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克魯伊森感覺很不爽,她想也沒想就跟著說道:「我要一起!」

「你?比她還弱,還是就這麼分別吧。」

王末的話讓康妮不禁發笑,在影衛中,誰不是認為克魯伊森比自己還強,但是身旁的這個男人卻說自己比她還要厲害。

內心能不開心嗎。

「我不管,現在你毀了影衛的你要對我負責!」

「這玩意還能討價還價的嗎!?」

於是,在克魯伊森的死纏爛打之下,王末還是帶上了她。

(未完待續……) 此時會場仍是亂糟糟的。

台下數百學子仍是不知道乾元洲諸人慘叫的原因,但他們都知道事情肯定出了狀況。

有些心思機敏的學子心中隱隱出現了一種猜測。

只是他們還是無法相信這種猜測。

片刻后,乾元洲諸人停了襲來,但滿眼的驚懼仍在,人人都有如喪考妣,一臉死灰。

體內的念力修為被抽走,他們自然是知道發生了什麼。

只是,這變故來的太突然,太沒有心理準備了。

是以瞬間覺得天都塌了。

而陳玄竟然真的是箴文作者…這出人意料的變故,讓對他們原本大好的局面瞬間逆轉。

此時的他們,心中說不出的難受…

那種大量修為丟失的痛苦,對陳玄的驚懼,以及對乾元洲喪失陳玄箴文的參悟資格的慘痛損失估量,讓他們萬念俱灰。

一名老者突然驚訝道:「鄭沉,你的品階怎麼突然降到了五品了?我記得前幾天你才剛剛突破六品念力師。」

鄭沉臉色一黑,嘴上不知道怎麼回答,難受道:「莫提此事。」

而齊真誠也是一副喪氣模樣。

他的修為也被抽走了,從四品念力師巔峰差點就降到了三品,修為大降。

轉頭望去,他發現周圍人都是同樣的光景。

要麼就是修為降了一階,要麼就是大半個階位。

這一波,他們虧大發了。

「不好…」

「參悟過陳玄箴文的不止我們到場的這些人…乾元洲幾大家族中的不少核心人物都觸發了頓悟…這一波,怕是都要掉下去了。」

「完了…只消的片刻,他們就會知道具體發生了什麼。而這麼大範圍的一件事…即便他們嘴硬不提,也絕對紙包不住火的。」

「乾元洲各大念力家族都成了笑話。」

「最可怕的是,宋乾也會跟著丟人…他自然會遷怒下面的人,特別是參與交流會的他們。」

想到這裡,他們更是心中煌煌不安。

不知道等回去之後,他們將面臨何等的怒火。

沒想到陳玄竟然真的是箴文作者…

這讓他們偷雞不成反蝕把米…連本帶利都虧進去了。

這時,會場的學子們也已經大概猜到了什麼。

交頭接耳間,全場都莫名震驚起來。

「陳玄竟然真的是三篇神級箴文的作者…恐怖如斯。」

「本以為陳玄要制霸『念師榜』,沒想到他竟然直接踏平了念力界…太恐怖了。」

「竟然親眼見證這種念力天才,這場沒白來。」

「沒想到事情還有反轉,既然陳玄是作者,就不存在藏私的問題…人家想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

「而且呢,陳玄只是剝奪了針對他的人的參悟資格,相信這事過後,不久后箴文就會泄露出來,咱們都有福氣了,陳玄這是莫大的貢獻啊。」

「麻的…我就是乾元洲的人啊,我只是普通家族的人啊,我剛才也沒說什麼,為何這麼倒霉啊。」

「卧槽…我剛才就嘲諷他了,難不成我以後也沒資格參悟箴文了?無語。」

「活該,誰讓你甘願被當槍使呢。」

一時間,場中議論紛紛,這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他們需要不少時間來消化。

而一些心思機敏的學子,已經第一時間在彙報家族了。

至於主播們,在傳播時間中,直播間的人數在飛速增長。

所有人都知道,今日之事,絕對是轟動全人域念力界的大事件。

見乾元洲眾人一個個悶頭不說話,他們怕是想儘快逃離會場吧…

而台下也一副亂糟糟的模樣。

來自中洲的宋老算是峰會的主導者,他知道這場峰會是沒辦法繼續下去了。

眾人肯定都在消化這事…而估計不少念力世家都在想著峰會儘快結束後跟陳玄接上頭。

但峰會總要有個收尾。

況且,陳玄被嘲諷了大半天,如今證明了自己,眾人也要對他有個交待。

想到這,宋老道:「大家安靜。」

「剛才所討論的夢家私藏箴文一事已經有了結果了。雖然提出問題的一方沒有再發言…但想來大家也都明白了,陳玄確實是這三篇箴文的原創作者。」

「既然如此,陳玄同學自然有隨意處置箴文的權利。希望以後大家再遇到這種事,不要人云亦云的跟著起鬨。」

「誤會澄清,陳玄同學,你可否還有其他訴求?請你出來說幾句吧。」

台下眾人立刻起鬨道:「歡迎陳天驕發言。」

「請陳天驕給我們講一下你在念力修鍊上的感悟吧。」

「能不能分享一下箴文創作的心得經驗,創作神級箴文是否有秘籍。」

聽到這話,陳玄臉上微不可察的紅了一下。

箴文創作…這得去問庄總。

他也只算是一位文抄公,當然了,在這個世界上,他第一個拿出這種名篇,就算天道默認為是原創者。

從這個角度來說,說他是作者是沒問題的。

只是,講授創作經驗…這事是萬萬不能的。

總不能告訴他們:「我也是抄別人的。」

我不要面子的嗎?

可宋老希望他說點什麼,大家也都很熱情,便起身笑道:「大家關心的是這三篇箴文的事情吧…」

這個時候,誰不希望陳玄能把這三篇箴文分享出來?

台下學子被說中心事,都是臉上一陣發燙。

陳玄接著道:「其實,這三篇箴文是我早些時候創作出來的…已經授權給夢家了。是否分享出來,這個由夢家做決定。」

台下眾人都是一陣惋惜。

陳玄見狀,又笑道:「不過呢,既然發生了這件事,我想呢…夢家不是小氣的家族,應該不會讓大家失望的。」

學子們眼中都是一亮…陳玄能說出這種話,說明他也是明大義之輩…這時在暗中提示夢家,雖然早已授權給夢家,不過既然現在大家都知道了,事情還鬧這麼大…夢家若是還不拿出來分享的話,他這個作者都會不爽的。

「感謝陳天驕。」

「陳天驕高義。」

「陳天驕為念力界做出的突出貢獻,當流芳百世。」

「七洲…呃不,六洲念力師當銘記陳天驕的付出。」

「有陳天驕在,我人族在念力修鍊領域要興起了。」

一時間,各種褒獎之辭紛沓而至。

一通馬屁拍過來,陳玄稍微有些受用…

宋老見火候差不多了,正待宣布會議結束好趕緊去招攬陳玄…

卻聽得陳玄又說道:「雖說這三篇箴文我不好直接分享…但前些日子,我也另外創作出一篇箴文,可以拿出來給大家品讀一下。」

眾人都是一怔…隨即喜出望外。

陳天驕竟然還有其他箴文,還要當場分享。

這簡直太驚喜了。

以他的水平,新箴文即便達不到神級箴文的高度,也差不到哪裡去,或許可以讓中低念力師觸發一次頓悟,而高級念力師或許也能所有感悟。

一時間眾人都屏氣凝神,生怕錯過一個字。

連坐在上首的念力大師們也都非常感興趣的側耳傾聽。

只聽陳玄開口說道:「這片箴文是第一次面世…我希望能分享給所有對念力修鍊感興趣的人。當然,照例,除了乾元洲之人。」

聽到這話,乾元洲諸人都是一怔。

台上台下的乾元洲之人心中都是一急,但也都沒再說什麼,只是眼神又暗淡了幾分,他們已經失去了三篇神級箴文的參悟圈,再多失去一篇不錯的箴文…這個打擊也能承受的住。

「另外,請在現場的主播們往前一點,好讓直播間的觀眾們也能聽清楚一些。」

眾人都是有些莞爾。

他們發現陳玄竟然還有這麼有趣的一面。

竟然主動招呼主播們幫自己造勢。

等主播們往前挪過去,將鏡頭對準陳玄。

陳玄略一思索,又道:「為防止不可預料的意外,請大家打開準備好防護寶器。」

學子們覺得有些奇怪了…

不就是參悟箴文嗎?

為何這般如臨大敵的做派?

還講不講了?

宋老等人倒是心中一驚…他們見多識廣,見陳玄如此鄭重其事,頓時想起了一些經歷過的「複雜」場景。

這篇箴文,莫非不只是一篇高級箴文,而有可能是神級箴文?

要知道,念力師參悟箴文的時候,一般都是在安靜封鎖的情況下。

因為觸發頓悟的時候,念力師往往會深陷一種「沉迷」的狀態,對念海中念力無法掌控,若是當時有其他人在場,很容易誤傷到人。

若是陳玄要分享的是神級箴文…現場這麼多念力師和學子一同參悟,若是很多人觸發頓悟…到時候怕是會造成一場災難。

想樂享,宋老等人微微點頭,有他們在呢…不怕。

大不了到時候他們親自出手護住學子們。

一念至此,他們心中的對即將問世的箴文的期待又大大提升。

陳玄倒不是有多麼的想要分享,而是預謀已久。

此時機會難得,現在是十年一度的念力師峰會,在場念力師眾多,更是有不少主播在朝著七大洲的網友直播峰會現場。

能不能得到更多大道遊絲,就看這一次了。

上次跟王大聰討論『如何獲得大道遊絲』的問題時,王大聰提出了「送禮」。

陳玄覺得頗為有道理,但該送點什麼以感悟大道法則呢?本世界的東西天道都不缺,能感悟大道法則的那些頂級武者,在陳玄看來,要麼是修為太高,過了一定的門檻,天道賞一點;要麼就是純粹看天道的心情了。

他可不會去搏這個運氣。

他射向,如果能貢獻出一些不輸於本世界的東西…就更容易引起天道注意,從而獲得天道的饋贈。

當然了,拿來交換的東西必須要擁有足夠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