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身體內部的破壞,即使是以魔獸的強健身軀也抵擋不住,紫妍身體無力的跌落在地面,小臉上被燙的通紅。

柳席從新凝聚出身形,站立在紫妍的面前,蹲下身,看著紫妍因為痛苦而擰成一團的小臉,輕聲道:「認輸吧!」

紫妍目光憤怒的看向柳席,毫不畏懼的嬌聲咆哮(自己腦補惡龍咆哮的畫面):「嗷!我不認輸,打死都不認輸!」

紫妍作為本體為太虛古龍的五階魔獸,現在雖然被打倒,卻猶有反抗之力的,更重要的是心裡不服……

柳席想了想,「紫妍應該不算難哄吧!」

隨即露出一抹笑容,從納戒中取出一枚如美玉般晶瑩透亮的果子,手中青色火焰迸發,就在紫妍面前,讓果子在異火的灼燒下,一點點提煉出精純的藥液。

靈魂力量包裹其中,將藥液分成拇指大小,藥液快速凝聚成一枚枚圓潤的丹丸,青色火焰隨後熄滅!

柳席捏住一把這對紫妍而言,如同糖果一般的丹丸,伸到紫妍眼前,聲音帶著些許誘惑的說道:「只要你認我當大哥,我就幫你煉糖果!」

7017k 配樂、特效製作、剪輯,吉祥幾乎都是事必躬親。

她推掉其他所有的工作,把全部重心都放在了《香蜜沉沉燼如霜》的後期製作上了。

如果說拍攝是影視製作的重頭戲,那麼後期製作就是影視製作中的比重頭戲還重要的重頭戲。

有多少影視作品都因為剪輯、特效等毀了前期的拍攝。

這段時間,姜安也是陪著吉祥早出晚歸、熬夜。

倒不是全為了陪女朋友,更多的是他的計劃里也有導演這個職務。

現在跟著吉祥,就是快速地了解導演的工作,當然他不必像吉祥事事躬親。

但是懂得越多,以後當導演就越能掌控全程,這個他是知道的。

於是,歌手兼演員姜安,也推了一些邀請,守著女朋友漲知識;實在推不掉才會去做一些其他工作。

此時,《香蜜沉沉燼如霜》的全部後期工作都已經做完,姜安和吉祥兩個人一起靜靜地欣賞他們所有人的勞動成果。

「太逼真了!」姜安忍不住感嘆道。

吉祥側頭看了眼姜安,笑著道:「有沒有後悔沒有演鳳凰,而是演了一條龍?」

姜安探頭在吉祥額頭上親了一下,「當然沒有。」

「鳳凰紅艷艷的,當一條銀閃閃的白龍多好,我喜歡素色、」

吉祥笑著回摸了一把姜安的下巴。

這個動作,呵呵,還源於他們的第一個綜藝。

都說人生如戲,戲如人生。

具體是不是這樣,見仁見智。

但作為演員,確實有些角色會對演員本身形成很大的影響。

吉祥倒是感覺別的沒有影響到她什麼,但是摸姜安鬍子茬這個事是實實在在的保留了下來。

兩個人一起做事時,只要坐得比較近,只要吉祥手是閑著的,總是在回過味來時,手已經摸上了姜安的下巴。

而且已經不知道摸了多久。

姜安也仿若沒有感覺一樣,問他,他也不知道吉祥什麼時候摸上去的,就很搞笑。

「鳳凰出場這個特效,我已經看了不下一百遍,還是看不夠。但是你的白龍出場也非常驚艷,要不要去看?

你好像還沒看到成品呢!」吉祥說道。

雖然吉祥是在問姜安要不要看,但臉上的表情彷彿都在說:「去吧!去吧!」

姜安差點笑出聲來,順著自家女朋友的意,點頭道:「嗯,想看,特別想看。」

「是吧,我就知道你特別想看。」吉祥狗屁地趕緊換集數,調進度條,把畫面拉倒了銀樹下。

一顆流星從天空中墜落,拖著長長的尾巴斜斜地落入了一處水潭中。

一座簡樸的石橋坐落在水潭的兩側,潭水清澈、平靜。

岸邊的銀樹,閃著銀光的、長長的枝條垂到地面,彷彿已經存在哪裡幾億年,甚至是幾十億年。

比流星和銀樹更閃耀的是水潭中一條長長的龍體。

潭中的水面上好似是落下了無數的星星,它們還在閃爍著星光。

與星光交相輝映的是龍鱗,不知是星光映射了龍鱗,還是龍鱗映射了星光。

他們都在閃著光。

一閃,一閃,亮晶晶。

擁有一條銀龍的潭水真是說不出的美妙與靜謐。

龍體也隨著閃耀的星光在有節奏得晃動著,緩緩地、愜意地。

鏡頭順著龍體向上移動,漸漸地一張絕世容顏出現在鏡頭裡。

「怎麼樣?滿意嗎?」吉祥按下暫停鍵,轉頭看著姜安問道。

吉祥雖是問的問題,但她的表情又太過炙熱,眼睛里都是「快誇我,快誇我。」

姜安也感覺挺震撼的,「嗯,很夢幻。搞得我都有些不知道當初拍攝時,我是什麼樣子了。」

吉祥:「也帥的,就是這樣單手支頭,雙目微閉,小憩的樣子。」

姜安:「……」其實,我知道。

「你的努力真沒白費,出來的效果比我想象的還要好。」姜安又親了下吉祥的頭髮,有感而發道。

「很棒,你很棒,特效也很棒!」

聽到最在意的人如此誇獎和認可,吉祥比拍出了特效特別棒的《香蜜》還要高興。

她回手抱住姜安的腰,使勁地、滿足地把自己擠到了姜安的懷裡,小貓咪一樣用臉蹭了蹭姜安的前胸。

二人無言,一切盡在不言中。

直到有人敲門,兩個人才分開,略一整理頭髮,吉祥說道:「進來。」

經紀人也是《香蜜》的製片人,樓蔡浩走了進來,「吉祥,電視劇播放許可證下來了,什麼時候定播放平台?

這次不僅是各電視台,各個網路視頻平台也找來了。」

「出價都怎麼樣?」姜安問道。

「蘋果台一集給350萬,草莓台出價一集380萬,菠蘿台一集給到400萬,菠蘿台彷彿勢在必得。」樓蔡浩回答道。

「也還行。」姜安說道。

吉祥也點頭,這個價位還是很有賺頭的,只是相對於《最好的我們》似乎稍微差了些。

但也不能這麼比,《最好的我們》是現代校園劇,每集的成本是《香蜜》的四分甚至是五分之一。

所以,收益非常大。

「網路平台出價怎麼樣?」吉祥問。

樓蔡浩:「還是三大網路平台出價高,其中金谷視頻出價最高,一集給到180萬。」

姜安:「這樣算下來,首輪播放,一集相當於是580萬。」

樓蔡浩:「對,《香蜜》共六十集,都以現在最高價賣出的話,首輪共賣出三億四千八百萬。」

當下,網路平台也逐漸增加了各種影視的購買力度,過去自製的一些影視已經不能滿足平台發展的需要。

這也使得導演、製片人、投資商等多了一個賣出和播放的渠道。

也逐漸形成了一個規則,網路播放比電視台播放晚一到兩天。

但基本上網路播放平台都會爭取只晚一天,這個還要看影視製作方的要求。

一天不晚是不行的,出的價格低於電視台,播放時間上就必須要延後,否則就沒那麼便宜的事兒了。

「菠蘿台的收視率一直還是可以的,400萬一集的價格達到了我的預期範圍;

金谷視頻雖然相對於梨花飄雪規模還是小了一些,但是也是個優質平台。那就這樣吧,樓老師,您就簽合同吧。」 雖然美女助理,不知道這個究竟是什麼原因。

但她還是把打滷麵給端走了,然後給胡天端過來了一碗小米粥。

其實胡天今天早上想吃打滷麵的原因,是想宋芊了。

但是因為宋芊的打滷麵的味道非常特殊,除了宋芊之外,別人壓根就做不出來。

所以正是因為這樣,胡天才不想吃打滷麵了。

吃不到自己熟悉的打滷麵,那還不如不吃了。

喝完粥后,胡天又去了樓上,看了一眼冷霜。

冷霜現在有專門的醫療團隊照顧,所以她的情況非常穩定。

她服下的那顆千年水蓮,已經散發出了很不錯的功效,她的身體也在慢慢的得到恢復。

估計最多再溫養幾個月,她就會醒過來了。

而且從此以後,她的身體將會非常健康,一般情況下都不會再生病了。

於是胡天又跟這個醫療團隊囑咐了一些事,然後就離開了冷霜的房間。

胡天離開冷霜的房間后,打算開車出去散散心。

不久后,胡天就去院子裏,隨便開了一輛車,然後離開了別墅。

雖然胡天是隨便開的一輛車,但這輛車可是進口的保時捷跑車,要好幾百萬呢。

胡天一路開着,也沒有看導航。

他漫無目的地離開了城市,然後到了鄉下的鄉道上。

水城這邊的鄉道,跟其它城市的不一樣,跑車在這種路上面開起來如履平地。

開着開着,胡天就到了一座很大的水庫旁邊。

這個時候,胡天發現了在水庫邊上,有個老頭子在那裏坐着釣魚。

於是胡天把車停在路邊,身上揣了兩包煙,然後走了過去。

雖然這個老頭看到有人過來了,但是他依舊在專心釣魚,沒有跟胡天打招呼。

胡天遞給他煙也沒要,老人只是自顧自的在釣魚。

看着這麼專心的老人,胡天也不忍心打擾他。

於是胡天坐在了老頭旁邊,給自己點了一支煙,然後靜靜的看着老頭釣魚。

過了沒多久,老人的釣竿就動了。

只見老人像是一個壯小伙,只是一瞬間就把魚鈎從水裏扯了出來。

一條兩三斤重的鯉魚擺動着尾巴,被老人給抓到了手裏。

「嘿嘿,又上了一條貨。」老人自言自語的說道。

說着,他就把這條鯉魚放進了魚簍里。

這個時候,胡天遞給了老人一支煙。

出人意外的是,老人這次接過了胡天的煙。

他笑着說道:「年輕人,我在這裏釣魚釣了很多年了,你還是第一個不主動跟我說話的人。」

「我這不是怕打擾你的雅興嘛。」胡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說完后,胡天就拿打火機,給老人點上了煙。

老人拿着煙吧嗒了一口,笑着說道:「小夥子,看你年紀不大,會喝酒嗎?」

「會一點點。」胡天笑着說道。

聽到胡天這麼說,老人轉身從他的背簍里拿出了一個葫蘆,然後遞給了胡天。

「試試看。」老人笑着說道。

胡天拿過葫蘆一看,發現這個葫蘆有着滿滿一葫蘆的酒。

於是胡天解開了蓋子,然後喝了一口。

這種酒的味道有點怪怪的,但是喝進嘴裏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怎麼樣?好喝嗎?」老人有些期待的問道。

胡天搖了搖頭,說道:「我說出來你別生氣啊,說實話,不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