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

雲爍接了令。

「多謝貴妃娘娘。」

這是什方逸臨第一次對着這位貴妃說話。

他知道,皇宮裏的妃子們是不可以隨便見外男的,即便他是小輩,也不行。

中容皇帝能如此縱容貴妃娘娘離宮,這寵愛程度可見一斑。

「一家人,逸王爺又何必客氣。」

「雲兒。」

貴妃說完,轉過帷帽,看向雲語瑢。

「母妃。」

雲語瑢正由四王扶著,站了起來。

「你和四王,與逸王爺,逸王妃一同回府吧,母妃乏了,一會兒喝了葯,也要休息了。」

顏幽幽和什方逸臨一聽,這是往外趕人了。

雲語瑢和四王也相互對視一眼。

「是。」

兩人也明白母妃遣他們回去的原因。

「貴妃娘娘,改日,我再來給貴妃娘娘複查。」

「有勞逸王妃了。」

貴妃點點頭。

出了宅子,四人又一前一後的上了馬車。

車廂內,四王把雲語瑢護的,只恨不得自己就是那座椅。

「幾個月了?」

顏幽幽看向雲語瑢。

「有一個多月了,是十日前府醫請平安脈時診斷出來的,但日子稍短,為

以防萬一,府外的人還無人得知。」

「你做的對。」

什方逸臨看向四王。

「這種時候,萬萬不可大意。」

顏幽幽也點頭,看向四王。

「你二哥說的對,這種時候,語瑢才是重中之重,你母妃和皇太后那兒最好也先不要知道。」

「最好,皇宮裏任何人都不要知道,等日子長了,肚子大起來,遮不住的時候,再說也不遲,畢竟那會兒胎像也坐穩了。」

雲語瑢瞧着他們說的緊緊張張的,也被調動起了氣氛。

「二哥,二嫂,你們可別嚇我,他本來就天天拘着我,你們這樣一說,我豈不是連屋子都不能出了。」

「誰不讓你出屋子,明日我便向父皇請假,回來專門陪着你。」

四王可是重視這頭一胎。

顏幽幽和什方逸臨相互對視一眼。

什方逸臨道。

「請假倒是不必,你如果時常不上朝,豈不是讓人起了疑心。」

顏幽幽點頭。

「對對對,你該上朝上朝,就和平時一樣,別讓人看出什麼端倪。」

說着話,順手打開了藥箱,拿出兩個拇指長透明的玻璃管和采血器。

雲語瑢見她拿出比繡花針還要大的針頭時,有些頭皮發麻。

「二嫂,這是什麼!」

顏幽幽抬頭看向她

「這是采血器,需要採集你的靜脈血,檢查你的HCG測定和孕酮水平。」

「什麼測定?什麼水平?」

雲語瑢一頭霧水,四王和逸王也不解的同時看向她。

顏幽幽覺得和這些古人去解釋未來醫學,有些難為人了,既難為了她,也難為了他們,遂擺擺手道。

「你們不要糾結我剛才說的話,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語瑢,你只要知道,孕早期是十分重要的時期,在這個時期肚子裏的胎兒極容易出現問題,所以需要做個檢查來及時了解肚子裏胎兒的發育情況。」

雲語瑢似懂非懂的聽着,雖然那個什麼測定,什麼水平,她聽不懂。

但檢查肚子裏胎兒的發育情況這句話她是懂的。

「二嫂,只要是為了孩子好,我都做的。」

。 當然了,這個沈建也並不是傻子,反正這個人可是非常的聰明的,如今沈建已經看出來不僅僅是蘇夢,其他的這些都假的武者的,他的表情也是同樣非常嚴肅的,在如此表情嚴肅的情況之下,當然知道今天這件事並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一件非常至關重要的事情,因為以前見到沈建的時候一直都是笑嘻嘻的,而是在如今,擁抱和其他的這些書架的武者們見到沈建的時候,表情竟然如此嚴肅,這種嚴肅的態度甚至遠遠的超出了他的想像,而這時候沈建便能夠判斷出來,今天這件事恐怕並不是一件小事,如果這件事沈建不重視起來的話,或許不僅僅是他們這些蘇家的子弟呢,可能都會死在這個萬妖山脈裏面甚至連沈建死在這裏也說不定。

所以說這時候看到比如蘇夢和其他這些蘇家子弟們這種嚴肅的表情之後,很快便收起了翅膀,然後往自己口中迅速的吞進了一些極品培元丹以及一些獸核,由於儲物戒指裏面所攜帶的所有的妖核都放到了自己的嘴裏,所以說這時候陳健的身體之上,忽然有非常濃重的。

不過這時候這些蘇家的武者們完全沒有關注到沈建身體裏面有多麼濃郁的妖力能量。畢竟如今這些馮家的武者們很快就會攻擊到這裏,他們如今所處的局面可以說是極為危險的,除非那些蘇家高手很快就趕過來對他們這些人進行救援,以至於能夠將他們順利的就出去,否則的話一旦這些房價的高手們趕到的話,他們這些人必須是九死一生的局面,根本想要逃出萬妖山脈,都是一件非常不可能的事情,因此這時候這些人感覺到心中非常的着急,所以說這些人的面色感覺到非常的嚴肅。

然而沈建這時候也完全能看出來了這些蘇家武者們的表情,可以看出來他們這些人如今的心情可以說是極為的緊張,如果不是這些人,這表情如此嚴肅的話,沈建心中感覺到非常的輕鬆,沈建這時候本來還覺得如今他已經順利的擊殺了這些來追殺他的,他們本來可以離開這裏,回到蘇家順利的去洽談薊州商會和蘇家之間的合作的事情,然而在現如今的情況已經完全發生了變化,因為如今證明馮家是放了一箭之後,必然有非常多的來攻擊他們,而這時候的這個蘇夢在發現了情況的危險之後,同樣是放了穿雲箭,他希望能夠讓這些書架的高手能夠真正的感到,從而真正對他們進行救援。

不過還有一些地方讓這些蘇家子弟們為難,因為這時候他們當然知道,完全不能夠躲避的,因為一旦他們有利的話,在這個非常廣袤的萬妖山脈裏面很可能會遇到一些危險,來自於蘇家的高手們前來救援的話,無法找到他們這樣的話,所做的一切都很徒勞了,所以說這時候的這些蘇夢他們要做的事情就是靜靜的呆在這裏等待這些書家子弟的到來,如果這些蘇家的子弟能夠真正的及時到來還可以,如果他們這些人無法及時到來救援他們的話,那麼一旦被這些房價的5萬妖山脈當中的那些強大的妖獸真正的攻擊的話,他們這些人必然將會是九死一生的局面。但我那時候可能真的是無法挽回的錯失。

沈建看了一圈,很快便明白了事情,是怎麼回事。

「蘇夢姐,我看事情有些不對勁,是因為如今有了危險?」

沈建此時此刻的他當然想要知道如今自己所處的局面有多麼的危險,我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因為蘇夢和她之間並沒有並肩作戰去對付那些,馮家的無所謂,讓沈建沒有想到的是這個蘇夢竟然突然放起了穿雲箭,這樣一來必然有重大的事情即將發生。

聽到沈建的話,蘇夢也同樣點了點頭,然後繼續回答道:「沈建兄弟你說的對,咱們的確遇到了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剛才我看到了有一人是放了穿雲箭,需要釋放創新店的人,肯定是馮家的子弟,因為在薊州城的這,馮家歐陽家和蘇家這三大家族裏面每個家族都有用來救援的車零件,而這一劍所展示出來穿雲箭完全不一樣,而現如今我發現釋放的穿雲箭是因為我發現馮家的人釋放了放穿雲箭的那個方位正好是你和那些馮家子弟們進行作戰的那個方位,所以說這時候我能感覺到咱們的處境。非常的危險,因為這名馮家的武者在釋放創新見的時候,必然會招來一些房價的高手對咱們進行追擊和擊殺,所以說這時候咱們為了保證安全,我必須時常穿一件,一些度假的高手前來救我們,只有這樣我們才能夠真正得到安全的保障,否則的話,一旦讓這些房價的武者追到我們的話,咱們這幾個人的實力根本就無法和他們的作戰實力和修為境界還是非常的厲害的,不過這種派出更加厲害的高手來追殺我們的話,或許我們這些人真的會是死無葬生之地,或許咱們只有被他們這些馮家的武者刺殺,甚至被一些妖獸吞噬掉的命運,因此我要釋放穿雲箭叫一些蘇家的弟弟們前來救援我們,這樣或許我們的安全能夠有一定保障,否則的話,一旦讓這些馮家他們圍攻的話,我們在沒有助緣的富家武者,或許我們今天真的無法走出這個萬妖山脈了,或許只有死在這裏是我們的最後結局。」

她說這些話的時候表情極為的嚴肅,這時候沈建眉頭緊皺,他當然知道這件事情有多麼嚴重,因為在此時此刻一旦他沒有過分的重視的話,馮家的武者們行動速度可是非常快的,他們很快就可以按照創建的方向找到咱們這裏,所以說這時候他們一旦莊家那麼圍攻的話,咱們這些人真的是九死一生的局面,根本就無法逃脫這個萬妖山脈。

這時候的沈建便低頭思考了一下,他當然知道自己的處境是非常的簡單,因為他很快就能想到了裏面的利害關係,然而這時候的這個簡介完全沒有想到的是,馮家的行動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因為這時候沈建已經有一種預感,感覺到如今的這些房價很可能就會追上來。。

這時候首先從自己的儲物戒指裏面拿出了一些丹藥,這些丹藥當中都是對於武者的能量的提升是非常有幫助的,於是首先給他們每個人一枚,記得在前段時間在礦山之戰當中,沈建的培元丹幫助這些蘇家的武者提升的實力,從而滅掉洛嘉和馮家這些,而現如今沈建再次拿出這些極品培元丹,再次讓他們這些蘇家的弟弟們眼前一亮,因為他們此時此刻完全相信沈建如今這些陪元丹完全能夠讓他們真正的在短時間內提升自己的作戰實力,從而讓自己能夠在和這些房東家的武者們進行相互作戰的時候立於不敗之地,即便是那些馮家的子弟們在實力上比他強一些,然而他依然能夠通過自己的實力真正的將他擊殺掉。

即便是蘇家的武者在那時候可能打不過人多勢眾的馮家武者不過他們如果想要逃跑還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用他們這些武者當中,有一些武者的修為境界已經達到了7段的程度,在他們這些人的養護之下,再加上這些極品培元丹的幫助之下,他完全可以逃脫這裏。

然而此時此刻陳建依然感覺到有一種危機感,他覺得如果和這些房價的刺殺的話,仗着他這些極品培元丹可以說是遠遠不夠的,因為此時此刻畢竟他如今需要的不僅僅是培元丹,還有其他的一些擔憂,比如說沈建修鍊了非常多的妖化丹,然而他的這些妖化丹的品質並不是特別的高,如果是那些修為境界低一些的那些武者們或許不用這些妖化丹之後會有一定的作用,然而,沈建修鍊這些妖化丹的時候,當時的修為境界並不是特別的高,但是畢竟是武魂的6段而已,所以說他這時候修鍊的這些優化丹雖然數量上很多,不過對只對那些修為境界在武體境以及武魂就出去,那就能夠得到怎樣的提升,然而對於那些修為境界達到武魂境的中,後期這些舞者們,即便是吞服的這些妖化丹對他所造成的作用也並不是特別大,這時才感覺到如今自己修鍊,更多的妖化丹已經是一件責無旁貸刻不容緩的事情,時間緊迫,沈建不想有一分鐘的耽擱,她只想要練出更多的丹藥來幫助他們,真正的提升作戰實力,最起碼能夠在馮家對他們多加的武者進行拚命的攻擊的這一刻他們度假的武者們能夠順利的抵擋他們這些人對他所發生的進攻,從而保證自己的家族當中的年輕一代的實力不會得到過多的損耗,以免造成這種青黃不接的局面。

要知道雖然說如今的蘇家的底蘊依然在那裏,蘇家依然有五名修為境界在氣府境的老傢伙保護他們整個家族,然而他們如果想要真正的保護他們家族的範圍,僅僅依靠這幾個老傢伙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很多的少年子弟們,成為他們蘇家今後實力發展的後備力量,然而現如今這幾個老傢伙,如今年紀越來越大了,或許再過個幾十年,這些老傢伙都會歸天,在這種情況之下,如果這些年輕一代的少年武者們不奮發圖強,不提升自己的作戰實力的話,很可能他們這些人很難肩負起他們蘇家今後的重任,因此這時候的沈建才感覺到自己如今修鍊出更多的丹藥已經是一件刻不容緩。的事情。

當然這些丹藥的時候,當然不可能直接主動給這些蘇家的武者,因為沈建如今屬於冀州商會,在沈建會把這些丹藥送給第一招商會,然後經銷商會便以非常低的價錢送給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當然只對蘇家的武者們才有這種待遇,其他家族的武者們,尤其是對那些富家並不是很忠誠的這些武者們是沒有這個待遇的,因此這時候的沈建最近好的一些度假的發展之路,已經非常的清晰。

要知道如今的這個沈建所煉製出來的這些丹藥,在日月皇城能夠拍賣出非常大的價錢了,在這種強大的煉丹實力的幫助下,沈建完全可以幫助他們薊州商會利用這些丹藥,從而為薊州商會他們創造出更多的財力,從而利用這些財力來幫助他們度假的發展,,要知道如今這兩大勢力,如今如果一旦真心真意進行融合的話,再依靠沈建練出來的這些如此的擔憂,這樣一來這兩大勢力進行的實力的提升,可以說是非常的巨大的,完全不是那些普通的武者們可以想像到的,即便是那些來自於馮家和歐陽家的老傢伙,也完全沒有想到,如今沈建如果促成了蘇家和薊州商會這兩大勢力之間的融合的話,最後這兩大勢力都會發展的非常強大。

所以說這時候的沈建心中非常的着急,他巴不得現在一步就邁入他們蘇家的領地,然後和度假的家主書房添一件,來探討如何幫助他們,他們的處境非常的危險,一旦他們離開土地的話,很可能對前來救援的姑娘肯定沒電無法找到他們的身影,在這種情況之下,一旦被大仙馮家的武者發現他們的話,他們這些人真的是九死一生的局面,他們根本就無法操作這些朋友,對他說他感覺到非常的着急而着急也沒有用處時,此刻只能面對實際,所以說沈建才拿掏出了一大把丹藥,將這些丹藥分為這些,度假的武者們,儘可能的幫助一些這些書家的武者們真正的提升自己的作戰。實力從而讓這些假的武者們在作戰的時候不至於過分的車間,肯定對自己的丹藥完全有信心,因為在以前的礦山實戰當中,這些丹藥可以幫助他們,蘇家武者短時間內提升了境界和作戰實力,所以說這時候的他們這些,蘇家的武者們,看到這些丹藥之後心中頓時大喜,眼前一亮。。 「夢?什麼夢?」

「夢見一群小魚,在河裏游……」

張凡差點樂出聲來:

某公解夢這種事,她也相信?

萌得可愛。

歐陽闌珊吃了幾口,放下碗,望着張凡,「小凡,我昨天就想告訴你一件事,擔心你聽了分神,就沒有說。」

「說吧。」張凡曾經滄海難為水地道。

「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在家裏住,搬到這個山莊來住?」

張凡警覺起來,「難道是要躲避什麼人?」

歐陽闌珊點了點頭,「但我不知道躲避的是什麼人,上個星期我在家裏附近,見到了好幾次非常可疑的情況,我不敢在家裏住,這才悄悄的溜到這裏來。」

張凡心中馬上想起了門家慶。

莫非是門家慶已經找到了歐陽闌珊的住址?

不會吧,歐陽闌珊這個住址是極其秘密的,連房產證的名字都不是歐陽闌珊自己的。

「你見到了什麼人?」

「是一男一女。」

「噢?」

「他們從表面上看好像是一對情侶,可是奇怪的是,我為什麼在家裏附近看見他們好幾次?而且,每次都是發現他們在我背後不遠的地方。我感覺他們在監視、跟蹤我。」

張凡的心情緊張起來。

如果是殺手的話,他們既然已經發現了歐陽闌珊而沒有動手,那肯定是礙於這裏是京城重地,不敢輕易下手。

若是換在其他的地方,恐怕已經對歐陽闌珊下毒手了。

張凡咬了咬牙,為了不讓歐陽闌珊看出自己的緊張,安慰道:

「闌珊姐,你不要害怕,他們既然找上門來送死,我就給他們一個眼罩。」

歐陽闌珊看着張凡,微微的笑道,「你是不是想叫我去做誘餌把他們勾出來,你好下手?」

張凡重重地點了點頭,「我有這個意思,不過肯定是要和王局長他們配合。如果殺手們真的已經注意到你了,那我們必須及早準備,否則的話,等他們找到機會,對我們來說就已經晚了。」

歐陽闌珊道,「這樣也好,那你趕緊跟王局長聯繫一下,需要我的話,我這個誘餌當定了。」

張凡馬上拿起手機,跟王局長通了電話。

王局長一聽,就有點火往頭上燒。

上次古玩聯盟在京城搞了一圈,最後竟然全身而退,弄得王局長心情非常不高興,甚至在業績上有點尷尬。

現在又有人來,要搞刺殺!

堂堂的京城,豈容這些宵小作怪!

「這件事情必須抓緊!這些殺手在京城一天,就是對京城安全的一個威脅。我們必須趕在他們行動之前把他們搞定。小凡,如果真有人跟蹤歐陽闌珊的話,我看兩種可能性都有,或者是門家慶,或者是古玩聯盟,所以說,如果抓到目標,死的目標基本沒有用處,還是想辦法抓活的,你跟歐陽闌珊研究一下,看看她能不能在這裏做更多的表演,爭取把殺手騙到我們事先準備好的陷阱里。不過,這要聽她的意見,不能強迫,一切還是以安全為第一原則。小凡,你跟歐陽闌珊定下來之後,馬上過來,我們去現場定一下具體的辦法。」

張凡放下手機,看着歐陽闌珊,忽然感到有些擔心,要是真的讓歐陽闌珊去做誘餌,出了事情怎麼辦?

如果是古玩聯盟還好,他們殺死歐陽闌珊的願望並不大,必要性不大。如果是門家慶派來的人,那就非常危險了!

以門家慶的為人,以門家慶對歐陽闌珊的仇恨,絕對是想在第一時間就置歐陽闌珊於死地。

「闌珊姐,誘餌這事有點危險,你看看你願意去做不?」

歐陽闌珊冷笑一聲,「門家慶現在把我逼到這個地步上,我還怕什麼?大不了也就是個魚死網破跟他幹了!」

「闌珊姐,我真佩服你的勇氣。」

「我這樣東躲西藏的日子也是過夠了,日日夜夜隨時都感覺到有一把劍在頭上懸著,如果不搞一下,時間長了精神都要崩潰。」

「那好,你先在這裏住一段,也就幾天,我跟王局長安排好之後再通知你,不過你以後盡量少來這公共餐廳,以免被別人發現。」

歐陽闌珊一聽說張凡要走,心情馬上又壞了起來。

拉着張凡的手,搖晃着,「小凡,能不能讓我跟在你身邊呢?」

「我的目標比你大的多,你跟我在一起實際上就是暴露了自己的行蹤,危險很大。」

歐陽闌珊的臉色有點不好看,低下頭,忽然抹起眼淚來,「我對於你來說,應該是無關緊要!」

「你怎麼能這麼說話呢?闌珊姐……」

「難道我說錯了嗎?昨天晚上人家把身子給你了,相當於什麼呀?不就是相當於洞房之夜嗎?你可倒好,洞房之夜的第二天就要把新娘甩開,你知道人家是什麼心情?」

這話說的,溫溫軟軟句句都打在張凡的心頭。

就好像10磅的重鎚,令張凡產生極大的震撼。

理智與感情之間,永遠發生著激烈的碰撞。

「闌珊姐,這……」

歐陽闌珊把身子傾過來,緊緊的摟住張凡,香噴噴的臉在他的臉上不斷的摩挲著,「小凡,盼望了這麼長時間,終於能跟你在一起了,你知道姐有多麼高興。姐現在的心都貼在你身上,恨不得一天24小時都黏在你身上,實在是離不開,你要是離開我,我會難過死的。」

說着說着又嗚嗚的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