再強悍.一時之間.竟然無法抵擋得了.

突然.閻良手中大刀猛地一震.魔影刀竟被生生彈了回去.而閻良的身體就在這時候一躍而起.白色真氣凝集在腳上.一腿狠狠射在魔影刀上.

「哇.」巨大的魔影刀身重重地撞在天玄的胸膛上.只見他嘴角流出一抹殷紅.身體筆直地墜落下去.

嘭嘭……

與此同時.空中的七道刀魂.竟然在這一瞬間同時消失不見了.

「七個刀魂竟然……」

天玄瞪大眼睛.簡直不敢相信.閻良的實力.竟然達到了這樣恐怖的地步.而且說不定他還有所保留.畢竟還沒有使用神魄之力.

他踉踉蹌蹌.艱難地穩住身形.空中十八道鬼閻羅.齊刷刷地站在他面前.

鬼閻羅手中拿著各式各樣的靈器.經過了一翻戰鬥.他發現這些分身和自己的刀魂有些許的相似之處.

「只不過現在……」

血瞳凝視.他臉色頓時煞白了下來.看來今日必然要血戰一場了.

「夢潞.」突然就在這時候.他身後竟然傳來熟悉的氣息.轉頭一看.柳夢潞竟手持剛剛鑄就的青色長劍.對著他沖了過來.

少女長衣飄飄.美麗的眼瞳之中透著一絲堅毅.在這一年之中.她有勤奮地修鍊過.所以其實這個柔弱的美人.速度竟然也不慢多少.

淡淡的清香.一閃而過.白色的真氣氤氳著從青劍散發出來.

「不要……」

天玄大喊一聲.正欲衝上去拉住她.可是偏偏就在這時.胸口一痛.他竟晚了一步.

咻咻……

眼前的十八鬼閻羅.速度快如鬼魅.瞬間將柳夢潞嚴嚴實實地包圍起來.而閻良自己.則是擋在了天玄的面前.

「哈哈哈……」閻良看著天玄煞白的痛苦臉龐.頓時陰冷地大笑起來.「想不到吧.你也會有今天.讓一個女子前來搭救.不過……」

看著眼前這張陰邪的面孔.天玄恨不得一拳把他干翻.可是.他終究還是忍住了.冷冷說道:「放了她.你究竟向怎麼樣.」

「天玄.不用管我.」

想不到柳夢潞看上去柔柔弱弱.被十八鬼閻羅圍起來.頓時握起手中青劍.主動出擊.

她實力終究還是弱了幾分.幾劍斬出.都落空了.不過.不知道閻良究竟再想什麼.似乎也沒有讓鬼閻羅攻擊她的樣子.只是一味地躲避著.

「放心吧.夢潞大小姐當初對我不薄.我不會對他怎樣的.」

「那你究竟想怎樣.」

「不想怎樣.還記得當年你是怎樣羞辱我.今日便加倍奉還吧.從老子胯下穿過去.在自己了結了性命.我便放了她.」

「你說什麼.」

天玄冷目相對.這麼多時日來.他可曾受過這樣的侮辱.

可是.現在還有什麼辦法嗎.柳夢潞可是在他的手上.

而且.不管是龍淵.凌越乾還是靈雲山或是幽蘭谷的人.竟都沒有打算出手的意思.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想這事你說了不算.」突然.一道紫色的身影一閃而過.出現在天玄的身邊.隨即他看著天玄.冷笑一聲.道.「對吧.」

「羅耀.你……」

「我可不是為了幫你.我只是想要就出柳夢潞小姐罷了.」羅耀依舊冷冷地說道.隨即深邃的眼瞳.頓時看著眼前的閻良.

「還有我們……」幽蘭谷弟子羅祁.帶著另外兩個師弟.也緩緩走來.

突然空中驚現一聲嘹亮的鳳鳴之聲.只見另一邊.靈雲山弟子同樣緩緩走來.那少女手中藍色的古劍……

「既然如此.我們就暫時聯手吧.」 「聯手.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怕了嗎.」前方的閻良冷笑一聲.似乎一點也不擔心眼前的這幾人聯手的樣子.

「怕不怕我不知道.不過.你可以試試.」

羅耀上前一步.他似乎比天玄還要囂張得多.冷冷地看著閻良.

「哼.」

閻良冷哼一聲.手中那把看似普通的大刀.蕩漾著渾實的白色真氣.竟對著羅耀偷襲而來.

鐺.

不料.就在這時.天玄巨大的魔影刀從天而降.筆直地插入大地.生生擋住閻良的攻擊.

咻.

突然.魔影刀的身後.一道紫色的光芒頓時從一側爆竄而出.瞬間衝進了那十八道鬼閻羅之中.

「看了配合的不錯嘛.」

身後.幽蘭谷的羅祁微笑著走過來.看著手持巨型魔影刀的天玄.輕輕一笑.

「還有更不錯的呢.魔影三刀流.」

「唰」的一聲.魔影刀轉過九十度.鋒利的刀刃直逼閻良斬去.

可惜.閻良的速度並不慢.刀身劃過.卻是落了個空.

不過.天玄嘴角一笑.卻並沒有因為剛剛的失誤在意.只見他手中發力.刀身順勢舉過了頭頂.黑與白的真氣.纏繞在到身上.一陣暴亂.

唰.

一聲巨響.天玄雙手握著的魔影刀.對著身形爆退的閻良瞬間斬出.

空中那道巨大的氣刃.就在即將斬到閻良的一瞬間.凌亂暴動的黑白真氣.竟突然分成了三道.封住了閻良兩側的退路.

這一招威力不凡.閻良眼中頓時一驚.不過.幾百年如此.卻也還沒有到他使出真正實力的時候.

只見他手中印法輕結.身體前方頃刻間凝聚出了一道渾實的真氣盾.

不過.突然他神色一凝.竟有些不敢相信.恐怖的溫度.在這一瞬間撲面兒來.

「怎麼回事.」

原來.天玄使出魔影三刀流的時候.竟有著一縷透明的火焰.一併隨著被轟出.

在真氣的催動之下.靈冥心火熊熊燃燒起來.可怕的熱浪.一陣陣向四處鋪開.

嘭.

三道散發著可怕溫度的真氣刀刃.瞬間斬在閻良的白色氣盾之上.

靈冥心火瘋狂地開開始將焚燒吞噬白色的真氣盾.很快.氣盾之上.竟被三道刀刃劈開了一條裂痕.

「不好.」

可是.偏偏就在這時.一股異常恐怖的力量.瞬間爆發開來.

嘭.

三道刀刃隨著那白色的氣盾一起爆炸開來.散在空中消失不見.而天玄的身體.則是被這股異常恐怖的力量震得倒飛出去.

只見前方爆炸之處.一團刺眼無比的白色光芒.在飛快地膨脹起來.

轉眼之間.竟然形成了一尊七八米高大的神魄.而且在神魄之上.覆蓋著厚厚的鎧甲.想不到閻良竟然達到了這樣的實力.

天玄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本還以為閻良真正的實力.也就普通神魄而已.但是現在來看.竟然將神魄之甲都修鍊出來了.

而突然之間.一直巨大的凝實的神魄拳頭.帶著恐怖的力量.對著倒飛而出的天玄.筆直轟來.

天玄心中一驚.他能夠感覺到.這一拳的威力之大.可是現在究竟該怎樣擋下這一拳呢.

「天玄.」

就在這時.一聲嘹亮的鳳鳴之聲響起.只聽見「唰」的一聲之後.一道藍色的劍刃瞬間朝著那隻拳頭斬去.

嘭.

劍刃斬在白色的拳頭之上.也虧得七彩鳳幽劍的威力.竟能夠將拳頭斬開了一條細小的痕迹.不過.轉眼之間.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天玄的身後.一直巨大的藍色鳳凰振翅而來.藍衣的少女.手持藍色古劍.一臉擔心地看著他.

「來.」

藍色的鳳凰飛過.凌沁伸出一隻手.一把抓住天玄.隨即一拉.他的身體便是翻起落在凌沁的身後.

「你沒事兒吧.」

「呵.原來騎鳳凰是這樣的感覺啊.」天玄避開凌沁的問題.反倒是嬉皮笑臉的說著.

凌沁微微側臉瞥了一眼背後的天玄.早知道就不應該白擔心.這個傢伙被雷劈了這麼多此都沒有事.剛剛的反噬.又怎會傷得了他.

隨即她控制著腳下的鳳凰.猛地來了一個加速.天玄身子歪歪斜斜.竟險些墜落下去

「嘿嘿.」他厚著臉皮笑了笑.道.「我錯了錯了……」

「站穩了.」凌沁依舊淡淡地說道.心中不禁偷偷一樂.

七彩霞冠鳳凰振翅高飛.天玄低頭一看.那尊神魄雖然沒有至尊神魄的大小.但是似乎絲毫不比初級的至尊神魄弱上多少.

隨即他又見到.靈雲山的伏誅三位師兄弟.手中祭出青色的長劍.縱身躍起.帶起道道劍痕.

而另外的三名幽蘭谷的弟子.同樣手中祭出長劍.配合著靈雲山弟子一起攻向閻良的神魄.

「凌沁.我們也得去幫忙了.」

「恩.」


少女螓首輕點.隨即七彩霞冠鳳凰猛地從九空之上俯衝而下.

不過.天玄還沒有做好準備.一個踉蹌.身體向下傾倒.雖然他努力地控制住身體.但還是一隻手撐在了凌沁的背上.

凌沁的背.沒有多餘的贅肉.但是十分的柔軟平滑.他的手中頓時傳來一陣陣舒服.

而少女的臉則是一瞬間紅了起來.還是第一次和異性有著這樣靜身體接觸.她頓時怒罵一聲:「變態狂.」

隨即身體之上一層藍色的真氣猛地一下將天玄的手震開.藍色鳳凰也放平了身子.

天玄連忙收手.心中有些害怕.怕眼前的少女真的生氣.可是又覺得剛剛真的很舒服的樣子.頓時連他的臉也通紅起來.

凌沁果然還是慢慢轉過身來.通紅的臉一陣滾燙.怒不可言.不過就在看見天玄同樣臉紅的尷尬.卻也沒能生出氣來.

「對.對不起……」

天玄連說話都有些吞吞吐吐.同樣他也是第一次這樣地與異性身體接觸.

「算了……」

少女低下頭.緩緩轉過身去.不過.還沒來得及轉過去.突然.藍色的鳳凰還真是很給天玄面子.猛地一昂首.凌沁竟也沒能站住身體.直接撲進了天玄的懷中.

這樣的話.那可就不能怪自己了.天玄心中瞬間偷笑起來.


他的手輕輕挽住少女纖細的蠻腰.不讓她墜落下去.

「放開我.死變態.」看來凌沁這次真的怒了.連忙掙開天玄的手.惡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咻.

就在這時.下方的神魄.竟然再次轟出一拳…… 白色的至尊神魄鼎立在鑄劍場之中.輕輕一動.四處凌亂的鑄劍台便輕而易舉地被摧毀掉.

雖然四周靈雲山和幽蘭谷的六名弟子聯手對其轟來.可是.即便他們都算是同輩之中的佼佼者.卻是始終連閻良至尊都靠近不得.

天空之上.天玄凌沁二人乘著藍色鳳凰.在閻良至尊的上空盤旋.同樣一直都沒有找到機會下手.

不過.二人卻是面色通紅.略顯尷尬.而且這次保持了一定的距離.

「呼」的一聲.只見閻良對著他們轟來一拳.巨大的拳頭轟破空氣.瞬間竄來.

七彩霞冠鳳凰猛地一振翅.龐大的身軀硬是生生偏離原來的路線.躲開了這一次轟擊.

而天玄二人有了之前的經歷.明顯對這次的攻擊有所準備.再沒有出現剛剛的尷尬.

「天玄.再這樣下去.也沒有辦法接近得了他.」凌沁淡淡地說道.清美的眼睛.盯著西方龐大的身軀.

「看來也只有這樣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