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這件事鬧得太大,學校也很有壓力,許多家長都打電話到學校,對校方施壓,就連上級部門也很關心這件事。

校長也是沒有辦法,沒了學校的聲譽,不得不這樣做。」趙老師一臉無奈的看着段傑的父母。

他已經勸過校長,可惜校長已經做出了決定,不是他能更改的。

段傑的父母聞言,一臉失神的站在一旁,像是連精氣神都消失了一般。

段傑也是一臉絕望,他以為自己一定能考上最好的大學,讓父母為他驕傲,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為什麼!

這時段傑不經意見看到了四隻小貓。

就是這四隻貓,就是它們!

都是因為它們,他才會落到如今的下場,都是它們!

段傑像瘋了一樣沖向四隻小貓。

「都是你們!都是你們害的!」

「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害我!」

段傑沒跑兩步就被兩名民警給拉住了,他只能隔着一張桌子,沖着四隻小貓咒罵連連。

喬安深深的看了段傑一眼,隨後一躍跳下了長椅。

接着又跳到了辦公桌上,用兩隻可愛的小爪子對着電腦一通敲擊。

打開的空白文檔上,開始有字出現。

……是你先害我們的。

喬安打出這幾個字之後,躍下了辦公桌,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上。

派出所的眾人面面相覷,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同款的震驚。

「不是吧!真的成精了!」

「不是說建國后不準成精的嗎!」

「神了這是!」

「這小子栽得不冤,得罪這麼有靈性的動物,他不栽誰栽。」

段傑看到喬安打出這段話,眼中的震驚比所有人都多。

震驚過後,怨恨重新佔據他的思想。

「是我先動手的又如何,要怪就怪你們不是人!這個世界本來就是由人類來

主宰!

像你們這種只配給我們人類當寵物的弱小生物,我想殺就殺!」

「小子,你這想法有點危險啊!」

「找個心理專家給這小子做個心理測試吧,我懷疑這小子心理方面可能有問題。」

這話說得,民警都聽不下去了,這是正常人能有的三觀,能說出的話嗎!

喬安等人聽到這話倒是不意外。

早就看出這小子心理有問題,讓警察幫他測測也好。

等喬安回到趙某月家的小區外頭,負責保護趙某月的兩隻小貓卻有情況彙報。

「你們是說吳某來快要動手了?」喬安挑挑眉。

喬安倒是不怎麼意外,這都這麼多天了,吳某來也該坐不住了。

晚上趙某月吃過晚飯之後,照例去喂流浪貓。

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了小區保安吳某來。

吳某來在小區里工作也有一段時間了,平時上下班的時候都會遇到。

雖然在小區裏面經常都能碰上面,但在小區外頭遇到對方,還是第一次。

「吳師傅,出來散叔嗎?」看到吳某來,趙某月主動打起了招呼。

吳某來眼睛一暗,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暗芒,可惜趙某月並沒有注意到。

「是小趙啊,遇上你正好,我在前面巷子那頭遇到一隻剛出生不久的小貓,正不知道該怎麼辦呢,正好小趙你有經驗,要不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吧。」

吳某來指了指前面不遠處的陰暗小巷說道。

趙某月本來就喜歡貓,知道有一隻剛出生不久的小貓在那裏,她想也不想的就答應了。

吳某來領着趙某月走到前面那條陰暗的小巷子裏。

這條小巷子白天的時候還好,晚上根本沒人會來。

因為這條巷子裏大半的路燈都是壞的,有的還能閃幾下,有的已經徹底壞得連閃也不閃了。

「吳師傅,這裏真的有貓嗎?這條巷子還挺陰森的,看着好像在看恐怖片。」趙某月打小就有些怕鬼,要不是為了見到剛出生的小貓,平時她是絕對不會進這種小巷子的。

「就在前面,馬上就到了,那隻小貓看着剛出生不久,母貓也沒在身邊,要是沒人養它,也不知道還能活幾天。」

吳某來走在趙某月前面,說起小貓時,聲音里還帶着幾分擔心與心疼。

「看不出來,吳師傅也這麼喜歡貓啊。」趙某月有些意外,以前真沒看出來,原來吳師傅竟然也喜歡可愛的小動物。

以前還真沒看出來。

「是啊,我喜歡貓,只是我在青市連個房子都沒有,工資也就剛好夠養活自己,哪有錢來養貓。」

「我家到是有地方養,不過我媽貓毛過敏,家裏也不能養。」趙某月說。

趙某月也知道吳師傅不容易,這麼大年紀了沒房沒車沒老婆。

雖然養個貓花不了多少錢,但對吳師傅來說,應該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二人就這麼一邊說話一邊朝巷子深處走,終於二人來到了巷子盡頭。

「吳師傅,貓呢?那隻小貓在哪兒呢?」趙某月還沒有意識到不對,還在好奇小貓在哪兒。

「在這兒呢!」吳某來突然一個轉身,將趙某月撲到在地。

「吳師傅!你想做什麼?你不要亂來!」趙某來慌亂的掙扎著,但她的力氣又怎麼可能比得過一名成年男性。

「你們女人為什麼總是這麼物質,我沒房沒車又怎麼了,你們到底是嫁給我還是嫁給房子車子,為什麼你們一個個都要看不起我,都要看不起我!」

吳某來單手掐著趙某月的脖子,臉上滿是瘋狂之色。

就在昨天吳某來第N次相親被拒,這次的相親對像是一名小時工。

那名小時工今年32歲,離婚,帶着一個兒子,兒子今年10歲。。 嗖嗖……!

萬劍歸宗一經施展開來,劍無虛發,威力更勝從前。

只見,飛龍快速消失,而黃昆卻咬牙切齒,抬手一記龍爪手,試圖撕裂雷凌的萬道劍牆。

「劍山!」

敵動我也動。

雷凌覆手一揮,萬重山海從天而降,密密麻麻如移山填海,震動八方。

「這……這不可能!」

被山影淹沒的黃昆,大驚失色,尖叫之時,山海已將他徹底吞沒。

「啊……!」黃昆傳來撕心裂肺的慘叫,聽的讓人毛骨悚然。

「好傢夥!」

「這雷凌的實力簡直就是逆天了!」

茅十八大吃一驚,看雷凌劍道超群,跨境一戰,力壓黃昆。

龍堯也是意外的很,一開始她還在替雷凌擔心,可看到黃昆凄慘的下場,她不由替黃昆感到可憐。

「不對!」

「黃昆還沒有動用全力!」

一直觀戰的青冥,看着被山海鎮壓的黃昆時,他突然神色一凝,有意提醒眾人不要以為戰鬥結束了。

轟!

果真,就在青冥說完,被山海吞沒的黃昆突破破開。他全身金光奪目,右手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金色刀。

「屠龍斬!」

未等雷凌看清,上空黃昆揮刀而下,刀光化為飛龍,直奔雷凌而去!

屠龍斬,乃是天族獨有的刀訣,其威力配合玄黃母氣,可謂是無堅不摧,所向披靡。

「青鋒劍!」

雷凌眉頭皺起,抬手抓向虛空之際,青鋒劍憑空浮現。

「劍瀑!」

不曾猶豫,雷凌揮劍剎那,無窮劍影瞬間與黃昆一刀飛龍相撞。

轟隆……!

巨響震天徹地,精芒四濺同時,恐怖的碰撞力量瞬間擴散開來。

青冥、禪德、李天龍、茅十八、龍堯五人皆被這股力量震的口中流血,修為最弱的禪德受到波及最為嚴重。

噹噹!

李府上空,刀光劍影,鏗鳴震耳。

雷凌與黃昆竟然展開了刀劍之戰,打鬥的可是水火不容,不遑多讓。

得知雷凌的可怕,黃昆已經用盡了全力,手持大金刀陷入極度瘋狂。

在看雷凌,出手快如驚雷,揮劍之時,劍氣無處不在,完全就是自成一域,讓黃昆難以靠近分毫。

黃玄、黃炎二人,看到上空族長黃昆,與雷凌一戰難解難分,二人抬手擦掉嘴角血跡,紛紛將目光鎖定在對面龍堯與青冥等人身上。

「抓住他們!」

黃玄、黃炎二人異口同聲,直接向天族眾人下令。

嗖嗖……!

一聲令下,天族各大高手同時出動,直奔青冥、龍堯幾人襲來。

「大膽!」

「我是嫡系三小姐,誰敢上前我讓他滾出天族!」

龍堯神情緊繃,搶先邁步上前,利用自己三小姐身份怒斥靠近的眾多嫡系族人。

然。

旁系族人居然沒有一個聽龍堯的,上前就對龍堯率先動手。

要知道,旁系一脈對龍堯早就恨之入骨,如今有這種下手的機會,誰會對龍堯客氣?

青冥、禪德、茅十八、李天龍四人同樣遭受可天族的人攻擊。

猶豫天族人修為最低都在玄境,倒地禪德、青冥二人已經陷入被動,因為他們還是化境修為。

李天龍與茅十八兩人也好不到哪裏去,他們修為都相差不多,面對天族這麼多強者,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

而龍堯,卻成了唯一主力,打的天族族人沒人膽敢靠近。

轟!

就在青冥幾人已經快不行時,突然門內衝出一道身影,化為烈焰砰然炸開。

原來,來人是花雲毅。

花雲毅在進入李府後,確定自己母親沒事,得知雷凌他們還在門外,便急忙返回,正好救了青冥幾人。

「劍域!」

上空,雷凌看到下方眾人正在遭受天族的強者襲擊,他憤怒一咬牙,直接施展最強殺招。

劍域一出,只見黃昆被籠罩萬劍之中,遭受萬劍圍攻,而雷凌隱身躲在虛空,隨時可能給他斃命一擊。

噹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