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即心裏咯噔一聲!

早不發現,晚不發現,偏偏這個時候,真他媽的晦氣!

「好了,別想那麼多,不是想要恢復自由嗎?甭管琵琶老鬼怎麼想的,一直勇往直前,到他的住處解決掉這傢伙就對了。」

走了幾步之後,劉十一再次甩開老子,說道。

「還是不對勁。」

這一次,我就算是脾氣再好,也有些不耐煩了。

「這就過分了,當初咱們不是說好的?」

「沒錯,確實是我出爾反爾了,但到這裏之後,我好像突然記起了什麼……」

劉十一打了打腦袋,接着道:「這個琵琶老鬼很有可能和那個女人有關係。」

「奇怪的小妾?」我脫口而出道。

「沒錯。」劉十一點了點頭,「老子從小體弱多病,本來有個算命先生說,這輩子活不過十六歲,三娘為了給老子沖喜,才把這個女人接回家。」

劉十一再次道:「我都想起來了,劉先生!」

他猛地沖了過來,興奮的抓住我的肩膀,讓人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惡魔之血可能抑制的不是他的好運氣,而是我的。

太他媽倒霉了!

千鈞一髮的時刻,遇見了這種狗血劇情,老子想哭的心都有了。

「這女人就是琵琶老鬼?別開玩笑了!」

我一把狠狠拽過劉十一,他卻並沒有走的意思。

「不是,聽我把話說完。」

「那就邊走邊說。」

他妥協了,不過步子很慢,讓老子很想上去給這傢伙兩腳!

「這琵琶是女人的法器,她是一個巫師,沒辦法,因為老子的體內有邪靈纏身,邪靈喜歡琵琶,不喜歡古琴。」

「她為了能夠治好我的病,就將法力傾注在古琴上面,震懾住邪靈。」

劉十一接着道:「可是這樣終究不是長久之計,沒辦法,最後只能忍痛割愛,將邪靈封印在了琵琶之中。」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老毒物終於通過發帖ip,確定了這個號召同學抵制安空調的人。

隨後老毒物帶著周嵩一路打聽,得知此人正在舊教學樓自習室。

空氣中瀰漫著新鮮的泥土氣息,濕漉漉的地面和一個又一個的水坑,昭示著昨夜暴雨的痕迹。

周嵩忍不住又想到了郁盼望那姑娘。

毫無疑問,他是喜歡她的。

和對袁月苓的喜歡不同,這不是男女之情——他對盼望的喜愛更加純粹,她在他眼裡,如同一個小天使一般。

偶爾的,周嵩甚至會產生一個念頭,盼望就像照進自己身邊這個骯髒世界的一抹光。

當然,他很快就會搖頭驅散這個中二的想法。

如果……如果胖哥真的把小羊弄髒了,自己真的,能原諒他嗎?

說到底,這與我又何干呢……?而且胖哥是我這幾年最好的朋友,不知道有多照顧我……

可是人不能,至少不應該……

唉,希望胖哥至少做好了安全措施吧。

要入贅就早點入贅吧,只要別辜負她就好。

「呵,找上門來了?學校許給你們什麼好處,這麼賣力?看你們二位也不像有門路保研的人物啊。」

這個聲音將周嵩從胡思亂想中喚醒。

名為曹文龍的男生留著板寸,一臉不屑,敵意很重。

「哎呀,兄弟,你別這麼大火氣,咱們才是自己人。我倆也就是上支下派,收集一下大家的意見,反饋上去,學校也不是不能聽取大家意見的嘛。」

老毒物又祭出了他的狗腿子拿手好戲。

「大家的意見,帖子里寫得很清楚了,你們把帖子刪了,倒來問我?」

可惜,曹文龍好像並不吃這一套。

他們班的其他同學聽到這裡的爭執,也紛紛湊了過來,大家七嘴八舌地指責學校居心不良,學生會為虎作倀,一時間亂鬨哄的。

「大家聽我說!」周嵩大聲地打斷了現場的喧鬧:「我實話跟大家說,因為那個聯名反對的帖子,學校把整個學生宿舍升級改造的預算全都撤銷了!」

「倒打一耙嗎?」曹文龍被惹火了:「學校撤銷預算,有TM我們什麼事?」

「我知道大家對這個運營方案有看法。」周嵩拿出那本冊子:「我為了推動這件事,已經跑了好幾天了,也是今天才拿到這個東西。他們讓我保密,但是我覺得沒有那個必要了。」

周嵩悄悄地撥開了老毒物拽自己衣角的手。

「這不就是那個缺德玩意沒錯了,你想說什麼?」

曹文龍接過冊子,跟同學們簡單傳閱了一下,又還給周嵩。

「可是現在由於大家的反對,學校預算一撤了之,學生會一年多白忙,大家到了夏天,依然熱成狗,這事誰贏了?」

「……」現場稍微沉默了一會,曹文龍就上前把手一揮:「誰愛贏誰贏,我們只知道我們沒做錯什麼,你也少在這裡花言巧語浪費大家時間了。出去!」

周嵩和老毒物被曹文龍蠻橫地趕出了自習室,圍觀的同學也陸續散去。

周嵩和老毒物站在教室門口,面面相覷。

無可奈何,正要轉身離去時,身後傳來一個清朗的女聲:「他們方案能做得稍微用點心,我們也不會聯名反對了。」

周嵩轉過身去,說話的是一個穿紅色高領毛衣黑褲子的高挑女生,剛才在教室里,周嵩和老毒物都沒有注意到她。

「這是一份設計作業,就是他們宿舍樓的中央空調安裝,以及線路改造運營方案,無論從經濟性、安全性還是工程量上都更合理,你們既然有心想干點事,就拿去看看吧,也許能有所幫助。」

「方老師,你拿我作業出來幹嘛?」曹文龍聞言想要伸手奪下,卻被她一轉身,靈巧地躲開了。

「你不就是從知道他們瞎搞方案以後,想自己試試做點人事兒有沒有那麼難嗎?為什麼花了時間和精力,用心做了,又怕給人看呢?這個方案大家都很喜歡的。」

「這些人要麼是上支下派的混子,要麼是一心想著撈油水的蠹蟲,怎麼可能用咱們的方案。」曹文龍搶不迴文件,氣哼哼地抱怨了幾句,就回自習室去了:「反正幾張紙而已,拿去就拿去。」

方老師把那份編製人寫著曹文龍名字的方案塞進周嵩手裡,故意提高音量對他說:

「別介意,他嘴硬而已。我看你們不是他說的那種人,這方案要是能用得上,就儘管用吧,拿去抄也行,他不介意的。」

「我會爭取說服學校採用更合理的方案,也希望大家不要聽到什麼風聲就盲目地去反對。」

周嵩認真地和眼前這個看起來過於年輕的女老師說道。

「老師,等一下。」老毒物好像忽然想起了什麼:「您知道他們是從哪知道學校的這兩份方案的?這東西我們也是今天才拿到。」

「……」方老師猶豫了一會,小聲說道:「是一個叫『有才』的私聊給曹文龍的,這個人說他看到方案也很憤慨,但是不敢站出來反對,希望曹文龍可以做點事,後來,他就把這個轉到校內網了。」

「果然還是有內鬼啊……你說咱們系,怎麼就沒有這麼颯的女老師,都是糟老頭子呢?」從機電系的樓里下來,老毒物摸著下巴上並不存在的鬍子喃喃自語。

「時間不早了,我得去醫院了,這個內鬼就拜託你了,你看看能不能像找曹文龍一樣把他揪出來。」周嵩心事重重。

「那行,你路上買一份紅豆牛奶冰,就說是我買的,給帶過去。我這有進展聯繫你。」

「OJ8K。」 單論這個,

津門電視台確實要比燕城電視台那邊強很多,以後應該是個不錯的合作夥伴。

啪啪啪啪!

果然,秦川的這句話說完后,會議室再次響起了掌聲。

眾人的士氣明顯提升。

「對了,電視劇的取景地和服裝、道具什麼的都準備好了嗎?」

頓了頓,秦川再問。

臨走之前他將這些事情全部安排給了洪濤,為的就是能在回來的時候第一時間開機。

「部長,已經準備好了……就在我們團後面的那片工地上。」

洪濤點頭。

原本他想着到外面找個影視城,結果發現這部戲來來回回就那麼幾個場景,根本不用大費周章,恰好九號樓後面有片工地。

這片地是團里打算上馬一個綜合行政辦公大樓的但後面因為資金審批的問題,地是平整出來了還還沒有開工建設。

於是就給團里打了個報告,交了一費用后在工地上搭了一個影棚。

「好!」

……….

就在電台部這邊開會的時候,行政一號樓,團長辦公室,

副團長張青坐在了團長關世全的面前。

「小秦回來了?」

「回來了…..這會開會呢!」

「也不知道他到那邊演了什麼,反正上面的評價很高,部里打來電話一陣誇獎。」

兩人的心情很不錯。

「就是因為這個事,現在網絡上出現了很多非議,電台部也有些軍心不穩。不然,參加完了央視小品大賽,小秦可能已經拿了一等獎。」

「人紅是非多,其實這也算是一個歷練和考驗!小秦的正處級不是批下來了嗎?紅頭文件已經到了團里人事部。

如果沒去軍總那邊,肯定沒有這麼快。」

「嗯!」

張青忍不住感慨道。

從明天開始秦川就是一個正兒八經的二級部門正職幹部,職稱也成了國家二級演員。下一步,只要繼續下去那就是副團長,國家一級演員!

「最重要是他還年輕……」

「可不是,部里對他很看好!」

就這樣,又聊了一會,

張青再說道,

「團長,再有兩個多月就是中秋節了,我們團里是不是辦一次全團的中秋節晚會?自從改制之後,感覺團里的績效確實比以前好太多,但凝聚力卻是沒以前那麼強了….各自為政的情況越來越明顯。辦一場晚會也能增加增加凝聚力。」

「中秋節?」

關世全忍不住一嘆,

「中秋節之後我就要正式退休了…..」

「團長,您在我們團工作了幾十年,正好這場晚會當做一個給您的一個謝禮!」

張青也有些感觸。

關世全的一輩子可以說是全部奉獻給了團里,兢兢業業,值得尊敬。

當然,他也知道中秋晚會後,新的團長就會出爐,

但到底是楊興還是孫文,目前來說還不太明朗。

「謝禮就算了….增加團里凝聚力到是真的!很有必要。」

回神,

關世全點了點頭。

「那….您看這個….交給那個部門去主辦?」

張青再說。

既然團長這邊沒問題了,接下來就是誰來主辦的問題。

「依我看,就交給電台部小秦!」

略作沉思,關世全說道。

「小秦?團長,電台部那邊和津門電視台好像還有個古裝輕喜劇項目,錄影棚都搭好了,怕是時間上來不及。」

聞言,張青有些猶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