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物什雖沒有扎進他的筋骨,但也跟他手臂的一部分,沒有多大的分別。

他倆跑沒幾里路,剛進到梨州地界,就被這個從天穹間砸下來的男人給攔住了去路。 兩萬噬靈蟬在花無心的背後出現。

名稱:噬靈蟬(火)

等級:二階(中級)

說明:最兇殘的異獸,最特異的凶獸,潛力無限,適應力點滿

在這地心空間內,煞氣瀰漫,溫度極低。

也就是火屬性的噬靈蟬在這裏,才能發揮出足夠的戰力。

「這怎麼可能,你是御獸宗的一谷首席弟子?」

「不是。」

御獸宗佔據西南方廣大的群山地帶,整個宗門都處在無盡妖域之中。

宗門總部更是直接立在金丹地帶,宗內以山谷為單位。

花無心臉上寫滿了不信。

他神情悲憤,「首席弟子不去爭奪鴻蒙雲氣,跑這裏跟我們搶風穴,你們都不要臉的么。」

「我說了我不是。」

程文一臉懵逼,神情有些無奈。

「你覺得我會信你的話?」

花無心指著那兩萬噬靈蟬,雖然不認識,但他知道,他肯定打不過兩萬中級靈獸。

「沒想到堂堂御獸宗,竟然如此無恥。」

他悲憤欲絕,深入到這裏不容易,下次恐怕沒這種運氣了,「我記住你了,這筆賬沒完。」

程文:()

這年頭咋回事兒呢,說真話都沒人信。

不過也從側面驗證了一個問題,萬獸經一旦運轉使用,真的藏不住。

萬獸經的氣息似乎很容易分辨和查探。

又是等了一會兒。

微風拂動,程文腦海中勾勒了方圓千里的畫面。

他靜靜的等待,時間流逝。

法力抵禦煞氣的侵蝕,以自身為一個單位來算,已經消耗了十個單位。

在這期間,無論是吞服丹藥,還是吸收靈力。

腦海中的畫面都會出現變化。

而他也不信有人的法力能比他多出十倍。

「還不錯,這是我收穫的第一個風穴。」

一路上,他搶劫的冥谷已經數不勝數,他都沒要,「但還不夠,得再接再厲。」

資源沒有人會嫌多,這些坐標記下,出去是能換錢的。

佈陣封印風穴,再屏蔽周邊,套上一層幻陣。

「完美!」

他抬頭看了看天空。

白色的天空,黑色的大地,看着彷彿是一張水墨畫。

山脈起伏,黑色的河水涓涓而過,煞氣逼人。

更遠處的天空中,飄蕩著無數的天罡之精,如同星辰,緩緩浮動。

這些都是沒被人找到的風穴誕生的天罡之精。

這些天罡之精只能看,不能摸,其本身是一種極為凝練的罡風氣團。

僅僅一團,想要收集都不容易。

更不要說漫天的天罡之精,恐怕才剛剛靠近就被罡風撕成粉碎了。

怔了一下,他半晌才回過神來。

「九州大陸看着也不簡單啊。」

程文深吸一口氣,「竟然存在一個這樣的地心空間,也不知道更神秘的無盡妖域是什麼情況。」

他思索片刻,帶着警惕繼續向著深處深入。

一刻鐘后,在他翻過了一座小山時,忽然神色一動,借風神通使出,一條手指粗細的黑蛇,懸浮於掌心。

「這就是所謂的地煞凶獸?」

黑蛇發出一聲尖銳的嘶吼,打破了這裏的寂靜,身軀捲動,不斷的掙扎。

程文觀察了一下便搖頭了。

除了煞氣這個優勢外,也沒什麼了不起。

心念一動,一道龍捲憑空出現,黑蛇瞬間被刮成了血霧,被他灑了一地。

手心中,僅剩下一縷灰色的氣,頭髮粗細,凝而不散。

「地脈之氣?看來這附近有一座地脈!」

雖說地脈之氣被排在最後,但從商業角度來說,卻是排在首位的。

因為地脈之氣可以被收集,可以帶出地心空間。

不像天罡之精和地煞之華需要當場煉化,時效性,讓這兩者的價值大大降低。

當然,也不是不能買賣,就像程文的做法一樣。

陣法師可以將風穴和冥谷封印起來,出去之後販賣坐標就行。

畢竟,五年就可以進入一次。

哪怕是這一次進入,也有相當一部分人是直接撲向買到的坐標的。

嗡嗡!

兩萬噬靈蟬再次被放了出來。

在這一片地區,找了足足七天的時間,殺了上百隻地煞凶獸。

最後他站在一座一片荒蕪的荒山腳下。

「功夫不負有心人啊,一整條地脈,這得多少地脈之氣!」

按照常規,發現地脈之後,是可以上報宗門,換取巨額積分獎勵的。

不過程文可沒那麼傻,他可是面白心黑之輩。

身在曹營心在漢。

雖然拜入了幻神宗,但真正看重的,還是他自己搞的那點小事業。

「這要是能抽走,放到金虹島上,大事可成。」

他眼神閃爍,心想自己的丹田靈島能不能行,「要不要試一試呢。」

手中突然出現一縷地脈之氣,心下膽子一大,收入丹田。

丹田靈島內,一縷地脈之氣出現,因為沒有承載之物,彷彿一片樹葉一般緩緩飄落。

最後直接融入了地面,附近的靈草萎靡了一大片。

靜等了幾分鐘,沒什麼動靜。

程文深深吸了口氣,「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

這事兒要是成功了,絕對能打破上層建築對金丹期的壟斷。」

隨即他祭出土行神通,不斷的深入荒山核心。

如今的他,得到了幻神宗的傳承之後,七十二地煞神通已經全部融合出來。

並且還是優化版本,只是能夠拿來戰鬥的沒有多少。

……

「北宮寒,你想幹什麼?」

陸生面帶寒霜,還有些色厲內荏,「還有你們,真以為我御獸宗好欺負么。」

他心中也是一臉懵逼。

正要煉化天罡之精的時候,突然被一群人給圍了。

「陸生,你們御獸宗做了什麼,還要我一一說出來嗎?」

「就是,把姓龍的交出來。」

「還要賠償我們的損失。」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陸生急忙給自己加了法盾,這架勢看着令人心驚膽寒。

難道這些人真的敢殺他不成。

瘋了吧,眾目睽睽之下,他們怎麼敢。

北宮寒見此怒了,真以為這麼多人都是瞎子么,「還想抵賴,陸生我告訴你,這件事很嚴重。

如果你不給我們一個交代,今天你會死在這裏。」

「你敢!」

「有什麼不敢,你們御獸宗敢做初一,我們就敢做十五!」

「這件事說破了天也是我們占理。」

「快點把人交出來!」

「對,交人!」

一眾人都氣憤的要死。

越來越多的人聚集在一起,眾人這才發現,竟然還是一個驚天連環大案。

遭了瘟的御獸宗弟子完全是損人不利己。

不管是天罡之精還是地煞之華,都不能帶出去,一個人也用不了那麼多。

所以結果只有一個,對方就是單純的故意搗亂破壞。

。若有所思。

萍姥姥這話,差不多都快兜底了。

除了香菱,無論是刻晴還是凝光,猜測不斷在心中翻滾。

眼前這位老婆婆,可是一位仙人,連她都說閑羽不一般。

那是不是代表對方也可能是一位……仙人?

但這又有些不太可能,還是那句話,閑羽的身份信息,都被她們研究透

《原神之劍主》第二百二十一:凝光的發現 第191章

「裴公子,你如何受的傷?」

秦臻卻沒接他的話,只出聲問道,說著手指下移,便想著去探他的脈搏。

蕭鳳棲心口一凌,當即將胳膊往後一抽,甩開了秦臻的手指。

砰的一下,因為收勢不急,秦臻的手打在桌子上,手背當即就紅了一片。

「抱歉,我不是……」

蕭鳳棲一張臉綳的很是緊,眸中極快的閃過一絲暗色。

他剛才反應太大了,因為他知道,只要被面前的姑娘觸到脈搏,她瞬間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份。

若她知道自己就是蕭鳳棲,裴翎就是蕭鳳棲,怕是她再不會靠近他,更是會恨急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