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在那名交警的掩護下,花小寶三人與那名特勤局的馬伍,當街做起了勾當。

不,是當街做起了一番深入淺出的交流。

原來,陳德昌也就是陳總,從事了不少非法的事情,早已經被特勤局的人盯上。

而花小寶三人的出現,給了特勤局一個新的機會。

經過交流,馬伍知道了花小寶三人面臨的困局,他說道:「這樣吧,今天你們繼續去與陳德昌見面,不管他有什麼要求,先答應他。」

花小寶嘴角抽搐,說道:「這個不太好吧……要是他的要求太過分了,我可不一定接受得了。」

馬伍道:「你也不用太過擔心,他不敢過分亂來,他既然是在賭場混的,找你肯定就與賭博的事情有關,不用太擔心,先答應下來,事後再看情況而定。」

花小寶不好拒絕,說道:「好吧,我會看著辦的。」

馬伍道:「你們儘管放心去,有我們的人在暗中保護,你們不會有危險。」

花小寶覺得這樣也好,畢竟那陳總是有槍的,身後有特勤局保護,他心裡也踏實了許多。

接下來,馬伍賠了花小寶修車的錢,然後雙方分開。

剛上車,陳總的電話就打了進來。

他直接冷冷開口問道:「剛才怎麼回事?怎麼把警察扯進來了?」

花小寶一驚,難道對方知道馬伍的事情了,這也太神通廣大了吧。

但又一想,不應該呀!他先前看著那輛領路的車已經遠去了的。

他試探問道:「陳總,你什麼意思?我不太明白。」

陳總說道:「剛才的車禍是怎麼回事?你是不是故意的?」

花小寶一聽,就知道陳總是在詐他,他道:「什麼呀,那人喝了酒,胡亂開車,才發生的車禍。還有,既然你不相信我,還打電話給我幹什麼?」

陳總似乎還真相信了花小寶的話,態度一轉,笑道:「老弟別生氣,跟你開個玩笑而已,今天找你,主要是有一件好事兒,一件發財的好事兒,你過來吧。」

花小寶聽見發財兩個字很是心動,嘴上立即說道:「真的?」

陳總道:「當然是真的,你直接來賭場好了,我派人到門口接你。」

「好。」

顯然,一開始,陳總是沒有打算在賭場見面的,因為這條路根本就不是去賭場的路。

但不知道為什麼,他改變了主意。

花小寶想不通,他也就懶得去想了。

陳德昌辦公室。

一位頭髮花白手杵拐杖的老人,與陳總相對而坐,但看姿勢,陳總只坐了半個屁股,顯得有些拘謹。

那老人嘆道:「小陳啊。」

「誒。」陳總恭敬地答了一聲。

「這麼多年了,你的事業老是做不大,知道為什麼嗎?」老人道。

「請您指點。」陳總恭敬說道。

「這人啊,處理事情的時候,不要老是採用下三路的手法,那樣是很難做大的,即使你做大了,也容易遭來反噬,一旦反噬,你前面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老人道。

「是。」陳總依舊很恭敬。

「這用人也是一個道理,想要別人為你辦一件事情,用強,那是下下之策,不到迫不得已不要使用,能以利誘之,不用去驅使,他就會自己努力為你賣命,知道嗎?」老人道。

「是,我這是老毛病了,您教訓的是,我一定改。」陳總道。

「我知道,一個人最難改的就是自己的習慣,這個只能靠你自己,我幫不了你。」老人道。

接著,老人神色嚴肅起來,繼續道:「但我現在要你做的事情,不能出現一絲差錯,如果做好了,你的公司要起來,也是很容易的事情,明白嗎?」

「明白。」陳總在老人面前,表現得非常老實。

「像剛才這個年輕人,完全可以以利驅使,他在我們的計劃中,也不是最重要的一環,純粹是多買的一道保險,完全可以用更好的辦法解決嘛。」老人說道。

「是,我知道怎麼辦了。」陳總說道。

「那你再跟我說說,你的計劃。」

「好。」

……

當花小寶三人來到賭場的時候,門口已經有人等著他們了。

跟著來人,他們被領到一間辦公室里,陳總熱情地接待了他們。

讓三個人始料不及,這什麼情況?

這傢伙昨天還拿槍抵著自己的頭,今天卻生怕得罪了自己似的,這說不通啊!

三人如坐針氈。

花小寶道:「陳總,有話你就直說吧,你這樣我還真有點不習慣。」

陳總呵呵一笑,說道:「好吧,是這樣的,這幾天會有一個賭局,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三人一聽,果然是與賭有關。

花小寶搖頭,直接說道:「陳總,經過昨晚的事情,我實在怕了,我就不參加了。」

陳總就知道他不會答應,要是答應,那才是有問題呢。

他道:「你不要急著拒絕我,何不先聽一聽,到底是怎樣一個局,再做決定不遲呢?」

花小寶道:「我是害怕聽了過後,就必須參加了,因為有的秘密是不能知道的,這個我懂。」

陳總哈哈一笑,說道:「老弟你誤會了,我說的這個賭局,可不是我私人設的,這是一個公開的賭局,正規的。」

百里桃花一驚,插嘴道:「你是說三天後的賭王大賽?」 活了六七百年,洛天尊算是徹底活膩了。

出生就是化神期,神界至尊!滿級精神力,滿級召喚術,滿級醫術,滿級天賦,滿級書庫,滿級靈力……

動動小手指就可以讓這個世界天翻地覆。

世界上一半的人想睡她,剩下的都想勾引她,還有一小撮已經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進了她的後院。

長夜漫漫,洛天尊每次都要長吁短嘆,腎疼。

為了不繼續禍害天下,她只能夜夜笙歌,留眾美男獨守空房,給他們出軌的機會。

但是,她低估了自己招蜂引蝶的能力。

那些想勾引她的人包括但不限於路上裝偶遇、偶遇強盜英雄救美、半夜爬床、浴桶誘惑……

洛天尊想低調出行,換了十張人皮面具,八張已經被扒掉了馬甲,一張被蜂擁而來的美男們給撕扯了稀巴爛,最後一張成了某寵妾的玩物。

洛天尊:「……」

高處不勝寒,這酷炫狂霸拽的日子她已經徹底膩歪了,怎麼就沒有一個跳樑小丑來她面前蹦一蹦,讓她徒手摁死可好?

而且最近她還惹了一個人,就像牛皮糖一樣,陰魂不散。

苦惱,甚是苦惱。

僕人羅風給她出了個主意:想要改變眼前的困局,只能從頭開始,去下界體驗生活。

洛天尊大喜。

事不宜遲,羅風立刻用自己的天賦能力給她開闢了條時空隧道,傳輸。

嗖的一下,一道光閃過,洛天尊的身影徹底消失。

只是走之前,她忽然覺得背後涼嗖嗖的,彷彿,有什麼不好的事即將發生……

羅風收回時空隧道,剛要離開天尊寢殿。

誰知寢殿的大門卻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

來人一身緋色長袍,鴉色長發散在他肩膀周側,一雙風流入骨的魅色桃花眼,顧盼生輝。那眼中帶着三分譏諷,兩分薄涼,三分似笑非笑。

羅風俊臉上一片陰沉,「你是何人!竟敢擅闖天尊寢殿!」

要知道,這天尊寢殿有獨特禁制,外人只要進來就會被立刻絞殺,化為齏粉。

而這個男人,這個從未見過的男人卻什麼事都沒有!

男人抬起眼皮,在羅風的逼視下,從容不迫地在羅風的臉上逡巡甚久,然後,語氣涼涼:

「洛臻呢?她去哪了?」

……

天尊紀元,七百三十年。

雲瀾宗山腳下的財源村。

「我說,洛臻她娘,你就聽我的建議,把洛臻嫁過去吧,對方可是咱們財源村頂有名的劉財主。洛臻過去一定吃香的喝辣的。」

「這位爺家裏面可有的是錢,這輩子花不完的錢,你這病,在你們這些窮人眼中是大病,不治之症,在有錢人眼中只不過是小意思。你聽我的,你的病可拖不起,你也不想讓兩個孩子之後孤苦無依吧,尤其洛臻還是個痴傻的。」

王婆子的這一句句話簡直像是鋒利的刀子在往秦娘的心裏頭扎。

她看秦娘一臉灰白之色,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這樣,秦娘子,你先想想我說的話,等你想好了再告訴我。」

臨走前,她又打量了坐在床上的洛臻一眼。

仔細瞅了瞅這個丫頭。

是個美人胚子,只是失了智。

這種失了智的小孩越多越好,有很多老爺們就好這口。

若是這筆生意做成了,她至少能盤下一個大莊子來。

王婆子情不自禁地露出一絲得意愉悅的笑容來,結果下一秒手指卻一痛。

原來在這時,竟然有一個十多歲的小男孩冒出來咬了她一口。

王婆子反手就是一個大耳光,打在男孩的臉上,力氣之大,直接把男孩瘦弱的小身板掀飛。

「哪裏來的小兔崽子小野種,竟然敢咬你祖宗我!」

秦娘衝上來,小心翼翼地將洛南扶起,轉過頭,攥著拳頭不卑不亢地直視着王婆。

「王婆,這是我的兒子!不是什麼野種!」

王婆撇撇嘴,不以為然:「哼,你當年就是因為這個孩子被趕到財源村的吧。據說他不是你們家老爺親生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這句話問的秦娘子的臉一半青一半白,指甲深深地掐進肉里。

「看他年紀尚小,我就不追究他的責任了。你一定要好好教導他,不要讓他像瘋狗一樣,見了人就咬。」

王婆子扶了扶鬢上的絨花,低頭打量著腕上瑩潤透亮的珠翠,挺直脊背婀娜地走了。

王婆子走後,屋子陷入了一片死寂。

「跪下!」

「孩兒何錯之有!她想要把我姐姐賣給那個大腹便便的劉財主。我向別人打聽了,這劉財主三年收了三十房,現在死得七七八八了,都是被他虐待死的!」

秦娘子怒道:「那你也不能咬她,咬她就是不知規矩!不明事理!你給我跪着!今天不準吃飯!」

她知道事出有因,也知道王婆子的為人,但這不是咬人的理由!

「你們好,那個我……」

這個聲音?

地上的一大一小兩人齊齊回頭,疑惑地望着床上的小人。

洛天尊,也就是現在的洛臻見兩人看過來,絕美的臉上露出了一個自認為比較和善的微笑。

秦娘子的嬌軀卻微晃:「我沒聽錯吧?臻兒說話了。」

「娘,你沒聽錯,我也聽到阿姐說話了。」

「天吶,老天有眼!」

「姐!你終於好了!太好了!」秦娘子和洛南撲上來抱住了她。

察覺這兩個人是真的為她高興,洛臻也下意識怔怔地回抱了他們。

兩個人倚在洛臻身上,哭作一團。

雖然秦姨娘和洛南小心掩蓋消息,但是洛臻不痴傻了的事情還是很快傳遍了整個財源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