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幾個識字嗎?」

「我們師長都不識字,警衛三連,就我讀過幾年私塾!」

看見廖承兵驕傲舉手回答,周小山氣的差點沒暈過去!

師長不識字,人家是裝的,學的是張宗昌和韓復榘,你特么大頭兵一個,憑什麼拿自己跟師長比!

什麼素質的兵啊,全連就一個識字!

周小山長長的吐了口氣!

重新整理了一下頭緒!

「我這樣給你們說,未來兩年,隨時可能有人刺殺師座,你們答不答應?」

「不答應!」

軍令,還是應該以簡單直接明了才能通行!

這幫沒受過教育的大頭兵,你不能去跟他們講道理!

周小山拚命的搖頭,道理還是要去講的,要想個法子,把兵員的素質提升上去!

「不答應,就憑警衛連這一百多號少爺兵?」

「少爺兵?」

本來還帶着笑容迎接新連長的幾個,確定自己挺清楚以後,徹底怒了!

「誰特么瞎咧咧,說我們是少爺兵?」

「生娃兒沒**的東西,就曉得倒砸我們警衛部隊!」

「我們警衛營,訓練是全師的模範!」

警衛營的軍械,是全師最好的,畢竟是六十六師的牌面,三個旅的部隊,現在還穿的是草鞋!

警衛營,半年每人兩雙布鞋!

作戰時候,羅家烈都會安排一個團靠近警衛營!

這個團隊沒有打光,警衛營根本用不着出手!

被人抱怨親兒子是正常的,基層的連隊稱為少爺兵可以!

你新來的連長,憑什麼說我們是少爺兵!

請將不如激將,周小山笑吟吟的望着四個連部主官!

「生氣沒用,六十六師以後日子會不好過,中央軍,日本人都盯着我們師長打主意,拉去保護師長的時候,除了拚命,我們還要能打贏那幫王八蛋,我設計了一套訓練器械,你們去給我們找幾個木匠,弄點木材建起來!」

「不用找,老子就是木匠出身,我們連十幾個木匠,軍械庫里木材工具都有,你把圖紙弄出來,我負責建設!」

「好,陳虎,你下午就讓連隊會木匠的人集合,我把事情交給你辦,營部訓練場太小了,河對岸的草壩,我覺得更適合做我們訓練場!反正我們連十幾條小船,一個批次就把我們一百多號人裝了,隨時可以過河!」

龍溪河太小了,河對岸草壩了無人煙,架上迫擊炮,一炮就能打到永州防區的司令部,既然防務需要,把那片都作為警戒區,平時也有警衛一連巡邏,就乾脆利用起來!

「保證完成任務!」

看着陳虎敬禮答應,周小山讓他坐下說,開會時候,沒必要敬禮弄些虛的,把安排的任務做好就對了!

「廖副連長,下午把全連都拉到河對岸去,實彈打靶!準備些手榴彈,全連進行射擊和投擲考核!」

。 「帶神女他們前往龍族,容易發生一些意外。你們打算幾個人去?」封一笑開口詢問道。

第一峰不能去,第九峰也不能去。

只能從中間七峰挑選。

「我一個吧。」酒中天放下酒葫蘆開口說道。

每次需要動手都是他出手,這次自然也不例外。

他去較為安全。

「再來一個。」柳景看向妙月仙子道:

「到時候妙月師妹帶隊吧。」

「好。」妙月仙子輕聲應下。

她去沒有什麼,就是龍族的人,可能不太歡迎。

「不過這次重要人員有神女跟江瀾,這兩個只要不亂來,應該就沒有問題。」妙月仙子看向莫正東跟竹清仙子。

意思很明顯。

讓他們到時候做一下思想工作。

「江瀾不至於給師妹添麻煩。」莫正東開口說道。

其他人不了解江瀾,他還算了解。

以前了解性格,最近了解實力。

不知道了解的是否透徹。

想來,不夠透徹。

江瀾喜歡藏他便不會多問,大荒並不安全,藏多了沒有壞處。

「小雨逆來順受,也不會讓師姐難做。」竹清仙子跟着開口。

小雨很聽話,現在只要不是讓她不嫁給江瀾,其他還是會聽的。

清晨。

江瀾院子。

花了七天的時間,他處理好了所有的事。

陣法也都全部檢查了一遍。

沒有任何問題。

幽冥洞也看了下。

沒有任何異常現象,想來噴發那些年,沒有發生任何事。

上一個百年,幽冥折騰過。

這次應該還在休養生息。

或許下一個百年,又會鬧出一些事。

至於妖族,需要時刻提防著,他們貌似很想從幽冥入口得到什麼。

讓幽冥給崑崙惹麻煩?

這太普通了。

沒有利益的事,妖族怎會接二連三的動手?

或許一開始是想給崑崙製造點麻煩,弄清楚崑崙的狀況。

那時關於神位,沒有人知道崑崙是什麼情況。

現在一個個都開始接觸神位,已然知曉崑崙走在大家前方。

再破壞幽冥入口,就顯得沒有必要。

應該另有所圖。

呼!

院子中給植物蛋澆靈液的江瀾,突然接到了師父的通訊。

讓他上第九峰之巔。

「看來是要告知成婚的事,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決定。」

他是有所猜測。

但還是等聽到了再說。

給植物蛋澆好了靈液,他便第一時間往第九峰之巔而去。

植物蛋這些年沒有受苦,小雨會經常下來澆澆靈液。

不過植物蛋一如既往的安靜,幽夜花也一如既往的頹廢。

沒有絲毫精神。

生命力倒是頑強。

五六百年了,居然還活着好好的。

沒有通靈的跡象。

師父送來的東西,確實有些與眾不同。

「師父。」

第九峰之巔,江瀾來到了師父身邊。

「婚禮已經定下了。」莫正東看着江瀾道:

「十一年後成婚,不算太長時間。

這些年鞏固下修為,多了解一些大荒情況,時間大致就過去了。」

「是。」江瀾低頭應下。

十一年。

確實不長。

不過這是對仙來說的。

對普通人來說,十一年很長。

「要準備什麼嗎?」江瀾問道。

成婚跟訂婚畢竟不同。

他缺乏經驗,還是問清楚的好。

成婚是大事,出現問題容易被他人記住。

正常開始,正常結束,便不會給人留下深刻印象。

對於這個問題,莫正東沉默了片刻。

江瀾:「……」

「暫時不用準備什麼,安心等通知即可。」莫正東思考了許久方才開口。

崑崙其實沒有舉辦過隆重的婚禮。

很多事都需要準備。

各峰峰主也沒有經驗。

「對了,房子有些舊了,這些年可以重建一下。」莫正東提醒道。

江瀾立即點頭:

「是師父。」

房子的事確實需要重新考慮。

「跟神女成婚可有委屈你?」

莫正東望着江瀾,想知道江瀾的真實想法。

一開始江瀾對婚事是不太情願的,但是崑崙就他一人符合條件。

故而無法躲避訂婚的事。

如今也是無法躲避,但是兩人之間發生了不少事,所以莫正東想問問江瀾可否改變了最初的心意。

「不委屈。」江瀾未曾猶豫。