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哐當!」符姨手裏的筷子掉到桌下,她面紅耳赤拾起,看向楊珍,連忙擺手:

「小石頭啊,那個,去州城的船票很貴的,咱們不要去了吧。再過一年,你富真叔叔就要回來了,你符姨等得起。」

這個世界,因其廣袤和危險,凡人出遠門都是搭載修士的飛舟。自然,這價格也不會便宜。

「所以我們要掙錢啊!」楊珍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也要去州城!」趙玥兒大聲嚷嚷。聽了大半天,終於是聽到她感興趣的事了。

「你給我老實在家獃著,以後你長大了,整個許國,你想去哪就去哪!」秦氏輕聲呵斥女兒。

「那時候就不好玩了,我想和石頭弟弟一塊去。」小丫頭嘟著嘴。

嬤嬤笑着過來安慰:「到時再說吧。如果嬤嬤那會也要去州城,就帶你一起去。」

「好,一為定!」

被小丫頭這麼一打岔,秦氏似乎也想不出什麼問題了。她已經聽嬤嬤說過,楊珍準備修鍊鍛體訣第三層,需要很多靈石。這孩子能夠自己想法子去掙靈石,她願意支持。

想到這裏,她點了點頭:「可以。到時我安排府里一位修士,帶你去辦理執照。」

……

這頓飯終於結束了,在陳阿婆和符姨對未來州城之行的期盼中結束了。

楊珍非常滿意,不僅是自己的計劃得以順利進行,還幫助到了那些對他好的人。他同樣也需要她們的協助,這是互利互惠的事情。

他真正的賺錢方案,也將在這個計劃中展開。

衣衣,讓我們一起快樂的賺取靈石吧!

天才本站地址:..。手機版閱址:m..pppp(‘我的外掛是株仙草’);; 了結大師他們幾人,聽了劍神的話以後,每個人的臉色都很凝重,心情也都十分壓抑。

是的,他們也都看出來了,劍神的情況,確實很不妙。

劍神現在,就像是風中的燭火,恐怕隨時都會熄滅。

劍神受了傷,還強行激發身體潛能,這給劍神的身體造成無法逆轉的傷害。

堂堂一代戰尊,如今卻被沙莽逼得要為國捐軀,戰死沙場。

這是一種極大的悲哀!

炎國,其實並非沒有人才。

隱世宗門,高手眾多,但是,在炎國有難的情況下,隱世宗門的人,卻選擇袖手旁觀,不願意支援炎國戰部。

沙莽之所以能比炎國更強,是因為沙莽強者盡皆出動,毫無保留。

甚至,沙莽還聯合境外各大勢力,集結了大量強者。

不使用熱武器,在近身作戰的情況下。

炎國戰部的實力再強,終究也是雙拳難敵四手。

「這件事情就這麼說定了!」

劍神看到了結大師他們不再說話,又開口強調了一句。

這時,沙莽大軍似乎也都意識到李初晨快要力竭。

他們開始試探著向前沖,也在試探著要包圍李初晨。

「不能等了!」

劍神猛地站起身來,手持長劍的他,率先一步,沖向敵軍。

沙莽敵軍試圖包圍李初晨。

他們的計劃,一旦實現,就算劍神他們想要犧牲自己,換來李初晨一命,都會很困難。

畢竟,沙莽大軍的數量還是太多了。

他們一旦形成包圍圈,劍神他們,要從外圍殺進去。

再把李初晨,從沙莽大軍的包圍圈中救出來,就比登天還困難。

了結大師他們當然也知道這一點。

幾乎在劍神站起身的瞬間,了結大師他們幾人,也都紛紛站起身來。

畢竟是戰尊級強者,在經過這短暫的休息之後,了結大師他們的力量,已經有所恢復。

雖然還遠沒有恢復到巔峰,但是,要擊殺實力不如他們的沙莽,完全足夠。

此時的李初晨,由於他是背對著劍神等人,還沒有發現劍神等人已經衝上來。

發現沙莽大軍要把他包圍起來,李初晨就在內心暗暗想道:

「完了,今日,我這性命,怕是要留在這裡了!」

無數次從死神手裡逃脫的李初晨,從來沒有害怕過。

這一次也不例外。

李初晨不怕死,他就是有點放不下。

他怕他不在,孫欣欣和盼盼會被壞人欺負,他怕她們會傷心欲絕。

但是,李初晨已經沒有辦法。他已經儘力,真的已經儘力了!

「殿主,撐住,我們來幫你。」

李初晨正感到絕望之際,身後,突然傳來劍神的一聲大喝。

李初晨瞬間驚醒。

剛才,李初晨想到孫欣欣和盼盼,不由得有些走神,險些被沙莽抓住機會將他擊殺。

還好劍神及時趕到,出言將他叫醒,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劍神一上來,二話不說,揮舞著手裡的長劍,對著沙莽大軍就是一頓瘋狂輸出。

原本沙莽大軍就要形成包圍圈,把李初晨包圍起來了。

但被劍神上來一頓衝殺,沙莽大軍又是節節敗退。

另一側,了結大師連續拍出數掌,也把沙莽大軍擊退回去。

「窮弩之末,他們已經是窮弩之末。」

沙莽大軍的指揮官,看見了結大師他們衝上來救援,就知道李初晨是支撐不住了。

他心中大喜,急忙大喊道,「沙莽大軍,聽我號令,殺,給我殺上去,別給他們逃走的機會。」 星峰,之所以名為星峰,便是因為其上的那片夜幕星空。

而在夜深人靜后,那片夜幕星空更加真實了起來,灑落的漫天光輝潔白透亮,好似瑞雪紛飛一般,能讓人感受到一股龐大的星辰之力。

「這樣的傳承,到底是何人所創?」盤坐在星峰之巔的山水亭台中的靈見仰望那片星空夜幕,心中不禁猜測了起來。

原因無他,在看了看修鍊手札與真切感受了那漫天星力后,他對星峰的傳承有了深入的了解。

如此之多的星力匯聚於此,沐浴其中,接引下星光垂落,若是長期靠此滋養肉體,定然會得到難以想象的好處。

至少化凡體為寶器絕非難事!

不久后,在觀看了一遍針對輪海、道宮兩個秘境的手札記錄后,靈見便將其放在了一邊,閉上眼睛準備開始正式感悟。

漸漸的他的心平靜了下來。

同一時間,隨著靈見沉下心神引動夜幕星空后,有大量星光灑落,在靜謐之間若薄煙般為他披上了一件由光芒交織的風衣。

這一刻,他好似潔凈如雪,遺世而獨立,彷彿諸天世間沒有塵埃可以沾染他身,同星空般那樣深邃包容萬物,也同宇宙般那樣靜謐無聲一切虛無。

緊接著在下一刻,漫天星河源力流淌了下來,若大海沉降一般,盡數沒入了靈見的肉身之中。

與此同時,在那片夜幕星空之中,有十五顆碩大的星被點亮,彼此自東向西連成了一片,隨後化為了浩蕩的星宇天圖緩緩展開。

若是此刻靈見能夠看到那十五顆被點亮的星,以及它們的排列順序與規則,一定會吃上不小的驚。

因為那十五顆星所組成的星宇天圖,同古老的華夏文明中的紫微垣星官一模一樣,代表了最為神秘的天帝居所。

甚至,那十五顆星所組成的星宇天圖,在地球上的西方文明世界,也極其特殊,用翻譯過來的中文稱呼,其指代的是仙王座與仙后座部分。

「轟隆~」

就在那紫微垣星官顯化的時候,有極度輕微的轟鳴聲從夜幕星空中傳出。

不過當這輕微的轟鳴聲當傳入靈見的耳內時,就完全不一樣了,如黃鐘大呂震動,有悠悠青銅顫音響徹。

下一刻,有莫名玄法妙引烙印在了他的心田,於道道誦經聲中令他福臨心至的明白了一切。

星峰傳承——引星河入體!

「這就是星峰的玄法妙術嗎……」靈見一邊在心中細細感悟,一邊於心中自語。

所謂引星河入體,便是引動星河源力和星官大勢於體內積蓄,化其為另類的神力施展攻伐大術。

比如凝聚星力於身,誕生無盡星光,化其為星劍,化其為星山,化其為世間千百態,於剎那間釋放宏偉能量,鎮殺敵手。

同時,引星河入體也能增強體質,淬鍊肉身,化星辰之力為身體的一部分,待到小成時一個人便是一顆古老星辰,純粹肉體戰力無雙。

「要將這星河源力和星官大勢藏於哪呢?」在漸漸明白了引星河入體的種種妙處之後,靈見也沉思了起來,在選擇引星河入體的對象。

最終,在一陣瀏覽體內器官后,他選擇了第二道宮的肺部神藏。

原因無他,在他所開闢的秘境之中,唯有第二道宮的肺部神藏有著驚世的攻伐秘力,有著鋒銳衝天的氣息。

當初開闢第二生命源地,也就是第二道宮的時候,肺部神藏更是令他的體表閃耀起了凜冽的光澤,演化出了猶如利劍出鞘般的鋒芒。

他認為引星河入體、化星劍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畢竟在他的認知里,劍代表著至尊至貴,是古之聖品,人神咸崇。

且,在古華夏的神話傳說里,劍的出現頻率極大,此外歷朝王公帝侯,文士俠客,商賈庶民,莫不以持之為榮。

當然最為主要的是,他主修的是《升華法引》,是來自靈寶派的靈寶天尊的傳承,君不知那靈寶天尊的塑像就有一柄長劍為伴。

「鏘!」

就在靈見選擇將星河源力和星官大勢藏於肺部神藏后,只聽得第二道宮中的肺部神藏里傳出了劍的輕顫聲。

緊接著,他先前給人潔凈如雪、遺世而獨立的感覺變了,變得鋒銳無比了起來。

「嗡~」

同一時間,隨著引星河入體、化星劍成功,《升華法引》莫名又出現了異動。

哧的一聲,像是有一劍橫空,跨越了無數歲月,煌煌然浩大無邊。

隨後,有一片劍光飛來,彷彿千萬道劍在共鳴,將他所淹沒、覆蓋。

這一刻靈見大驚。

因為那橫空的一劍太過無匹,就像是根本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若是斬來他根本無法對抗,即便動用黃金長槍祭出槍鋒也無用。

不過好在那橫空的一劍對他沒有惡意,沒有向其發難,只是在催動劍光將其包裹。

「這是……」下一刻,沐浴在煌煌然劍光之中的靈見,莫名「看」到了很多無法理解的東西。

那似乎是——強大的劍勢與劍意!

「鏘!」

與此同時,藏於肺部神藏中的星劍衝起,於靈見身前顯化真身,同那強大的劍勢與劍意共鳴。

可以看到,隨著星劍那同強大的劍勢與劍意建立起了共鳴后,原本蟄伏的那十五顆大星璀璨了起來,帶動了劍體演化出了一片星空,生生演化出了三十九個星官。

這是什麼劍?

靈見驚疑不定。

這一刻他對自己所藏的劍感到了陌生,因為他發覺這星劍當中包含了太多東西,宏大而深奧,像是將某種道途推演到了極盡。

「三十九個星官,十五顆明亮的大星,這難道是……紫微垣!?」靈見瞪大了眼睛,「是那個中央天宮紫微垣,象徵著日月星辰環繞的宇宙中心!?」

無外乎他會這麼吃驚,要知道眾所周知的北斗,也不過是紫微垣中的三十九個星官之一,是天帝巡遊天下的四季指向。

且,按照古華夏文明的一種說法,諸天不過三垣四象二十八宿,而三垣能排在四象、二十八宿之前,不難想象三垣的地位有多麼的高。

而在三垣這至高的地位中,紫微垣更是重中之重,是一切星官之長,一切星官皆是由它所輻射。

號稱中央天帝!

「不會這麼巧吧……」靈見有所遲疑,因為除了玄鳥外,他又和一種象徵天帝的事物扯上了關係。

這其中沒有因果關係他是絕對不相信的!

不過,他雖然有所遲疑,有所顧慮,但並沒有因此而將星劍捨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