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試試船、游輪。海嘯的時候不少游輪都被衝上了岸,我們可以找一個損壞不嚴重的,修復一下。」

「對,我記得不少的游輪,可是按照暴風雨的標準製作的。」

「只要主要船體沒有問題,我們就可以利用工具,直接製作一個。」

「我記得,圖書館邊上就有一艘很大的游輪,撞的不是很嚴重……」

有了新的希望,救援隊的人情緒又高漲了起來。

賽娜一個人安靜的退了出來,系統剛剛通知她。附近有一艘還能使用的飛機,只不過需要更換一些小零件,再把油箱填滿就能使用了。

賽娜當即決定把這個小飛機,當做自己的退路,絕對不能告訴任何的人。

晚上的時候賽娜悄悄的去教堂見何萱了,特意把她拉了出來聊天。就是怕那個李醫生突然的出現,自己又要被趕走了。

「你怎麼了?這樣偷偷摸摸的。」

「第一波病人還活著嗎?」

「不知道,李醫生只安排我在最外圍工作。害怕自己被感染?」

「是不是和我們之前看見的蘑菇蟹有關係?」

「李醫生也是這樣推測的,不過設備不足,有點困難。」

「設備,需要什麼列張單子給我。我明天出去的時候幫你找找看。」

「就等著你說這句話了,給。」

何萱從內側口袋拿了幾張皺巴巴的紙條出來,看得出來是準備很久了。

「你這,你這是在等我自投羅網!」

「李醫生說,你一定會來找我的。所以事先把這些都寫好了,讓你盡全力。」

「為什麼不直接找神父,找他幫忙比找我,來的有效果。」

「他說他相信你,而且有些東西不能明說。」

何萱神神秘秘的看著賽娜,用眼神示意她不要把這件事情說出去。

「單子我看過了,有不少專業的設備。李醫生應該是想弄清楚病毒的來源,從根源出發。」

「夠專業的,現在沒有電,這個離心能用?」

賽娜隨便看了幾眼,單子上有三分之二的設備都是要用電的。就算自己真的能找到,他怎麼使用。

「所以,最後寫著,發電機!」

「我謝謝你們,要是能找到發電機我……」賽娜突然想到了什麼,看著何萱。

「我們是不是很貼心啊!」

何萱笑臉盈盈的看著賽娜,發電機的後面還有一行小字,是一個地址。

「貼心的我都不知道說些什麼了。」

「李醫生其實還是很相信你的,他之前和我說,你一定能帶我們離開這裡的。」

「這個李醫生你了解多少?我是說詳細的。」

賽娜突然覺得這個李醫生有問題,自己只是一個靠近主角的配角。怎麼會獲得一個大佬的青睞,難倒自己不小心暴露了什麼。

「我不能在外面待太長時間,今天謝謝你了。」

「何萱,別動。」

在何萱轉身的一瞬間,賽娜看見了一朵很小很小的,類似蘑菇的物體。雖然知道主角在他的世界之中不會有事,還是嚇的叫住了何萱。

「怎麼了,賽娜,你不要嚇我。」

「何萱你聽我說,不要動,不要轉身。」

賽娜蹲下仔細的觀察著何萱的小腿,一朵粉白色的小蘑菇,正附著在她的褲腿上。蘑菇還在不停的晃動著自己的菌絲,似乎再找什麼落腳的地點。

「何萱聽著,你們裡面所有的人,必須撤離。這些菌絲不是你們能控制的,趁著還沒有到無法挽回的時候,所有人趕快撤離。」

賽娜緊張的看著那朵小蘑菇,原本生長在潮濕環境下的物種,居然能在這種地方存活。

「別!動!走!開!」

關鍵時刻李醫生再一次的出現在兩人的面前,粗暴的一把推開了賽娜。

。兩個人繼續前行,又來到一塊石壁,石壁上刻著一個相貌醜陋的小人。那小人舉著一件比他高了足足一頭的兵器,以一人之力擋在前面。身後是和他一般高矮的小人,有男女老幼,一個個縮成一團,相互靠在一起。在那長相醜陋的小人前面,是幾個乘風御劍的人類修行者,似乎在追趕那群小人。

小八指著石壁上那個長相醜陋的小人說道:「這是巨人部落中的『大戰士』,八百年前那場大屠殺,幸虧有他,以萬夫不當之勇保全了巨人部落。……

《御鼎記》第二七五章荒山行(9)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宋玉安動作粗暴的擦了擦臉上的汗水,不時毛巾就在高溫下成了硬塊。

「如果不是這樣,那麼肯定有更加簡便的方法。」

「只是需要我們找出來。」秦知羽接了一句說道。

這個太陽是怎麼「種植」上去的呢?

「會不會他原本就是在地上呢?或者說它只是在天上有這麼一個光斑。」

《末日之我有一座避難所》第058章群英薈萃「就是你了!」

余歡眼中凶光乍現。

一把甩飛手裏的猛虎跟尤里烏斯,黑木已經近身想將他們當成盾牌格擋已經來不及了,極速收臂護在胸前,蠻橫的朝黑木撞去。

管你什麼戰術、戰陣,我自蠻力橫推。

來吧!老夫等待此時久矣!

黑木臉上沒有半點波動。

不單是

《從拳願開始莽穿諸天》第一百五十章:人力終究還是不能勝天嗎? 第585章

「我的娘哎……」

「醒了醒了。!」

「秦相醒過來了!這怎麼回事?」這一聲驚天動地的咳嗽聲一響,簡直震驚了院子中所有人。

便是親自去探過秦相脈搏的金大,都沒忍住的倒抽一口涼氣往後退了兩步。

蕭泓宇擰了眉頭看一眼秦奎,在看一眼金大,便見自家屬下也是一臉菜色的樣子,

「主子,屬下探過秦相的鼻息,確實斷了氣。」蕭泓宇一挑眉,斷了氣?

你瞧瞧面前這個突然坐起來的秦奎,這是詐屍了?秦紅霜本就在秦奎的邊上,秦奎突然咳嗽,她差點兒沒尖叫出聲,幸虧死死咬住舌尖才將喊聲給咽了回去。

秦奎只覺得胸腔火燒火燎,嗆咳出聲,渾身都疼。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緊接着就被一道大力給揪了起來,等回過神來,才看到秦臻那張冰冷的沒有一點兒溫度的雙眼。

「你,你……」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就被秦臻直接給推了出去,頓時就摔到了一邊。

君雷霆打死了秦奎,他一點兒也不後悔,本來都已經做好了赴死的準備,卻沒想到這秦老賊又活了?

他又活過來了?君雷霆懵了一下,隨即就是大怒,

「秦老賊,你竟然裝死?」秦奎渾身都散了架的疼,剛剛喘上這口氣,就聽到君雷霆的怒吼聲。

「本相哪裏裝死了?本相是真的死了一次,被你君雷霆打死了!」秦奎怒道。

吼完了這話,秦奎一身怒氣的站起來,沖着蕭泓宇的方向就要行禮求公道,卻一轉身就瞧見了坐在了輪椅上的蕭鳳棲,心裏咯噔一下,

「老臣見過玄王爺。」同時心裏七上八下的跳,這蕭鳳棲是什麼時候來的?

定是在他昏迷的時候。秦奎目光所過之處,只見院子裏的眾人俱是一臉震驚探究的看着他,昏睡前的種種全都記了起來,那種連靈魂都被腐蝕了的羞辱感,將他整個人都籠罩。

他一咬牙,當即老淚縱橫,沖着蕭泓宇和蕭鳳棲的方向就跪了下去,

「請玄王爺、六殿下為老臣做主,君雷霆仗着軍功在身,擅闖老臣府邸,打傷老臣,實在是囂張可惡至極,求兩位殿下為老臣做主。」秦相哭訴完,蕭泓宇沒有說話,他眯着眼在想事情,秦奎明明都沒有了氣息,為什麼被君緋色踹了一腳之後卻又突然的活了過來?

他自是相信金大,金大說了沒有氣息,那必然是真的。而在秦奎『昏死』的這段時間,只有君緋色過去探過他的脈。

所以,這到底是回事?秦奎活過來跟君緋色有關?還是只是巧合?蕭泓宇沒第一時間開口,蕭鳳棲更是沒有接話,他修長的手指放在膝蓋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扣著,而後就見他抬頭,視線落在秦臻的身上,

「君大小姐可有什麼要說的?」他問。聲音清涼,像是有月輝流動。周想接話道:「馬釗,同情心可以有,但是不能放在感情中和生活中,她再可憐,那也是她該付出的贍養義務。

後面的醫藥費和她弟弟的學費,那可是一大筆開支,直到他弟弟能支撐那個家為止?什麼時候?界限在哪裡?

他弟弟若是繼續往上讀研究生呢?若是直到30歲,還沒有本事掙錢,沒本事養家,你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487章六人幫開會 徐凌實際修為就有道極境,對蘇莫愁的氣息也很熟悉,離開酒樓不久就找到了躲在巷子裏暗自落淚的蘇莫愁。

看到徐凌前來,蘇莫愁顯得有些慌張,連忙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徐凌眉頭緊皺,很是疑惑的問道:「蘇姑娘,你究竟是怎麼了?哭哭啼啼可不像你。」

「心情有些不好而已…」

蘇莫愁低着頭聲若蚊吶,內心一陣幽怨。

如果徐凌願意多跟她說幾句話,她也不至於這樣。

徐凌笑着搖了搖頭,說道:「蘇姑娘,人生在世不可能事事如願,今天城內恰好有登山活動,如果你心情不好,我可以陪你一起去看看。」

本來心情低落的蘇莫愁頓時欣喜萬分,她抬頭看向徐凌,滿臉期待的追問道:「真、真的?你願意陪我一起?」

「這不是什麼難事,當然可以。」

徐凌內心暗笑,不過是陪蘇莫愁爬個山,居然就讓她開心成這樣。

登山是慶元節的例行活動,顧名思義就是登山,不過定瀾城的登山可不簡單,需要壓制修為到紫極境一星,忍受泰山壓頂般威壓踏上山頂,如果沒有壓制修為,則會被山頂的禁制攔住,至多踏足至半山腰。

只有壓制修為依靠毅力成功登頂,才能在最高處一覽定瀾城的盛世美景。

「那我們快走吧!」

蘇莫愁壓根沒在意什麼活動,她只想着自己終於能跟徐凌獨處了。

徐凌點了點頭,在前面帶蘇莫愁前往定瀾城的中心,天桓山。

定瀾城的登山地點就設立在天桓山,這是一座真正在字面意思上高聳入雲的山峰,沒有修為的凡人想要靠腳力踏上山巔,至少也得幾個月才行。

走到天桓山腳下,看着人來人往的天桓山入口,徐凌出聲問道:「蘇姑娘,我們是壓制修為走上去,還是直接飛到半山腰?」

「當然是走上去了!」

蘇莫愁一臉自信,說完就將修為壓制到了紫極一星。

然而剛踏上天桓山的階梯,讓人窒息的恐怖威壓頓時讓她臉色發白,拼盡全力才邁出第二步。

徐凌不由驚訝,也壓制修為試着踏上了階梯,發現威壓果然不是紫極境能夠抵擋的。

這還只是剛開始,越到後面越艱難,壓制修為踏足山巔的人無一不是毅力超群的存在。

「看,那又有兩個不自量力的想要壓制修為踏足山巔。」

「他們恐怕不知道,半山腰的威壓要比山腳強出十倍不止,定瀾城已經幾百年沒人靠毅力登頂了。」

看到徐凌與蘇莫愁試圖靠毅力登頂,曾經失敗過的人立馬跳出來嘲諷。

其實登頂也不是特別難,可在慶元節登頂只是圖個好寓意,沒多少人會為了這個拚命,否則也不至於數百年都無人靠毅力登頂。

「蘇姑娘,有人瞧不起我們,怎麼辦?」

徐凌笑了笑,連輪迴業火與猩紅霧氣的折磨他都能頂住,登一座山輕而易舉。

「自然是證明給他們看!」

蘇莫愁輕哼一聲,使出全身力氣再次邁出一步。

徐凌也跟着踏出一步,其實他能用龍陽之力抵消一些威壓,不出半個時辰就能登頂,不過他的目的是蘇莫愁,自然是要待在蘇莫愁身邊。

前進了一會兒后,蘇莫愁也注意到徐凌似乎刻意放慢速度在等她,她內心頓時一陣感動,為了不拖累徐凌,只能咬牙拼盡全力往前邁去。

兩人一直壓制修為走到了接近半山腰,威壓愈發強烈,連徐凌都快有些吃不消了。

蘇莫愁滿頭大汗,每踏出一步都要耗盡全身力氣,休息一會兒才能試圖踏出下一步。

雖然過程很艱難,但蘇莫愁卻有些享受這種感覺,她自小就是個不服輸的人,很喜歡那種經歷過艱難后成功登頂的感覺。

況且徐凌還一直在身邊,光是陪伴兩字,就勝過千言萬語的鼓勵。

不久后,兩人成功抵達半山腰,能看到半山腰有專門打造的獨特建築與遊玩設施,諸多直接飛上來的人正在欣賞著山下美景。

「蘇姑娘,到半山腰了,按之前那些人所說,接下來的威壓要強烈十倍不止,我們要不要歇一歇?」

「不需要,我們繼續前進。」

蘇莫愁擦了擦額頭汗水,她知道徐凌一定還有餘力,不過是為了照顧她才選擇提出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