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知鳶沉默了一下,狠狠皺了皺眉頭,程敏嫻還活着,她算是什麼?

宗政景曜已經有生母了,是麗妃,一個和親的已經死了的女人,又回來了,這不是搞笑么?

這個時候,宗政景曜背着手站在門口,冷眼看着冷風和寒宵:「沒事做么?」

兩個人嚇壞了,一聽到宗政景曜的聲音,飛快的轉身就跑了。

宗政景曜走了過去,顧知鳶抬手握住了他的手問道:「父皇知道了?」 無盡的海域當中,高達數百米的海浪席捲而來。

這堪稱歷史最為恐怖的海嘯。

如果這海嘯衝撞到沿海城市,那麼將無一人可以生還。

中科院內,有人還準備營救一下那六十萬尚未撤離的人員。

可是當他們聽到那陣巨響之後,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來不急了!

海嘯已經開始了。

蘇寒將複雜的心情收斂起來,沉着冷靜的下令道:「給我接通衛星,將各個城市的直播頻道全不打開。」

「是,組長!」

負責此次直播的負責人聞言,二話不說,直接下令開啟直播。

不過他很識趣,直接切斷了明珠市的直播,甚至屏蔽了明珠市的一切通訊。

與此同時,各個網站出現了一個新的頻道。

頻道的名字叫『自然與災害』。

很多網民好奇之下點進去一看,發現自己原本所在的城市早已經空無一人。

「短短半天的時間,竟然就撤空了一個幾千萬的繁華城市,試問有哪個國家可以做到?」

「我們龍國真是牛逼啊!不過話又說回來,是要打仗了嗎?要不然好端端的把人給扯出來做什麼?」

「打仗還不至於,我看跟剛才那陣巨響聲有關。」

在龍國眾多網民討論聲中,鏡頭上移。

剎那間,高達數百米的海浪直奔沿海城市而來。

嘶……

看見那高達數百米的海浪,不少網民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如果不是國家提前做出措施,恐怕他們都會喪生在這海嘯當中。

中科院內,蘇寒看着那高達數百米的海嘯,暗中握緊了拳頭。

前一世,因為無法提前預知海嘯的發生,導致龍國將近一億的人口喪生在這場海嘯當中。

蘇寒清楚的記得,那一天龍國一陣哀嚎。

這一世,他總算是利用自己掌控的信息,改變了這一結局。

不過這還不夠!

半個月後,莽荒紀元就會徹底的降臨。

到那個時候,會有更多的人喪命。

蘇寒現在要做的是,儘快啟動天空之城,確保在莽荒紀元降臨之前,保住整個龍國。

眨眼的功夫,海浪終於奔襲到了港口。

由人們建築起來抵禦海浪的海岸,在這種級別的海嘯面前,脆的跟紙一樣。

轟隆……

只聽一聲巨響,滔天的海浪直接衝進了城市。

無數的房屋在海浪的衝擊下,轟然倒塌。

這還是第一波海浪。

三分鐘過後,比剛才更加狂暴的海浪沖向岸邊。

這一刻,被撤離出來的龍國人民總算是反應過來,國家為什麼要這麼匆忙的將他們從自己的家園當中撤離出來了。

如果不會國家,恐怕他們現在已經喪生大海了。

「感謝偉大的祖國,如果不是祖國,恐怕我們現在已經成了大海的一份子了。」

「抱歉,我的祖國,從開始讓我們撤離的時候,我還要有些不願意,畢竟我的店鋪還在那裏,可是現在看來,店鋪算個屁啊!」

「你們有沒有發現,我們龍國的科學水平越來越發達了,先前不僅預支到了島國會發生8.1級地震,現在竟然能預測到這種級別的海嘯。」

這一刻,不僅龍國人民沸騰了。

就連其他國家的人都震驚了。

先是準確無誤的預測到島國發生的地震,又是預測到突如其來的海嘯。

這種科學水平為什麼龍國以前沒有展現出來?

漂亮國,黑宮當中,坐着數個面色陰沉的男子。

其中不少都穿着軍裝。

坐在主位上的一個中年男子沉聲說道:「這兩次絕對不是巧合,龍國一定是出現了什麼了不得的科學家,才能如此清楚的預測到地震和海嘯。」

其餘穿着軍裝的男子一聽,紛紛點了點頭。

是啊!

以前龍國的科學技術跟自己國家差不多,甚至還要略遜一籌。

可是這兩次龍國展現出來的科學水平已經遠遠超過他們漂亮國了。

說這裏面沒有什麼貓膩,打死他們都不信。

漂亮國的總統發現自己說的話並沒有人反對,立馬下令道:「把你們手底下的間諜統統派往龍國,我要知道,究竟是誰能做出如此精準的預測。」

不僅是美麗國,其他國家也開始行動起來。

因為他們猜測,龍國一定是出現了一位了不得的科學家。

首先,他們要搞清楚這位科學家究竟是誰?

然後才好做出應對。

蘇寒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其他國家惦記上了。

此刻,他正在聚精會神的盯着那場海嘯。

從前世的記憶得知,這場海嘯只是拉開『蠻荒紀元』的序幕而已。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當中,全世界都會出現各式各樣的災難。

火山噴發、地殼轉移……

此刻,蘇寒要做的是,就是儘快啟動天空之城,並且盡最大可能收集物資。

就在蘇寒思考之際,忽然感覺一隻大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

蘇寒轉身一看,發現一號BOSS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他的身邊?

迎著蘇寒疑惑的眼神,一號BOSS出聲問道:「蘇寒,根據你的推測,這場海嘯會持續多久?」

蘇寒想都不想,直接回答道:「這場海嘯一共會有十三波,大概會持續八個小時,也就是在今天夜裏九點之後會停歇。」

「不過就算是海嘯退走,我也不介意那些居民回到原來的城市,畢竟誰也保不住海嘯會不會再次來臨。」

忽然前世海嘯只是出現過一次,可是蘇寒也不敢拿將近一億的生命去賭。

一號BOSS聞言,沉思了一陣,緩緩開口道:「你這個想法我同意,待會兒我會下令將沿海城市的居民撤往內地,不過會派一部分去那些被淹沒的城市收集物資。」

蘇寒聽到這話,暗中點了點頭。

不愧是一號BOSS,想的就是比自己更加周到。

雖然那些被海嘯席捲過的城市不能再住人了,可是資源還在那裏。

收集一番后,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收穫。

蘇寒想了想,這次海嘯一共會持續八個小時,自己再待在這裏,也沒有什麼意義。

索性,利用這點時間,干點別的事不好。

想到這裏,蘇寒給一號BOSS打了一聲招呼,就準備離開此地。

可是就在這時,一號BOSS卻是叫住了蘇寒。

迎著蘇寒疑惑的眼神,一號BOSS忽然做了一個標準的軍禮,高聲喊道:「敬禮,向特別行動小組組長蘇寒致謝!」

唰!

凡是在中科院內的人紛紛將右手舉到耳邊,對着蘇寒行了一個軍禮。

人群當中,趙榮義見到這一幕,眼睛都有些濕潤了。

這可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啊!

而接受這榮耀的正是自己的學生蘇寒! 葉昕雨突然猛地掙脫了陳宇,她向後退了幾步,右手已經多了一把匕首,她手中匕首指著陳宇:「不要在過來了。」

「你拿着刀子幹什麼?」陳宇一臉莫名其妙,剛剛明明感覺她已經軟化了,可是為什麼一眨眼又這麼激動?

「我說了,不要在纏着我。」葉昕雨怒了,在纏着她,她就要露餡了。

「一把刀子而已,又傷不了我。」陳宇向前走了一步。

「那我總能傷得了我自己吧?」葉昕雨突然拿起匕首對着自己的臉。

「你,你這是幹什麼?」陳宇哭笑不得,本來談得好好的,他覺得兩人的關係現在能緩和了,可是一眨眼又成這樣了。

「陳宇,葉家小姐能力過人,將來能成為你的得賢內助,而余小姐也擁有一身實力,她們都能幫得了你,你身邊不缺女人,我求你別在煩我了,行嗎?」葉昕雨嘆了一口氣。

「你說什麼?」陳宇吃了一驚:「你一直在暗中注意着我?」

「我……」葉昕雨欲言又止,她搖搖頭,然後轉身匆匆忙忙地離開了這裏。

看着葉昕雨的背影,陳宇本來想追上去,但又怕刺激到她,只得無奈地停了下來,只是他覺得,葉昕雨似乎是有什麼事情在瞞着他。

匆忙地離開了陳宇,葉昕雨這才鬆了一口氣,她臉色緋紅,剛才陳宇抱着她,讓她幾乎要融化了,不過幸虧她狠下心來甩開了他,這才沒有露出太多破綻。

才多久不見,陳宇的實力已經突破了入道,而也幸虧葉昕雨修行的天樂九章,比陳宇的進境要更快一些,這才沒讓他看出來。

人影一閃,謝紅煙出現了,她現在看向葉昕雨的眼神滿是畏懼,很顯然這段時間,葉昕雨的手段讓她又驚又畏。

「小姐,又有一名修羅來了,白面書生,溫子明。」謝紅煙道。

「哦,來了就來了吧。」葉昕雨淡淡的說:「現在語姍已經送到陳家了,會有人好好照顧她,接下來,天命老人身邊還有八名修羅,我要逐一擊破,進一步架空他。」

「但是溫子明可不是一般人。」謝紅煙道:「想讓他折服,恐怕有些困難。」

「那就要看我的手段,夠不夠狠了。」葉昕雨淺笑:「帶我去見他。」

「是。」謝紅煙點點頭,她的眼神中有一絲畏懼。

她剛找到葉昕雨的時候,她還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女子,但是現在的葉昕雨,已經成長到了一個可怕的高度。

陳天命在世俗中的諸多力量,已經有一部分被她掌控,如果在收服溫子明,那她在世俗中的力量,將會十分可怕。

「你是不是覺得我在痴心妄想?」葉昕雨突然笑了。

「沒有,你的手段,是我見過的人當中,最可怕的。」謝紅煙搖搖頭,她本來是忠心於天命老人的,但是現在她已經被葉昕雨所折服。

而且更可怕的是,天命老人在世俗中的力量,正在一點點地被她蠶食,也許用不了多久,天命老人就會發現,他成了一個光桿司令。

「呵呵,可怕?」葉昕雨笑了,她幽幽地說:「其實,我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女人罷了,但陳天命逼着我一步步走上這條路。」

「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當一名普通的女子,在家相夫教子,可惜,現在我回不了頭了,他要拆散我們。」葉昕雨兩眼中的殺氣越來越盛:「所以我必須命出來命和他拼。」

「你和我剛認識你的時候已經不一樣了。」謝紅煙微微地嘆了一口氣道:「你現在手段和膽識都十分過人,而且你所做的一切,還能瞞過陳天命,到底是什麼原因,能支持你走上這一條路?」

「呵呵,當你有了一個喜歡的人的時候,你就會明白了。」葉昕雨笑了,她喃喃地說:「當你有了一個喜歡的人,如果有人想把你喜歡的人從你身邊奪走,那你就會命出命和他拼。」

接下來的幾天,陳宇幾乎沒出門,就是和家人一起陪着女兒。

小傢伙的到來給家裏添了許多歡聲笑語,女兒越是可愛,陳宇就越是感覺到虧欠她,因為沒能給她一個完整的家庭。

「聽說你又要出門了?」趁小東西熟睡的時候,何靈韻輕聲問道。

「是,天戰閣那邊下了一個任務,不過不用擔心,問題不大。」陳宇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