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初就不該把你給造出來!

斯芬克斯有些委屈,明明就是你自己打不贏,還要賴在我身上。

「我可是知道海洋里的那傢伙要找你麻煩,你就不怕逼得我去投靠她?」

胡夫威脅道,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說出這樣的威脅。

「確實,那樣會非常麻煩。」洛塵認同地點頭,似乎妥協了:「這樣吧,一千年,我只需要你臣服我一千年的時間。」

「不可能!我可是胡夫,永遠都不會臣服!」胡夫激動起來。

洛塵的臉色徹底陰冷了下來,腳下的沙礫瞬間凝結了一層死氣冰霜。

「那既然如此,骨冥龍,帶他回家!」

「唬!」

骨冥龍立刻興奮起來,不死之身是嗎?它倒要看看胡夫這具身體究竟能重聚多少次,千次?萬次?不在乎了,反正它閑得很!谷

「等等」胡夫臉色驟變,立刻慌了:「一百年,我是法老王,一百年已經是極限了!」

洛塵的臉色沒有絲毫變化,骨冥龍已經將礙事的斯芬克斯給拍得老遠。

「二百年三五百年!只能是五百年了!」

胡夫一直在觀察洛塵的臉色,當看到他說出五百年時,洛塵似乎終於有鬆動的意思。

這時候,骨冥龍的爪子已經張開了。

「五百年的時間,這是我的極限。」

「骨冥龍,你這是還在期待什麼?」洛塵不滿地望向骨冥龍,你的動作平時不是很乾凈利落的嗎?

「唬!」

骨冥龍的爪子完全抓住了胡夫。

胡夫絕望了,咬牙切齒道:「好,一千年就一千年!」

一千年對他來說說短也不短,說長也不算長。其實在洛塵說出條件的那一刻,他就已經明白了洛塵的想法了。

冥界需要統一,但現在看來絕對不是他胡夫。

洛塵連皇紗枯骨女王的骨冥龍都能收拾的服服帖帖,他才是陸地上最有可能與海洋爭鋒的候選人。

反正,就算他爭不贏

千年之後,他胡夫又將是一條好漢。

「羽兒,這裡你先看著。」洛塵對秦羽兒說道。

秦羽兒點頭:「我知道。」

雖然胡夫答應了,但洛塵不會放任他不管。因為一旦被他抓到機會回冥界,那就只能帶領大軍去冥界開戰了。

「骨冥龍,走。」

兩頭骨冥龍揮動骨翼,承載著洛塵,龍爪抓著胡夫朝著天空飛去。

胡夫:「」

「給我點面子,人間這麼多人看著呢。」

「放心,他們看不到的。」

兩頭骨冥龍飛進雲層里后,便徹底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中。

秦羽兒從銀一的肩頭飄了下來,對著霍柏道:「可以了。」

「明白。」

霍柏點頭,他以前是因為秦羽兒與洛塵的威脅才聽從他們的安排,現在已經完完全全被其給折服了。

讓冥神臣服千年,這個世界上誰敢說出這樣的話?

而且那頭骨冥龍豈不是說當年夏威夷的那場災禍完全是洛塵自導自演的?

就和這次的一樣?

霍柏不敢在想象下去了,他怕知道的東西多了會被洛塵滅口,到現在夏威夷還是海妖的樂園

隨著他的一陣吟唱,收回三角次元鏡,灰白的金字塔也消失在了世人的面前,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地平線上的皇母美杜莎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但石化的效果卻不會消失,開羅依舊需要重建

「看來這一切只有我被蒙在鼓裡了?」凱捂著胸口苦笑一聲。

「其實我想知道當初你們為什麼會懷疑到霍柏身上。」

雖然這件事對整個謀划有促進作用,但這個變數秦羽兒始終想要弄清楚。

「這個你需要去問伊森了。」

凱嘆了一口氣,他很不喜歡洛塵他們這種以整個開羅市民生命為代價做局,但最後的結果卻是整個埃及今後千年的福音。

「伊森。」秦羽兒低吟一句,她會去找他的。

隨後,她將目光放到了斯芬克斯身上。

有銀一銀二坐鎮,即便現在秦羽兒估計釋放不出來幾個魔法來,斯芬克斯依舊不敢亂動。眾人循著聲音源頭看去。

只瞧見一身玄衣的裴琰,笑容滿面的站在陽光下,好看的彷彿一幅畫。

他穿多了那溫文爾雅的青竹色衣裳,如今突然來一抹鮮亮的顏色,就好像在黑白色的世界多了色彩一樣。

時間好似都靜止下來。

恭親王妃和樂陽郡主驚訝……

《鳳臨朝》第688章我家夫人醫術很好 原本只是聚在一起聊天,打趣斯凱勒的老兵們,聽到斯凱勒的話語,一瞬間將視線都集中在斯凱勒身上。

大劍豪?真的可能嗎?

斯凱勒此時準備就緒,不管是劍勢、霸氣還是追蹤術,都回到了四天前,和祗園對戰的那個感覺,隨後,出刀。

絢麗而妖嬈的斬擊出現,脫離劍刃,朝着前方飛去,那沒有半分衰弱的斬擊,直到撞擊之後,才逐漸湮滅。

老兵之中,可有不少當年都是將領,自然認得出這斬擊已經超過了劍豪,但是他們都沉默,一秒…兩秒…三秒…

「啊哈哈哈哈~小斯凱勒你是要笑死老夫嗎?這軟綿綿的斬擊,也好意思說是大劍豪的斬擊?啊哈哈哈~」

隨着一聲笑聲而起,這些老不修全都爆笑了起來,斯凱勒的臉頓時就黑了…

超越劍豪的斬擊,難道不就是大劍豪的斬擊了嗎?力量小點怎麼了?小怎麼了?小怎麼了?小難道就無法滿足了嗎?

氣得斯凱勒屏蔽了這些人的聲音,將耳朵堵上,一語不發,開始了今天的訓練。

老兵們也不是真的在嘲笑斯凱勒,只是…說好了是大劍豪,結果來個不倫不類的斬擊,他們肯定不認可,但是嘲笑完之後,三五成群還是在誇讚著斯凱勒。

尤其是杵著亞當寶樹製成的拐杖的海勒,更是成為了第一斯凱勒吹,到處給那些不怎麼懂劍術的老夥計們科普,斯凱勒剛剛那一擊的含金量。

一些看不明白,剛剛只是跟着笑的老海軍,此時也都明白了過來,說來說起,結果還是身體不行,這個話題都兩年了,還沒過去。

但是他們也知道,強者,哪怕是果實能力者,其一生都是在鍛煉體魄的,哪怕是如今的大將,澤法和戰國,以及海軍英雄卡普,也是不斷訓練體魄。

都是在三四十歲的時候,才走上了巔峰,成為了大海頂端戰力,而新生代中,薩卡斯基和波魯薩利諾,也明顯是還有上升空間的。

薩卡斯基拒絕升任大將時,便說他還無法認可自己,因為在他眼中,他還沒完全踏入大海最強者的行列,因此不足以擔任大將一職。

連薩卡斯基這種年紀的人,都還能進步,何況是斯凱勒呢?而且她有的是時間,哪怕再花上二十年的時間,將自己的身體磨礪到大海頂尖層次,她也不算大器晚成。

拋去卡普不談,中生代之中,最天才,也是最年輕的大將澤法,也是在自己三十八歲那一年,才成為大將的。

大海上從來不缺少天才,但是從未聽過有那一個天才,能在不足二十歲之時,便已經成為世界頂端的強者。

這些老海軍也是深知這一點,20歲不到的大將水平的強者?除非改天換日,才有可能出現吧?

幾乎任何目的地,都有捷徑能夠奔赴,唯獨體魄沒有,想收穫,就必須付出,而且這個過程,是隨着付出越來越多,每個階段收穫越來越少的。

斯凱勒不再炫耀自己「大劍豪」的斬擊,而是重新沉下心來鍛煉體魄,時間一點點過去,新一屆的新兵入學,新一年也即將到來。

斯凱勒的新軍艦已經造好,她的第一艘軍艦,也破了海軍有史以來的記錄,下水不到一小時報廢,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而新的軍艦,是由傷愈的格洛米監工完成,而且這一次更加的用心,各種細節做得更好,唯一看起來不那麼和諧的…

就是刻繪著海鷗天平圖和卡斯這個名字的那一塊木板了,因為這塊板子是從前一艘軍艦那裏,直接嫁接過來的,邊緣斷裂,甚至有一些小坑洞,因此顯得格外的扎眼。

不過斯凱勒不在意,既然格洛米說不會影響整體的堅固性,那就延續著用着。

這段時間,斯凱勒也和編隊中的小隊隊長們見過面,除去那些還沒有來報道的新兵,其他的船員,每一個都是在馬林梵多服役三年以上的老兵。

小隊隊長,更是服役了五年起步,但是年紀都不大,其中年紀最大,也不過二十七八,如果沒有發生意外的話,再服役個20年都沒問題。

這個世界,五十歲的年紀,如果沒有傷病的影響,那麼這個人正處於身體、經驗、精力的巔峰,顯然鶴是考慮過這一點的。

不過這種「偏心」也不僅僅是完全的私情,對於有足夠潛力的支隊長官,海軍一向是會傾瀉資源的。

斯凱勒與鬼蜘蛛、道伯曼等人的聚會之中了解到,這兩人都選擇去了薩卡斯基的艦隊,並沒有馬上帶隊的想法。

甚至兩人提到過,鶴與他們面談時,也有暗示過選擇薩卡斯基、波魯薩利諾和庫贊三人的艦隊,不要過早的帶隊。

鬼蜘蛛和道伯曼加入這三個候補大將的艦隊,不管是對於候補大將,還是對這兩人而言,其實都是一種利好的培養方案。

不過鬼蜘蛛和道伯曼都被薩卡斯基帶拉過一年,因此選擇了薩卡斯基的陣營,同樣的,兩人選擇了薩卡斯基艦隊之後。

其他剛剛畢業的中校和少校,則是被鶴有意的引導向波魯薩利諾和庫贊的艦隊,畢竟波魯薩利諾剛剛失去了斯托洛貝里,需要一個有潛力的副手。

庫贊剛剛成為大將候補,需要培養自己的力量。

這些年輕天才,加入大將候補的艦隊,能得到更好的鍛煉,而三個候補大將,則能補充新鮮血液,甚至為自己的陣營拉攏更多力量。

這都是資源傾瀉,因為海軍看好這三個候補大將,以及這些年輕的畢業生,因此着重培養,而斯凱勒,顯然也是被看好的新人。

畢竟斯凱勒花了兩年的時間,就從入學成績墊底,成長到了上校的戰力水平,關鍵年輕,還有中生代和新生代甚至退役一代的海軍看好。

加上空自己對於斯凱勒的虧欠情緒,因此同意傾瀉更多的資源在斯凱勒身上,甚至,還親自去馬林梵多,給斯凱勒要了一把名刀。

如果不是斯凱勒這個新任上校,不能擔任校級軍官的長官,恐怕她的艦隊里,也會出現一些校級軍官的身影。

新任的校級軍官,或者新任的將領,是不能帶領同階海軍的,校級軍官必須熬過四年,才有足夠的資歷,被認定為有「能帶領同階海軍」的經驗。

而將領,除非是大將或者候補大將,又或者是卡普這種身份地位獨崇的中將,一般是不能帶領將領的,因為將領之所以成為將領,就是必須要能領兵,才能稱為將。

因此波魯薩利諾也只能多留斯托洛貝里一年,而不能一直擔任他的直屬長官,因為沒有特殊的原因,斯托洛貝里本人也更傾向於領兵。

也有一個相反的例子,那就是卡普和庫贊,庫贊是被卡普「踢」出艦隊,讓他獨自領兵的,要不然以庫贊對卡普的崇拜,恐怕能不當將領,而選擇跟在卡普身邊。

隨着編隊的逐漸完成,斯凱勒也迎來了在海賊世界的第三個新年。

。 葉一寧現在一聽到這番話,就忍不住頭疼:「嗯嗯,我——我聽著呢,媽,我晚上就回去。您需不需要點什麼,我幫您帶回去?」

「不用了」,葉夫人說:「反正,你趕緊回家一趟就是了!」

葉一寧表現得分外乖巧:「嗯,好的,我知道了媽媽!」

電話掛斷,葉一寧覺著自己彷彿剛剛從死亡線上下來一樣。

無奈之下,她只好再次進衣帽間給自己選衣服。

大概是夜店混多了,葉一寧覺著自己的衣帽間里,也全都是夜店風的衣服。各種小短裙小弔帶,要是船回家去,估計她母親葉夫人會當場發飆。

為了回家后大家能夠和平共處,所以葉一寧挑了條去年買的長袖連衣裙來,搭配一個包包。因為是回家,所以也懶得化妝,直接擦了層防晒。

時間差不多的時候,才開車出門。

錯開了堵車時間,這一路還算是順利。等葉一寧將車子開回了老宅的時候,她哥哥嫂子都已經到了——

這對於葉一寧來說,倒是個好的現象。

因為哥哥嫂子在,意味著小侄子兜兜也在。兜兜一來,她父母就開心了,對她的火力也會減弱很多。

看來,她的運氣倒還不算差!

果不其然,一隻腳才踏進客廳里,小侄子兜兜開著兒童車風風火火沖了過來。到了她跟前,來了一個漂亮的急剎車,然後沖她咧嘴笑:「姑姑……」

「哎」,葉一寧天天的應了聲,然後把手裡的美國隊長放到他的車斗里:「吶,送你的小禮物!」

說完,才朝著客廳里走去:「爸,媽,哥……」

她看了一圈,然後才問:「咦,嫂子不在嗎?」

「她說她新學會了一道甜品,一定要做給我們大家吃」,葉夫人看起來心情倒還不錯,甚至還拍了拍身邊的沙發墊,說:「過來坐吧,你最近怎麼樣?」

葉一寧依言走過去坐下:「挺好的啊,和以前差不多。」

葉夫人就笑笑,沒有多說什麼。

葉一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