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沈家向來吃得少,一般只能吃半碗飯加幾口菜,此刻看見顧韻澤就坐在自己對面更是胃口全無,只吃兩口飯,眼前的菜更是一口都沒碰,放下碗筷就對着沈承軒道:「爸爸,我想上樓去了。」

沈承軒見她吃地這麼少,眉頭一皺,「不多吃一點?」

「不了,這個退燒藥吃了以後好像沒什麼胃口,還有點犯困。」沈初雲說着,還打了一個哈欠。

沈承軒見此連忙道:「那你快些去休息吧,晚上要是肚子餓了,就叫傭人給你做宵夜。」

「知道的,謝謝爸爸。」

沈初雲成功脫身,看都不看桌面上的人一眼,轉身就上樓。

沈初雲入了房間以後眼中的疲倦就頃刻間消失殆盡了,明天去學校,她得把積壓下來的所有事情全部處理完。

等處理完所有的事情,沈初雲伸了個懶腰,起身走向落地窗,看向遠方的天幕,還有一年半的時間……

不只是流淵的事情,她現在將自己的命運改變,很多事情已經開始朝着自己無法預料的方向發展,如果她能活到二十二歲,接下去的路,還得靠自己去走。

沈初雲拉上了窗帘,下樓打算倒杯水喝就睡覺,誰知剛走到走廊,就在樓梯口聽見了兩道她最不願意聽見的聲音。

「澤哥哥,現在就回房間嗎?不再多聊一會嗎?」沈初心穿着絲質的性感睡裙,此刻她剛剛洗完澡,含羞帶怯地看着眼前高大俊美的男人。

顧韻澤剛拿到秘書給他送來換洗的衣物,低頭看着眼前的沈初心,畢竟是十六歲的少女,雖然不如沈初雲,可是剛出浴之後的沈初心肌膚白皙水潤,身上還帶着若有似無的香味。

顧韻澤心口一動,自己似乎也許久沒碰女人了,然後他微微一笑,將手上的衣服一扔將她抵在了樓梯上面。

「初心,你今天很好看。」

「真的……」沈初心臉紅紅地,「比沈初雲好看嗎?」

「當然。」顧韻澤嘴角勾起魅惑的笑意,「澤哥哥喜歡乖巧的女人,像她那樣的,只配被男人玩弄了以後一腳踢開。」

這回他倒是沒說違心的話,沈初雲太高傲了,不適合做妻子,但是會引起男人的征服欲,很想要看看她被馴服后壓在身下是什麼感覺。

顧韻澤的話徹底取悅了沈初心,她心潮澎湃,忍不住伸手勾住了顧韻澤的脖頸,聲音嬌軟可人,「澤哥哥……」

顧韻澤輕笑一聲,然後低下了頭吻上了她的唇。

而沈初雲一出來就聽見了顧韻澤最後一句話,還有兩個人旁若無人地在樓梯口上面擁吻的畫面,顧韻澤甚至還把手伸到了對方的衣服裏面。

沈初雲眉頭一皺,不知道為什麼,看見兩個人這樣,她會覺得很噁心,然後她感覺胃部一陣翻湧。

乾脆水也不喝了,沈初雲立刻沖回了自己房間的衛生間,對着洗手台就是一陣乾嘔。

上輩子的記憶不斷湧現入腦海里,沈初雲覺得特別噁心,直接把下午吃的日料也一併吐完了。

將穢物沖乾淨,然後用漱口水漱了三次口,她才覺得舒服了一點。

拖着疲倦的身子上了床,沈初雲卻難受地怎麼都睡不着,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這麼難受,明明已經不在意顧韻澤那個男人了才對。

難道她真的無法徹底擺脫對男人的陰影?

「我不會要去看心理醫生吧……」

沈初雲喃喃自語,隨後再度閉上了眼睛,然後,腦海里就出現了墨流淵的身影。

她蜷縮著身子,突然覺得無比地安心。

第二天上課的時候,沈初雲看着講台上的墨流淵,思緒有些飄飛。

這導致下課了之後墨流淵走出教室,她還是愣愣地看着講台的方向沒有回過神來。

「初雲?初雲?」

「嗯?」一直到身邊的林然叫了她三聲她才回過神來,忍不住抬頭,「有事嗎?」

「天大的事,你剛剛在想什麼,竟然呆成這樣。」

「沒有……」沈初雲有些心虛地喝了一口水,隨後抬頭看向了對方,「你剛剛說的天大的事,是什麼?」

「霍景毓今天來辦理退學了!」林然還沒開口,她身邊的蘇宛如就急着開口。

沈初雲喝水的動作一頓,忍不住抬頭,「退學?」

「對啊,你不知道嗎?」兩個人好像做賊了一樣,湊到了沈初雲的耳邊,「聽說是他爸爸霍市長犯了事被抓了,家裏的別墅和資金全部凍結了。」

「對啊,現在他真的是一招回到解放前,而且你不是不知道,霍景毓平日裏多囂張,得罪了多少人,現在一個個都找他麻煩,他可有得受了。」

「市長家少爺一夜之間卻變成了貪官的兒子。」兩人忍不住唏噓感慨。

「喂!你們兩個別胡說八道抹黑毓哥,他早就和家裏斷絕關係了。」

就在這時,坐在前面的潘琦卻突然大聲開口打斷了兩人的話。

林然她們嚇了一跳,回過神來以後忍不住道:「我們也只不過是聽說而已,不過就是說說,他又聽不見。」

「對啊,而且他無緣無故地退學,肯定會讓人多想啊。」

「初雲你說呢?」

。「那就學唄!」

「有你這麼寵溺孩子的嗎?」

「小孩子有興趣就讓她去試一試,要真有天賦,那就不能輕易讓她放棄了,沒準以後也還能為國爭一塊金牌回來。」

「你想得也太遠了,既然你答應,明天就告訴陽陽吧!」

「誒,我剛好認識一位女老師,我去問問看,教不教小朋友。」

《路人甲的穿書日常》第375章回本 這一夜,許多人關注著微薄上的熱搜,尤其是貓廠這邊,更是自老馬總以下,無數高管不斷的刷新頁面,查看着微薄消息。

這個時候一名高管激動的說道:「我這邊有消息了!」

這名高管話音落下,頓時許多人都圍了過來,觀看他筆記本上的微薄帖子。

這是這名高管的一名好友轉發的內容,很顯然微薄依舊是原有的風格,不會進行簡單粗暴的廣告投放,而是以精確的演演算法,讓用戶自發的轉發內容。

「繼續刷新看看!」

老馬總沉穩的說道。

這名高管點點頭,隨後繼續按F5刷新,隨着他的刷新,他的越來越多的好友,主動的轉發着內容。

「果然是微薄的風格啊,其他人也都看看,微薄開始發力,應該許多人的好友都自發的開始轉發帖子了!」

老馬總微笑着說道,內心也是感嘆萬千。

對於微薄的這種頂級投放能力,他自然是眼熱的不行啊,可惜的是貓廠擁有的微薄股份太少了,雖然他幾次和夏宇閑聊,都透漏過相關的意思,甚至還表示了願意互換股份,可是夏宇雖然沒有明確的拒絕,但是也沒有同意。

實際上還是現在的微薄,雖然開始全方位發力,但是還沒有達到夏宇想要的地步,現在置換股份,對他而言實在是太虧了一些。

最起碼也要等到貓廠越來越需要微薄的資源,夏宇才會和貓廠慢慢談,最終他可是要得到自己最感興趣的貓廠數據資源的。

對他而言,這才是最為寶貴的財富,可以讓小娜為母體的人工智能,持續進步的源泉。

其他高管包括浪子,都紛紛開始刷新微薄,他們也都是微薄的資深用戶,畢竟隨着微薄持續運營,現在很多熱點話題,都是從微薄開始流傳出來的。

現在的微薄,已經成為華夏網民日常上網的剛需所在。

這也是微薄有野心,進行全方位佈局的資本。

「我這邊有好友轉發了!」

「我這裏也是!」

「微薄的投放能力,的確是強悍!」

浪子也點點頭,由衷的感嘆道,他也明白為何老馬總對於微薄如此執著了,這對於電商而言,就是最為頂級的資源啊,比之貓廠費盡心機運營的廣告聯盟,實在是強大了太多太多。

一個就如同是搜集的鐵礦石而已,一個卻是進行了現代化精密冶鍊的超合金,二者或許蘊含的鐵元素區別不大,可是效果實在是天差地別。

隨着時間的持續,微薄上有關微手機威風系列,將會和貓廠合作,在貓城上線銷售的消息,開始火遍全網。

隨着越來越多的用戶轉發,微手機威風系列和貓廠合作的消息,也直接強勢的登上了熱搜第十的位置。

顯而易見,隨着時間的流逝,以微薄的強大造勢能力,這個話題,早晚要登頂第一的位置。

而熱搜第一的含金量,那是眾所周知的強大,只要登錄微薄的用戶,絕對不會錯過這個消息。

「浪子,明天就交給你了,一定要讓微手機那邊,也看到我們貓廠的實力!」

老馬總推心置腹的說道。

浪子點點頭,有些動容的說道:「馬總放心,我浪子一定竭盡全力!」

浪子很明白老馬總的心思,合作從來都是看實力的,現在貓廠和微手機合作,就是一次雙方實力的比拼。

現在微手機這邊,已經展現了自己強大的硬件實力和軟件實力,接下來就輪到貓廠這邊出招了。

也唯有展現出貓廠在電商領域的霸主實力,才能夠儘可能的打消夏宇進軍電商領域的想法。

微薄的強大資源,對電商而言,簡直就是壟斷的上遊資源,微薄做電商的優勢實在是太大了。

雖然電商想要做好,流量只是其一,最重要的是產業整合的能力,線上線下聯動的能力,可是不得不說流量的重要性,依舊不容忽視。

而流量卻是貓廠最為缺少的東西,這也是為何後世貓廠不惜大代價收購各種產業,卻是最終搞垮這些產業的原因。

就是因為這些產業都是貓廠用來吸血的,貓廠對於流量,根本就是永不停止的貪婪啊。

展現了貓廠的實力,那麼不僅僅可以打消夏宇的野心,更可以讓微薄和貓廠加強聯繫,以後若是享受微薄的頂級資源扶持,那麼貓廠在電商領域絕對可以開創一個全新的時代。

甚至因此改變華夏,也大有可能!

而後世的貓廠顯然做到了這一點,讓得無數的用戶養成了網購的習慣,甚至很多用戶已經沒有進實體店買東西的想法了,華夏也慢慢的進入了無現金時代。

不過目前的貓廠,顯然還處於野蠻成長時代,根本沒有這個實力。

面對強勢而起的微薄,實際上還處於弱勢地位。

這也是微薄崛起的速度太過驚人,太過逆天的原因,說能夠想到,還沒有運營半年的微薄,竟然連霸道的鵝廠,都只能夠避其鋒芒。

貓廠的許多高管徹夜加班加點的工作,尤其是貓城的大將,全部都是拿出了十二萬分的精力。

第二天一早,無數用戶已經登上了微薄,開始了一天的工作,就在這個時候他們看到了熱搜第一的話題。

「威風系列可以在貓城購買了!」

一些用戶頓時驚喜了起來,紛紛激動不已。

畢竟旗艦店太難買了,許多時間不夠的用戶,看到那龐大的排隊人流,就已經絕望了,財大氣粗的用戶還好,可以從別人手中花費高價購買,可是大多數用戶,卻是掰著指頭過日子的,自然沒有這個資格。

現在直接能在網上購買,那自然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尤其是一些大城市的用戶,已經看到了別人的威風手機,在看到了那和發佈會上一樣的大屏幕,看到了全新的使用方式,讓許多用戶,已經下定決心,哪怕是吃土也要買一台了。

現在能夠在網上購買,頓時讓這些用戶瘋狂了。

一個個都偷偷的打開了貓城頁面,就等待着開放購買的那一刻,迅速的入手一台。

誰知道現在有多少現貨啊,要是入手晚了,那可就要多等待一段時日了,這對於很多用戶而言,簡直就是無法忍受的煎熬啊!

。 當初在龍回山,沐鋒和狂秋二人幾乎要死於白瑤之手,而江星明卻遲遲沒有出現。

江星明看了他一眼,說道:「我說過了,我知道你不會死。」

沐鋒說道:「浮鏡道人死了。」

江星明沉默片刻,說道:「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

頓了頓,江星明又說道:「他不死,你又怎能獲得這番機緣?」

沐鋒一愣,心底微微感到一股寒意。

「你知道?」他壓低聲音問道。

江星明說道:「我知道。」

沐鋒沒想到,原來就連龍回派密室以及他提前進入落夢泊秘境的事江星明都知道。

若是她當時真的出手擊殺白瑤,那浮鏡道人確實不會死,可這樣的話沐鋒和狂秋也不會在浮鏡道人的拚死保護下進入密室,從而提前進入秘境,狂秋便不可能叩開仙門,他沐鋒也不會修為精進到十氣境。

難道這一切,都在江星明的計算之中?所以她才不出手。

江星明看著沐鋒的表情,說道:「你現在境界太低,但你應該記得,知命輪迴之後,這世上很多事看似玄妙,其實都是因果,只要你看到因,那麼很多果便不再是秘密。我只不過是選擇了其中一個果,讓它實現罷了。」

沐鋒自然記得,行遠境界后便是知命,妖族叫做輪迴,是個很特殊的境界。

前世沐鋒也能做到這些,但此時的沐鋒距離那種境界還太過遙遠,聽江星明這麼說心中仍然會有震驚之感。

她說因果,她說她選擇了一個果。

那她自然是看到了那個因。

問題是,因是什麼?

沐鋒很快想到了某件事,神情微變,抬頭看向江星明。

「龍回派祖師爺,真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