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10, 2021
87 Views

「……」感情他這是閑得無聊啊!不過到此刻夏雨霖忽然就有些同情這位老人家了,身為家主被大家無視得也太徹底了一點。

Written by
banner

穆傲天伸手攬住夏雨霖道:「我們進去吧,這裡風大,一會兒就該到了。」

雖然穆傲天說的是一會兒就到,但據夏雨霖估計船至少還是前進了差不多十分鐘才停下,當她走出船艙時她又忍住「啊…」了一聲。

只是這次不同於剛才的大吼,這次的欣喜的發出感嘆,「這裡好漂亮,我好喜歡。」

此時他們的船並沒有靠岸,而是停在了一個由陸地延伸過來的一條長長的棧道旁,目測這條搭建在水上的棧道至少有兩百米之遠,而棧道的兩旁全都是高高的蘆葦,正隨著微風輕舞飛揚。

「你喜歡就好,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了。」穆傲天俯身在夏雨霖身邊輕輕的說道。

說完話的穆傲天直接跳下了夾板,被溫熱的氣息弄得呆住的夏雨霖在注意到眼前一雙骨節分明的大掌時才緩過神來,輕笑著抓住他的手,在他的帶領下走進他的天地。

長長的棧道,慢慢的走,時間很長,足夠穆傲天將這裡的情況簡單的介紹一遍。

蘆葦島因周圍環繞著近兩百丈的蘆葦而得名,地處百獸湖中央,而穆府便在這蘆葦島正中央,也就是在整個百獸湖中央。

整個島嶼擁有十處設有棧道,分屬不同的用處。有的只能行人通過,有的專門用於運輸輕便貨物,有的則可以運輸重型貨物。

「島這麼大,棧道一定隔得很遠,周圍蘆葦又這麼多,萬一有什麼居心不良的人前來那不是很糟糕?」聽到此處夏雨霖忍不住擔憂的說道。

「不會有事的,雖然棧道隔得很遠,但一處遇襲其他所有棧道都可以直接沉入水底。況且在島上設有多出瞭望塔,方圓十里有船靠近都可發現。即使是水族獸人也不用擔心,穆家有千人水族隊,分散在蘆葦道四周,即使是這看似平靜的蘆葦也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麼美好。」

雖然這些事情穆傲天並不用解釋給夏雨霖聽,但在她問起時,他連想都沒想就說了出來,這又夏雨霖小小的感動了一把。

「難道這島上除了犬族的獸人還有很多其他種族的獸人?」夏雨霖驚喜的問道。

「嗯。」穆傲天寵溺的望著她,說道:「穆家在此已有千百年了,島上的種族可比你想象的多,穆四穆五六兄弟獵豹族。」(未完待續)

ps:今天才發現u盤壞了,昨晚寫的文檔沒了,早上準備寫時發現文檔損壞以後是自己不小,重寫!下午又損壞才知道是u盤出來問題,鬱悶啊,這章開頭寫了三遍啊~~~~


… 獵豹跑得很快,而且身形柔韌修長,想到此處夏雨霖忍不住轉身看了看身後的穆四穆五,兩人見她轉身趕緊微笑著點頭。

夏雨霖轉回身來,讚歎道:「身形果然修長,就不知道柔韌不柔韌了。」以前他怎麼就沒注意到呢?

聽到夏雨霖下意識的讚歎,穆傲天微笑著轉頭看了穆四穆五一眼,而穆四穆五在聽到夏雨霖的讚歎時就已經瑟縮著脖子了,他們非常確定沒有在任何地方得罪過她。


當他們走過棧道時便陸陸續續看到很多人,而且每個人都很熱情的同穆傲天打招呼,似乎不是穆家的下人只是一般的平常人家。

「島上的人都是時代跟著穆家的人,所以大家都比較親切。」剛走過又一個前來打招呼的人時,穆傲天像夏雨霖解釋道。

夏雨霖點點頭並不說什麼,她真是太喜歡這裡了,有綿延的山路,有肥沃的田地,有嬉鬧的人群,放眼望去到處就是綠油油的一片,春天的生機隨處可見。

從穆傲天口中得知島中央的建築就是他的家時,夏雨霖心中不無緊張,但此刻站在離它不遠的地方,夏雨霖忽然就覺得她淡定了。

黑色的院牆,朱紅的大門,遠處見時並不覺得有多巍峨,但走近了夏雨霖才生出了幾分敬畏之情,朱紅的大門至少有五六個她那個高。



「天哥!」

正當夏雨霖還在感嘆之處的建築之時,一位年輕的姑娘就從旁邊的角門跑了出來,跑得太快了,連她的樣子夏雨霖都沒能看清楚,要不是還能聽到聲音估計是雌是雄她都要分不清楚了。

相較於她的熱情。穆傲天似乎就顯得冷淡了愈多,姑娘原本飛奔過來是想抱住穆傲天的,可惜被他躲過了。穆云云見自己被躲開,很是委屈的望著穆傲天,可惜穆傲天對她的委屈依舊視若無睹,而是微笑著拉過夏雨霖給她介紹。

半年多不見,如今剛見面就已經讓她覺得不開心了。誰曾想他居然還帶了一個屬性為雌的人回來。在夏雨霖給她打招呼的時候,她也並不打算理睬。

對於這種被寵壞的千金小姐夏雨霖並不打算跟她太計較,倘若不是因為以後還要相處。她可一點也不想理她這種嬌貴的千金大小姐,對於她的這種態度她也是不痛不癢。

反倒是一旁的穆傲天見狀忽然拉長了臉道:「我已將乾坤袋給她了,你最好注意你的態度。」

一聽到乾坤袋的事情,穆云云原本紅潤的臉頰瞬間變得慘白。不敢相信的望著穆傲天。雖然夏雨霖並不知道乾坤袋的另一層意思,但她已經知道乾坤袋是很少見的東西了。

現在她手上的乾坤袋可不是穆傲天自願送給她的。而是她搶了當時作為嗷嗷的他,想到此處夏雨霖頗為不好意思的拉了拉他的袖子,意思就是這事還是算了。

雖然是搶來的,但卻是個難得的好東西。所以她現在並不打算還回去就是了,但是樣子還是要做一做的,不會她會在來的第一天就成為別人的仇人。

可夏雨霖哪裡知道。現在已經是不管她怎麼做都是別人仇人的時候了,即使她剛才拉住穆傲天袖子讓他不要再說的行為。也已經被解讀成是在示威了。

因為穆云云從小就認識穆傲天,也從小就喜歡他,所以她很清楚穆傲天在這種事情上不會聽任何人的意見,包括穆老爺子。但此刻他的神情卻在她之後緩和了,這怎能不讓她更加生氣。

在夏雨霖注意到穆云云的眼神比剛才還要不善的時候,她無語了。

就在此時,一位儀容華貴的婦人走了出來,見眾人居然還在門外便催促道:「傲天,老爺子在裡面等急了,你還是快些進去吧。」

穆傲天對著出來的婦人點了點頭,接著就帶夏雨霖先進去了。

待穆傲天一行人走後,穆云云通紅著一雙眼撲上去抱住出來的婦人道:「娘,天哥把乾坤袋送給剛才那個女人了!」

穆傲天不怎麼搭理穆云云這件事穆二娘也是知道的,出來見到穆云云眼睛發紅的時候她也只以為她準是又受委屈了,但此刻聽到穆云云的話她也是吃驚不小。

剛才她出來的時候並沒有太注意夏雨霖,一來所有名門之秀她都認識,二來見她穿著普通所以她並未將她放在眼裡。雖然穆傲天一直都不怎麼搭理穆云云,但兩人到底是從小一起長大的,她本以為兩人成親只是遲早的事情,並且她也是一直都是這樣安慰穆云云的,卻不想在此刻突然插入這麼一個不知名的人,而在此之前他們竟然一點兒消息都沒有。

「娘…你說怎麼辦嘛!」穆云云見穆二娘並不像以往那樣很快讓自己安心,便有焦急的催促道。

穆二娘看了看在自己懷裡哭紅了眼的穆云云,疼惜的摸著她的頭輕輕安撫,她真是不明白穆傲天到底有什麼不滿意穆云云的。

他們穆家要財力實力都是獸界當之無愧的一家,並不需要通過與其他名門或另外四家的旁支聯姻來鞏固地位,而穆云云雖然驕縱了些,但性子還是溫柔可人的。

況且她父親對她有恩,而她雖然不是他的生母但他畢竟是她從小帶到大的。當初穆傲天的母親在他才六歲的時候就過世了,後來她進門之後穆傲天不就是由她在照顧嗎?

以前穆傲天跟她雖然算不上特別親近,但到底也比現在好上許多,那會兒她說的好些話他還是會聽一點兒,但不知道為什麼從他十五歲的時候開始,他就慢慢的變得陌生了。

在穆云云又一次撒嬌的時候,穆二娘終於收回了自己的心思,一邊安撫著她一邊說道:「你以為隨便什麼人都能進我們穆家的門嗎?老爺子那關可不好過。」

一提到穆家老爺子穆云云突然就覺得信心倍增,對啊,穆老爺子是誰。他又怎會讓不知道的人隨便進穆家的門。要知道她爹娘可都是穆家世代護院,那衷心自不用說,而他爹還因為救二夫人丟了性命。

她娘也在那之後鬱鬱而終,二夫人見她孤苦無依自己有膝下無子,於是便由老爺子做主過繼到她名下。想到這裡穆云云也覺得心裡舒服不少,一個突然出現的人怎麼可能比得過他從小一起長大的這份情誼。

「這下好了吧,我們先進去吧。看看老爺子會怎麼處理。」穆二娘摸著穆云云的頭和藹的說道。

穆云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白皙的臉蛋也羞得通紅,在穆二娘的又一次寬慰下,她才扭捏的挽著穆二娘的手臂往穆府內走去。

※※※※※※※※※※※※※※※※※※※※※※※※※※※※※※※※※※※※

夏雨霖隨著穆傲天走進穆府。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副長約十米的影壁,不似一般民宅的麒麟圖,或松鶴、白鶴、老虎之類的,這是一幅波瀾壯闊的水墨畫。

有青山。有綠水,有飛翔的大雁。一切都是那麼的栩栩如生活靈活現,只從這影壁便可知整個穆府的設計應該是偏向江南水鄉,這又讓夏雨霖覺得歡喜不少。

越過影壁踏上通往花廳的抄手游廊時,穆傲天突然對夏雨霖說道:「雨霖。我讓穆禾先帶你去府上到處轉轉,我去跟老爺子說一聲再帶你過去。」

因為她以後可能要在這裡待不少時間,現在貿然去見穆家老爺子好像也不太好。所以對於穆傲天這樣的安排她還是覺得很不錯的。只是她人都已經到府上了卻不先去跟主人家打個招呼,這樣似乎又不太好。

夏雨霖猶豫間。穆傲天已經像穆禾以及穆四穆五吩咐好了,再見她臉上的神情,他已經知道她在想什麼了,安撫著說道:「沒事的,不用擔心,一切有我。」

夏雨霖笑笑,既然他都那樣說了她也不堅持。雖然以前還是嗷嗷的時候他會很裝可愛跟她撒嬌,但其實他的很多事情她都不用操心,而變回穆傲天的他就更加不用她操心了。

穿過花廳,夏雨霖目送穆傲天離開后就隨著穆禾三人一同往另一個方向走去,她不知道這條路通向哪裡,不過從三人的熱情解說中她已經心安了,也得到了快樂。

穆府畢竟太大了,現在熟悉也沒什麼意思,以後時間長了自然就能找到了,所以三人提議帶她去府里的幾個花園轉轉,現在這個季節正是去賞園的好季節。

真的是賞園的好地方,他們走了好一會兒才到了這個湖色園,此園景如其名,最大的特色就是糊,整個院子說白了就是一個湖,只是湖中有亭台,有小橋,有小小的島嶼,就好像是一葉扁舟。

原處看上去湖水清澈異常,夏雨霖走近湖邊低頭一瞧,果然是清澈可見底的湖水,就連裡面嬉戲的魚兒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等到了秋天,夏姑娘就可以吃到這裡真正的美味了!」穆五在一旁回味無窮的感慨道。

秋天的美味夏雨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螃蟹,轉身不確定的問:「這裡面還養螃蟹?」

穆四穆五都相當激動的點點頭,表示確實如此,相比之下穆禾倒是要淡定很多,向她解釋道:「以前裡面也沒有螃蟹,也只最近幾年才開始的,那會兒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突然裡面就有了。原本管家是打算找人來清理掉的,後來還是公子讓養著的,這一養還成了大家秋天的一個念頭了。」

「公子那麼疼夏姑娘,到時候公子肯定會同意在這裡架個鍋直接用湖水煮的,那味道才叫好。」說道吃的穆五的嘴巴也就停不下來了。

夏雨霖看著他陶醉的樣子,感情之前她還覺得穆五挺酷的,原來是吃貨一枚,「你們公子為什麼不同意你們在這裡直接煮?」

夏雨霖此話一出,剛才還挺活躍的穆四穆五瞬間就安靜了,沒辦法夏雨霖只得將疑惑的目光望著穆禾,穆禾好笑的看了兩人一眼,對夏雨霖說道:「剛開始那兩年公子是允許我們偶爾在這裡煮的。後來有一次他們六兄弟在這裡煮得太開心,比武破壞湖色園就算了,最後還著了火,將這裡好些東西都燒了,從那之後公子就不許任何人在這裡動火了。」

夏雨霖覺得好笑,換做是她她也不會再同意了。「你們沒受懲罰?」不然怎麼還敢想這種事情。

夏雨霖此話一出,兩人又沉默了。

這次又是穆禾對夏雨霖解釋的。其實他也很好奇當年他們六兄弟都受了什麼懲罰。當初出事之後。公子就將他們六個叫到後院練功房去了。


第二天出來的時候六兄弟都挺正常的,也沒受傷,但對裡面發生的事情卻是隻字不提。而且好長一段時間他們都不再提在這裡煮螃蟹的事情了。

這幾人似乎從去年開始又有了蠢蠢欲動的想法,只是一直都沒什麼事情的行動,看今天的樣子,估計帶夏雨霖過來的目的就是為了慫恿吧。不然也不會這麼積極。

不過他也好久沒那樣來過了,雖然現在不是最好的季節。但這麼來一下還是很不錯的事情。於是穆禾也幫助讚美了一下此法的好。

其實在聽到他們的說法時,夏雨霖就已經想到了她看的有一期關於陽澄湖大閘蟹的報道,那些人也是直接一個大鍋就在湖邊煮了起來。

此刻在被幾人一慫恿,她肚子里的蛔蟲也被鼓動起來了。

※※※※※※※※※※※※※※※※※※※※※※※※※※※※※※※※※※※※※※※※※

相較於夏雨霖這邊一群吃貨熱火朝天的討論螃蟹怎樣好吃。穆傲天這邊就顯得嚴肅多了。

穿過花廳他正準備去前廳的時候,一直在老爺子身邊的管事過來告訴他說,老爺子不在前廳。他在他的雲天閣等著他過去。

穆傲天心領神會,點點頭改嚮往二門走去。正常情況是應該在前廳才對。這次居然在雲天閣沒出來,看來對他失蹤半年的事情果然是很介意。

穆傲天走到雲天閣,他還沒踏進廳堂就聽到老爺子威嚴的聲音從裡面傳了出來,「臭小子還知道回來?!」伴隨著這威嚴質問而來還有一道凌厲的掌風。

穆傲天輕聲一側不僅讓開了這道凌厲的掌風,人也停在了老爺子面前,「身體不錯。」

「你個臭小子!不孝子!」雖然並沒有想真的打中他,但老爺子見他輕輕鬆鬆就躲過去后心裡還是覺得非常不爽,滿臉花白的鬍子不停的抖啊抖。

「氣大傷身。」穆傲天臉上依然掛著慣常的微笑,不過說出來的話不像勸解的話倒像是惹人生氣的話。

穆老爺子嘴角的鬍子抖得更厲害了。良久才盡量語氣平和的說:「乾坤袋的事情是不是該跟我解釋一下。」

穆傲天嘴角輕挑淺淺一笑,他就知道這件事瞞不了老爺子,不過他也沒打算要瞞就是了,「既然祖父這樣問了,想必雨霖的事情你也都查清楚了吧。」

「差不多了,是個沒什麼背景的丫頭。」穆老爺子抿了一口桌案上的茶,淡淡的說道。

「嗯,確實如此。乾坤袋我已經給她了,我也準備在三天後的家主宴上將雨霖正式介紹給所有人,這個就不勞煩祖父費心了。」穆傲天一派自然的對穆老爺子說道,完了還對著他做了一個似模似樣揖。

「啪!」的一聲,穆老爺子拍著桌子站了起來,因為用力過猛桌上的茶杯以及裝飾用的花瓶都發出了砰砰的撞擊聲,而穆老爺子不停漂浮的花白鬍子也說明了他此刻的震怒。

「您的茶杯要掉了。」

只見穆老爺子在聽到這話時身體像是不受大腦控制一般急速轉頭,在注意到茶杯好好的立在桌案上時他才緩緩的吐出一口氣來。只是再次看向穆傲天的眼神中多了一絲責備,穆傲天完全無視了他眼神中的情緒,淡然道:「祖父還有事嗎?沒事我就先走了。」

「站住,誰說我沒事了,我有事!」雖然這次對於穆傲天的態度,穆老爺子還是覺得不爽,但卻沒有再拍桌子了。

穆傲天回過頭來看了穆老爺子一眼,淡定道:「有事就找藥師幫您看看。府里又不是沒有藥師,不用特意告訴我,等您真的覺得不舒服了我會知道的。」

「你…你…你個不孝子!」穆老爺子再次氣得吹鬍子瞪眼了。

穆傲天彷彿不知道他在生氣一樣,依舊一臉笑意的說:「祖父,您老糊塗了吧,我不是您兒子,是您孫子才對。」

對於兒子孫子這個爭論他們已經鬧過很多次了。對於穆傲天這種不聽長輩吩咐的行為。穆老爺子只能理解為不孝子行為,偏偏他跟他又隔了一代。

以前他兒子還在世時明明就很聽話,為何到孫子就這麼不聽話了。雖然他不曾親自帶過這孩子,但他也是時常關心的,怎麼就突然長歪了?

氣到深處反而學會了冷靜,穆老爺子忽然一改常態的坐了下來。完了還端起剛才已經灑得只剩下半杯的茶喝了起來,在穆傲天即將跨出門檻那一刻他終於說話了。

「你現在長本事了。我這個做祖父的管不了了,但是族譜可是在我手上,以後你們成親了族譜我要不要拿出來可是個很大的問題。」

已經跨出一腳的穆傲天在心裡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就知道他會用這招。收回已經踏出的一腳。穆傲天默默的回到穆老爺子身邊坐在了他旁邊的位置上,接著又自己伸手拿起旁邊一個空茶杯為自己斟了一杯茶,放在鼻息間聞了聞。再輕抿一口,接著又一飲而盡。最後在將杯子放回原來的地方,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非常連貫。

「說吧,有什麼不滿?」在茶杯放下的那一刻,穆傲天也收起了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

穆老爺子見他的笑容已不在,也正經起來,「一她的身份不明,二嘛,我還不知道我喜歡不喜歡這孩子。」

穆傲天撇了穆老爺子一眼,淡淡的說道:「一我覺得她的身份已經很明了,二隻要我喜歡就可以了,不用你喜歡。」

「當真?」穆老爺子身體前傾向穆傲天靠近,穆傲天鄭重的點了點頭。

最後穆老爺子嘆息一聲坐了回去,靠在椅背上望著頂梁默默出聲,良久才道:「以我穆家今時今日的地位不用跟任何人聯姻,你愛跟誰成親就可以跟誰成親,只是一定要是清白女子,我可是知道這女子在與你認識以前,一直同一名少年不分彼此的同吃同住。」

「那個少年就是我。」穆傲天淡定的丟出一記重彈。

「什麼?!是…」穆老爺子不敢相信的叫道。

穆傲天用他的行動給了穆老爺子一個最準確的回答,也讓穆老爺子還沒來得急吐出來的「你」字徹底的沒了出場的機會。

「這是怎麼回事?」穆老爺子望著穆傲天的表情很嚴肅,他不相信自己的孫子會沒事變別人好玩,而且根據之前打探的消息,那人應該是很受傷被救才對。

這半年多以來,就連他們穆家都一直沒有他的消息,把他這個老頭子可以急得不行,他怕!一是擔心穆傲天出了什麼意外,二是怕穆家的香火就這麼斷了,他會沒臉去見穆家的列祖列宗,也沒臉去見穆傲天的爹娘。

對於穆傲天想成親這件事他本身是一點意見也沒有的,況且以前他就曾經跟他提過成親的時候,但每次都沒他毫不留情的拒絕了,現在他肯自己成親自然是再好不過,但成親的對象也不能是身份不明的人。

「這些事以後再慢慢說吧。」現在可不是將這些的時候。

穆老爺子也覺得穆傲天的話在理,便也不再追問此時,只是對於一個突然出現的女子還是有些不放心。「我想她好像還不知道乾坤袋的意義吧,人家未必會同意。」

聽到這話穆傲天就知道穆老爺子是沒話了,得意的站起身來,「這事兒就不用您老操心了,您的『不孝子』會在家主宴之前將這件事解決的。」(未完待續)

… 穆老爺子看著穆傲天離開的背影最終也只是嘆了嘆氣,他這個孫子他是管不了了,家主的位置他不稀罕,功力也不差,對他這個老頭子雖然還算可以,但要想讓他聽話卻是不易。

不過穆老爺子哪裡會知道穆傲天現在的法術已經比他高了,不僅比他高,還有一隻聖獸作為寵物。那隻寵物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穆傲天的肩膀上裝死,而穆老爺子卻一直都沒發現,但正常情況下他應該是能夠發現才對。

出了穆老爺子所在的雲天閣,穆傲天隨便問了個人就知道夏雨霖此時正在四季園,本想著也趕過去看看,先天春天開花的不少,他也是許久不曾見過了。

但往往事情並不如想的那麼順利,穆傲天剛走了幾步就看到穆云云跑了過來,本想就此轉身奈何他們是在沒有岔路的抄手游廊上相對而遇。

「天哥,你這麼長時間沒消息祖父沒有責怪你吧?」穆云云一派嬌羞的關心道。

穆傲天望著她略帶嫣紅的雙頰,反問道:「怎麼妹妹希望我被祖父訓誡?」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