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很強哦。」

女人強大而自信。

「沒有弱點么?」

和五條悟一樣,強大到沒有弱點么?

大概是伏黑惠的表情有點好解讀,朽葉茶茶撐著身子依靠在沙發上,朝著伏黑惠的方向笑著,用她還沾著薯片味的手指指著伏黑惠說道:

「當然不是,即使是我我也是有弱點的啊。」

明明是自己的弱點,朽葉茶茶彷彿不在意一般直接把自己的弱點說給伏黑惠聽:

「集齊七個咒具解開封印,召喚神龍就能把我打敗了!」

「……」

伏黑惠提起的心臟瞬間落下來,白瞎他洗耳恭聽了,他相信了才是他蠢。

「請認真點,茶茶。」

「我很認真啊,我對你和悟不設防哦,如果想殺了我,只有你和悟才行,你會殺了我么?惠~」

朽葉茶茶的視線於少年的視線對視,那雙幽紫的眸子帶著笑意的看著自己,聽著就像是個玩笑話,但是伏黑惠卻並不喜歡這種玩笑,他皺著眉認真的回答朽葉茶茶,少年的視線沒有逃避,他直直的對視著女人的眸子:

「不會,我和五條老師絕對不會對你出手的。」

「絕對。」

伏黑惠總是摸不清五條悟的行為準則,他的想法是什麼,他的行動是因為什麼,但是他可以確定的是,五條悟不會傷害朽葉茶茶的。

絕對不會。

「哈哈哈哈哈,惠你太認真了啊,放心,真正能傷害我的東西不多,如果真的有,我一定會向你們求救的。」

******

藍川時造站在會場的入口大廳里,現在已經是快結束的時間了,沒有什麼事情發生,那麼接下來就沒他什麼事了,結束后的人群會從秘密通道離開,是另一撥人接收負責了,藍川從口袋裡摸出一包煙,他輕輕的彈了彈,皺巴巴的煙包里跳出一根煙來,藍川輕咬住煙蒂,把煙包塞回口袋裡然後又摸出打火機點燃煙頭,緩慢的吐出一口煙,藍川微微抬起頭望著被煙遮住的天花板。

「呵呵呵,朽葉茶茶,現在一定很生氣吧。」

藍川惡劣的笑了起來,想象著朽葉茶茶露出生氣的模樣,但是他又發現,他想象不出朽葉茶茶生氣的模樣,他記憶里的朽葉茶茶都是帶著笑容的,明媚放肆的笑容,妖嬈魅惑的笑容,森冷瘋狂的笑容,朽葉茶茶只會讓別人生氣,她自己生氣才不會,因為她會想辦法讓自己高興,肆無忌憚,不擇手段。

「唔——你說得對,我挺生氣的。」

茶茶的聲音突然在藍川時造的身後響起,藍川猛地轉過身去,只見和他一起的幾名手下在他不知的情況下被朽葉茶茶關在了結界里,只剩下他一個人。

為什麼朽葉茶茶會出現在這裡!

女人那一身紅色的禮服在這大廳的冷光下襯得皮膚更加白皙,胸口的溝壑中那妖冶的咒紋彷彿是活的一般,隱隱的帶著流動的光芒,站在朽葉茶茶身後的是伏黑惠,有那麼一瞬間,藍川覺得自己又看到了十五年前的畫面,那個穿著黑西裝的禪院甚爾嘴角咧起笑容站在朽葉茶茶的身後,只是一瞬間,藍川又回過神再看那個少年,同樣的黑西裝,和那個男人一樣的眼睛。

嘖,明明眼神不一樣。

【但是他們目光注視的方向,都是朽葉茶茶。】

「吶,藍川,拍賣會上沒有宿儺的手指啊,手指去哪了?手指確實在這裡吧。」

朽葉茶茶口吻慵懶的問道,那個語氣好似藍川時造會回答她似得,藍川的視線快速掃了一眼被朽葉茶茶結界關注的手下們,都是異能者,都在使用自己的力量打破朽葉茶茶的結界,但是效果甚微。

可惡,這個女人的結界還是那麼棘手。

「我不知道。」

藍川話音剛落,他腦袋的右邊方位發出清脆的一聲結界構造的聲音,然後在空無一物的空間中突然延長伸出一座狹長的結界,結界直接衝擊藍川右邊的臉,把他整個人撞了出去。

「你負責的拍賣物品哎,你會不知道么?藍川,你被降職了?」

茶茶的高跟鞋踏著清脆的聲音走到藍川的身邊,男人的武器是他腰間的槍,腦袋被狠狠的撞了一下一時間腦袋都在發矇,他完全靠自己身體的記憶在反抗,快速抽出自己腰間的槍指向茶茶。

「叮——」

清脆的結界聲,舉在空中的手,手腕到手指的部位被結界定住了,藍川握不住槍,來不及開火的武器掉在地上,然後,另一隻手,同樣被茶茶的結界給困住了。

這個女人的結界術真的賴皮,沒有限制,沒有規則,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方位使用,這個操控空間的能力,只能靠強大的力量去突破,整個咒術界單純使用身體本身的力量去突破朽葉茶茶的結界有幾人?藍川覺得這個答案是不超過十人。

「虧我還認真的打算拍下宿儺的手指來按程序走呢,沒想到拍賣會上沒有宿儺的手指,是藏起來了,還是給誰了?不要騙我說沒有哦,悟可是確實感知到手指在這裡哦。」

朽葉茶茶不給藍川退路,藍川的雙手被固定住,他冷冷的看著朽葉茶茶清淡的笑容,他咬緊牙關大腦快速想著怎麼應對朽葉茶茶。

『明明這裡那麼多咒具和咒物,六眼的能力那麼強么,混在那麼多的詛咒之間,他還能感知到宿儺的手指,可惡……』

「朽葉茶茶,你之前還保證不會搗亂。」

藍川時造咬牙切齒的看著笑嫣嫣的朽葉茶茶,她還保持著使用結界術的手勢,他狼狽的倒在地上,但是雙手卻又不得不被結界固定在空中,這個姿勢可笑又扭曲,朽葉茶茶居高臨下的看著她,從男人的角度看去可以看到她肆意的笑容,傲人的雙峰伴隨著女人的笑容,這個樣子的朽葉茶茶又欲又壞。

「我是沒有搗亂啊,大家都開開心心的買完東西離開了,就我沒買到,我現在是在投訴哦。」

「你把我弄成這個樣子,你說這不是搗亂?!」

藍川時造被朽葉茶茶氣笑了:「黑市有黑市的規矩,朽葉茶茶你放肆太多次了!!」

「……」

茶茶覺得藍川這幾年腦子還是沒怎麼進化,十五年前揍一頓,十年前揍一頓,這小子的頭依舊那麼鐵,茶茶揉了揉自己的後腦勺,女人微卷的長發甩出漂亮的波浪來,茶茶長嘆一口氣,她眼神黯了黯:

「藍川,我心情好的時候叫做買,心情不好的時候就要搶了,放在宿儺的手指也不是你們正經渠道搞來的吧,告訴我,東西在哪?」

茶茶的手指指著藍川,那是結界術施術的動作,茶茶的口吻抵著一股不耐煩,女人這個口吻,這個姿態,這個架勢,像極了反派,在茶茶身後的伏黑惠突然喊了一聲:

「茶茶。」

伏黑惠打斷了茶茶的話,藍川閃了閃眸子,這個少年,要阻止朽葉茶茶么?

「恩?怎麼了?」

茶茶應了一聲,只聽伏黑惠指著自己的手機涼涼的對朽葉茶茶說道:

「五條老師說他找到宿儺的手指了。」

「恩?這麼快?」

「不可能!!!」

茶茶的話和藍川的話同時響起,藍川的聲音太過吃驚了,這讓茶茶壞心眼的笑著說道:

「怎麼不可能,那可是五條悟哎。」

在大量的咒具和咒物散發的詛咒中感知宿儺的手指,五條悟還真的做得到,但是……

「呵呵呵,就算感知到了又如何,五條悟真的敢搶么?」

藍川嗤笑著,茶茶挑挑眉立馬了解藍川的意思了:

「你是說……拿走宿儺手指的是上層的人是么。」

朽葉茶茶歪了歪頭用一種傷腦筋的語氣嘆了嘆:

「啊,那確實對悟來說有些棘手。」

「茶茶。」

伏黑惠又喊了一聲,他用棒讀的語氣重複電話里五條悟的話:

「五條老師說:請來救救他。」

伏黑惠就是一個沒有感情的傳聲筒,他一點都不想復刻五條悟的語氣,他面無表情的說道:

「他說他把人攔下來了,但是不大好動手,所以讓你去救救他。」

五條悟是不需要有人救的傢伙,大概這句喊救救的語氣都是帶著玩味的,朽葉茶茶聽著伏黑惠沒有感情的重複但是她能想象五條悟說話的口吻,應該是這個樣子的。

「啊,惠,告訴茶茶,我把人攔下來了,但是不大好動手哎,我動手的話,上層的人一定會來找高專的麻煩的,那我會被夜蛾校長揍死的,所以,來救救我~~~~」

「……」

「他在哪?」

「拍賣會另一邊的出口,正上方的公園裡。」

朽葉茶茶對藍川笑了笑:「你早說手指給高層的人了,我就不會揍你了嘛,暗市和高層有勾結我早知道了啊,有什麼好扭捏的不說嘛。」

「我才沒有扭捏!!」

還有,不要把別人不知道的機密當做普通消息一樣隨便說出來!!!

「撒,走吧,惠,我們去救悟去~」

朽葉茶茶爽快的轉身,大有一副英雄救『美』的架勢,但是她那個表情更像是去把事情鬧大的模樣,一副興沖沖的,想要去幹壞事,穿著高跟鞋的腳步都輕快著,沒走幾步,她就走在伏黑惠的身前了,女人完全沒想著去解開藍川身上的結界。

看著朽葉茶茶和伏黑惠要離開了會場,藍川大喊了一聲:

「等等!!!!」

茶茶沒聽見,女人修長的雙腿邁開腿就走了,那紅色裙擺甩出像重瓣的山茶綻放的疊影,伏黑惠停住了腳步轉身看向動作扭曲樣子有些可憐的藍川,少年對藍川沒有敵意,他只是普通的態度對待他:

「茶茶的結界幾個小時後會自行解開的。」

如果朽葉茶茶不想殺他們的話,結界會被設定成自動解除。

這幅對朽葉茶茶熟悉的口吻讓藍川的表情比自己被結界固定的時候更加扭曲,藍川咬牙切齒的對方變成了伏黑惠:

「你這小鬼……還真是很好的繼承了你父親啊,可真像啊。」

「……」

伏黑惠頓了頓身子,他認識那個男人?

「我和那個男人沒什麼關係了,也沒有相似什麼,你看錯了。」

伏黑惠才不想承認自己和那個拋棄他們的男人有什麼相似的地方,他早就忘記了那個男人的樣子,那個男人是什麼樣的人,但是他潛意識的拒絕和那個男人相像。

伏黑惠這次不再回頭朝著朽葉茶茶離開的方向走去,少年雙手插著口袋不緊不慢的跟在茶茶的身後,少年的身形和那個男人不相似,兇惡的模樣也不相似,但是還是在那個瞬間,藍川又看到了重疊的畫面。

禪院甚爾一臉無趣的雙手插著口袋走在朽葉茶茶的身後,女人在前面搖搖晃晃的走著,像是逛完了街買了許多戰利品的模樣,女人腳步輕快臉上還帶著笑容,而禪院甚爾拉攏著雙眼走在她的身後看著朽葉茶茶蹦蹦跳跳的樣子。

現在那個身影變成了伏黑惠,少年雙手插著口袋,拉攏著眼神不緊不慢的跟在朽葉茶茶的身後,看著前方的女人腳步輕快的在夜中行走。

藍川時造喉間發出一聲嘲諷的笑聲,又是一模一樣的畫面,又來了,藍川看著前方已經沒有人影的夜空,他咬牙切齒的低吼道:

「哪裡沒有繼承!!你繼承了他小白臉的位置!可惡!!!」

※※※※※※※※※※※※※※※※※※※※

小媽文學在伏黑父子中意外的美味啊!父子組和師徒組好像都挺美味的【你不對勁】

是的,小白臉的位置可以繼承的!【不】

越是寫對比越覺得茶茶和甚爾的過去篇有很多不可言說的故事【=。=】

我把話放在這裡,我想摸爹咪=。=

啊,一如既往求評,完全靠評論來動力 從物理層面來講,八百里已經足夠遠,對與時間有限的生存者,幾乎就是兩個世界。

因為沒人閑的跑這麼遠!

可是從影響範圍么……

四百公里,很遠么?

省內兩條直線,開車三四個小時!

這是一個很玄妙的距離。

特別是對一些擅長『遷移』的怪物來講。

……

狗子在一處沙丘下躺到了下午。

嗯。

主要是他在這裡發現了一窩變異螞蟻。

拇指節大,膘肥體壯。

特別是它們的卵,白白胖胖富含大量營養,是這片荒漠中少有的低污染型食物。

「真是幸運啊…..」

完全忽視了身邊那些還在追著自己叮咬的大號螞蟻,用一下午時間美餐了一頓的狗子現在十分的滿足。

雖然被這些有毒的螞蟻叮了很痛,還有著輕微的至幻作用,可螞蟻卵的美味還是讓狗子忽視了這些。

畢竟他已經有三個月沒有吃上這樣的一頓飽飯了。

被叮咬的頭有些暈。

特別是這些螞蟻至幻的『藥效』逐漸消散后,淡淡的刺痛感覺和灼燒感,讓狗子警惕的站起來,決定快速遠離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