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眼下的局面,似乎也不是能夠隨便拒絕的。

上百位返虛,圍堵一個遠東世子,這種事情,歷史上從來就沒有發生過。便是百位返虛聚集一地,這種事情,萬年以來也沒發生過幾次。這種陣仗,估計正面攻打咸安城都足夠了。

這名身為婆娑學宮祭酒先生,如今奉命保護樂桓的返虛,當下也是左右為難。如果拒絕搜查,這百來位返虛一同發難,他根本就攔不下。但如果就這麼放任他們搜查,遠東的臉也就丟盡了。要知道,如今樂北亭等若是坐擁整個遠東。樂桓的地位,比之一般的大離藩王世子,還要高上許多。就算不如咸安城的太子,至少也可以比擬幾大聖地的門派首徒了。

「不知道,諸位前輩到底想搜什麼?」

就在那名護衛返虛,左右為難的時候,雲梭艙門忽然打開,一身白衣的樂桓,忽然飛了出來,平靜看着諸位返虛。

一個周天境初期,面對近百位返虛的圍堵,依然能夠鎮定自若。單是這份氣度,便已是令人心折。

「想搜什麼,需要和你一個小娃娃解釋嗎?」

就在樂桓剛剛站出來之後,一名御靈宗的返虛長老,冷哼一聲,顯得十分不屑說道。

「以前輩的修為和閱歷,確實沒必要對我這麼一個年輕人解釋什麼。不過,天底下的事情,似乎也不光是拳頭大就可以橫行無忌,總還是要講些道理的。前輩這麼做,就不怕日後落了口實嗎?」

「你是什麼東西,也配跟我說道理?!」這位御靈宗的返虛,似乎修為和脾氣並不成正比。被樂桓幾句話這麼一說,便有些勃然大怒的意思。

「讓你一個小輩在這裏說話,已經是給你爹面子了。若再多嘴,別怪我替你爹好好教訓教訓你,讓你長長家教!」

「那你又是什麼東西,也配在這裏說家教二字!」

就在這名御靈宗返虛剛剛動怒的剎那,一股灰黑色界域,頓時將周圍徹底籠罩在內,一位不久之前才和顧飛魚交過手的老和尚,出現在樂桓身前。

下一刻,老和尚做了一個所有人都沒想到的舉動。

「啪!」

這名已是返虛初期巔峰的御靈宗長老,竟是被老和尚一巴掌扇在臉上,整個人如同一顆天外隕石,直接被扇飛出去數十里。

這可是一位返虛啊!

竟然也會被這麼抽飛出去?就像街頭潑皮們廝打一樣?

在場眾多返虛,雖然見識極廣,但像這種返虛修者被扇巴掌的場面,也是第一次見到。且不說打臉這種事情,到底有多缺德。絕大多數高手對戰的時候,還是會顧忌臉面問題。最重要的是,返虛以上的存在,速度都沒有差別。就算是返虛初期對上純陽,想跑還是能跑得掉的。所以,哪怕是純陽和返虛初期的對戰,最多也只是一路追着打。像老和尚這種直接一巴掌抽在臉上的情況,確實不大可能發生。

奈何,老和尚所掌握的輪迴之境,確實太過詭異。純陽以下,幾乎無法抵擋。這種手段,雖然不具備真正的攻殺力量,但卻可以讓人暫時性的失神。御靈宗這次來的高手當中,並無純陽級的修者。所以,就連修為最強的那名返虛後期,在老和尚剛剛出手的時候,也根本來不及阻止。

這才有了剛剛令人震撼的那一幕。

「啊!!!」

被一巴掌抽飛之後,那名御靈宗的返虛長老,終於回過神來,怒火滔天。他可是返虛啊!兩座天下都有數的返虛高手!在御靈宗內,不知道要受多少人的尊敬和仰望,竟然也會被人一巴掌抽在臉上?這名返虛長老,當下便有些失了心智,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沖向寶靜和尚,打算要直接拚命。但就在這時,那名御靈宗帶隊的返虛後期存在,卻直接攔下了他。

「不要上了他的當!掌門不在,若是他想殺你,我也護不住你!」

這名返虛後期,到底還是更清醒一些,知曉眼下的厲害輕重。如果當下御靈宗做出頭鳥,和老和尚大戰一番的話。憑御靈宗幾位返虛聯手的實力,再加上一些壓箱底的本事,說不定真有可能戰敗寶靜和尚。但同時,御靈宗也會遭受巨大的損失,只會為他人做了嫁衣。

對於御靈宗的反應,寶靜老和尚卻是並沒有太多的反應,彷彿自己剛剛只是抽飛了一隻蒼蠅而已。但毫無疑問,老和尚剛剛這一手,也再次震懾住了眾人。

能夠一巴掌抽過去,自然也能一招要了普通返虛的性命。老和尚剛剛只是抽了一巴掌,沒有給這名御靈宗返虛造成太多實質性的傷害,已經算是手下留情了。

「身為遠東官方使團,不僅代表了遠東方面的臉面,也代表了我大離的臉面。若是就這麼放開搜查,確實不太像話。不過,為了澄清誤會,遠東方面也該自證清白。」

終於有重量級人物發聲,讓老和尚眉頭緊皺。

咸安城的墨貂寺。

雖然這幾年來,遠東獨立之勢已經昭然若揭。但在明面上,卻還隸屬於咸安城,是咸安城的臣子,更是咸安城當下極力拉攏的對象。所以在之前搜尋衛易的過程中,咸安城和遠東王府這邊,也算是站在了同一個陣營。

然而眼下,墨貂寺開口,等於是讓老和尚,徹底孤立了。

「既然諸位前輩開口,搜當然是可以的。但問題是,如果什麼都搜不出來,以後諸位以大欺小的名聲,恐怕是跑不了了。」

樂桓見到眼前這一幕,自然清楚,這場無妄之災,恐怕是躲不過去了。外公雖然極強,但也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對抗這麼多頂尖高手。

「搜就搜吧!不過,各位若是搜不出來,記得待會兒要給樂某一個交代!」就在這時,遠方再次傳來一個聲音,赫然是如今作為遠東之主的樂北亭。樂北亭在一位遠東返虛的帶領下,在最短時間內趕到了這裏。雖然只是周天境的修為,但這位奉陽王當下出現在這裏,還是給遠東方面增加了不少底氣。

「哦,還有件事,得提醒一下諸位。大家也知道,最近我遠東的戰部嘛,正在做拉練演戲。我記得今天好像在這附近好像正好有一場大型演習來着。所以諸位最好還是快點搜,要不然等待會兒我遠東的戰部開始演習,咱們可別佔了地方,那就不好了。」

又是赤裸裸的威脅。

不得不說,對於樂北亭這個出身流匪的奉陽王,大家確實有一種面對滾刀肉一樣的感覺。要打這是在人家的地盤,要罵這些返虛加一塊估計也不是樂北亭一個人的對手。而樂北亭的話,也並非只是言語上的威脅。因為在諸位返虛的感知當中,極遠處,確實有遠東方面的強大戰部合圍了上來。

動作很快啊!

從大家離開奉陽城,到當下短暫的對峙,總共也沒有多長時間。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遠東王府不但能反應過來,甚至還來得及將大量戰部直接調到周圍合圍,這絕對算是神速了。當下甚至有人開始懷疑,這難道是遠東方面給眾返虛做的一個局?

在樂北亭的示意下,樂桓一行的雲梭緩緩降落。然後,在近百位返虛的神識觀察下,所有人一個個走了出來,接受所有返虛的搜查。

氣氛越來越緊張。

所有人都知道,當衛易被發現的那一刻,就是大家動手的時候。

……

一直跟隨楊際離開奉陽城的衛易,在雲梭停下來的那一刻就知道,自己絕對是暴露了。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如何暴露的,但顯然,這些返虛期的存在,絕不可能是平白無故的攔下雲梭。

到底該怎麼辦?

衛易知道,不管自己藏得如何嚴密,只要一眾返虛開始挨個進行搜查,自己是一定會暴露的。在楊際進階化靈期之後,衛易直接將那道木之本源,藏到了楊際的識海當中。若非如此,估計之前在王府的時候,就早被發現了。

但當下,只要返虛期們開始一個個仔細搜查,衛易是絕對藏不住的。

或許……只有最後一個機會了。

衛易知道,此時自己若是直接返回死亡世界,或許確實可以保證自己的平安。但是如此一來,楊際肯定就徹底暴露無遺,自己也再無機會返回修真界了。

所以,只剩下最後這一個機會。

很冒險。

但是,衛易覺得,應該有很大可能成功!

衛易在賭,賭這些返虛,並不知曉自己在無定河那邊的遭遇,這亦是他當下唯一的底牌了。

隨着楊際與其他親衛走出雲梭,開始接受一眾返虛的搜查,衛易知道,自己唯一的機會,就在眼下了。

衛易的底牌,便是無定河世界的牽引之力,以及作為仙器傳承者,所擁有的超越天下極速的速度!

衛易唯一的機會,便是在現出靈體的剎那,以超越天下極速的速度遠遁,耗盡所有力量,直接回歸無定河世界。但同時,衛易需要保證楊際必須落入天玄宗的手裏。只有這樣,衛易日後才能徹底回歸天玄宗!

這兩者,缺一不可。

如果衛易反應的慢了,或者無定河的牽引之力稍慢了一步,極有可能會被返虛期直接殺掉。而如果楊際沒有落入天玄宗手裏,而是落入其他勢力的手裏,衛易以後便再無法回歸修真界了。

這是真正意義上的賭命!

「諸位如此大動干戈,不遠萬里前來遠東,只為了找小徒的存在,是不是太過興師動眾了?」

「多謝諸位幫忙尋找小徒,接下來,就是我天玄宗的家事了!」

就在所有親衛剛剛走出雲梭的剎那,一道璀璨如天河般的刀光,從天而降!

刀光所指,正是樂桓剛剛乘坐的雲梭。幾乎就在所有親衛剛剛離開雲梭的剎那,這道刀光便憑空降臨。

「轟隆!」

「轟隆隆!!!」

這條璀璨如天河般的刀光,如同一個信號,讓原本已經緊繃的局勢,瞬間失去平衡。幾乎所有返虛,在這一刻,全部開始出手!

原本雲梭所在的位置,剎那間就被打成一片虛無。

是……師父嗎?

就在那一抹璀璨刀河降臨的剎那,衛易就反應了過來。因為那道璀璨刀河,衛易實在是印象太深了,簡直就是自家師父的看門招式。

天玄宗現任掌門,葉朝歸,親至。

與此同時,在這道刀河出現的剎那,衛易頓時感覺到一股難言的規則降臨。剎那之後,衛易忽然發現,自己竟是忽然轉換了位置!

不過……不對!

衛易驟然發現,自己此刻並非被無定河的力量,拉扯回死亡世界,竟是直接出現在葉朝歸手上。

「師父……」

就在衛易剛剛發出神魂波動的剎那,葉朝歸已是同時以神識傳音道:「不要發出任何神魂波動!」

在葉朝歸的示意下,衛易這才乖乖收斂了神魂波動。不過,於此同時,衛易也發現了一個令他驚愕的事實。

此刻他的意識,似乎正處在一枚果子裏面。

這是……替身果?

衛易當年能夠得以走出東海,回到雲莽歷練,便是用了一枚天玄宗的至寶替身果。當年據葉朝歸說,替身果的果樹,是一株天外異種,力量神奇。兩座天下,恐怕就只有天玄宗內,才有這樣一株異種。便是天玄宗內,知道替身果存在的人,也是寥寥無幾。當年衛易雖然有幸使用一枚替身果,但是卻被葉朝歸抹去了這段記憶,生怕這株異種的秘密泄露。只是後來衛易在無定河世界重生,這段記憶,竟是也恢復了過來。

「記得,接下來的局裏,我會找機會讓其他返虛打碎這枚替身果。在這之前,你什麼都不要做,只要等替身果破碎之前,直接返回那個世界即可。」

「剩下的,交給師父,師父帶你回家!」

此刻,上百位返虛同時出手,戰場迅速擴大,竟是有了一種混戰的趨勢。但是,此刻的衛易,卻再無半點畏懼。

因為自己師父,就在自己身後啊!

此刻的葉朝歸,剛剛將衛易的神魂意識,收於替身果內。下一刻,葉朝歸這位天玄宗掌門,竟是絲毫不戀戰,直接遠遁而去。在眾人眼中,葉朝歸彷彿是只出一刀,便直接向南逃去了。

。 可能片方那邊受到消息,沒找到花無缺反而白嫖一個江玉郎,都會一臉懵逼。

但一切都還是未知數,沒準封程又回心轉意去演花無缺了呢?或者不小心把古靈精怪的江小魚的扮演者擠下去了呢?

封程倒是真的希望能演一下,因為他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個系統任務。

支線任務1:開啟演員之路

任務詳情:通過試鏡的得到自己喜歡的角色。

獎勵:演技初級技能書,表情管理輔導書。

任務來的真的及時,獎勵也是給他量身定做的,可是…演技只有初級技能書的話,只夠提升到lv1級別的,應該夠演一個書童?

像是江玉郎這種角色,作用應該微乎甚微。

不過他隱隱覺得後面這個表情管理輔導書可能會起很大的作用。

現在王姐還在旁邊,不能賣獃太久,先接下任務,然後繼續和王姐商議。

接下來又談好兩個代言,果然流量一來就全面開花,終於懂得了代晨的快樂了。

接下來就是綜藝方面的,專輯之類的東西需要明天去公司找專業的商量。

封程看都沒看就篩選掉一波真人騷,剩下的訪談互動節目和音樂類綜藝。

笑話,他怎麼趕去訪談節目,等著被人拆老底嗎?雖然有台本有綵排,但想到被問到問題時支支吾吾回答不上來的畫面就很尷尬。

所以想上綜藝就只有音樂類綜藝了。

可這類的邀約並不多,因為他的唱功還不足以和國內頂尖歌手相提並論,所以只有原創音樂競技節目會邀請他,也都看到了他在節目里的那幾首原創的質量。

雖然還是很難不懷疑是提前準備好的,但出於他目前的熱度還有哪怕一絲他就是原創的可能性也要邀請他試一試。

這麼一來,就只有一個節目對封程這邊的胃口了。

節目名字叫做《集合!唱作人》。

看了節目擬邀嘉賓,封程不清楚這些人的分量,王姐可清楚的很。

年少成名的王華,所在組合的三人均是頂流,王華以唱歌見長。嗓音清澈,按粉絲的形容叫做薄荷音。雖然只比封程大一歲,但是舞台比封程多了不知幾倍,站在台上已是遊刃有餘。

OST專業戶龍蘇,剛出道以小甜歌爆紅於網絡,到現在嘗試的風格越來越多變。往往人們忽略掉他的唱功,可他也是音樂學院出身,唱功也不馬虎。而他製作的OST幾乎是發一首火一首,這個真的是很有東西的。

搖滾唱將劉一博,選秀節目冠軍出道。此後一直不溫不火,但一直專註於音樂,創作質量很有保證,是個純粹的音樂人。很少有差評,或許經過時間的推移,某一天就火起來了。

音樂詩人鞠亭南,也是選秀節目出道,和劉一博相像的一點是都沉默寡言。劉一博可以說是高冷,而他就完全是害羞,甚至比封程的癥狀都重一些。唱歌類型也是安安靜靜的,將一個故事以歌曲的形式娓娓道來。

嘻哈玩家打氣筒,這個便是上次和封程鬧得不愉快的rapper。只是單方面的不愉快,封程現在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王姐知道啊,因為打氣筒也是一檔節目的冠軍,和《集合!唱作人》都是一個平台的,所以在選擇rapper的時候,第一個就把名額提供給了打氣筒。

王姐知道,導演不可能不知道打氣筒和封程起過那段風波,可還是同時邀請了兩個人。但其實是打氣筒先被邀請的,封程也是看在是同平台出來的才提供給他一個名額,他的資歷在這一眾歌手之間確實顯得稚嫩。

國風少年火雲,這是他的藝名,繼承了父親藝名的姓氏。同樣是選秀出身,僅僅在第一次亮相於熒屏后便以一首原創被人們熟知,他的歌曲大多都是華夏風,嗓音條件和唱功也是相當的硬。

唱跳王者張英昔,總算有一個封程認識的了。這不就是他選秀節目的PD嗎?他看過導師表演的舞台,實力真的沒話說,那舞蹈不知道自己需要學多久才能到達那個水平,而唱歌居然在劇烈運動下保持平穩。不過他也不着急,一步一個腳印便是。

而他的原創實力也是頂尖,在一干原創歌手中,他是唯一一個自己編曲的。見到這行介紹,封程咽了口口水,心想PD能不能再帶我一次。

看到這個陣容介紹,真就是誰來誰死,除非是真的大神來。

王姐都有些猶豫了,這讓封程過去不就是送死嗎?炮灰?

可封程誰啊?愣頭青一個,這裏面就認識一個張英昔,其他的就算再強,也僅僅是體現在介紹里。

最後在許諾每期都能出一首新歌之後,王姐才答應他去,但也做好了找槍手的準備。

王姐把所有文件整理好放到包里之後,微微眯眼,「你什麼時候會唱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