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盯著空色。

「請道長自重!貧僧從來沒有做過出軌之事!貧僧禁心禁慾!也從來沒有做過違規之事!阿彌陀佛!」說罷,空色便生氣的朝著前方走去。

但是此時的空色在道士的眼中確實更多一種掩飾。

這激動的語氣也就證明了空色內心真的很虛,他都不確定自己說的是不是真的。

接下來的日子,道士一直不緊不慢的跟著空色,甚至還出言調戲,說實話,道士也很好奇,為什麼空色有這種能力。

不過在這幾日的跟隨中,道士也發現了一個蹊蹺,空色的周圍有一個磁場一樣,只要一接近雌性,這個磁場就會悄然瀰漫。。————————————-末日類修真文,力爭最好的糅合。(老人新書,這個月爭取萬字日更!求各種票,謝謝。)

電流不僅僅灌滿蘇子賢的肉身,就連精神都滿是雷光乍現,兩道雷劫之下,蘇子賢的精神瀕臨潰散。

蘇子賢這個時候方才懂得,為什麼五重境會變成是強者的分水嶺,五重境的雷劫更多考驗的還是精神。

在五重境之前,修鍊靈魂力的修士必然是在少數,更何況精神越……

《末日之破碎蒼穹》第四十四章炎之修羅場的大局(六) 十多秒后,傅言鬆開她的時候,沈初的呼吸已經有些亂了。

她剛喝了一碗黑糖姜水,本來就覺得溫熱熨帖,傅言這麼一個熾熱的吻,沈初被鬆開的時候,額頭的鬢髮處已經滲出薄汗了。

沈初微微抬頭看了他一眼,推開他:「你快去洗澡。」

她心跳得有些快,沈初說完就轉身走到梳妝台前坐下,看著鏡子裡面的自己,泛著紅的臉頰在提醒著她剛才發生了什麼。

平了平情緒,沈初開始護膚。

傅言偏頭看了她一眼,舔了一下唇角,揚了揚眉,這才端著碗轉身出去。

時間還早,不過才八點多,沈初拿著手機刷了一下新聞,跟陳瀟聊了一會兒,然後點開了手機郵箱,看公司文件。

九點多,傅言出來的時候,床上的沈初已經睡著了,手機還在她的手上。

傅言抬腿走過去,從她的手上拿下手機,掃到那她正看著的文件,不禁挑了一下眉。

嘖,這麼敬業么。

傅言把手機放到一旁的床頭柜上,輕輕地拉上被子給沈初蓋上,確認蓋好,他才轉身出了房間。

沈初醒來的時候,手機的鬧鈴還沒有響。

她昨天晚上睡得早,今天早上六點多就醒過來了。

一旁的傅言睡得正沉,房間裡面的暖氣十足,傅言抱著她,她整個人都暖洋洋的。

沈初側過身,黑暗中,她依稀看到傅言的臉。

嘖,真好看。

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怕吵醒他,沈初只摸了一下就收回手了,隨即一點點地把自己從他的懷裡面挪出來,披著外套出了主卧。

六點才過一刻的時間,外面還是黑沉沉的,屋子裡面也是一片黑暗。

沈初開了燈,進廚房淘米煮了粥,這才重新回主卧洗漱。

她好像,還沒給傅言做過早餐呢。

早上七點,床上的傅言準時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的懷裡面空空如也。

他心頭莫名一慌,抬手開了房間的燈,卻發現沈初不在房間裡面。

男人的臉色變了變,傅言下了床,出了房間。

客廳裡面一片明亮,廚房裡面溢著粥香。

傅言走到餐廳那邊,才看到沈初在做早餐。

他抬腿過去直接就從身後把人抱住:「怎麼不喊我起來?」

沈初套了一件兔絨的毛衣,軟軟絨絨的,傅言貪戀的在她的頸項處蹭了蹭。

過去的很多年他都曾做過一個夢,夢到自己和沈初在一起了,可是每天起來卻發現床邊空無一人,那只是個夢。

剛才醒來的時候,身旁空無一人,傅言幾乎以為,這一個多月以來的日子,不過是自己做的一個黃粱美夢。

人醒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身後的人抱得緊,沈初覺得有些熱,微微掙了一下:「我好像沒給你做過早餐。」

聽著她這話,傅言哼笑了一聲:「這又不是什麼大事。」

他說著,頓了一下:「比起你為我做早餐,我更希望每天睜開眼都可以看到寶貝在我身旁。」

他剛睡醒,開口的話低沉喑啞,落到沈初耳朵裡面,像是細小的砂石滾進來,摩擦著痒痒的。

沈初臉紅了起來,開口轉移了話題:「早餐快好了,你去洗漱吧。」

傅言沒動,靠在她的肩膀上偏頭灼灼地看著她:「我剛才做了個夢。」

。走到樓梯口的位置,不出預料,此時的頭頂已經封上。

何尚懷揣著雕塑,小心翼翼的推開了頭上的地板。

藉著石板的縫隙觀察四周,察覺無人的何尚走出了暗道內。

摸索著到了剛剛翻進來的位置,何尚跨出窗戶。

卻發現,

此時的面前一個頭戴高帽的陰陽師正盯着自己,身側

《從上海灘開始》第一百零二章地獄之手(求訂閱) 「所以你們早就認識~!」褚逸辰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分不清是相信還是相信。

「嗯,你可以去問他,你不覺得他看我眼神不陌生嗎?」

雖然很遠,褚逸辰根本看不清陸銘的表情,但以後總會發覺,所以她的謊言並不突兀。

「沒想過攀高枝?」

「你怎麼可以這麼看我,我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

李安安立馬澄清,她和陸銘已經是過去試,其實算起來也沒什麼,頂多她算個備胎,一廂情願而已。

褚逸辰眼眸微米,打量她,李安安克制心裏的緊張,讓自己目光坦蕩和他對視,心跳卻一下比一下快,打鼓一樣,在褚逸辰面前撒謊還真要很強的心裏素質。

最後她受不了低頭。

「菜已經做好了,可以吃了,今天為了讓你開心,我做了拿手好菜。」

李安安把褚逸辰往餐桌邊推,不能讓他再當製冷空調,她會露陷。

褚逸辰聽到她的話,臉上嚴肅消失,嘴唇勾起,甚至有點愉悅。

「為了讓我開心。」

「當然了。」

李安安捧著臉「你在公司生了那麼久的氣,這樣不好,容易氣壞身體,工作是重要,但身體更重要,希望這桌菜能讓你心情好轉。」

褚逸辰看着她明艷狡黠的臉,笑意轉濃,伸手去拿筷子。

李安安笑眯眯的看着他。

「其實你笑起來很帥,為什麼不多笑笑。」

「能讓我高興的事不多。」

「那吃我做的菜很高興?」

雖然知道她做菜手藝很好,但被褚逸辰這麼難搞定的人肯定,她很自豪。

褚逸辰沒正面回答,只是勾勾唇。

外面龍庭走進客廳,先脫下外套扔給管家,來得早不如來得巧,太好了,今晚可以大快朵頤,走到餐廳邊,他愣了一下,這兩人吃個飯也要這麼甜蜜嗎,什麼鬼,體諒一下他這個苦命的單身狗不行嗎?

「李安安你笑得那麼猥瑣,是想把我表哥吃下去嗎?」

他調侃,立馬裝一碗飯找個位置坐下開吃。

李安安後知後覺,自己竟然趴在桌子上笑眯眯看着褚逸辰這麼久。

她一手扶在腰上艱難起來。

「說什麼呢?我是做菜用力過猛,閃到腰了!你別瞎說。」

龍庭差點把嘴裏的排骨噴出去,到底沒捨得,嘴巴含糊說。

「你承認對我表哥有興趣會死啊!」這兩個人明明有鬼還不承認,當他看不出來。

李安安生氣「沒有的事,別玷污褚總的清白。」

褚逸辰臉色一冷,吃飯速度放慢,李安安不明白為什麼他突然又不高興,不過不管了,她要去接孩子了。

龍庭看着李安安離開回頭對褚逸辰說。

「她挺有意思的?你是怎麼想的,而且還這麼漂亮能做菜,你不下手就被別人捷足先登了!」

「不怎麼想。」

褚逸辰吃完最後一口飯,起身「我只做!」

這次龍庭的排骨徹底的從嘴裏噴出來,他表哥這是在暗示什麼,好有顏色啊,不過他喜歡,男人喜歡就是要想方設法弄到手。

。零點中文網] 「好一個兄友弟恭!」

丁幕臉上露出一絲驚訝,不說此人裝死的詭詐,但是這冷血弒兄的手段,着實震驚了他平靜的內心。

阿金聽到了丁幕說的話,注意力從閻良徹屍體挪開,一拍腦門詼諧的說:「忘了,還有你!」

阿金說完俯身去撿問天劍,只要他拿到這柄奇兵,對面那個毛頭小子不足為懼。

「哼!」

丁幕嘴角露出一絲冷笑,他明白對方心中的意圖,想要憑藉問天的威力,將自己斬於劍刃之下。

丁幕猛地一腳踢中地上的石頭,強大的力量將石頭擊飛過去,即將握住問天劍柄的阿金,手臂直接被這顆石頭砸中。

「咔嚓!」

手臂骨骼斷裂聲音響起,攜帶鮮血的石頭威力不減,將阿金撞退了三步遠。

丁幕石頭一擊得手,閃身沖了過去,在阿金尚未做出反應時,將地上的問天劍柄握住。

見丁幕佔得了上風,阿金一臉猙獰之色,他伸出左手中指點在右肩,將手臂傷口處流血經脈封住。

「丁幕,你很好!」

阿金說着將左手伸進懷裏,從裏面掏出一個金屬管,對準丁幕的所在位置。

看到阿金拿出的奇怪東西,丁幕突然背後一陣發涼,眉頭一皺謹慎的說:「這是什麼?」

「怕了吧,這是暴雨梨花針!」

阿金嘴角露出一絲殘忍,手指在金屬管機關上一摁,金屬管口的機擴立即轉動。

無數根肉眼難辨的細小銀針,從暴雨梨花筒里激射而出,朝着丁幕疾馳飛去。

「這!」

丁幕看到眼前這密集的一片,頓時間頭皮發麻口乾舌燥,密集恐懼症一發不可收拾。

銀針速度非常之快,丁幕根本閃躲不開,只能硬著頭皮揮起寶劍,朝面前的銀雨瘋狂的劈砍。

「叮叮—!」

一部分銀針觸碰到問天劍,軀體一彎彈飛出去,掉落在丁幕腳下地面上。

「噗—!」大部分的銀針穿過縫隙,射中了丁幕的全身四肢,一股尖銳的揪心之痛,在他的身上傳遞了過來。

在這陣劇烈疼痛過後,丁幕感覺四肢頓時一麻,手中的問天劍也變得沉重。

「有毒!」

丁幕一臉意外的表情,舌頭已經開始麻木,意識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不錯,針上我塗了七日散與麻散!」

看到丁幕來回搖晃的軀體,阿金滿意的收回針筒,一臉貪婪的看着問天劍。

見阿金得償所願的目光,丁幕嘴角緩緩勾起,眼中閃過一絲毅然決然,使出全身之力後腳猛然踏出。

「轟!」

強大的力量將岩石地面震碎,反推之力將丁幕的身體彈動,直接撞向了前面的阿金。

看着面前衝過來的丁幕,阿金臉色突然失色,神色惶恐的大聲吼見:「你要幹甚麼!」

不待阿金做出反應動作,丁幕直接撞在他的胸膛上,那些裸落在體外的銀針,令丁幕如同刺蝟一樣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