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如此,身體內各項器官和機能,都在飛速的恢復。

如果不出意外,再過一段時間病情便能完全康復。

對比之前二者之間的差距對比,曾老實在是無法想像,蕭陽到底是怎樣做到的。

「不知道曾老是否聽說過還魂針法?」

見曾老一臉困惑,百思不得其解。

蕭陽笑了笑,這才開口說道。

「什麼?竟是失傳百年的還魂針法?」

「蕭陽,你是用這等針法為老先生治病的?」

不到片刻,曾老的神色一震,忍不住驚呼了起來。

「是的!」

「若非楊老病情嚴重,已經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我也不至於施展這等針法為他還魂續命。」

「除了這種針法的療效,我實在是想不出任何辦法,能在短時間內幫楊老脫離險境。」

蕭陽見曾老也聽聞過這等針法,便沒有解釋太多。

「怪不得!」

「怪不得這位老先生的身體,會恢復得如此之快。」

「這等針法的威力,實在是不可思議。」

「可惜,我沒能親眼目睹你施針的過程,實屬一大遺憾。」

說到這裏,曾老還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隨後,曾老便轉過身,將視線看向林宗盛道:

「小林啊,你可別小瞧了蕭陽。」

「他年紀不大,但是論醫術的造詣,可遠在我之上。」

「原本這位老先生的病情嚴重,如今得到他的診治,身體已經恢復了大半。這等神跡,絕非常人能輕易做到的。」

曾老忽然想起,林宗盛將自己請來的用意。

於是,便立馬站出來為蕭陽說好話。

他這立場一出,林宗盛心中頓時就充滿苦澀。

本想讓曾老出面,好好刁難下蕭陽,卻不曾想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是,曾老說的是!」

林宗盛沒有了脾氣,連忙應道。

見為難不了蕭陽,他便沒有待下去的意思。

帶着助手,灰頭土臉的離開了病房。

這一幕落在宋詩韻和楊夢瑩兩女眼裏,讓她們忍不住相視一笑。

簡直太解氣了!

「曾老,給你添麻煩了。」

蕭陽將目光看向曾老,此時忍不住開口道。

「有什麼好麻煩的。」

「你的本事我很清楚著,這個林宗盛顯然就是請我來刁難你。」

「只是沒想到,咱們會以這樣的方式見上第二面。」

「要不然,怎麼說我們兩個有緣呢。」

曾老心中跟明鏡似的。

林宗盛的小算盤,他知道得一清二楚。

只是沒有想到,為楊老治病的醫生會是蕭陽罷了。

。 陳凌點頭道:「謝謝,我們現在就走。」

「好,這邊請,我帶你們過去。」

「好。」

隨後,弗拉克帶着陳凌等人從辦公室門口出去,右轉后,闖過一條羊腸小道,前往已經準備好的一架專機。

畢竟,陳凌強調過要低調,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弗拉克才帶着他們走秘密通道。

沒多久,在弗拉克的安排下,陳凌等人迅速登機,直奔集訓基地,海倫島。

等陳凌等人走後,莉娜走到窗戶邊上,看着剛剛起飛的飛機,一臉不甘,拳頭攥得緊緊。

就這麼走了,難得本小姐動心一次。

不知道以後還有沒有機會見面?

估計懸了!

莉娜無奈地搖搖頭,一時之間,思緒萬千。

這時,後面的空姐察覺到莉娜異樣,齊齊走了過來。

其中一名空姐拍了一下莉娜的肩膀,輕聲道:「娜姐,你有問到他的名字嗎?」

莉娜輕輕搖頭道:「沒有。」

那個空姐道:「可惜了,我覺得你和他很般配。」

莉娜深呼吸,恢復了平靜心態,道:「沒事,英雄無名,正義長存,這才是真正的英雄。」

說着,莉娜眼前浮現陳凌在飛機上以及下飛機后的做法。

在飛機上的時候,對方第一時間發現匪徒,並制服了對方,而當駕駛艙被匪徒控制后,對方不由分說,讓自己帶路,藉助機智與實力,瞬間幹掉那個傢伙。

後來,聽說有特種彈時,又臨危不懼,淡定地拆開特種彈,解除危機。

然而,最大的危機還在後面,飛機的引擎故障了,要是不馬上降落,所有人都會死。

結果,又是對方站出來,把控全局,淡定地單手開飛機,還在修理飛機,最後憑藉實力,完美地迫降成功。

而更讓自己佩服的時,對方面對這麼多記者,準備要舉世聞名的時候,沒有曝光自己,堅決地退隱人後,沒有承認榮譽,什麼都不要,只想低調得離開。

對方不僅不畏生死,更是不慕名利。

這樣的人太少了,確實值得自己的青睞。

莉娜回過神,道:「別說我了,你們呢?有沒有問到聯繫方式?」

一個空姐莞爾一笑,道:「問到了,我那位,叫九年。」

另外一個空姐笑着道:「我那位,叫義務。」

還有一個跟着道:「我那位,叫教育。」

莉娜詫異道:「九年義務教育?這名字怎麼像順口溜?感覺在哪裏聽過?」

她絕美的臉上,都是驚訝之色,暗暗回想自己在哪裏聽這個詞。

而其他空姐聽到這話,紛紛開口。

「娜姐,聽你這麼一說,確實挺順的。」

「沒想到,這些獃頭獃腦的傢伙,名字取得這麼順溜!」

這些其他空姐說完一樂,直接笑成一團。

此刻,在飛機上,陳凌想到剛才那一幕,咧嘴一笑,看着開飛機的鄧旭,道:「可以啊,一個叫九年,一個義務,一個教育,用我的話來開車。」

「哈哈……」

耿戰等人肚子一樂,直接大笑起來。

鄧旭開口道:「沒辦法,我們又不能說真實名字,只能臨時起意。」

隨後,其他人也紛紛開口,發表意見。

「對啊,我覺得這名字挺有意思,正好與你剛才說的話,前後呼應。」

「沒錯,我感覺很順溜,那些空姐還特別感興趣。」

陳凌點頭道:「我不介意你們找空姐作為對象,但要注意分寸。」

耿戰想到剛才被當跳板的事情,無奈道:「老大,她們只對你感興趣,我們是走過場的。」

鄧旭埋怨道:「米粒之珠哪敢與日月爭輝?老大,你直播開飛機,單手操作,還在講解,太秀了,我要是女的,我也對你感興趣。」

何辰也跟着道:「就是,只要老大在場,我們就黯然失色,哪有春天來臨的時刻?算了,我都光棍習慣,不指望馬上脫單。」

王彥感慨道:「誰讓老大魅力四射?沒事,兄弟們,反正哥幾個都單著,怕他個毛線。」

「滾蛋……」

陳凌笑罵了一句。

他並不是秀,只是為了給鄧旭等人上課,以及安撫乘客,沒想到弄巧成拙,搞出這麼一個烏龍。

要是知道會引起乘務長等空姐的注意,自己說什麼都要低調。

陳凌無奈地搖搖頭,掃了一眼外面,臉色瞬間變得嚴肅起來,道:「言歸正傳。」

唰。

頓時間,亡靈等人渾身一顫,都變得嚴肅起來。

陳凌臉色凝重道:「這次任務,重點不是國際獵人學校,只要是抓捕行動。」

耿戰等人愣了一下,疑惑地看着陳凌。

說實話,他們並不知道此次還有另外的任務。

畢竟,上飛機后,就突髮狀況,老大也來不及告訴他們這些事情。

陳凌沉聲道:「一名科研人員叛變,帶着最新研究出來的方程式跑路,根據調查,他就藏身在國際勇士學校,因此,首長才讓我們藉助學習的名義,追蹤這個傢伙。」

聽到這話,耿戰等人瞬間臉色一沉,憤怒起來。

他們最看不慣的就是叛國者。

這些人為了一己私利,出賣國家,簡直該死!

陳凌揮揮手,道:「別急,先聽我說。」

「是。」

耿戰等人深呼吸,恢復了平靜。

陳凌繼續道:「這件事,全世界特種兵都在關注,出手的人,都不簡單,全是兵王級別,我們不能丟國家的面,更不能放走叛國的人。」

「是。」

「記住,先別急着出手,暗中查探,看看他們怎麼交易?搞清楚誰是內鬼,再做打算。」

「明白。」

陳凌繼續叮囑幾句,便讓眾人休息。

經過3個多小時飛行,飛機在一個機場降落。

等將飛機交接給弗拉克的人後,陳凌直接帶着亡靈等人走出機場。

剛剛來到外面,陳凌便看到路邊停著一輛軍車,旁邊站着一名司機。

對方是一個大漢,身高接近2米,身穿作戰服,裏面是戰術背心,渾身上下都透露著強悍的氣息。

陳凌一眼就認出來,對方是國際勇士學校的接應人員,旋即,帶着亡靈等人徑直朝着對方走過去。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