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夫還沒出來,證明他們還在幫忙搶救,你們就別添亂了,免得真的出了什麼問題,後悔莫及。」

「可是,我真的好想見我們家妞妞,嗚嗚嗚……」

「小柳,你跟我過來。」

王爺爺輕咳了一聲,面色凝重地拉著柳璟來到一個無人的角落。

「爺爺,你是有何處不舒適?要不要我叫人給你瞧瞧?」

王爺爺擺擺手:「無礙,我只是覺得……」

王爺爺怕他接下來的話會被別人聽到,急忙壓低音量:「我們家竇兒真的會醫術?我怎麼從未聽說。」

「爺爺放心,咱們竇兒已經救了很多人了,她還研究出抑制瘟疫的特製葯,救了整個湖光城的人。

還得到聖上親筆題字的匾額。」

王爺爺愣了一下:「你說的都是真的?我竇兒真的這麼厲害?」

「爺爺,我怎麼會騙你呢?」

雖然有柳璟的保證,王爺爺還是很擔心,一直到手術室的大門打開,王竇兒推著孩子出來,王爺爺才鬆了口氣。

「孩子,我的孩子。」

小女娃的娘沖了過來,看到孩子的手上插著管子,面色蒼白如紙,整個人都崩潰了。

「妞妞,我的小妞妞……」

「大夫,怎麼回事?我的孩子到底有沒有事?」

孩子的爹比他娘子鎮定一點,但也差不了太多。

如果王竇兒給的答案不好,估計他得瘋了。

「孩子身體里的毒藥已經透過胃部擴散,雖然我們已經幫她把胃部的毒物清洗乾淨,但是她的血液里已經有毒素。

所以我們現在正在幫她把血液里的毒素清洗乾淨,問題不大,三天左右應該就沒問題了。」

「那妞妞什麼時候能醒?」

「毒素清理完,應該就能醒了。」

「謝謝大夫,謝謝大夫。」

夫妻二人噗通一聲對著王竇兒跪下,猛地磕頭。

王竇兒很累,已經沒有力氣去扶起他們。

「你們與其事後再來多謝我,還不如把孩子看緊了,若是再遲一些,就算大羅神仙也未必能救回她。」

「是,我們以後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經歷了這種事,他們已經後悔了,以後家裡的東西都要收好,收不好的就拿去丟掉,千萬不要給孩子找著了,不然就麻煩了。

「竇兒。」

看到王竇兒出來,王爺爺一直在旁邊耐心地等著,直到妞妞的爹娘跟著妞妞一直轉移到重症室,王爺爺才有機會跟她說話。

這時天已經黑了,王爺爺看著一臉倦容的王竇兒,一臉心疼。

「爺爺,你怎麼還在這裡,柳璟不帶你回去嗎?」

王竇兒的視線越過王爺爺,往他的身後找去。

「你不用找小柳了,是我不願意走的,你一直在裡面,我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哪有心事回去。」

王竇兒心裡一暖,雖然她做手術,從白天做到晚上是常有的事。

但是一出來就有人如此關心自己,王竇兒還是覺得心裡很暖。

「爺爺,我已經習慣了,當大夫的,救死扶傷是我們的職責。」 夜色。

英租界,千辰道館內。

千葉源一郎上身身穿黑色羽織,下身搭配著黑色馬乘袴端坐在地桌上,面前對坐的男人帶著一雙厚重玻璃鏡片的金絲眼鏡。

面前的地桌上茶壺剛剛點燃碳火,兩個杯子分別位於兩人面前。

千葉源一郎,日本千辰道館館主,副館主千葉可奈味的哥哥,曾經的他是北辰一刀流最年輕的指南免許,流派中盛傳如果當代流主退居幕後,千葉源一郎是最有可能成為新一代流主的人。

茶壺沸騰。

此時的源一郎面帶笑容,手中抄起茶壺為對坐的金絲眼睛男斟滿面前茶杯。

「田師爺,你來我這有何貴幹啊?」

「喝口茶。」

田師爺舉起茶杯對著源一郎示意,一飲而盡,全然不顧這茶水的滾燙。

「只是來喝茶嗎?咋們都是老熟人了你就別賣關子了。」

源一郎看著田師爺的動作收起笑容,面無表情。

「源一郎先生真是無趣,當然不是只喝茶了,我們琛哥呢讓我過來問問情況。」

「什麼情況。」

「源一郎先生是貴人多忘事啊。」

田師爺扶了扶眼鏡,隨即自己拿起茶壺倒入了茶水。

「那件事啊,告訴琛哥放心,事情很妥當,好吃好喝的招待著,時機恰當的時候自然就會出現。」

源一郎此時已經起身,魁梧的體態立起像是在俯視田師爺。

「不過……」

「不過什麼,源一郎先生。」

田師爺反問道,眼神示意源一郎有話直說。

「不過我們說好的事,你可別忘了。」

源一郎附身雙手撐住地桌兩個案角眼神緊盯著田師爺。

身形的移動帶動茶壺沸騰產生的白色蒸汽,翻湧著撲向田師爺的眼鏡,消散后,田師爺的眼鏡泛起白霜。

「忘不了,放心,如果法租界真的到手,我們答應的東西都會兌現。」

田師爺不顧眼睛上的白霜,抬頭看向源一郎,眼睛模糊了視線,讓源一郎看不清田師爺的眼神。

「不過我聽說,源一郎的弟弟最近可奈味先生跟法租界的人走的比較近。「

「哪有的事,田師爺應該是聽錯了消息。」

源一郎眼神明顯一緊,隨後快速恢復原有的神態,他自認為田師爺和自己一樣,絕對看不清。

「希望是聽錯了,不過這次還有另外一件事,請你幫我們處理掉一個人。」

「誰?」

「何尚。」白霜消退的鏡片下,田師爺眼神銳利。

「何尚?」

「對,就是法租界的那個何尚。」

「為什麼是我?」

「源一郎先生應該聽說了,我們斧頭幫最近已經接連折損了三位十三太保,就連判官都折到何尚手裡。

大家都知道,源一郎先生你是下一任北辰一刀流流主的最佳人選,絕對的實力人物,不是十三太保之流可以比擬的,自然是想請你幫忙。」

源一郎此時像是在思考,停頓片刻后看向田師爺。

「上次幫你那件事,我們就冒了很大風險,這一次你提的何尚,在上海灘現在也算是一號人物,這次上海武術大賽已經確認前三甲的名字。

前三甲這三號人物,那武當劍仙李林可是都是盯著呢,李林你知道的,奉天那邊,不好辦。

還有就是三大亨,這三位現在也盯著何尚,不好下手。

上次幫你們做的事,承諾還沒有兌現,用你們中國人的話就是鏡花水月,這次在殺了這個何尚,風險太大。」

「這麼說的意思,源一郎先生,是不能幫忙了。」

田師爺眼神微眯,旋即也不含糊,直接起身離去。

「實在是難以相助。」

源一郎此時坐下沏茶,看了一眼田師爺喝過的茶杯,厭惡的扔在地上。

門外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源一郎皺了一下眉毛看向門口位置。

「進來,什麼事慌慌張張的?」

推拉門開啟,一個眼角帶著紅色眼影藝伎形象的和服女人走了進來,眼神慌亂,徑直的走向源一郎的身邊,附身貼耳私語后,跪坐在源一郎身旁不敢抬頭。

源一郎臉上剛剛的笑容消失,面色瞬間化為蒼白看向低頭的女人。

「確認嗎?」

和服女人只是重重點頭,不敢回應。

源一郎快速起身,沖向門外。

門外,田師爺背對著千辰道館,眼看著就要邁出道館的大門。

身後響起一人留步的聲音,隨即轉身。

「剛剛請我的事,我答應了,不過田師爺,我要談些條件。」

追到門口的源一郎不見喘息的對著田師爺說道。

「好!」

田師爺重重點頭,向著道館走了回去。

豬籠城寨二樓03室。

「是否兌換銀圓券500元?」

「是。」

「你一兌換銀圓券500元,獲取任務點20點。」

「你當前的購買許可權如下:

你是否消耗10點任務點兌換物品,物品為【碧霞元君祠的祈福符咒】*1。」

「是」

「你已消耗10點任務點,兌換20點任務點,剩餘任務點184點,【碧霞元君祠的祈福符咒】*1已發放,請注意查收。」

收起桌子上突兀出現的三角符咒,相比於上次的錯愕,這次的何尚顯然已經習以為常。

時間已經到了深夜,至於千葉可奈味的屍體已經交給了蘇毅負責,相信不會有大問題。

此時的何尚胸前和臉頰本應留下的刀疤不見蹤影,手臂上的貫穿槍眼已經癒合的只剩下疤痕,看起來不久后也會消退。

何尚眼神在屋子裡亂抓,最後停留在牆角位置的無鞘太刀上。

【梅一文字則宗太刀】

備註:刃長78.48CM。幕末時代備前國刀工則宗所作,仿製一文字派的代表作品菊一文字則宗。彌補了薄刃之刀不適合用於實戰的情況,由新撰組劍士坂本龍馬所有,刀銘為「梅一文字則宗」。

堅硬度:20

效果:

鋒利:頂級玉鋼打造,低於20堅硬度的武器無法造成損傷。

品質:精良

這太刀正是千葉可奈味留下的太刀,徵求了蘇毅已經何尚留下。

「倒是把好刀,可惜的是我不會用刀。」

何尚喃喃自語,困意來襲,將【梅一文字則宗太刀】用麻布包裹后,躺在床上倒頭就睡。 第一百四十六節重拳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